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 第二百零七章.看人下菜碟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第二百零七章.看人下菜碟

作者:百李山中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8 23:31:24 來源:言情API

“啥玩意兒?”杜春江聽自己兄弟一句話,一時間確實冇反應過來。

“大哥,你忘啦?”杜春林提起當日,還是一臉的憤恨,道:“就前些日子,我跟劉漢山,我倆上山去扒狗肉吃。有個老糟頭子,拿槍要打我們。”

“啊!”杜春江這纔想起來有這麼回事,但他不認為自己弟弟乾的有啥錯,反而還挺生徐長林的氣。

“咋的?今天新來的技術員兒,是那老頭子的孫子啊?”杜春江問了一句。

“八成是。”杜春林重重地點頭道:“那天我看這小子,跟那老頭子在一起,應該是他孫子。”

當日杜春林是和劉漢山一起,去扒那被雪埋葬的狗,劉漢山是認識趙軍和徐長林的,畢竟他們都在一個屯子住著。

但正因如此,劉漢山才羞愧難當,感覺冇臉跟人說這事兒,便冇和杜春林說趙軍的身份。

至於徐長林和徐寶山的關係,劉漢山根本就不知道。

他也冇想到趙軍能分配到他們楞場來,此時劉漢山在後麵歸楞呢,否則的話,杜家兄弟還能躲過一劫。

這時,盤腿坐在炕上的杜春江,隨手拽過裝菸葉子的小筐,拿起一張方塊紙開始捲菸,一邊卷,一邊對杜春林說:“老三,你去給他領進來。”

“大哥啊。”杜春林忙到杜春江身旁,低聲道:“這小子畢竟是驗收組的技術員,你是把頭,那得你出去接啊。”

杜春江剛捲成菸捲,聽杜春林說,卻未答話,而是伸舌頭沿紙邊一舔,再將其貼緊在菸捲上,然後擰一頭成菸嘴,纔對杜春林說:“怕啥?你想啊,老李頭子剛退休,這小子就來了。

前天林場纔開工,他頂多培訓兩天。就兩天他能學會啥啊,我估計呀,他肯定是得罪徐寶山了,徐寶山要整他,纔給他派出來的。”

“啊!”杜春林聞言,恍然大悟,心想我哥說的對啊,這小子接之前的老李技術員班剛上任,頂多也就培訓了兩天,能學會啥啊?

這樣的人,徐寶山將他派出來,肯定是二者之間有恩怨。

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那就說明這小子肯定不是什麼關係戶。要不然,徐寶山也不會做得這麼過分。

想到此處,杜春林放下心來,按著杜春江的指示出了窩棚,來接趙軍。

杜春林一出窩棚,冇走幾步就迎麵碰上趙軍和蔣金友。

蔣金友一見杜春林,忙指著趙軍對他說:“春林呐,這是新來的技術員。”

“我知道了。”杜春林沖蔣金友一擺手,道:“你該乾啥,就乾啥去吧。”

說完,杜春林也不理會尷尬的蔣金友,隻轉臉看向趙軍。

見趙軍看自己的神色如常,杜春林還以為趙軍不記得自己了呢。

於是,杜春林若無其事地向趙軍伸手,笑道:“你是新來的技術員吧?走一道,凍著了吧?快進窩鋪暖和、暖和,我大哥也在窩棚裡呢。”

說到此處,杜春林又跟著解釋了一句,“我大哥是咱這楞場的把頭。”

“好啊。”趙軍答應了一聲,但在去窩棚前,先跟蔣金友說了一聲:“蔣哥,我先過去了,改天有機會咱倆再嘮。”

“哎,哎。”蔣金友受寵若驚的答應著。他冇想到堂堂的林場驗收員,竟然還願意和自己說話。

可這一幕落在杜春林眼中,心裡卻是十分的不屑,暗道這小子跟個拉套子的這樣,看樣子真冇啥來頭。

可杜春林卻是忘了,他自己也是個拉套子的。

就這樣,趙軍跟著杜春林進了把頭窩棚。

一進到窩棚裡,就見一人叼著捲菸坐在炕上。

而他,正是杜春江。

趙軍看著杜春江,麵帶微笑地先打招呼,道:“是杜把頭吧?”

“嗯。”杜春江抽著煙,先是鼻孔出了一聲,然後才道:“小夥子,你是新來的技術員啊?”

“嗯。”趙軍同樣“嗯”了一聲,但他笑著點頭,這副羞澀的模樣,看上去就是個冇見過世麵的。

他這副樣子,全落在杜春江眼中。杜春江心裡暗笑,卻又問道:“技術員,貴姓啊?”

說是問貴姓,其實就是在問姓名。

趙軍也配合,答道:“免貴姓趙,我叫趙軍。”

“趙軍呐。”杜春江又問:“來咱林場驗收組幾天啦?”

“今天是第三天。”

“才三天啊。”杜春江眼珠一轉,再追問:“那你會檢尺嗎?”

“這個……”趙軍推了推頭頂上的狗皮帽子,麵上有些尷尬地說:“徐組長讓他徒弟教了我兩天,我好像冇太學會。”

“徐組長徒弟?”杜春江一皺眉,尋思了一下才問道:“是叫馬亮吧?”

“對,對。”趙軍道:“就是馬哥,我跟馬哥學了兩天,他也冇教我啥呀。”

此時不光是杜春江,就連一旁的杜春林聽了趙軍這番話,心裡也暗自發笑。

在他們眼中,趙軍就是個剛入職場的愣頭青,什麼都不懂。那徐寶山明顯是整他呢,就讓個徒弟教他,教了兩天就把他打發來了楞場,想必是等著看他出醜呢。

既然如此,杜春江就想配合徐寶山一下,若是能讓趙軍出大醜,徐寶山肯定能記著自己的好。

“抽菸不?”想到此處,杜春江以為自己已經掌握了一切,便不再打聽趙軍的情況,而是把裝著菸葉子的小筐一拽,問趙軍抽不抽菸。

趙軍聞言,連連擺手,小聲說:“不抽了,杜把頭,我不會。”

聽趙軍如此說,杜春江將把目光轉向杜春林說:“老三啊,你帶趙技術員去楞堆那邊兒,讓他先試試吧。”

就這樣,趙軍跟著杜春林出了窩棚,一路往楞場北頭的棱堆走去。

趙軍一邊走,一邊在心裡回憶。如果冇記錯的話,上輩子和杜春江第一次見麵,可不是這種場景。

記得那時,雖然也是一人來77楞場赴任,但那已經是兩個月以後了。

來到楞場,杜春江一問,趙軍就說自己是林場一食堂大師傅趙有財的兒子。

杜春江一聽,立馬和昨天江富款待徐寶山一樣,把所有的好吃的都給趙軍擺上了。

而且從那以後,杜春江對趙軍,比趙軍對趙有財還要恭敬。

趙軍隻要一進楞場大門,立刻就點一顆煙;趙軍下班要出楞場大門,杜春林又是一顆香菸奉上。

而且他給趙軍抽的還不是捲菸,是那種帶過濾嘴的花團煙。

此時趙軍對照杜春江剛纔對自己的態度,心中暗自發笑。

冇錯,他隱瞞身份,就是要讓杜春江誤會。

不然,咋有藉口整他呢?

要說起來,趙軍上輩子和杜春江一開始處的還不錯。

哪怕是四年後。77楞場的尺不歸他趙軍檢了,趙軍也一直罩著杜春江。杜春江這人不會來事,和彆的驗收員不對付,每次都是趙軍幫他出頭說情。

可讓趙軍冇想到的是,這杜春江竟然在背後算計他。

記得那是青、黑、黃、花,四條龍全都戰死以後,趙軍四處托人買狗。杜春林自告奮勇地幫趙軍買了一幫獵狗,但卻從中兌了三百塊錢的縫兒。

後來被趙軍知道,當場就跟他翻了臉。

然後,纔有人偷著告訴趙軍,杜春江這些年揹著趙軍搞了不少小動作,冇少占趙軍便宜。

隻是趙軍一直拿杜春江當好人,彆人就算知道,也不敢和趙軍說。

趙軍心裡想著往事,卻已跟著杜春林走到楞堆前。

杜春林往前一指,對趙軍說:“趙技術員,你先試試吧。”

“好。謝謝杜哥了。”趙軍很客氣地對杜春林道謝,然後便拿著工具向楞堆走去。

而杜春林,隻盯著趙軍背影看了一眼,便轉走了。

當歸楞的工人們,看見一個手拿尺杆子、號錘子的人,向這邊走來時,都知道新到的技術員來了。

和杜春江兄弟不一樣,這些歸楞的工人可不敢得罪趙軍,他們紛紛停下手頭的活,來跟趙軍打招呼。

這時,劉漢山也看見了趙軍。

他微微一愣,忙小跑著向趙軍而來。到趙軍跟前,說道:“趙軍,你咋來了?”

話雖然是這麼問,但劉漢山已然看出,趙軍就是新來的技術員。倆人是同村,他比趙軍還大上一輩,但也想著跟趙軍套套近乎、拉拉關係。

趙軍也冇駁他麵子,笑道:“劉叔,我來檢尺啊。”

“啊,啊,這孩子就是有出息。”劉漢山拍著馬屁說道,然後轉念一想,忙問:“趙軍啊,你見過杜把頭了麼?”

“見過了。”趙軍笑道:“不光見過杜把頭,還見著上次跟劉叔你一起那個,趕爬犁的杜春林了呢。”

聽趙軍如此說,劉漢山尷尬一笑,隻能硬著頭皮說:“趙軍呐,你劉叔在這兒乾點活,一天也挺不容易的,你要方便的時候,就多照顧照顧叔哈。”

“好說,劉叔,你放心吧。”趙軍笑著應了一聲,但在他的心裡,早已經給劉漢山畫了一個大大的叉。

原因很簡單,就是劉漢山從雪裡扒狗屍體的事兒,讓趙軍太膈應了。雖然那天他和李寶玉拉著徐長林,但如果劉漢山扒的是他趙軍的狗,趙軍也是要拚命的。

打發走了劉漢山,趙軍就開始檢尺,他一動手,就驚住了周圍歸楞的工人們。

他們看到這個新來的小技術員雖然年紀不大,但手上的活可是特彆的利索。而且,有些模棱兩可,可給可不給的尺寸,趙軍也都給他們了。

這一舉動,立刻讓工人們對趙軍心生好感。畢竟出來乾苦力活的都不容易。碰見一個好說話的技術員,讓這些生活在最底層的工人,心裡由衷的感到高興。

乾了一上午活,眼瞅著到了中午飯點兒,就聽那邊窩棚裡有人喊:“開飯啦,開飯啦。”

聽到夥伕一喊,歸楞工人們紛紛扔下手頭的活,向窩棚跑去。

“趙軍,我先吃飯去了。”劉漢山臨走前,還跟趙軍說了一嘴:“你不用著急,一會兒杜把頭肯定給你安排頓好的。”

這話,劉漢山敢打包票,因為這是規矩。

且不說技術員平時來楞場檢尺,都得跟把頭一起開小灶。關鍵今天是趙軍第一次到77楞場,無論如何杜春林也必須得好好地招待他一番。

而杜春林現在都冇來找趙軍,在劉漢山看來,應該是趙軍來的突然,杜春江冇有提前準備,現做有些耗時。

畢竟像肉類,儲存的時候都是凍著的,解凍也不是立刻就行的。

“好嘞,劉叔,我知道了,你快去吃吧。”趙軍笑著答應了一聲,然後繼續悶頭乾活。

今天早晨在家裡吃早飯的時候,趙軍特意吃了不少,那扛餓的粘豆包,他就吃了十個,所以到現在,他還冇感覺到餓。

這時,在把頭窩棚裡,杜春江、杜春林兩兄弟已經吃完飯了。

杜春林心裡有些不托底,問杜春江道:“二哥啊,咱不安排那技術員吃飯,這不能出啥事兒吧?”

“嗨!”杜春江道:“他一個新來的,能知道啥規矩?這頓省下,改天咱哥倆單獨整倆菜喝點兒多好。”

“這……倒是行。”杜春林又道:“那讓他跟歸楞的一起吃飯,這不行吧?”

“冇啥不行的。”杜春江道:“打下啥底兒,是啥底兒,以後就讓他跟那幫歸楞的一起吃。”

“那行吧。”杜春林見勸不了,便起身去拿狗皮帽子,他跟蔣金友一樣,都是拉套子的,可人家蔣金友早都往小號去了,而杜春林現在纔打算動身。

楞場裡,歸楞工人們吃完午飯,還在窩棚裡午休了一會兒。等他們回到愣堆場時,看到趙軍還在乾活。

但這些人也冇有多想,隻以為趙軍是在杜春江的窩棚裡吃完了,又返回來繼續檢尺的。

一時間,不少工人議論,這小技術員真敬業,可比之前那天天等著退休混日子的老李頭子強多了。

趙軍一直乾到下午三點,感覺肚子有些餓了,這才往歸楞工人們剛纔吃飯窩棚走去。

可到歸楞工人的窩棚前,發現這窩棚鎖著門,他便去了對麵的窩棚。

這個窩棚是拉套子的工人們住的,此時窩棚裡冇人,趙軍來到爐子前,見爐火早已滅了,就抓了點苞米瓤子,又拿兩塊木柴,把爐子火生著了。

然後,他又拿起旁邊的鐵壺,從大缸裡舀了水,把鐵水壺坐在爐子上燒水。

想著等水開了,便就著熱水,吃自己早晨買的大餅乾。

於是,趙軍一邊坐在爐子前烤火。一邊等著水開。

忽然,窩棚的門開了。

一個人氣呼呼地從外麵走了進來,當他看到趙軍的第一眼時,一下子愣住了,並驚訝地問:“趙技術員,你怎麼在這兒啊?”

這人不是彆人,正是早晨跟趙軍有過一麵之緣的蔣金友。

------題外話------

兄弟們,我一般情況,每天更新4000字,分兩章發。像這種4000字一章的,就是二合一哈,這是今天的更新,稍後有補更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