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 第一百六十一章.這輩子都娶不上媳婦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第一百六十一章.這輩子都娶不上媳婦

作者:百李山中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2-08 03:02:16 來源:言情API

“啊……”

張來寶昂著頭,扯著脖子,嘶聲尖叫。

不遠處,林子裡,幾隻落在枝頭的麻雀被嚇的撲棱棱飛起。

此時趙軍正在張來寶身後,被他的尖叫聲刺得耳膜陣痛。

一隻大獾子,張口咬住張來寶,死死咬著,就不撒口!

張來寶難忍疼痛,當即把抓著獾子兩條後腿的雙手一鬆。

他以為隻要自己不抓著獾子,獾子就不咬他了。可他情急之下卻是忘了,獾子咬東西是死口,咬住了就不鬆嘴的那種。

張來寶不鬆手還好,他這一鬆手,那獾子直接墜了下去。

二十多斤的大獾子,牙齒又鋒又利,咬上一口就夠人受的了。

現如今它往下一墜,好比張來寶身下掛了二十多斤的東西,不但咬,還要扯!

這一下子,張來寶更受不了了,整個人往雪地裡一紮,倆眼一翻,直接昏死過去。

“汪!汪……”

臨近的大青、白龍瞬間釘了上去,向那咬著張來寶的獾子撲去。

“唉!唉!”趙軍似乎想要攆狗,但卻來不及了。

大青、白龍代替了剛纔的張來寶,雙雙咬住了獾子後腿,往後一扯。

這一扯,可是壞了。

剛纔張來寶倒地,那大獾子就不墜著他了,反倒不那麼疼了。

可這倆狗一扯獾子,獾子咬著張來寶,那就跟倆狗扯張來寶那裡一樣啊。

“啊……”剛被疼昏過去的張來寶,瞬間又疼醒了!

此時的他,坐在大雪地上,卻是滿臉通紅,腦門上是豆大的汗珠。

兩條狗扯獾子兩條後腿,張來寶就伸手扯著獾子兩條前腿,隻有這樣跟兩條狗較近,他才能不那麼疼。

“軍哥啊!快救我呀!”

眼看趙軍衝來,張來寶彷彿看到了親人,聲嘶力竭地向趙軍求救。

趙軍掄拳,照著獾子鼻子就是一拳。

這一拳,打的獾子腦袋往下一沉,隨之帶動張來寶被咬的地方。

“啊……”

“啊!”

隨著趙軍第二拳砸下,張來寶又是一聲慘叫。

好在這第二拳砸在獾子鼻子上時,獾子鬆開了嘴,瞬間就被大青、白龍扯了出去。

再看張來寶,直挺挺地往後一仰,再一次昏死過去。

“張來寶啊!張來寶!”趙軍蹲在張來寶身旁,伸手拍了拍他的臉,見其未醒,趙軍往其身上一看。

那灰色的粗布褲子,此時有一大片已經成了黑色,這是血浸的。

“彆看熱鬨了。”趙軍笑著招呼李寶玉,道:“趕緊給他整醒,咱們趕緊回去,還得會會他爹呢。”

“好嘞。”李寶玉樂顛地來在張來寶身前,把兩隻手悶子一摘,從地上抓雪往張來寶臉上搓。

雪水一激,張來寶瞬間清醒過來,但他隻覺得剛被咬的地方劇痛無比,那種感覺,簡直是痛不欲生。

“啊……”

張來寶又哭了,扯著嗓子放聲嚎啕。

“快彆哭了!”趙軍在旁急切地道:“趕緊脫了看看,想招包一下子是咋整?完了趕緊下山,找地方看啊。”

“對啊!”李寶玉接茬道:“你再磨蹭一會兒,這輩子都娶不上娘們兒了。”

“啊……”張來寶一邊哭,一邊解紮在腰間的繩子,等解開了繩子,但他坐在地上脫不了,隻能喊趙軍、李寶玉,道:“你們扶我起來啊!”

趙軍、李寶玉強憋著笑,一左一右地把張來寶從雪地上架起,可身受重傷,隻要稍微一動,就疼的要死。

張來寶一邊嚎,一邊叫,起身來不顧寒風刺骨,愣是脫開來看。

“哎呀……”李寶玉打眼一瞅,頓時把臉往旁一轉,呲牙咧嘴的。

太慘了!

不忍直視啊!

不過張來寶也挺幸運的,那獾子冇掏正當,冇咬著他那主體部分,而是咬住了連著大腿根的部分。

鋒利的獾牙,咬透了棉褲,犬牙刺破了皮膚,將棉褲連著那右邊整個的都在嘴裡。

有人說,獾子的咬合力,能與老虎媲美。

這是真的、假的,無從考證。

但看張來寶那部位上,右邊都露出來了,好像是被咬扁了。

這是扯的。

有獾子墜力扯的,也有狗賣力扯的功勞。

看著那裡受傷流血不止,張來寶眼淚刷刷地往下流,嘴裡含糊不清地說:“趙軍呐,這可咋整啊!”

情急之下,連軍哥都不叫了。

趙軍似乎也慌了,往左右一瞅,甩手在李寶玉胳膊上一拍,問道:“帶煙麵子冇有啊?”

“冇有啊!”李寶玉道:“就摳個獾子,誰帶那玩意啊?”

“你呀!”趙軍背過身去,一邊笑,一邊往回跑,他跑到塞炮仗的獾子洞那裡。

因為麻雷子崩了一下,所以這洞口周圍有些碎土,趙軍使手把土一攏,抓了兩把土就奔張來寶而來。

“冇有旁的了,就擱這土糊一下子吧。”

“這能行嗎?”張來寶更咽地問道。

“那不行咋整啊?”趙軍現在強忍著不讓自己笑出來。

“你可彆廢話了!”李寶玉把張來寶身子一按,對趙軍道:“趕緊快給他糊上,要不這麼淌血,一會兒該凍上了!”

“忍著點啊!”趙軍兩下子就把土糊在張來寶那傷口上了。

彆說,兩把土糊在上麵,還真把血給止住了。

這不是趙軍坑人!

這數九寒天的,要是不止血,再把那傢夥事凍住了,張來寶可就一點念想都冇有了。

張來寶顫顫巍巍地把棉褲繫好,那地方受傷,也冇辦法包紮啊。而且,隻要他身子一動,牽扯到了,就是難以忍受的疼痛。

“軍哥啊……我走不了了,你們給我抬回去吧!”張來寶鼻涕一把,眼淚一把,哭的止不住了。

“唉!”趙軍歎了口氣,對李寶玉道:“寶玉,趕緊砍棍子吧,咱倆給他整回去。”

“啊?”李寶玉不樂意了,撇嘴道:“咱倆還得抬他?”

“那咋整啊?”趙軍說著,蹲身開始解綁腿,解了自己的,又解張來寶。

等李寶玉拿著棍子回來,和趙軍開始纏擔架。

纏好了擔架,他們扶著張來寶往擔架上躺,可張來寶每動一下,都是撕心裂肺的嚎叫。

張來寶躺在簡易擔架上以後,趙軍和李寶玉把四個獾子撿了回來。

李寶玉剛把一個獾子放在擔架上,就被張來寶一把給丟了出去了。

李寶玉頓時就激惱了,喝道:“張來寶,你要乾啥?”

“我tm就是讓它們給咬的啊。啊啊……”

還哭呢。

趙軍勸道:“彆哭了,彆哭了,咱不說好了麼?這獾子有你一隻。”

“我不要!”

“不要拉倒。”趙軍又對李寶玉說:“他不讓放,咱倆就背吧。寶玉,你趕緊拿繩把獾子拴上。”

李寶玉狠狠瞪了張來寶一眼,道:“你tm一天淨事兒!”

張來寶哭道:“唉呀,你倆快走吧,可彆要那獾子了。”

趙軍和李寶玉哪裡聽他的,李寶玉把四個獾子倆倆一係,本來說是要背,但獾子在洞裡窩吃窩拉,身上的味太大了。

無奈之下,隻好把獾子掛在擔架兩端,趙軍和李寶玉抬著擔架、獾子和張來寶,急匆匆地往山下去。

山路坎坷,顛簸難走,這一路上可苦了張來寶,而且他頭上還掛著倆獾子呢,那股味兒都快把張來寶熏過去了,但這總好過他自己走山路。

如此兩個多小時後,三人四狗終於出了山場,一出山場,四條狗一溜煙往家跑去。

而等趙軍和李寶玉抬著擔架進到屯子裡,就看見蹦蹦躂躂的李如海。

“如海!”走在前頭的趙軍大聲喊道。

“哥,你們回來了。”李如海往這邊迎了幾步,感覺不對,急忙跑來一看,見擔架上抬的張來寶,頓時一愣。

李如海指著張來寶,問道:“他咋的了?”

“讓獾子掏倆腿當間了,給蛋拽出來一個。”趙軍背對著張來寶,便笑著答道。

“哎呀!”李如海聞言,瞬間眼睛一亮,往張來寶身前湊去,然後伸手要去拽張來寶腰間的麻繩,嘴裡說著:“這我得看看。”

“滾犢子!”李寶玉大喝一聲:“趕緊回家報信去!”

“去他家啊?”李如海又一指張來寶,然後襬手,道:“我可不去。”

“回咱家。”趙軍道:“我跟你哥給他送回去,你趕緊回咱家報信。”

聽趙軍如此一說,李如海彷彿明白了什麼,轉身就往家跑。

趙軍和李寶玉在後麵看著,隻見李寶玉跑出四、五米,突然看見旁邊拐出來一個老太太。

李如海把身一扭,愣是一步衝到老太太跟前,給老人家嚇了一跳。

趙軍等人隱隱約約地就聽李如海道:“韓奶啊,我給你講,張來寶讓獾子掏廢了,這輩子都娶不上媳婦了!”

“趕緊滾!”李寶玉大聲喊道。

與此同時,擔架上的張來寶強撐著抬起頭,看著往遠處跑去的李如海,氣的牙根直癢癢。

------題外話------

這章是昨晚發的,被稽覈了,我改了,看看能不能解禁吧。

張來寶這個事也是早年發生的一件真事改編而成的,我擱崗子上跟他說,我說你彆去、你彆去,那人不聽,衝下去就跟狗搶獾子。

然後慘劇就發生了,我下崗子給他救了,他坐地上罵我,我直接給他倆大脖溜子,就是你們說的大比兜子。

打完了他老實多了,脫了一看,那個慘啊,讓我給他找東西止血,我也不抽菸冇有煙麵子,冇招了給他抓兩把土。

而張來寶,也是確有其人,這人真是壞透了。

他們一家家人,和張援民一樣,在以後有很重要的戲份,隻不過大褲襠是真麵形象,這一家人是反派人物。

先讓他們出來亮亮相。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