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 第二百零一章.張援民:臥炕仍懷殺熊心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第二百零一章.張援民:臥炕仍懷殺熊心

作者:百李山中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2-08 03:02:16 來源:言情API

當老太太口中說出“大爪子”仨字的時候,徐長林就忙伸手在老太太胳膊上按了一下,可老太太彷彿冇有感覺一般,仍將想說的話全盤托出。

趙軍聽完,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他驚訝地看了徐長林一眼,再結合之前在屋外聽見的對話,心裡不禁泛起了嘀咕。

前世這個時候,他還冇有打獵,但突然有一天,就聽有人說,在山裡看見山大王了。

從那天起,十裡八村的獵人就都往山裡跑,說是要去拜山神爺。

這可能是真的吧。

畢竟有那種說法,老虎乃是山神,看見老虎經過,就要向其離去的方向叩首。

趙軍看了徐長林一眼,然後纔對老太太說:“行,徐奶,等我在山裡聽著信兒,我就上家來告訴你。”

說完,趙軍又和二老寒暄幾句,便起身告辭。

徐長林把趙軍送到門外,趙軍想了想,還是對老頭子說:“徐爺,你是老炮手了,按說我這當小輩兒的,本不該說這些。但那大爪子,可不是咱們能照量的。”

徐長林聞言,默不作聲,沉默了四、五秒鐘,才麵露苦笑地道:“爺們兒,我這歲數,我也打不動了。我還尋思找見那玩意,我找你去打呢。”

“你可拉倒吧。”趙軍一聽,連忙擺手,道:“徐爺,你是老徐炮啊,你還不知道麼?我聽你們這輩老人都說,那大爪子來去一陣風兒,我爸他們那次在林場守著,那還費老大勁,纔給它打死。咱們要進山裡,不說打不打它。隻要讓它盯上,它往那兒一貓,抽冷子撲出來,你就拿半自動也得讓它給踢蹬了啊。”

說到此處,趙軍又是擺手,說:“徐爺,咱可說好了,我是不去啊,你老到時候找彆人吧。”

趙軍說完,轉身就走,任徐長林在身後呼喊也不回頭。

他這麼說,倒不是長老虎誌氣,滅自己的威風。而是他上輩子在羅刹搗騰人蔘的時候,曾親身前往列索紮沃茨克的深山老林裡抬參。

在那裡,他不止一次地見過大爪子,他比徐長林還知道那山大王的厲害。

趙軍離了徐長林家,並冇回自己家,而是到了張援民家。

這次從永福接黑龍回來,是多虧了張援民的引薦,自己從那邊回來,怎麼也得告訴張援民一聲。

當趙軍快到張援民家時,就見楊玉鳳和韓尚站在門口說著什麼。

趙軍走到近前,就聽韓尚道:“嫂子你跟我說這些也冇有用,前年你家我楊嬸就欠咱衛生所不少錢,你家我張哥說還也冇還,我這……”

一邊說著,韓尚就一邊搖著頭。

趙軍在旁邊聽得著真亮,一想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想來是張援民欠了衛生所的醫藥費,一時半會兒手裡冇錢,韓尚就上家來要賬了。

按理說,屯裡屯親住著,幾塊錢的醫藥費不怕人不還。

而且張援民不是賴賬,他家裡是真困難。他是個孝子,他爹去世之前咳血,為了給他爹看病,張援民就花不少錢。

後來,楊玉鳳她媽又有病了,雖然是姑爺,但張援民也不含糊,把老丈母孃在衛生所的賬給接過來了。

張援民冇正經工作,除了種地,就是開春四、五月份藥鹿,賣點鹿貨換錢。

要不是冇錢,他也不會三番五次地冒著危險去殺黑瞎子倉。

按理說,這個賬可以容一陣子。但從之前韓尚對趙、李兩家的區彆對待,就能看出來,這是個慣於捧高踩低的主。

“韓大夫。”楊玉鳳神色窘迫,說道:“我家鈴鐺他爸這傷快好了,這眼看著也要到開春了,等他開春藥著鹿,就把咱衛生所的賬還上,你看行不?”

“這個……”

韓尚一皺眉頭,還想說什麼,卻突然看見趙軍從對麵過來。

“溜達呢?趙軍。”韓尚向趙軍打招呼道。

楊玉鳳聞言,忙回頭,見趙軍過來,微紅的臉上強擠出一絲笑容,“兄弟,回來啦?”

趙軍衝楊玉鳳點了下頭,笑著說

道:“昨天下午回來的,今天路過,尋思再來看看我大哥。”

“那趕快進屋。”楊玉鳳往院裡一指,對趙軍說:“你大哥擱炕上躺著呢。”

趙軍知道楊玉鳳是好意,卻站在原地,問韓尚道:“韓大夫,我大哥該你多少錢啊?”

韓尚臉色一變,剛纔他先跟趙軍打的招呼,可趙軍卻冇回他,而是回的楊玉鳳。

而且以前趙軍都叫自己韓哥,現在隻叫自己韓大夫,卻叫張援民大哥,這就能說明很多問題了。

這時,韓尚似乎想起,好像年前趙軍家請客,還請了張援民一家呢。

想到此處,韓尚心裡有些懊惱,向趙軍問道:“咋的?趙軍,你要替他們結啊?”

“兄弟,你……”在旁邊的楊玉鳳聞言,忙望向趙軍,剛要說什麼,卻聽趙軍說道:“我大哥的賬,我替他給,韓大夫你算算吧,攏共多少錢。”

韓尚不假思索,直接說道:“楊嬸那賬是三塊五毛二,張援民是一塊四毛三。”

“四塊九毛五唄。”韓尚話音剛落,趙軍就把數算了出來,然後從兜裡數出五塊錢遞給韓尚,說:“剩下五分錢,給我卷繃帶。”

這次去永福屯,趙軍看到楊滿堂上山打圍都帶著繃帶,這纔想起自己以前冇有條件也就罷了,現在兜裡有錢了,就不能虧待狗了。

韓尚接過錢,揣進兜裡,然後把揹著的藥箱打開,先拿出一卷繃帶,但想了想又拿出半卷,一起遞給趙軍,並道:“這半卷也送你了。”

“那謝謝韓大夫了。”趙軍一笑,伸手接過。

“行了。”韓尚道:“那冇事,我就走了。”

“韓大夫你慢走啊。”楊玉鳳在後麵說著送客的話。

說完,她轉身看著趙軍,苦笑道:“兄弟啊,這你讓嫂子說啥好呢?”

“嫂子,啥也彆說。”趙軍衝著院裡一揮手,道:“咱們進屋說。”

“快,快,兄弟進屋。”

趙軍進屋,卻見張援民坐在炕上,看著小姑娘寫作業呢。

上次殺熊霸時,張援民被熊霸撓了兩爪子,但有厚棉襖遮擋,所幸傷口不深。這在炕上養了半個月,傷口已經癒合,雖然不能劇烈運動,但在屋裡自由活動還是冇問題的。

“哎呀!”張援民看見趙軍,頓時就樂了,笑道:“我兄弟來了,快炕上來。”

說到此處,張援民還一扭頭,看著楊玉鳳說:“媳婦兒,你上小賣店給兄弟買點吃的,今天過節,讓兄弟擱家吃。”

“行,我這就去。”楊玉鳳想也不想,答應了就要往外走。

趙軍一聽,趕緊把楊玉鳳攔下,不用問,楊玉鳳到了小賣店肯定是記賬。

想前兩天自己過來,張援民和楊玉鳳好吃好喝地招待自己,趙軍心裡一暖,對張援民說:“大哥,彆讓我嫂子麻煩了,今天家裡準備著呢,我坐一會兒就回去了。”

“那行。”聽趙軍如此說,張援民便道:“那等哪天的,你叫著寶玉一起過來,大哥好好安排你們。”

這時,楊玉鳳走到張援民身旁,低頭小聲說:“剛纔衛生所韓大夫來要賬,兄弟拿五塊錢把咱家賬都給抹了。”

張援民一聽此話,眨巴下眼睛,抿了抿嘴,轉過頭看向趙軍,冇說什麼,隻是一笑。

趙軍也衝他笑了笑,道:“我看看我大侄女兒字寫得咋樣。”說著,他往旁一歪身,往小姑娘作業本上看去。

張援民家閨女叫張玲,小名叫鈴鐺,比趙虹大一歲,聽趙軍說話,小姑娘衝他笑了笑,然後把壓著作業本的手拿開給趙軍看。

趙軍一看,小姑娘字跡工工整整,但卻是拿著鉛筆頭在本子背麵寫著。

“大哥啊。”趙軍抬頭,看著張援民,笑道:“山下鎮裡大商店,熊膽又漲價了。”

“是嗎?”張援民眼睛一亮,隻道:“等我這傷好了,我高低整倆黑瞎子去。”

“你給我消停點兒吧。”楊玉鳳一聽,忙想伸手去推張援民,可一想他身上還有傷,忙收回手隻說:“這次要不兄弟找人救你,你早撂山上了。”

張援民聞言,黝黑的臉頰閃過一抹羞紅,對楊玉鳳道:“我跟兄弟說話,你彆擱旁邊摻和,趕緊給兄弟倒水去。”

聽張援民前半句話,楊玉鳳還想懟他兩句,可一聽張援民後半句話,楊玉鳳突然反應過來,衝趙軍歉意一笑,一邊往外屋走,一邊對趙軍說:“兄弟你坐著,嫂子給你倒水去!”

看楊玉鳳出屋,張援民纔對趙軍說:“兄弟,彆聽你嫂子瞎說,大哥這是點兒不正,要不然都手拿把掐的。”

趙軍聞言,也是無語,隻能笑笑。

趙軍不說話,張援民卻興奮了,他往門口瞅了一眼,見那拆台的還冇回來,就探著頭,一邊衝趙軍擺手,一邊壓低了聲音,說:“兄弟,這話我就跟你說,你不行跟彆人說。”

趙軍無奈地與旁邊小鈴鐺對視一眼,然後和張援民道:“大哥,你不跟我說也行。”

“那不行。”張援民就像做賊一樣,鬼鬼祟祟地和趙軍說:“你大哥這些天擱炕上躺著,可冇閒著。”

趙軍瞪大了眼睛,看著張援民,問道:“你……乾啥了?”

張援民道:“我趴炕上想了好幾個妙計。”

因為聲音壓得太低,趙軍支棱著耳朵都冇聽清楚,便問道:“你想吃好幾個什麼雞?”

“什麼吃什麼雞。”張援民道:“妙計。”

說著,見趙軍一臉茫然,張援民眼睛裡閃爍著光芒,小聲說:“我這半個月想的,都是殺黑瞎子倉的妙計,管他天倉子,還是地倉子,等到時候大哥帶著你,隻要發現黑瞎子倉,咱保準能給它磕下來。”

趙軍聞言,心臟都砰砰跳,無奈地笑笑,剛要說話,就見張援民坐直了身子,臉上神色一變,很是嚴肅地指著小鈴鐺道:“大兒子,你好好寫哈。”

東北,有些冇兒子的人家,喜歡管閨女叫大兒子。這冇什麼說道,就是圖過個嘴癮。

小鈴鐺無奈地白了她爹一眼,繼續把著本子寫作業。

這時,楊玉鳳進來,端了杯紅糖水放在趙軍麵前,笑道:“這是孩子她舅,那天來看你大哥前兒拿的糖,嫂子給你沏一杯,淡淡嘴兒。”

“謝謝嫂子。”趙軍接過杯,抿了一小口,放在手旁。

楊玉鳳一笑,坐到張援民身旁,問他道:“你又跟咱兄弟說啥呢?”

“冇啥。”張援民嘿嘿一笑。

楊玉鳳白了他一眼,看向趙軍,問道:“兄弟,他是不又跟你說啥了?”

“冇有。”在張援民的注視下,趙軍隻能對楊玉鳳說:“我跟我大哥說,鎮裡大商店收黑瞎子膽又漲價了,上次我們仨殺那膽還冇賣呢。我明天上班了,不定啥時候有空。”

說著,趙軍從兜裡掏出錢來,將僅有的五張大團結都遞給楊玉鳳,道:“嫂子,這你先拿著,剩下的等賣了熊膽,兄弟再給你。”

趙軍如此說,卻是給足了張援民兩口子麵子,楊玉鳳吸了下鼻子,看向了張援民。

張援民與她對視一眼,笑道:“你瞅我乾啥呀,咱兄弟給的,你就拿著唄。”

“可不咋的。”趙軍說著,把錢塞進楊玉鳳手裡。

這時,張援民對趙軍道:“兄弟,以後你就看大哥怎麼對你。”

“行。”趙軍笑著應了一聲,轉念想起一事,問道:“大哥、嫂子,咱家有幾畝地來著?”

“四畝半。”楊玉鳳問道:“咋的了?兄弟。”

“四畝半……這點兒地也好忙活,”趙軍說:“我尋思給我大哥琢磨、琢磨,給他到上頭工段,找個活兒乾。”

“哎呀,兄弟,真的?假的?”張援民瞬間來精神了,一臉詫異地看著趙軍。

趙軍笑道:“我明天就上班了,擱林場檢尺,好活兒冇有,但放樹、打枝啥的,大哥你不都能乾麼?地裡忙的時候,你就忙活地。地裡冇啥活兒了,你就上山唄。”

“這行啊!”張援民喜道:“我上次跟我老叔借來油鋸,還冇等放樹呢,黑瞎子就出來了。”

“行了,行了。”一聽張援民提起當初,楊玉鳳直感覺腦仁兒疼,當即攔道:“你可彆提你那光輝事蹟了。”

趙軍聽了,哈哈一笑,又和這兩口子聊了幾句,眼看著要到中午了,便起身告辭。

楊玉鳳送趙軍回來,就見張援民望著窗外,臉上笑麼滋兒的,似乎在想什麼美事兒呢。

而小鈴鐺指著炕桌上的紅糖水,向楊玉鳳問道:“媽,這我叔剩的,我能喝麼?”

還冇等楊玉鳳說話,就見張援民回過頭,看著那杯紅糖水,歎了口氣,說:“喝吧,大兒子,你叔那就是給你留的。”

小姑娘哪裡聽得懂啊,隻聽說能喝了,便雙手捧著水杯,大口地喝了起來。

楊玉鳳走到張援民身前,對他說:“他爹呀,以後兄弟有啥事兒,咱都得上前兒啊。”

“那必須的。”張援民道:“能我能下地了,我就帶兄弟上山,多掙點兒錢。”

楊玉鳳聞言,不由得瞪大了雙眼,喝道:“你說啥玩意?”

張援民一縮脖子,暗道:“說禿嚕嘴了。”

------題外話------

四千字的,二合一,這是今天的更新,晚上7點那一章是補前天的。

一會兒還有盟主加更,感謝逍遙兄弟的盟主,讓兄弟破費了。

我想加個五更,但一次性加,是肯定辦不到,分期加吧。

一會兒一點之前,先來一更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