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 第三百一十一章.開山鑰匙(補昨晚)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第三百一十一章.開山鑰匙(補昨晚)

作者:百李山中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8 23:31:24 來源:言情API

大紅鬆根節有四、五十號,生長了得有百年之久,樹身離地一米多高的地方,一塊長方形的樹皮被人扒了下去。

因為鬆樹體內會不斷向外分泌油脂,再經空氣氧化,使它被扒下樹皮的地方,成了黑漆漆的一塊。

但仔細辨認,還是隱約能看見上麵有刀刻斧鑿的痕跡。

這是鬆樹兆,東北人俗稱其為老兆,是放山人在此地抬出人蔘後,在就近的鬆樹上留下的標記。

記載著哪年哪月,多少人在此地放出了什麼樣的人蔘,以告後來之人。

張援民提著兩根棍子回來,湊在趙軍身旁,很狗腿地問道:“兄弟,這上麵劃拉的都是啥呀。”

趙軍伸手,先指在老兆右下角說:“這寫這日期呢,大概是……1926年吧。”

“啊!”張援民道:“這是61年前了。”

“嗯呢,這是個老垵子了。”趙軍驚訝一句,然後又往左上角一指,說道:“鋪棍的有七個人。”說到此處,他又一指老兆中央,對張援民說:“放出來大貨不少,還有六品(pǐ)葉呢。”

“真的啊?”張援民聞言,忙湊過來,扒著眼睛往上瞅。

趙軍使手指劃著給他講道:“不光有一苗六品葉,還有五品葉。”

張援民驚呼一聲:“我的天呐!那不發了麼?”

按老輩人說法,山參乃靈物,非有緣、有福之人不可得。

對人蔘,如果說挖,那就是不尊重,得說拿、得說抬,並將進山抬參稱為放山。

放山的規矩,可比打圍多多了。論人蔘,不能論個,得論苗。

而幾品葉,說的是人蔘開枝散葉,分多少個葉椏,而不是有多少片葉子。

兩個葉椏,即二品葉,又叫二甲子。三個葉椏,即三品葉,又叫燈台子。再多,就是四品葉、五品葉、六品葉了。

葉椏越多,人蔘年份就越久。但水滿則溢,月盈則虧,六品葉再到一定年份,可能會轉胎成二甲子。

從老兆上記載的年份看,這是個老垵子。

俗話說:圍著老垵子轉,一輩子吃飽飯。人蔘莖頂生有成穗的人蔘種子,入秋八月份為紅色,稱為紅榔頭。

參籽成熟,散落周圍,或被鳥吃下再排出,都可生根發芽。

所以,這出過參的老垵子,每年都會再出人蔘。舊時的放山人都守老把頭孫良傳下來的規矩,放到人蔘會留老兆,告知後來人。

可再過幾年,後來人就不守這個規矩了,誰要知道老垵子,肯定是守口如瓶。

趙軍從張援民手中接過樹棍,然後回身一看那老兆,對張援民說:“大哥,你跪下,給這老兆磕幾個頭,求老把頭跟前輩們保佑咱們能挖著大貨。”

“哎。”張援民一聽,樂嗬嗬地就往下跪,但剛單膝跪下,他突然停住,轉過頭來問趙軍道:“兄弟,你讓我磕,你咋不磕呢?”

趙軍聞言一笑,道:“你冇聽村裡傳麼,山神爺都讓我給抓了,我就不磕頭了,我怕我磕完頭,再給山神爺嚇跑了。”說到此處,趙軍抬手指向老兆,對張援民示意道:“你磕。”

張援民聽了想想也是,忙雙膝跪倒,衝那鬆樹叩拜,嘴裡還唸叨著什麼出大貨、保平安之類的話。

張援民連磕三個頭,起來以後就抬手搓著腦門上的土和沙礫,這時又聽趙軍問他:“大哥,你會應山不?”

“我會!”張援民道:“咱打小就擱山裡住,哪能不會這個啊?聽都聽會了。”

“那行!”趙軍又叮囑他說:“大哥,那一會兒你就在這兒彆動,啥也不用你乾,就是我喊山,你應山,彆的不許亂說。”

“哎,哎,我知道了,兄弟!”

趙軍抬眼望著腳下的背陰山坡,這是塊崴子地,即簸箕型的山窪地。

山坡上是清湯林子,長著鬆樹、柞樹、水曲柳等樹,此時正值開春,樹枝上新葉剛閉門,枝葉不茂盛,遮不住的陽光灑在山坡上。

這是片針闊葉混交林,人蔘隻會長在這種地方。

趙軍蹲下身,使手在地上扒拉著。這時候,地上全是去年秋冬攢下的枯枝、枯草,它們不少都夾雜在土裡,等到腐蝕以後,就會形成養分,滋養大地。

趙軍抓了一把枯枝、爛葉下的泥土,土質很鬆軟,不粘不燥。

趙軍把土丟在地上,拍了拍手,向張援民使了個眼色,在等張援民點頭以後,就見趙軍甩手把掌中樹棍往旁邊樹上一打,扯著嗓子喊道:“山神爺、老把頭,開門呐!”

“門開啦!”這聲出自張援民之口。

兩個人的聲音都很大,隨風傳揚出去。下風口處,距離趙軍所在約三裡地左右的溝塘子裡,一幫人在那挖野菜。

這幫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兩個男人,都在三十左右歲。四個女人,兩個老太太,兩個小媳婦。

聽見喊山聲,四個女人冇什麼反應,兩個男人齊齊一震,往左右觀望,此時聲音落下,二人不知道聲音從何處而來,隻驚訝地對望一眼。

穿軍綠色單襖的男人,隨意抬手朝天一指,笑道:“老五,你瞅瞅,這前兒放山,不是虎比麼?”

老五一聽,眨了眨眼,問道:“三哥,能不能是啥剜眼人呐?”

剜眼,就是厲害的意思。

“可拉倒吧。”三哥聞言,冷笑道:“這前兒也冇有個紅榔頭,他咋找參?”

一般挖參都在七、八月份,參籽成熟為紅色之後,這時萬綠叢中一抹紅,方便尋找。

而眼下,草未開膛,人蔘苗和不少山野菜一樣,都才從土裡拱芽冒頭。

冇錯,人蔘也得休眠,入冬時,老藤枯死。次年開春拱新芽,剛拱出來參芽就跟山野菜、雜草一樣,耷拉著腦袋,而且葉子全縮聚在一起。

比喻一下,就像腦血栓後遺症患者那個手一樣,縮聚向內抓。

這樣的參芽,被枯枝爛葉蓋在底下,上哪裡找去?

挖地三尺這四個字,並不能應用於這廣袤的大山之中。

老五想了想,問道:“那不能是哪個老把頭吧?”

“老把頭?”三哥聞言,回頭看了看那正在剜婆婆丁的白髮老太太,笑道:“你問問肖嬸,這十裡八村的,現在還有幾個能開春放山的老把頭?”

“這倒也是。”

老五剛應一句,就聽一個聲音,斷斷續續地隨風而來。

“開……山……鑰匙。”

------題外話------

昨晚上差兩千,現在補上。

這一章有些科普內容,寫的慢了一點,但從頭到尾,冇有網上資料,都是我自己寫的,絕無雷同。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