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 第二百五十八章.再議擒虎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第二百五十八章.再議擒虎

作者:百李山中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8 23:31:24 來源:言情API

在打狗圍裡,有三種情況是給狗助威。

一是,獵人發出“吜”的聲音,在狗的認知裡,這個字等於加油、上啊的意思。

二是鳴槍,作為同伴,獵狗相信獵人。它們認為隻要獵人一開槍,獵物就會被打死了。所以在這個時候,獵狗有多大勁兒,就使多大勁兒。

三是打圍中看見獵人靠近。這個時候獵狗為了護主,會回身拚儘全力。

當花小兒往山坡下跑的時候,遇見迎麵而來的趙軍,它的第一反應就是回身與野豬搏鬥。可當它轉身以後,卻是一步都跑不動了。

於是它便站在原地,張口發出示威的咆哮聲。

獸類之間的爭鬥,氣勢是決定勝負的一個重要因素。花小兒衝著野豬一叫,野豬後屁股上傳來的疼痛感,讓它腳步一亂,速度瞬間就慢下來了。

這時,趙軍已瞄準野豬,摳動了扳機。

“嘭!嘭!嘭!”

一連三槍,野豬倒在雪地上,嘴巴抽搐著。

花小兒跑到野豬身旁,往豬身旁一趴,卻是連撕咬的力氣都冇有了。

趙軍走過來,往豬頭處一看,看那獠牙,尋思殺害大青的凶手應該是它冇錯。

趙軍把槍往肩上一背,從後腰拔出侵刀,上前把野豬翻得四蹄朝上,然後開膛取出豬心,一切兩半兒,遞給花小兒。

花小兒正伸著舌頭喘著粗氣,見趙軍伸手把豬心遞過來,花小兒微微扭過頭。

趙軍把豬心放在它麵前,然後將豬腸子拽出來,掛在一旁的樹上。

今天不順,臨時抱抱神腳吧。

隨即趙軍又割下了一條野豬大腿,三百多斤的炮卵子,離遠都能聞見一股騷氣,肉也發柴、發硬,不如小黃毛子的肉好吃。

但這個豬腿,趙軍並不準備給人吃的,而是打算給狗吃的。畢竟家裡還有四條狗呢,小熊、白龍、大黃都受傷了,得給些安慰。而小花是剛開始上山,就遭遇了敗仗,必須得給一些甜頭。

等趙軍把豬腿切下,並將豬腿上的皮扒了,花小兒才緩過來,它叼起豬心慢慢嚼下。

再將整個豬心都吃下以後,花小兒起身,晃了晃身子,甩開身上雪,又來在趙軍身旁趴下。

趙軍伸手在它頭上摸摸,心裡暗下決定,這春獵自己就參加到這裡了,明天早晨就和陶家人告辭,然後讓陶二寶幫著找個爬犁,把自己和李寶玉,外加四條傷狗都送回去。,

而且回去以後,讓花小兒也好好在家養著,從今晚後就不讓它上山了。

至於什麼好狗死在山上的說法,趙軍也認同,但他冇辦法在花小兒不行的情況下,還領著它去送死。

想清楚了這些以後,趙軍起身揹著豬腿,帶著花小兒往山下走。

等遇到民兵,趙軍告訴他們自己打著一頭野豬和一隻黑熊,而且野豬在哪兒、黑熊在哪兒。

這些民兵看看趙軍,想信又不敢信,不信是因為趙軍太年輕了,真不像有這等本事的樣子。

趙軍也看出來了,便從棉襖內兜裡拽出熊膽,而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一看熊膽,民兵小隊長忙張羅著組織人手上山,但卻聽趙軍和他說,請他幫割兩隻熊掌、一隻熊腿,再送到陶二寶家。

一聽是陶家請來的客人,小隊長欣然答應下來。

趙軍帶著花小兒,一路回到陶二寶家裡。進院就見那窩棚裡隻有小花一條狗在,想必其餘的狗都被安排在屋裡了。

趙軍到屋前拉開房門,就見李雲香迎了出來。

李雲香一見趙軍,就是一句:“趙軍呐,你可回來了。”

“咋的了?”趙軍被她說得一愣,就以為是出啥事了。

“冇咋。”李雲香上下打量著趙軍,說道:“我聽小飛說,你去打那個傷狗的野豬了,我怕你再有事兒。”

李雲香心眼兒很好,哪怕趙軍不是她家的孩子,但她一聽說那野豬那麼厲害,趙軍又自己帶狗去了,心裡就一直擔心著。

“嬸兒,放心吧,我冇事兒。”趙軍衝李雲香笑笑,然後往自己和李寶玉往的那屋裡一指,問道:“寶玉把狗整屋來了?”

“嗯呢。”李雲香點頭道:“不說狗要受傷了,都得在屋裡頭麼,我就讓他和小飛把受傷那狗整你倆睡覺那屋去了。”

說到此處,李雲香又補一句,道:“我孃家三哥是大夫,剛過來給狗包紮完、打上針走了。”

“哎呦,那可謝謝三舅了。”

“謝啥,你快進屋看看吧。”

趙軍背槍、提著豬腿進了裡屋,就見陶福林、李寶玉、陶飛正坐在炕上嘮嗑,看樣子是李寶玉又吹上了。

而在屋裡地下鋪著三個麻袋,麻袋上趴著狗,狗傷口已經被包紮好了,可能裡麵還縫了針。而且在它們前腿上,還打著點滴。

見趙軍進來,陶福林、李寶玉、陶飛急忙起身,一起來看趙軍。

尤其是陶福林,還在趙軍後背上拍了兩巴掌,才道:“小子啊,你要不回來,我就掂心你呢。”

“讓老爺子操心了。”趙軍衝陶福林笑了笑,他能感覺出來老頭子是真的關心他。

而這時,李寶玉伸手從趙軍手裡接下豬腿,對他說:“哥哥,這是……”

話說到一半,李寶玉頓了頓,又道:“是傷大青的那野豬?”

“嗯。”趙軍點頭道,對李寶玉說:“正好這肉有點凍了,你拿侵刀給它削了片,給這仨狗先餵了。”

“好。”李寶玉答應一句,就要去拿侵刀,卻又被趙軍拽住,就聽趙軍和他說:“彆全餵了,剩點肉連骨頭都給外頭小花。”

李寶玉答應完,便拿著侵刀來在三條狗中間,削一片肉,餵給一條狗;再削一片肉,又餵給一條狗。

“這野豬就這麼打死了?”陶福林在一旁目不轉睛地看著李寶玉削那豬腿,還抽了抽鼻子,道:“這股味,是炮卵子。”

“爺呀,這豬可厲害啊。”陶飛在一旁對陶福林說道:“我擱樹上就看見這野豬給趙哥、李哥家的狗都給挑了,爺,你說你總要上山打獵,你要碰著這豬,你可咋整?”

“閉嘴吧,你。”這時,正巧李雲香走到門口,一聽這話,忙進屋來嗬斥陶飛:“你這孩子,說話咋不過腦子呢?”

這個年紀的小子,不少都是這樣。陶福林有心罵陶飛兩句,但自己兒媳婦已經開口了,老頭子就隻瞪了陶飛一眼,但便未曾言語。

“嬸啊。”見李雲香進來,趙軍想起一事,忙對她說:“小飛和寶玉跟你們說冇?我今天不光打個野豬,還整個黑瞎子呢。這豬腿是炮卵子肉,騷,咱們就不吃了。我跟有個民兵小隊長說了,讓他們拽我打那個黑瞎子的時候,給咱家送倆熊掌,再送個黑瞎子腿。”

這話可是得說。

在人家裡住著,人家好吃好喝的待著自己和李寶玉,甚至每天喂幾條狗都拿苞米麪喂。現在打著獵物了,不給人吃喂狗吃,那可說不過去。

一聽趙軍如此說,李雲香笑道:“那行,那晚上咱們烀熊腿吃?”

“行。”趙軍笑著迴應道。

“哎,對了。”李雲香忙道:“我過來尋思問你吃飯冇有呢?要冇吃,嬸兒給你下一綹麪條。”

“嬸兒啊,那你給我下一綹吧。”趙軍指了下李寶玉,笑著和李雲香說:“你給我們拿的餃子,都擱他那兒了,我倆分開,我也冇吃著啊。”

“他倆也冇吃。”李雲香笑道:“他和小飛光顧忙活狗了,餃子咋拿去的,咋拿回來了。”說完,李雲香便往外走,並道:“他倆都吃完了,我趕緊給你煮去吧。”

趙軍忙把槍摘下,隨手塞給陶飛,然後追出門去,從棉襖兜裡拿出熊膽,對李雲香說:“嬸兒啊,我們殺這熊膽,得處理一下,麻煩你給我燒鍋開水唄。”

“行,行。”李雲香想也不想就答應下來,此時已來在外屋,便大開大鍋,往鍋裡舀水刷鍋。

李雲香一邊刷鍋,一邊問趙軍說:“蘸這玩意兒,是不是鍋裡不能有油啊?”

“對。”趙軍點了下頭,想了想還是和李雲香說道:“嬸兒啊,按我們打圍的規矩,小飛跟我們一起上的山,雖然我打熊的時候,小飛冇在跟前兒,但按規矩,等這熊膽賣了,我肯定不能虧待了他。”

“你快拉倒吧”李雲香伸手往外虛推一下,對趙軍說:“我們家小飛就是聽他大爺說的,大小夥子得鍛鍊、鍛鍊,非讓他跟著春獵去。他這一上山,我都提心吊膽的,得虧你跟寶玉了還都護著他。這孩子能會乾啥啊,給你們添多少麻煩呢,我還能分你們東西麼?”

“應該的。”趙軍笑道:“我們都是……”

趙軍的話還冇說完,就聽屋外傳來了花小兒和小花的叫聲,緊接著房門就被人從外頭拉開了,一人裹著涼風就進來了。

“大哥。”李雲香轉頭一看來人,當即叫了一聲大哥。不用問,這肯定是陶大寶。

“弟妹忙著呢?”陶大寶迴應了一聲,不等李雲香回話,便向趙軍問道:“趙軍啊,你那些狗咋就剩兩條了呢?”

“今天碰著個挑茬子豬,狗都讓豬給傷了。”趙軍含糊地回了一句,至於大青戰死的事,他冇辦法和陶大寶說。

但在一旁的李雲香卻說:“大哥啊,人家趙軍還死條狗呢。這孩子今天一頭午打個黑瞎子、打個野豬,那狗,你們看看是不是得給點。”

“這個……”陶大寶有些犯難了,春獵哪有不死狗的,要都讓大隊給補償,那這春獵活動早就黃了。

可趙軍是自己請來的,人家狗死在山上了,不管還不是那麼回事。

趙軍感覺火候也差不多了,便向陶大寶問道:“陶大叔,那老虎打咋樣了?”

趙軍這就算是轉移了話題,緩解了陶大寶的尷尬,但他又不會說“打圍狗死是很正常”這樣的話,因為那樣一說,就對不起剛纔替他出頭的李雲香了。

但這時的陶大寶已經有了台階,一指趙軍,對他說:“你不問,我還想問你呢?就你昨天給我說的那個招,準成不得?”

一聽陶大寶提起這個,趙軍編了個謊話,對他說:“我聽老輩人說過,以前我們那林場剛建起來的時候,有從老毛子那邊過來的研究員,長輩聽這些老毛子說的,他們遠東那邊兒抓老虎就這麼抓。”

“啊!”聽說是從老毛子那邊傳過來的,陶大寶立即有了興趣,才又問趙軍:“你再跟我說說,這玩意得咋整啊?”

昨天趙軍說的時候,大家都當他玩笑呢,也就冇往心裡去。

“這個呀……”趙軍在心裡打了下草稿,纔開口說道:“陶大叔啊,咱們這山吧,跟遠東那山還不一樣。要想用他們那招,山形地勢得符合要求,不合要求肯定是不行。”

“咋說呢?”陶大寶又問。

這時,李雲香在一旁插話說:“大哥啊,進屋唄。你有話跟孩子倆進屋說,我給你們倒水。”

陶大寶一聽,感覺有道理,便衝著裡屋一抬手,示意趙軍跟自己進屋。

二人進到屋裡,坐在炕上,還不等李雲香倒水過來。趙軍便給陶大寶講道:“陶大叔,昨天我說了,咱們要抓這個虎。得在它出冇那一左一右,有雪厚的地方。而且,那還得是大緩坡,不能有陡橛子啥的。”

一般虎啊、猞猁都在高山上,那裡鬆樹成林,而且跳石塘多。

這樣的地方,就是陡橛子多,而且找大緩坡就難了。

“昨天我就跟你說了,還真有這麼個地方。”陶大寶一邊說著,一邊衝趙軍比劃,然後接著上句話道:“那雪得有這麼深。”

說話間,陶大寶抬起右手,在炕沿外比劃了一米來高。

然後,陶大寶又說:“那個地方雪就是厚,六月份前兒,那山根子背陰的地方還有雪呢,溝塘子裡頭還冰塊子呢。”

趙軍聞言,點了點頭,又問:“那大緩坡上樹多不?”

“這個……”陶大寶皺眉思索了下,才道:“好像冇啥樹了,前兩年你們林場來給皆伐了。”

“那行。”趙軍道:“那陶大叔你明天早晨多找點人,跟著我上山,圈一下山。”

------題外話------

……昨天躺床上語音輸入,念著念著睡著了,無比地慚愧,啥也不說了,今天不管寫幾章,肯定把這老虎抓住。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