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 第二十六章.猞猁 熊膽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第二十六章.猞猁 熊膽

作者:百李山中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8 23:31:24 來源:言情API

一獸,形如大貓,比狗高,冇狗長,身體粗壯,短尾,兩隻耳朵上各長一簇黑色的聳毛。

這獸一爪掐著黃狗脖子,似乎毫不費力地就把黃狗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那體重超過九十斤的大黃狗被這獸一爪按住,兩隻前腿和前半身緊緊貼在了地上,但它的後腰一直在發力,兩條後腿不住地蹬地,不停地做著掙紮,可卻始終無法掙脫。

這時,花狗從旁襲來,那獸轉頭衝花狗一呲牙。

令人震驚的是,那敢搏殺黑熊、野豬,號稱永安林場第一頭狗的花狗,這一刻竟然退了。

“嘭!”

槍響了。

那獸鬆開黃狗,轉身就跑。

不遠處,剛將有一枚子彈裝入槍膛的趙軍,再端槍去尋那獸時,已經不見了它的蹤跡。

“快,看看狗。”趙軍招呼李寶玉一聲,二人緊忙向黃狗跑去。

此時那黃狗搖搖頭,栽栽晃晃的從地上站起身,隻見有血從它脖子上流下。

趙軍來在黃狗近前,把槍放下,解下綁腿就往黃狗脖子上纏。

見血浸透綁腿,李寶玉就手忙腳亂地開始解自己的綁腿。

哥倆忙活了好一會兒,終於給大黃狗包紮好。

看著似乎並無大礙的黃狗,趙軍和李寶玉對視一眼,心裡不免有些後怕。

“哥哥,那是老虎崽子吧?”

“嗯。”趙軍點了點頭,他知道老虎崽子隻是山民對那獸的叫法。

確切地說,那傢夥應該叫猞猁。

李寶玉用手輕輕地摸著大黃狗的脖子,喃喃道:“早聽我爺講過那玩意厲害,冇想到大黃在它跟前就像小貓一樣。”

趙軍搖了搖頭,他抬頭望向那猞猁消失的方向,沉默不語。

李寶玉又道:“哥哥,剛纔你要給它打死了,它那皮好像比黑瞎子膽還值錢呢吧?”

趙軍笑了,他道:“兄弟啊,大黃被它掐著,我能敢打嗎?再打著大黃咋辦?”

見李寶玉還是不明白,趙軍又說一句:“我那一槍是朝天放的。”

李寶玉聞言,這才恍然大悟。

而這時,趙軍已往後麵走去,把他和李寶玉剛纔丟下的熊掌都撿了起來。

直到李寶玉從趙軍手裡接過用一根繩子拴著的兩隻熊掌時,他似乎仍有些不太甘心,便問趙軍道:“哥哥,咋能打著那玩意啊?”

趙軍搖了搖頭,道:“難啊,警覺性太高,跑的太快,根本撈不著槍打。”

“那要是借幾條狗圍呢?”李寶玉追問。

趙軍還是搖頭,道:“要圍不住,多少狗都是死。要圍住了,狗一擁而上,就給它扯吧碎了。”

說到此處,趙軍見李寶玉還是不解,就向他解釋說:“你打它不就是要皮嗎?扯碎了,那還有啥了?”

說話時,兄弟二人已各自將熊掌背在肩上,趙軍一吹口哨,兩條精神有些萎靡的獵狗雙雙起身,準備往回返。

就在這時,李寶玉突然想起一事,問道:“哥哥,那玩意是住這鬨瞎塘裡吧?”

“嗯,對。”趙軍點了點頭,環顧四周,道:“它應該就住這兒。”

“那咱把黑瞎子扔這兒,晚上不得讓它禍禍了啊?”

“你忘了?那傢夥吃活食,不吃死食。”

“啊……對!”

……

趙軍和李寶玉各背兩隻熊掌,帶著兩條狗往家走。

走著走著,花狗好像突然精神了,一路跑在前頭,不停地翻崗子、下溝塘子。

而受傷的黃狗,與花狗恰巧相反,寸步不離的跟在李寶玉身旁。

李寶玉看出來花狗有些不對,便擔憂地問趙軍道:“哥哥,花小兒這樣冇事吧?”

趙軍掃了花狗一眼,搖頭道:“冇事,這狗脾氣倔,剛纔丟了麵子,有些掛不住臉了。”

當趙軍和李寶玉臨進村子時,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

在村子外,有一個個的枝杈垛。

馬上就要入冬了,村民們得準備過冬的柴火。

這時就能看出來背靠大山的好處了,村裡人閒暇之餘就會進山,撿一些散落的樹枝、樹杈回來。

家裡院子地方不夠,就在村外摞起一個個枝杈垛。這些枝杈垛一般都在陽麵,方便晾曬,避免潮濕。

趙軍把槍摘下來,塞進自家的枝丫垛裡。

這下午可和早晨不同,村裡人來人往的,自己背槍難免被人看見,這要傳到自己爹孃耳中,怕又是一頓胖揍。

果然,二人一進村子,肩膀上背的熊掌就叫人注意到了。

好在,趙軍在回來的路上,就教了李寶玉一套說詞,來應付這樣人。

當然了,他主要是為了應付兩家長輩。

所以從進村開始,隻要有人問起來,他們就說今天哥倆進山原本是打算摳獾子的,可冇想到撞了大運,撿了一頭剛死的黑瞎子。

他倆這套說詞,可是把村裡人聽的那叫一個羨慕,都嚷著等明天把黑瞎子拉回來以後,必須給大傢夥分點肉吃。

對此,趙軍和李寶玉異口同聲地答應下來。

這年頭,吃獨食可以,但要關起來門來吃。

這黑熊和那天的野豬不一樣,等明天用車往回一拉,不被人看見是不可能的。

等二人各自回家,趙軍急忙進到屋裡,換了衣服之後,都來不及吃飯,就開始刷鍋、燒水。

他先把自己家那口大鐵鍋刷了七八遍,保證鍋裡無油,才又燒了一鍋開水。

當鍋內水沸騰以後,趙軍把熊膽從布袋中拿出,用一根細繩繫著,然後提著繩,把熊膽往開水裡一蘸。

當開水冇過熊膽以後,那熊膽迅速地癟了下去。

這時,趙軍一提繩,熊膽出水。他拿著熊膽出了屋子,去到倉房內,把熊膽掛在了陰涼處。

趙軍這是乾什麼呢?

原來,這熊膽自從黑熊腹中摘出來,一直到拿在國營商店去售賣,都是有說道的。

黑熊死後,要儘快取膽,否則的話,膽汁就會被肝吸收。那樣一來,那熊膽也就不值錢了。

而這熊膽摘下來,直接拿到國營商店,人家也是不收的。因為人家是經營商店的,又不是擺弄藥材的。

這熊膽得先拿回家,用開水蘸。

開水一蘸,熊膽會縮小。然後把它掛在陰涼處,掛置一段時間後,熊膽會重新鼓起來。

這時,再用開水蘸,熊膽又會縮小。縮小後,繼續掛在陰涼處。

如此反覆操作,直到那熊膽在過開水後,不管怎樣放置都不會再膨脹時,就是膽汁完全被膽腑吸收了。

而這樣的熊膽,就可以拿下山去換錢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