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 第一百二十八章.大雪封山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第一百二十八章.大雪封山

作者:百李山中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8 23:31:24 來源:言情API

參王山北麵有座山,此山山勢不高,但山內有道溝,溝內及兩側都長著密密麻麻一片連一片的措草,所以這附近的山民稱此山為措草頂子。

在北麵山肋處,有一大片窪地,這裡正好可以避風。

在窪地東南角, 有一棵大倒木,這是棵被風撅倒的青楊樹,倒木粗的那段,直徑大概在兩米左右。

倒木避風一側,趙有財、李大勇、王強和林祥順,四人背靠倒木而坐, 兩兩分坐在兩張野豬皮上,在他們身前一米之外,燃著一堆篝火。

在火堆旁, 堆著很多他們從周圍劃拉來的乾樹枝,還有兩棵鬆明子,這些都是他們要用來燒火取暖的柴火。

晚上的大山裡,氣溫已接近零下四十度,不烤火取暖怕是得凍死。

可木頭又不經燒,要燒一個晚上,那得有多少木柴才能夠啊。

趙有財他們是來打獵的,又不是來砍柴的,劃拉了一堆枯樹枝,但不夠燒一晚上的,冇辦法就砍了兩棵鬆明子。

這鬆明子是鬆樹死後腐化,鬆樹油全都滲入樹體內而形成的,所以東北人又管它叫鬆樹油子。

多年以後, 這玩意被人按上了一堆高大上的名字,什麼北沉香啊、琥珀木啊。車成手串, 做成擺件,身價暴漲數倍。

可在眼下, 東北人拿它燒火都嫌棄。

原因無它,隻因這鬆明子一燒就冒黑煙,也就隻有跑山人,在山裡冇辦法了才燒它。

就像趙有財他們,現在正在烤乾糧吃飯,就不能燒這個,要不然不管是粘豆包,還是大餅子,都燒的確黑。

火堆前,王強一手拿著玉米餅子,一手拿著蘿蔔鹹菜條,嘴裡嚼地含糊不清的說:“豬屁股蛋子上都是活肉,應該影響不大,我感覺它還是得走下坡。”

這是嘮啥呢?

這是分析那豬神的行進路線呢。

今天一早,林祥順開著車,拉著趙有財、李大勇和王強,一行四人進了山,直奔參王山上99林班,從趙軍伏擊野豬群的地方, 順著野豬們的腳印就跟到了這措草頂子上。

可自進了山場以後,他們並冇有沿著腳印一路追過去,而是在周圍、附近轉圈,確定了那野豬群就藏在十三、四裡外的溝塘子裡,都在那兒漫山遍野地啃措草呢。

有趙軍昨天給他們的啟發,四人決定也打仗圍。而且他們四個人、四條槍,可以堵兩個方向,成功率大大增強。

隻是,這山不高,且山勢緩,正常的情況下,是很難確定野豬受到驚嚇以後,會往哪個方向跑。

但他們不用管那豬群,隻需要確定那豬神往哪邊跑就行了。

彆忘了,那豬神捱了趙軍兩槍,身上著了兩處槍傷。

凡是打圍的獵人,必然要清楚兩點。

首先,如果野豬前腿受了傷,那它在跑山路時,肯定步步奔著上坡去。

因為在上坡時,野豬主要靠後腿發力往坡上蹬,哪怕前腿受傷,也不影響。

但如果是下坡,著力的就是前腿了。

所以,如果野豬受傷的是後腿,那它在走山路時,就會挑下坡路走。

可問題是,那豬神前腿冇受傷,後腿也冇受傷。

趙軍兩槍,一槍打在了它肩胛骨上,一槍打在了它屁股上,雖然受傷的不是腿,但要說跑起來冇有影響,那是不可能的。

可說到此,倒是是前麵受傷影響大,還是後麵受傷影響大,四大炮手商量了半天,還是王強下了決斷。

感覺我王強說的在理,趙有財瞅瞅李大勇,又看了看林祥順,見二人都不說話,才道:“那就在74大班那堵一道。”

說到此處,趙有財想了想,又說:“我和強子在74大班下麵堵,大勇跟順子你倆下到72後麵,我們要冇能堵著它,它肯定往72去……”

趙有財的話還冇說完,就察覺到了不對,四人一起抬頭,就見天降清雪。

“壞了!”四人齊齊心頭一震,暗道不好。

“大哥,這咋辦啊?”李大勇問道。

趙有財起身,往天上望去,可這都黑天了,還能看出啥?

誰不知道這雪能下多久,會下多大。

要是下一陣小雪還好,可要是下大了,把他們撿來的木柴都弄濕了,那可就麻煩了。

濕柴冇法燒,一燒嗆眼睛。

趙有財收回目光,隻道:“等等看吧。”

他雖如此說,但一邊說著,卻一邊伸手去提靠在倒木上的槍。

趙有財這一動,其他幾人紛紛起身,連飯都不吃了,就開始轉移陣地。

幾個人把野豬皮、挎兜子挪到旁邊一棵大青鬆下,這大青鬆樹冠如傘,能遮風擋雪。

他們再把乾樹枝、鬆明子挪到鬆樹下,從那個火堆裡引了點火,在鬆樹前重新燃起火堆。

等四人再坐下時,可就不舒服了。

有句老話叫:火烤胸前暖,風吹後背寒。

這數九寒冬的,烤火烤胸前,後背就冷。可要烤後背,那前胸就冷。

剛纔靠著倒木還好,此時這鬆樹遮不住四人,漸漸地就覺得後背發涼了。

可這還不是最麻煩的,真正麻煩的是這雪越下越大。

十分鐘之後,雪片大如花,紛紛飄下。

穀麑

又過了半個小時,地上落之新雪已有十幾公分之厚,而且這雪不但不見小,還有越下越大的架勢。

“壞了!”趙有財隻覺得手裡的烤粘豆包都不香了,這大雪要封山,那可就麻煩大了。

……

永安屯,趙軍家。

趙虹和趙娜在炕桌上吃點心,王美蘭急的在地上團團轉,趙軍則在一旁安慰她。

可不光是王美蘭擔心,現在就是趙軍,心裡也冇底啊。

這麼大的雪,要是一直下一個晚上,那可真就是大雪封山了,到時候趙有財他們想出來都費勁。

“哥哥!”這時,門外傳來了李寶玉的聲音。

趙軍忙往門口走,李寶玉從門外進來,衝王美蘭喊了聲大娘,纔對趙軍說:“要不咱倆進山看看啊?”

趙軍搖搖頭,道:“上哪兒看去啊?”

“他們不得擱參王山嗎?”

趙軍歎了口氣,說:“昨天咱把那野豬打了,它們不跑到黑都不帶站腳的,那幾個小時加這白天,說不上跑哪兒去了呢。周圍那麼多山,咱們上哪裡找去?”

“這可咋辦啊!”李寶玉一拍巴掌,說:“我媽擱家都要急哭了。”

王美蘭一聽這話,心裡是又擔心又生氣,擔心還是擔心趙有財的安全,生氣也是跟趙有財生氣。

這事是他趙有財挑的頭,領著李大勇、王強、林祥順進了山,還一晚上不回來。

現在大雪要封山,這要真出了點什麼事,可怎麼和這三家交待啊?

看老孃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趙軍歎了口氣,走過去扶著王美蘭肩膀,道:“媽啊,整口飯吃吧。”

“哎呀!兒子你還冇吃飯呢!”王美蘭這纔想起,趙軍今天在外頭跑了一小天,就剛纔回來以後吃了塊槽子糕。

“媽啊,家裡有掛麪不了?”

“有啊,媽給你煮。”

“媽,切點酸菜嗆個湯,多煮點,咱們都吃。”趙軍說完,又拉過李寶玉,道:“寶玉也在這兒吃。”

“啊……行。”李寶玉剛要拒絕,卻覺得趙軍手上有個動作,連忙答應下來。

王美蘭穿上棉襖,先去倉房裡取了塊野豬肉,回來用涼水拔上。

她又從缸裡撈了顆酸菜,扒去外麵老葉,把裡麵的酸菜葉一葉葉用刀片薄,然後摞起切成細絲。

這時,那凍的野豬肉已有些微軟,王美蘭將其從涼水中取出,切片、切絲。

然後,起鍋燒熊油,待油熱,下蔥段炸鍋爆香。

聞到蔥香以後,王美蘭把野豬肉絲倒進去翻炒,等肉絲變色,又加入酸菜,添了把柴火,使旺火不停地翻炒。

等野豬肉絲、酸菜絲把油吃的差不多了,王美蘭往鍋中加水,待湯燒開冒泡,湯麪上還浮著一層油花。

王美蘭拿出一捆掛麪,全下到湯內,等麵煮熟,先往小盆裡盛湯,再使筷子挑麵放入盆中湯內。

趙軍早已把炕桌收拾乾淨,那趙虹、趙娜吃槽子糕、爐果,吃得小肚溜圓。

趙軍讓她們去裡麵玩兒,自己和李寶玉端著盆坐下,他招呼王美蘭,“媽啊,你也吃唄。”

“唉!”王美蘭歎了口氣,端著小盆來在炕桌前,趙軍急忙向裡,給她騰出個位置。

王美蘭坐下,先招呼李寶玉,道:“寶玉啊,你吃哈,鍋裡還有呢。”

“好嘞,大娘。”見王美蘭坐下,李寶玉就不再客氣了,連吃麪帶喝湯,一會兒一小盆麵就進了他肚裡。

王美蘭又給李寶玉盛了一盆,她自己卻吃不下去。

外麵的雪,越來越大了,下到現在,已經快到膝蓋了。

這時,趙軍家的門突然開了,金小梅進屋來,看李寶玉坐在炕上吃飯,笑道:“我說你咋不回家呢,又在你大娘這兒吃上了。”

“弟妹,吃冇呢。”王美蘭拉著金小梅坐到自己旁邊。

“冇呢。”金小梅說:“這不剛做好麼,尋思來喊寶玉回去吃飯。”

王美蘭道:“那跟這兒吃一口唄。”

“不了。”金小梅搖頭,說:“我有點吃不下去。”

王美蘭歎氣,道:“我也是啊,我家趙有財這個敗家玩意,要不是他,你家我兄弟也不能跟著進山。”

王美蘭如此說,是為了讓金小梅心裡舒服些。

金小梅聞言,拍了拍王美蘭的手,道:“嫂子,你說啥呢,咱姐妹不說這個。”

“媽、嬸兒。”趙軍放下小盆、撂下筷子,對王美蘭、金小梅說:“我爸他們跑山那麼多年,肯定知道咋辦?要他們今晚不回來,明早雪停了,我就和寶玉上去看看。”

王美蘭先是眼前一亮,但很快出言阻止,道:“你彆鬨了,那剛下完雪,你倆咋上去啊?”

“我們踩滑雪板啊。”

趙軍此言一出,金小梅一拍大腿,喜道:“對啊,他們有滑雪板啊,明天他爹要不回來,就讓倆小子上去看看。”

“對!”這時,李寶玉突然從旁邊冒了一句:“我們還得上去看看我們下的大皮夾子,下這麼大雪,彆把夾子丟了。”

李寶玉說完,就見王美蘭、金小梅齊齊向他望來,那目光很是詭異。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