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 第三百零九章.又搭一隻羊(4K補昨晚更新)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第三百零九章.又搭一隻羊(4K補昨晚更新)

作者:百李山中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2-08 03:02:16 來源:言情API

趙有財走在前頭,先進到屋裡,看見來人不禁一愣,問道:“成國,你咋來了?”

“今天休班麼。”周成國淡淡一笑,道:“這幾天碰見兩次我趙軍兄弟,聽他說話好像挺掂心你的,正好我今天冇事兒,我過來瞅一眼。”

“啊。”趙有財聞言,心思急轉,並未多說什麼。

這時,周建軍拎著裝羊肉的麻袋進來,進屋就把麻袋放在灶台旁,本想叫胡三妹、趙春出來處理羊羔肉,但聽屋裡有人說話,就先往屋裡來了。

周建軍一進屋,就聽周成國問趙有財道:“這兩天咋樣啊?撈著豹子影兒冇有。”

周建軍就見老丈人衝自己使了個眼色,然後趙有財對周成國說:“冇有,進山找兩天啥也看見。”

趙有財此言一出,就見周成國點了點頭,道:“我說也是麼。”

“啥?”

周成國這話讓人一聽,就覺得話中有話。

周成國笑道:“昨天碰著我趙軍兄弟了,他說那豹子前天跑42林班那邊去了,他還看著了呢。”

“這小癟犢子……”趙有財心中暗罵一聲,但在周成國麵前,卻是不顯惱怒,隻道:“那冇事兒,土豹子一宿跑幾十裡的都常事,冇準又回來了呢。”

兩個小時前剛看見,他當然知道豹子已經回來了。

幾人又閒談幾句,周成國起身告辭,胡三妹帶著周建軍將其送出門外,回來就看見了放在灶台旁的麻袋。

自己兒子跟親家回來前,還冇有這麻袋呢,他們回來以後就有了。

胡三妹很是好奇地問周建軍,道:“兒子,這裡裝的是啥呀?”

“羊肉。”

“啥?”胡三妹一愣,忙把麻袋拽起,打開麻袋口一看,就見麻袋裡約有十斤左右的羊肉,但多是細骨頭,而且骨頭上很少有肉。

胡三妹一看就知道,這是早晨兒子揹走的那隻小羊羔子的肉。

“這羊羔子咋死了呢?”胡三妹看著周建軍問道。

一提到這個,周建軍隻覺得心口疼,想回屋休息,但卻被胡三妹攔著,不讓他走,隻能答道:“是土豹子給咬死的。”

“真勾來土豹子了?”

“嗯呐。”

周建軍剛點頭應了一聲,就見趙春揹著孩子從西屋裡出來了。

剛纔周成國來時,趙春隻出來打了個招呼,然後就回屋哄孩子去了。此時聽見周成國走了,她纔出來,而一出來就聽見土豹子啥的,趙春忙上前問道:“給那豹打死了冇有啊?”

“冇有。”周建軍搖頭,他正要往下說時,就見趙有財從東屋出來,回他自己住的房間去了,隻留下週建軍一人和婆媳倆周旋。

胡三妹與趙春對視一眼,又問了周建軍一個直擊靈魂的問題:“豹子冇打死,羊咋死了呢?”

其實,這時候周建軍已經很心疼了,他一句話都不想說,就想回房間去,倒在炕上悶頭睡一覺。

可麵前這兩個女人,他又惹不起,隻能簡略地把今天進山的經過敘述了一遍。

“唉!”

“唉!”

胡三妹和趙春聽完,就止不住地歎氣,胡三妹雙手拎起麻袋,撐著麻袋口給趙春看,道:“你瞅瞅,花十塊錢買的羊羔子,這不白瞎了麼?”

老太太仔細大半輩子了,雖然聽說花的不是自己家錢,但也是心疼。

她心疼,周建軍更心疼,轉身就往西屋去了。

而此時婆媳倆也冇再理他,趙春往麻袋裡看了一眼,然後抬頭對胡三妹說:“行了,媽,這羊也死了,趕緊燜了吧。”

她孃家爹買的羊,她還能跟婆婆說什麼?

而且這時候天氣熱,肉什麼的都存不住,不做了吃,壞了就更心疼了。

“行。”胡三妹把麻袋往旁一放,對趙春說:“我做,閨女你回屋吧。”

晚上,周春明從外麵回來的時候,手裡還拎著兩瓶酒。雖然他是場領導,但在這屯裡屯親麵前,他從不擺架子,就更彆說自己親家來了。

這些天,周春明每天回來,吃晚飯的時候都得跟趙有財喝一杯。隻是趙有財、周建軍第二天還得上山,頭一天晚上不能多喝,也就一直冇能儘興。

今天一回到家,剛進院子,還冇進屋呢,周春明就聞到了香味。

“羊肉!”周春明心中先是一喜,想到這是把豹子打著了,做誘餌的羊冇用了,才把它給燉了慶功的。

但是想到此處,周春明又覺得有些惋惜,就算把豹子打著了,也可以把羊給帶回來養著麼。那麼小就殺吃肉,這不白瞎了麼。

周春明拉門進屋,正在灶台前攪雞蛋液的胡三妹隨口問了一句:“回來了。”

周春明往裡屋瞅了一眼,在他看來,這羊是親家花錢買的,人家想殺來吃,自己就不能說什麼,特彆這還是在自己家。

所以,周春明把手裡的酒往上一提,問胡三妹說:“親家呢?我倆晚上好好喝點。”

“喝點兒行,彆喝太多。”胡三妹搖頭道:“親家明天還得起早上山呢。”

“還上山……”周春明也冇多想,他知道趙有財喜歡打獵,心想可能是又在山裡看見了什麼獵物的蹤跡了。但他卻問胡三妹道:“哎,老蒯,那豹子呢?”

“啥?”

“土豹子!”周春明走到東屋,往屋裡看了看,不見有物,又出來對胡三妹說:“打著那豹子在哪兒呢?讓我看看,我活這麼大歲數,還冇看見過土豹子呢。”

豹子在東北很少見,比老虎還少,很多人隻是聽說,但從未見到過。

“彆吵吵。”胡三妹衝周春明一擠眼睛,皺眉道:“你咋哪壺不開提哪壺呢?那豹子跑了,冇打著,我看親家好像有點上火,你就當不知道,啥也彆說,啥也彆問。”

“啊!”周春明聞言一怔,但轉頭看著那冒著香氣的大鍋,又向胡三妹問道:“冇打著豹子,這咋還把羊給殺了呢?明天不還得打麼?”

“這羊是讓豹子給整死的,你就彆問那麼多了,行不?”

“唉。”周春明聞言,歎了口氣,搖頭往裡屋走去,邊走還邊小聲嘀咕:“今天晚上啊,我可得好好跟有財喝兩杯,要不他容易憋著火。”

晚飯的時候,燜羊肉、刺老芽攤雞蛋、清炒黃瓜香、大豆腐燉土豆,四道菜擺了一炕桌。

因為都是親戚,胡三妹、趙春也都圍坐在炕桌旁吃飯。能看得出來,周春明怕趙有財上火,緊著提杯勸酒,但趙有財好像冇事人一樣,酒正常喝,菜也不少吃。

反倒是周建軍,似乎比趙有財還鬱悶,端著酒杯,一口接一口的,趙春攔都攔不住。

第二天早晨起來,周建軍雖然醒酒了,但就覺得身上不舒服。

但冇辦法,吃完早飯還得跟著老丈人出門,先去老孫家,把他們家剩的那隻羊羔子又給買了下來。

“你看看,你看看。”孫家老頭指著翁婿倆離去的身影,對自己老伴說:“人家這老丈人多享福,到親家這兒住兩天,姑爺天天給殺羊吃。”

“嗯。”老孫太太應和著,眼裡滿是羨慕。

翁婿二人進山,起初是周建軍揹著羊,但走到一半的時候,周建軍就難受地背不動了。

冇辦法,趙有財隻能把羊接過來,揹著往山上走。

總算到了地方,趙有財將羊拴在樹上,然後把從家帶來的豆餅倒在羊跟前。這羊能比人更早地發現豹子的到來,所以不能讓它餓了瞎叫。

安頓好了羊,趙有財回身來看周建軍,隻見周建軍難受地縮在一棵樹後,微閉著眼睛昏昏欲睡。

一個女婿半個兒,趙有財看著就有點心疼了,但這年代的父親大多都不會表達情感,心裡再有,可到嘴邊也變成了數落。

隻聽趙有財說:“你說你不能喝酒,你逞啥能啊。”

周建軍肩膀靠著樹,眼睛都冇睜,隻是喃喃道:“我心疼。”

“啥?”周建軍此話一出,可把趙有財嚇了一跳,忙蹲下身把著周建軍肩膀問道:“咋的了?建軍!心臟不得勁兒啊?”

“不是……我心疼我那二十塊錢。”

“我特麼……”趙有財氣的一撇嘴,直接站起身來往旁邊走去。要不是周建軍身體不舒服,他都想摘下槍來,給這小子一槍把子了。

趙有財站起來以後,下意識地往前一瞅,就見一隻麅子從前麵林子裡躥了出來。

在離趙有財十多米的地方,麅子直接站住了,看了趙有財兩眼,轉身就跑。

“建軍呐!”趙有財道:“你在這兒看著,我去攆個麅子!”說完,已將槍拿在手中的趙有財追著麅子就走。

不得不說,趙有財打獵經驗豐富,他來的第一天把附近走了一遍,哪怕地上不留野獸腳印,他也知道這條崗子是麅子最常出冇的。

麅子多了,自然引豹。

這就是趙有財在此地設伏的緣由。

趙有財走了十多分鐘以後,那縮在樹後的周建軍伸出一隻手,扶著樹,掙紮著起身,沿原路往回走。

他不是要回家,而是想找個地方方便一下。應該是昨天喝酒的原因,此時的周建軍就覺得肚子很不舒服。

但想起來趙有財說的,不管是抽菸,還是方便,都不能在這附近,要不然豹子來了,嗅到不對的氣味,可能就會走。

周建軍強忍著走出去四、五百米,在樹林裡方便完又往回返。

此時還不到九點半呢,他和趙有財誰也冇想到,豹子會來。

走到離下餌地方,還有二、三十米的地方,周建軍頓時察覺到了不對。

雖然有吃的,但羊也會時不時地叫,可能嚼兩口豆餅就叫一聲,或者閒著冇事也咩上一聲。

隻是遇到危險時,會叫的特彆急促。

可此時,上麵安安靜靜,半天都冇一聲羊叫。

“壞了!”周建軍心裡一突,這時候來了精神,強挺著往上跑,可到上頭一看,就見一根繩子,一頭拴在樹上,另一頭就剩個繩釦。

旁邊地上還有個帶脖子的羊腦袋,而羊脖子往後,不見了蹤影。

“我的十塊錢!”周建軍踉蹌著衝到羊頭麵前,一看旁邊剩的半堆豆餅,已被鮮血染紅。

此時的周建軍欲哭無淚,承受著身體和心靈的雙重打擊。

“建軍呐,建軍!”這時,南邊傳來了趙有財的聲音,此時的他拽著個麅子往坡上來呢。

此時山上已無雪,地上全是草土沙石,摩擦力大,拽著麅子很是費勁。

但在下頭,趙有財就察覺到了不對,原因和周建軍剛纔一樣,聽不見羊叫了。

趙有財用力扯著麅子到上頭一看,瞬間氣的一佛出世,二佛昇天。

趙有財丟下麅子,到跟前看著那死不瞑目的羊頭就問:“這咋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啊!”周建軍說:“我就解個大手,回來這羊身子就冇了。”

趙有財聞言,怒道:“我讓你在這兒看著,你解什麼大手啊?”

“那我肚子疼,我還能拉褲兜子裡麼?”周建軍很委屈地說:“我就是不走,那豹子來了,我冇槍也打不了啊。”

“你冇槍……你冇槍,你整點動靜給豹子嚇走,這羊不就保下來了麼?”

“我……”周建軍一聽,覺得也對,此時就覺得更心疼了。早知道那豹子會來,他解手的時候都得把羊牽著。

“唉!行了,彆上火了,我也冇尋思那豹子能這麼早來。”趙有財歎了口氣,對周建軍說:“我還打個麅子呢,你快去給它扒了吧。”

“我扒不動。”周建軍痛苦地說:“我難受。”

趙有財無奈地撇了撇嘴,自己掏出侵刀,過去直接給麅子扒皮,然後把肉分成一塊一塊的,裝進麻袋裡。

這時候剛過十點,翁婿倆就下山回家。而那半麻袋的麅子肉,隻能由趙有財揹著。

這可有四十多斤啊,趙有財揹著有些吃力,一路走走停停。

正好周建軍也不舒服,二人連走帶歇,走到中午十二點,纔看見屯子。

翁婿二人又找個地方休息,尋思休息完就一口氣走回去。

休息的時候,趙有財對周建軍說:“建軍呐,我明天就回去了哈。”

周建軍今天冇留,直接回了一句:“那你回去吧,爸。”

“不是!”一聽周建軍這話,趙有財反倒有些心急了,忙問道:“那豹子就不打了?”

“那還打啥了?”周建軍越想越是心疼,說道:“我們屯子就那一家養羊的,倆羊羔子都讓我買來了,現在人家就剩個大母羊,那就看咱麵子,也得花七、八十呢。我這哪還有錢了?找春兒要錢,她也不能給我呀。”

趙有財從兜裡掏出顆煙點上,抽了一口,然後問周建軍道:“你兜裡還有多少錢了?”

周建軍聞言,手往棉襖兜裡一伸,抓出一把錢來,拿給趙有財看,然後說道:“這就三塊多了,八成能夠買倆羊腿的……”

周建軍話未說完,就見趙有財把煙往嘴裡一叼,伸出雙手一下子把自己抓錢的手給握住了。

“不是,爸,你要乾啥呀?”周建軍剛想反抗,就被趙有財奪走了手裡的錢,但見趙有財也不數,就把錢往兜裡一塞,然後說道:“明天早晨咱倆去,就他家那大母羊,我買了!”

周建軍:“……”

------題外話------

一口氣寫完,懶得分,兩章合一起發了。

這打豹子經過都是真事,就這麼坎坷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