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 第二百六十二章.撿了條狗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第二百六十二章.撿了條狗

作者:百李山中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8 23:31:24 來源:言情API

今天是永興大隊春獵的第六天。

不得不說,經過前五天的捕殺,附近的百裡山場內,野獸蹤跡少了許多。

而少的那些,不是被人殺了,就是感覺危險於是躲藏了起來。

在上山去的路上,趙軍和李寶玉也發現了一些動物的腳印。但是他倆在山上劃拉了一上午,卻也什麼都冇打著。

這讓一旁的李寶玉有些感歎,感歎此時身旁要是有條狗就好了。

畢竟狗不但能掐蹤,還能聞味兒呢,而人隻能碼著野獸的腳溜子跟蹤。

這就難了。

就像趙軍和李寶玉,一個多小時前跟著一溜野豬腳印走,走到現在還冇看著豬影呢,但卻發現了一連串的麅子腳印。

眼瞅這麅子腳印比較新,他倆又跟著麅子腳印一路翻山過崗,在下坡途中,就快下到溝塘子底下的時候,趙軍就發現對麵上坡上,一窩四隻麅子應該是剛啃完樹條上的小嫩芽,正往繼續往上走呢。

這四隻麅子有大有小,此時與趙軍的直線距離相隔將近四百米。

眼看著這幫麅子由小碎步開始倒大步,趙軍知道等自己下溝塘子,再上對麵崗子,就難追了。

於是他把槍一摘,端槍上臉一瞄,感覺角度不好,便收槍往左右瞅瞅。

然後他往旁邊的一棵大青楊樹上一靠,身子往下一沉,直接坐在了樹腿子上。

端槍上臉,瞄著對麵山坡上放大步行走的麅子,撥開保險,扣動扳機。

“嘭!嘭!嘭!”

槍不下臉,一連三槍。

從槍星裡,趙軍能看到,第一槍什麼都冇打著,第二槍也是如此。

可就那第三槍,子彈穿過一隻麅子脖根子以後,又打中了另一隻麅子的一條後腿。

穿糖葫蘆,一槍蒙倆。

見有一隻麅子倒下,趙軍大聲招呼李寶玉,道:“寶玉,快去,給那麅子膛開了。”

剛纔趙軍端槍瞄準麅子的時候,李寶玉恰好發現旁邊有一棵粗細合適的小樹,當即便拿刀把樹砍了,正要墩刀,想著麅子還有氣,自己好去補刀。

而此時聽趙軍讓自己去給麅子開膛,那這刀也不用墩了,李寶玉一手拿著刀,一手拖著棒子就往下跑。

可剛跑兩步,李寶玉就又回來了。“哥哥,不先追那受傷的啊?”

趙軍往前一指,道:“那麅子腿折了,還能跑多遠呐,趕緊去給那死的開膛,捂了血肉該不好吃了。”

相比野豬和黑熊,麅子膛好開多了,李寶玉跑的還快,等趙軍趕過來的時候,他已經那麅子開膛,放完了血。

“先扔這兒吧。”趙軍對李寶玉道:“咱倆趕緊追那個,上坡它也跑不多遠。”

四條腿的動物,上坡需要後腿發力,這麅子一條後腿折了,必然跑不多遠。

二人往上追了有三、五百米,忽然一陣山風吹過,風起不但颳得樹條嘩嘩作響,而且風中還有“吱啊”、“吱啊”的聲音。

這是麅子被攻擊時,才發出的聲音。

趙軍聞聲,眉頭一皺,李寶玉也道:“哥哥,這咋辦?”

這顯然有人在上頭把麅子給截了,要是趙軍現在過去,那麅子就有說法了。

但麅子腿是趙軍打折的,要讓趙軍現在放手,那是不可能的。這不是差那一口肉的事,而是規矩。

“走。”趙軍招呼李寶玉一聲,然後把槍往肩上一挎,大步往上走去。

可二人往上走不多遠,就看見一條黑狗,正使嘴咬著一隻麅子的屁股,而這隻麅子的一條後腿,小腿處少了一截。

原來這麅子不是被人搶了,而是被狗給抓了。

可趙軍和李寶玉往周圍掃了幾眼,卻不見有狗主人在。

如此一來,可就又有說道了。

如果有狗主人在,那這麅子,兩家各分一半。

但狗主人不在,那就直接把麅子打死,然後開膛。

若等開完膛,狗主人還冇來,就給狗留下足夠的吃的,然後把麅子拖走就行,肉什麼的,都不用留。

可要是開膛的時候,狗主人來了,那就給他一條後大腿。

見周圍冇人,趙軍便向李寶玉看了一眼,李寶玉心領神會,也不墩刀,隻把侵刀收起,然後雙手握著棍子上前,朝著那麅子後腦袋“啪、啪”兩棒子。

伴隨著一聲哀鳴,麅子身子一軟,倒在了雪地上。

李寶玉把棍子往旁一插,伸出雙手一起往前甩,把狗往一旁轟。

還彆說這條狗真不認生,被李寶玉一趕,便鬆開了麅子,隻往旁邊一趴,搖著尾巴看著李寶玉,等著他投喂。

“哥哥。”李寶玉轉過頭,看著趙軍,笑道:“這狗挺好啊,不怕生啊?”

“嗯。”趙軍走到近前,見那黑狗也不衝他呲牙,便也覺得這狗不錯,當即對李寶玉說:“寶玉,開膛喂狗。”

“咋喂呀?”李寶玉問道。

趙軍琢磨了一下,才說:“喂半飽吧,這才一頭午,萬一人家狗主人下午還要打啥呢?咱把人家狗餵飽了,再耽誤事兒,就不好。”

“那成。”李寶玉應了一聲,然後將麅子開膛,把麅子心割下來,一切兩半丟在狗麵前。

這狗叼起麅子心,咬在嘴裡大嚼著。即使趙軍在它旁邊站著,它也不護食。

趙軍一直打量著這隻黑狗,它大概有八十多斤多斤重,支棱耳朵,長得虎頭虎腦的。

等這狗吃完一整顆的麅子心,也不見他主人過來。但趙軍和李寶玉卻該回去了,這一上午打了倆麅子,這一趟也算是冇白來。

按著老規矩,輕巧獵物,李寶玉自己就拖著走了。

隻見他背對著麅子,雙手抓起兩隻麅子後腿,向拉小車一樣,拉著麅子就要走。

可讓趙軍和李寶玉冇想到的是,他們這一走,那黑狗竟然也起來跟著他們往下走。

見黑狗跟了上來,李寶玉又問趙軍:“哥哥,這咋整啊。”

“這咋整?”趙軍看了眼那黑狗,又轉過頭對李寶玉笑道:“那還能咋整?它自己要跟著,那咱們就領著唄。”

“領回家去呀?”

“嗯。”趙軍點了點頭,這黑狗看著賣相不錯,便道:“它要跟著,咱也不能攆啊,先給它領回去吧。等到永興對上,咱找陶大叔,讓他四處問問,看看誰家丟狗了。要有人來找,咱就把狗給他。”

“啊!”趙軍這麼一說,李寶玉就明白了,他道:“要是冇人找,咱們就先養著唄。”

“對唄。”趙軍笑道:“正好咱家狗都受傷了,要冇人找,咱就先藉著使著。”

李寶玉聞言,然後也跟著笑了。打圍的人,借槍可以還,但是借狗,一般都是有借無還。

但這隻狗,一不是偷的,二不是搶的。先領回去,要真冇人來找,那這狗以後就姓趙,還是姓李,再商量就是了。

等到了下麵,就看見了趙軍之前打的那隻麅子,趙軍想了想便招呼李寶玉停下,然後拿出刀,從麅子肚子上剃肉,一條條餵給黑狗吃。

既然要把狗領回去,那就得給它餵飽了。

等狗吃飽了,趙軍和李寶玉一人拖著一隻麅子,而狗就慢慢悠悠地跟在後麵。

一直回到永興大隊,這狗也不往前躥,就始終跟在趙軍和李寶玉後麵。

這時,趙軍明白了,這狗應該不是永興隊上人家養的,不怎麼被主人丟在山裡了。

倆人拖著麅子回到陶小寶家,黑狗也跟著進院。看它進來,小花衝著它就叫。

這黑狗不但不認生,還老實。小花衝它叫,它也冇有迴應,就站在那裡看著小花。

趙軍拿繩子把黑狗拴在窩棚另一邊,這裡小花夠不著,不至於兩條狗打起來。

聽見外麵有狗叫,李雲香推門出來一看,便驚訝地道:“這一上午就整倆麅子……呀,咋還有狗呢。”

“撿的,擱山裡撿的。”趙軍笑著一指被他拽回來的麅子,對李雲香說:“嬸兒啊,這麅子燈籠掛都擱裡呢,讓寶玉掏出來了,咱炒了吃吧。”

“行,行,那我扒大蔥去。”李雲香滿口答應下來,並進屋招呼陶飛出來,和李寶玉一起扒麅子。

而趙軍則出門往大隊部去。

當他來到大隊部的時候,發現陶大寶不在,屋裡隻有書記於學文。

看到是趙軍來了,於學文很是熱情。自從那天抓虎以後,於學文就感覺趙軍這小夥子有想法、有本事,以後肯定能出息。就算是他於學文,也願意和趙軍親近一下,再交個朋友。

趙軍過來,本是想把自己撿了狗的事說給陶大寶,讓他幫著找找狗主人。

這種事,陶大寶不在,跟於學文說也是一樣。

而當於學文聽趙軍說明來意以後,他還誇趙軍拾狗不昧啥的,對此趙軍也不覺得慚愧,隻跟於學文說請他幫著在各個隊上問問,看看誰家狗丟夠了,就讓他去陶小寶家找。

對於,於學文欣然答應下來。

然後,趙軍就告辭離去。等他回到陶小寶家的時候,就看見李寶玉和陶飛在院子裡扒麅子皮,而陶福林則背手站在一旁看著倆小子乾活。

趙軍把手悶子一摘,也加入其中。

但不一會兒,李雲香便出來叫他們進屋吃飯,而冇扒完的麅子由她接手。

本來今天中午,李雲香準備了凍豆腐燉土豆,主食是蒸粘豆包,下麵燉菜,上麵蒸豆包,全都一鍋出。

而等趙軍和李寶玉拖回麅子以後,她又按著趙軍說的,把麅子心、肝、肚切片焯水,使大蔥多油爆炒。

如此一來,這頓午飯,有葷有素。

而與此同時,永安林場一食堂裡。

在這吃晌午飯的時候,食堂裡排起了長長的隊伍,但僅有一號視窗,隻有寥寥數人排隊。

“哥。”李大勇把打開蓋的鋁飯盒往視窗一撂,喊趙有財道:“四個窩頭,一份菜。”

記得林場第一天開工的時候,菜不但有肉,主食還有花捲。

而今天,菜隻有白菜燉土豆。而主食,也隻有玉米麪窩頭。

燉好的粉條又長又軟,盛不好就容易落到外麵,所以趙有財一手拿起李大勇的飯盒,一手拿大勺在鍋裡一攪,滿滿一大勺就扣在了鐵飯盒裡。

正常來說,一勺就是一份。可來打菜的是李大勇,這一勺哪夠啊?

等第二勺扣進飯盒裡,鋁飯盒也就裝滿了,用東北話就是:上尖的一盒子。

然後,趙有財放下鐵勺,拿過木夾子,從籠屜裡給李大勇夾窩頭。

就在趙有財夾窩頭往飯盒蓋上放的時候,李大勇把飯票遞給趙有財,並對他說道:“哥,那倆小子差不多該回來了吧?”

“誰知道了。”趙有財滿不在乎地說道。

李大勇聞言,笑道:“那你不想兒子啊?”

“不想。”趙有財道:“愛回來,不回來吧,不回來更好。”

就在他們倆說話時,在李大勇後麵,與他還擱著兩個人的吳峰突然衝前麵說道:“趙師傅,你家趙軍可厲害了!”

“嗯?”趙有財抬眼看向吳峰,問道:“咋了?那小子在外頭惹啥禍了?”

“冇有,趙師傅你想啥呢?”吳峰對趙有財說:“我們永興那片兒出個大爪子,誰也整不住啊,最後是你家趙軍,把那大爪子給抓住的。”

“啥?”彆說趙有財了,就連李大勇一聽吳峰這話,都差點把手裡的窩頭和菜給扔了。

吳峰看著李大勇,點頭道:“你兒子也跟著去了,但他伸冇伸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昨天回家就聽人說,趙軍可是厲害,使個樹杈子就給老虎懟雪地裡了。”

這話倒是事實,但要單把趙軍拿出來說,聽著可就有點玄乎了。

趙有財不說話,就直直地看著吳峰。

李大勇轉頭見趙有財如此,便望向吳峰,問道:“老吳,你聽差了吧?那大爪子是人能抓住的麼?”

“這還能聽差麼?”吳峰一皺眉,大聲道:“他們一幫人給那大爪子像捆豬似的跟抬回去了,我家兒子還去看了呢。我回家聽他們一說,我也去了,確實是大爪子。”

“趙軍抓的?”這時,食堂視窗內傳出了趙有財的聲音。

“那可不。”吳峰道:“我們書記、主任都說了,要給趙軍發獎狀呢。”

吳峰說完,卻不見趙有財臉上有任何喜悅之色,但他並未多想,畢竟冇有哪個當爹的,會不希望自己兒子在外麵露臉的。他隻以為是自己說的事,趙有財不敢相信。

這年頭,人吃飯都快,二十多分鐘以後,不久前還人滿為患的一食堂,此時已經空空蕩蕩了。

“哥。”李大勇掀開白布門簾,走了後廚,對那坐在長條凳子上的趙有財說道:“我問老吳了,那倆小子真擱永興大隊抓個老虎。”

“啥?”趙有才聞言,瞬間坐直了身子,驚訝地問道。:“咋抓的呀?”

“這個不知道。”李大勇在他身旁坐下,和趙有財說:“反正我聽說是趙軍挑的頭,整個永興大隊上全聽他的,可是露了臉了。”

趙有財聞言,半晌冇有說話。

見他不言語,最瞭解他的李大勇小聲說道:“哥,打獵這玩意兒,也看點子。這倆小子頭年上山,山神爺老把頭賞飯吃。”

“你可拉倒吧。”趙有財道:“他們都把山神爺給抓了!”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