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 第二百二十四章.剛買到家就後悔了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第二百二十四章.剛買到家就後悔了

作者:百李山中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8 23:31:24 來源:言情API

當張來寶揣著一筆“钜款”,來在張援民家裡時,就見這一家三口,正坐在炕上玩兒翻繩呢。

小鈴鐺翻個馬食槽,楊玉鳳就著便翻個煮麪條。

見張來寶進屋,剛要伸手翻繩的張援民向楊玉鳳使了個眼色,然後對張來寶道:“來了,張寶子。”

“哎,張哥,我來了。”張來寶笑著應道。

楊玉鳳詫異地看了張援民一眼,她有些納悶,不知道自己男人跟張來寶說了啥,竟然能讓張來寶叫他一聲張哥。

張援民看到了楊玉鳳的眼神,自得一笑,對張來寶說:“快來,趕緊上炕暖和、暖和。”

“張哥,不用了。”張來寶說:“我剛從家出來,還不冷呢。”

“啊。”張援民隻“啊”了一聲,便看著張來寶不說話了。

張來寶麵帶笑容,又對張援民說:“張哥,你穿上棉襖出來一下唄,我找你有事。”

“行。”張援民應了一聲,穿上棉襖,跟著張來寶出屋來。

“張哥,今天得麻煩你。”一出屋來,張來寶就跟張援民客氣地說道:“你跟我上趙軍家,幫我問問他,他那倆黑瞎崽子多錢能賣。”

“那行,走吧。”張援民笑著往院外一抬手,二人便往趙軍家走去。

一路來在距趙軍家還有四、五十米的地方,張援民把張來寶往旁邊牆根下一拽,對他說:“你在這兒等著,我先進去給你問問。”

“行,張哥你去吧。”

張援民一進趙軍家大門,正趕上王美蘭扒白菜葉子餵羊。

隻見王美蘭把扒下來的白菜葉剁碎了,少和一把苞米麪、一把豆餅,然後都裝在一個破槽子裡給那母羊吃。

王美蘭在倉房門口一邊兒剁著白菜,一邊兒叨咕:“這也太能吃了,這也太能吃了。”

“該我出手了。”張援民心裡一個念頭閃過,便來在王美蘭身前,打招呼道:“老嬸兒。”

“哎呀,援民來了,快進屋。”見是張援民,王美蘭忙把手頭活一撂,就把張援民往屋裡讓。

此時趙軍正在炕上打瞌睡,他在山上連軸忙活了九天,這好不容易休一天,趙軍隻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懶洋洋,就樂意往炕上倒。

“兄弟,兄弟。”張援民進屋來,到趙軍跟前就輕聲呼喊。

趙軍有點兒睡懵了,剛意識清醒,見是張援民來了,便隨口問道:“大哥,你咋來了呢?”

“兄弟啊,我告訴你個好事兒。”

“啥事兒啊?”

張援民側身往炕上一坐,笑著對趙軍說:“我把你那倆黑瞎崽子幫你賣了。”

“啥?”

“啥?”

兩聲驚訝,一聲是趙軍,另一聲則是剛端水進來的王美蘭。

這娘倆一臉驚訝的看著張援民,王美蘭端著茶,手裡拿的茶缸子都顧不上遞給張援民了,隻問:“援民呐,那麼點兒小玩意兒,能賣給誰呀?誰能要啊?”

“哈哈……”張援民哈哈一笑,毫不客氣地向王美蘭伸手,把茶缸子接在手中,對王美蘭道:“老嬸啊,你跟我兄弟猜猜,你們要能猜出來我搭個地誰,我都給你們點啥的。”

娘倆對視一眼,真還真猜不出來,趙軍便問他:“大哥啊,你不是跟我鬨著玩兒吧?”

不怪趙軍和王美蘭不信,那麼點兒的小黑瞎子,取膽不行,送動物園也不行,能賣給誰呀?人家買去,能乾啥呀?

一聽趙軍說自己和他鬨著玩兒,張援民臉色一變,故作嚴肅道:“兄弟啊,我是你大哥呀,我哪能跟你鬨啊?再說了,這我嬸兒還在呢,我哪能扒瞎啊?”

“嗯,嗯。”趙軍聞言,連連點頭,道:“大哥說得對,我這睡迷糊,冇反應過來,你繼續說賣給誰了。”

聽趙軍如此說,張援民又道:“你是我兄弟,你說啥了,大哥指定都給你當成重要事兒來辦。早晨你說那倆黑瞎崽子吃的多,大哥回去就幫你搭個了個主兒,給它們賣了。”

“咳。”趙軍清了清嗓子,又問:“大哥,你說說,到底賣誰了?”

張援民嘿嘿一笑,道:“張來寶。”

“啥?”

“啥?”

又是兩聲驚呼,趙軍娘倆都驚呆了。

看這娘倆吃驚的樣子,張援民心裡甚是得意,便從頭到尾把自己的奇思妙計和盤托出。

聽他一席話,王美蘭眼睛都長了。

趙軍在旁邊先點點頭,然後衝張援民一豎大拇指,道:“大哥,你是真聰明。”

“那是。”張援民右手摘下帽子,左手從額頭往後摸,一直摸到後腦勺。

這時,王美蘭回過神來,在一旁問張援民道:“援民呐,你說那倆小玩意,能賣多少錢呐。”

說實話呀,就這倆黑瞎崽子,王美蘭真是養夠了。太能吃了啊,一個熊崽子比那青龍、黑龍,外加小羊羔子吃的還多。

一對黑瞎崽子,就趴那母羊懷裡,天天給那母羊嗦了地直叫喚。

但王美蘭突然想起一事,趁著張援民還未答話,王美蘭兩步來在趙軍身邊,對趙軍說:“兒子,你張大哥出那招還真不錯。要不,咱家把這倆黑瞎崽子留下,這幾天先給它們烀土豆子,搗成泥,煮成糊吃。對付養到開春,完了咱家也擱山上壓個地戧子,把它倆整山裡養去。”

好麼!

張援民不但說服了張占山一家四口,還捎帶著說動了王美蘭。

趙軍聽得一眼睛,笑道:“媽啊,擱山上壓地戧子,你上山上陪它倆去啊?”

“啊。”王美蘭這才恍然大悟,瞅向張援民,見張援民也樂,王美蘭笑道:“那我不養了,趕緊賣了。”

這時,趙軍問張援民,道:“大哥。你看咱賣給他,要多少錢呢?現在山下鎮裡大商店要收,百十來斤的熊瞎子,出膽差不多能賣五、六百。現在咱倆這倆,都是崽子,可能都賣不到那個價。”

“能!”張援民斬釘截鐵地說:“誰說賣不了?能賣!”

他這麼一說,趙軍娘倆更精神了,就見張援民抬起右手,伸出一個巴掌,比劃了個五。然後大拇指、中指、無名指、小姆指,四根手指頭瞬間一收,隻留下一根食指,在趙軍麵前一比劃。

張援民說:“倆黑瞎崽子,一千塊錢。你朝他要,他肯定能給你。”

說到此處,張援民抬頭順著窗戶往外一看,冇見張來寶進來,這纔對趙軍說:“剛纔我倆來的時候,我擱他旁邊,看見他棉襖兜子裡頭,都是大白邊子,這麼厚一遝。”

說著,張援民伸手,拿大拇指和食指配合,比劃那錢的厚度,差不多是一整捆。

大白邊子,和大團結一樣,都是麵值十元。一捆錢,就是一百張一千塊錢。

趙軍從炕上下來,冇有說話,隻是一直衝張援民豎著大拇指,直到走到門口才把手指放下。

趙軍、張援民一起出屋,來在院外,看見張來寶正扶牆站著。

“軍哥。”見了趙軍。張來寶還是和往日一樣,很熱情地和他打了聲招呼,似乎真的不把當日被獾子掏咬的事情記在趙軍頭上。

“好多了吧。”趙軍點點頭,笑著問了一句。

“嗯,好多了。”張來寶應道。

“那就行。”趙軍衝自家院子指了指,道:“進來看看吧。”

張來寶劈腿拉胯地進了趙軍家院子。

一進院,張來寶好奇地四處打量著。

彆看都是一個屯子住著,但張來寶長這麼大,今天是第一次進趙軍家院。

跟著趙軍進了倉房,看到兩個小黑瞎子甚是歡實,張來寶還忍不住伸手往它們身上摸了一把。

這倆小傢夥還不怕人,竟然抻著脖子拱張來寶的手。

張來寶抱著一隻小黑瞎子緩緩起身,像摟小狗一樣將其摟在懷裡,問趙軍道:“軍哥,這倆黑瞎崽子,你要賣的話,想賣多少錢啊?。”

“這個……”趙軍故作遲疑地說:“這我也不好說呀,這是我跟寶玉,我們倆從黑瞎子倉裡掏出來的,我一個人說的不算,得等寶玉回來,跟他商量商量。”

一聽趙軍提起李寶玉,張來寶不禁臉色一變,他恨趙軍,是心裡恨。但和李寶玉,明麵上就不對付。

“軍哥。”張來寶道:“他李寶玉會個啥呀?那次上山不都得是你上前兒啊?你是把頭,你直接定了唄。”

“那不行啊。”趙軍說:“我們兩家這你也知道,唉……”

說到此處,趙軍還歎了口氣,說:“我就跟你說實話吧,我想賣,寶玉不想賣,他非得要養著。”

“啊?”張來寶一愣,向張援民看了一眼,見張援民衝自己搖頭,張來寶猜趙軍是要抬價,心中就有了數,說:“軍哥啊,你倆家的狗都認黑瞎子,你咋樣啊?”

“說的也是。”趙軍道:“我就說不養,他非得要養。”

“哎呀,兄弟啊。”這時,張援民開口,對趙軍道:“你家好幾條狗,你還養活它倆乾啥呀?不如賣給張寶子,讓他養著跟狗打圍。”

這是明顯的唱雙簧,不過張來寶心裡清楚,老趙家年前請客都請張援民,人家兩家關係能差麼?

但是,這倆熊崽子,自己確實是想要,不管他倆咋演,隻要價不過分都行。

趙軍聽張援民之言,就說:“大哥,你看你說這個,那寶玉回來,我咋說啊?”

“那你不行就多分他點兒唄。”張援民道。

“那憑啥啊?”

張援民笑了,又說:“那要不你就管來寶多要點?”

張援民說這話句時,笑著看向張來寶,就好像是開玩笑一樣。

張來寶也不說話,隻抱著小黑熊冷眼旁觀。

果然,趙軍眼睛一亮,道:“那我就多賣點。”說著,向張來寶道:“來寶啊,一千三百塊錢,你看行不?”

“軍哥,你太黑了吧?”張來寶臉色瞬間沉了下來,直接說:“一個這小玩意,你要我六百五?”

“兄弟,你這要的也太黑了,快給降點。”張援民在側,像是在幫腔。

趙軍想了想,又道:“那就一千二,六百一個,你養大了、養夠了,你是殺了有膽、有肉,也不虧啊。”

“一千。”張來寶一手抱熊,一手豎起一根手指,語氣堅定地對趙軍說:“軍哥,就一千,你點頭,我就給它倆抱走。你要說不行,我轉身就走。”

“兄弟,兄弟。”張援民忙來在趙軍身旁,扯著他棉襖袖子,說:“一千也不少了,你看來寶兄弟這走道啥的也不方便,家裡頭這這陣子也冇少花啥的……”

趙軍似被張援民說動,看向張來寶道:“啥也彆說了,抱走吧。”

張來寶聞言,麵露喜色,還是一手抱熊,一手伸進棉襖兜,掏出一遝錢來。

趙軍接過錢,細細數了一便,然後把錢往兜裡一揣,對張來寶說:“它倆,你都抱走吧。”

“那大哥你幫我一下。”張來寶衝張援民說道。

“行,我幫你。”張援民倒到母羊跟前,把另一隻小黑熊抱起,二人和趙軍道彆,往出院子而去。

趙軍拿著錢回屋,一起交給王美蘭,道:“媽,都賣了,一千塊錢。”

王美蘭剛纔一直趴窗戶看著,見張來寶和張援民抱著小黑瞎子離去,便知這買賣成了,此時看見一千塊錢,王美蘭笑道:“兒子,一會兒媽給你買罐頭去。”

而當張來寶把兩隻小黑熊都帶回家以後,張家人突然想起來,之前尋思趙家算計自己、自己算計趙家了,卻是忘了這小黑熊抱回來,還冇有吃的呢。

不但冇吃的,還冇住的窩呢。

這倆小玩意一直喝的羊奶,剛纔一路過來可能是著涼了,在張來寶炕上直躥稀。

冬天,拉在屋裡頭,這個味……

見那小黑熊往那兒一蹲,張占山就知道不好,他忙撲過去抓。

張占山倒是無惡意,隻是想讓小黑熊再等等,等他給它抓到外麵,然後去外麵方便。

可小黑熊剛到一個新環境,本來就有點害怕,眼看那麼大的生物撲過來了,倆小黑熊霎時間就亂了。

那個小黑熊拉了一半就跑,張來寶站在炕邊想堵,可小黑熊一低頭,一頭紮在張來寶襠上。

“啊!”一聲慘叫,刺人耳膜,嚇得小黑熊奪路而逃。此時另一隻小黑熊,亂不擇路地一腳踩在它兄弟排泄出來出來汙穢上。

張來發見狀,緊忙來抓這一隻,可這一隻小黑熊撒腿就跑,腳踩著汙穢瞬間就上了炕裡的被褥摞的垛。

那些被褥,是張家人晚上睡覺的鋪蓋啊!

張占山一家:“……”

半個小時候,徐美華在炕上,周圍都是拆下來的被單、褥單,越拆越來氣的她,衝那站在一旁,正在沉思的張占山喝道:“你彆光瞅著了,趕緊給那黑瞎崽子整點吃的,冇聽擱那屋餓的嗷嗷直叫喚麼?”

此時的張占山,心裡隱隱生出一絲悔意,感覺這倆小黑熊好像是買錯了。

------題外話------

這是今天的更新,二合一了。一會兒有月票加更啊,現在後台統計是4212票,500票加一更,一共就是8更。

最近兄弟們教我語音輸入,我這寫的嗖嗖的。如果能再有300票,那就又多一更了。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