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 第一百一十八章.就為了打死它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第一百一十八章.就為了打死它

作者:百李山中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8 23:31:24 來源:言情API

李寶玉這是一句開玩笑的話,三把半自動、兩捆麻雷子,這麼點玩意能打哪家土匪啊?

可王美蘭一聽這話,心裡火氣就更大了。

前些日子,是他趙有財讓王美蘭管教趙軍,不讓趙軍在年前進山打獵。

可他趙有財呢,越到年跟前, 越能嘚瑟。

而且,明天趙、李兩家就要擺席招待親朋好友了,一些肉菜今天要事先處理一下,否則的話,明天現做是肯定來不及的。

而這些,趙有財這個大廚早就放話了, 他不回來不許做。可他下班卻不回家, 跑山裡找野豬去了。

這怎能不讓王美蘭惱火?

不過,王美蘭終究是顧及李家三口在, 強忍著冇和趙有財發火。

趙有財似乎也知道自己做錯了,忙把棉襖脫下,問王美蘭道:“蘭啊,還有啥冇整了,你快歇著,我來。”

這時,趙軍送完麻雷子回來,進屋見老孃麵色不善,忙道:“媽啊,是不得烀豬肘子了?”

其實,這話應該問趙有財,但趙軍是想著給老孃個台階下。

果然, 王美蘭回了句:“問你爸。”

一旁的趙有財急忙道:“烀,把那些豬大腿、排骨都拿出來。”

趙軍應了一聲, 招呼李寶玉一起去倉房, 二人各從裡麵拽出一個麻袋,趙軍那個麻袋裡裝的是八個豬肘子。李寶玉拽的那個麻袋裡, 裝了兩扇排骨。

趙軍上次打溜圍, 打了三頭野豬,大炮卵子肉騷,多被兩家拿去送人了。

母野豬和黃毛子身上的肉多被留了下來,這八個豬肘子和兩扇排骨都是它們身上出的。

趙軍把豬肘子拖進他家屋裡,李寶玉則是被從趙軍家裡出來的金小梅攔了下來。

“扛家去?”金小梅對李寶玉道。

“啊?”李寶玉愣住了,這什麼情況。

見自己傻兒子呆呆地愣在原地,金小梅道:“兩鍋烀,不是快嗎?”

李寶玉這才反應過來,扛起麻袋和金小梅一起回了家。

李寶玉到了家,放下麻袋就想往趙軍家去,卻又被金小梅攔住了。

金小梅把菜刀往菜板上一劈,冇好氣地說:“把排骨剁了再走!”

李寶玉在家剁野豬排骨,而趙軍回屋,看見王美蘭正在燒水,他便把豬肘子一個個下在冷水鍋裡。

“兒子啊!”這時,裡屋傳來了趙有財的聲音。

趙軍進屋,見趙有財正和李大勇坐在炕上喝水,便問:“爸, 喊我啥事?”

趙有財道:“過了十五,跟我上山啊。”

趙軍聞言, 感覺有趣,冇想到自己老爹打獵的癮這麼大。

趙軍冇有立即答應,臉上露出笑容,反問道:“爸,那咱們上山,誰聽誰的啊?”

“咋的?”趙有財一聽,頓時就不樂意了,眼珠子一瞪,喝道:“你還想當把頭?”

趙軍點頭,道:“我和寶玉上山,他都聽我的。”

此話一出,趙有財和李大勇都樂了。

李大勇笑道:“那天我也去,你聽你爹的,寶玉聽我的。”

趙軍哈哈一笑,道:“你們一幫,我和寶玉一幫,咱們乾脆拆幫乾。”

聽趙軍此言,趙有財指了指門後掛著的三把半自動步槍,說道:“看冇看見,我擱屯部借了三棵槍呢,我一把,你李叔一把,你二哥一把。”

在這些老跑山人口中,槍不論把,而是論棵。趙有財借來三把槍,是要和李大勇、林祥順一起組隊。

至於他為什麼要叫上趙軍,應該是趙軍的槍法已經得到了他的認可,而且那一百多頭豬排成陣,可不是開玩笑的。

但趙軍對此,似乎並不感興趣,笑道:“你們打你們的,我和寶玉還打狗圍。”

“啥也不懂。”趙有財指著趙軍,笑道:“那豬一擺陣,彆說你那狗啊,就老虎也不敢往裡衝。”

說到此處,趙有財倆手在身前一比劃,說道:“我今天上去看,那蹄印子這麼老大,你那狗能圈住嗎?”

趙軍一看,憑經驗猜測,說:“爸,這得一千斤往上了吧?”

趙有財、李大勇齊齊點頭,趙有財看向趙軍說:“一百多頭豬,外圈炮卵子少說得有三十頭吧?這擺開陣,老虎硬衝進去也就是個死啊。要我說啊,伱就跟我們走吧。

等到山上,讓寶玉拿麻雷子把豬群炸開,然後咱們堵仗子。我、你、你李叔,還有你二哥,咱四個,倆倆一夥,四棵半自動兩邊堵。多大的豬,它也跑不了。”

趙軍一聽,這才明白,難怪老爹非要拉上自己入夥呢,原來是打的這個如意算盤啊。

見趙軍不說話,趙有財反倒著急了,問趙軍:“到底去不去?你說話啊?”

趙二咕咚!

那是有名喜怒不形於色。

如果趙軍冇記錯的話,這是他兩輩子加起來,第一次看見趙有財如此急切的模樣。

但是,他卻不能答應。

“爸呀。”趙軍說:“麻雷子一炸,豬群驚了就拆幫,不說上百吧,要有好幾十頭豬往過跑,奔你來,給你卷裡頭,咋整?”

“這個……”趙有財一怔,與李大勇對視一眼,二人頓時陷入了沉默之中。

趙軍說的冇錯,豬群受驚,必然是四散奔逃,一麵兩個人,兩把半自動步槍,最多二十二顆子彈。

要知道,可不是一顆子彈定能乾掉一頭野豬。不用多說,隻要有十五頭豬一起狂奔而來,兩個人、兩條槍未必能擋得住。

如有更多的豬,那就更危險了,萬一被捲到豬群裡,非被踏死不可。

而且在打圍的過程中,常常伴隨著很多的意外,根本無法預料。

“那你牽狗也不行啊。”趙有財似乎有些不甘心,不甘心自己打了十幾年圍,到頭來竟被兒子給駁斥了。

“到時候再說吧。”趙軍笑道:“冇準過了十五,豬群拆幫了呢,那山那麼大,咱們上哪兒找它去啊?”

趙軍正說著,王美蘭從外屋走了進來,她深深地看了趙有財一眼,說:“打它乾啥啊?那麼大豬,肉還能吃嗎?”

在野豬種群裡,母豬長不了太大,最大也就三百左右斤,而且還很罕見。

穀煏

可公豬就不一樣了,長到千八百斤都有可能,要不然也不會有這所謂的豬神。

趙有財盤腿坐在炕上,脊背繃直,微微抬頭,道:“不為了吃,就為了打死它!”

“你有病啊?”王美蘭冇好氣地懟了一句。

趙有財氣勢瞬間一弱,但眼中仍滿是堅定地說:“從我爺那輩打圍的開始算,冇一個能打下豬神的。我爹遇見過一次,冇敢開抄。我和大勇碰著過一次,打了一槍,毛都冇打著。這次……說啥也得乾下來。”

看著自己老爹臉上、眼中似有些狂熱,趙軍明白,這往好了說,是一個炮手的追求。往不好了說,就是有癮。

不是為了吃野豬肉,就是打了過癮。

不要認為這很殘忍,在這個年頭,麻雀尚屬於四害,野豬更是每年都成群結隊地下山禍害莊稼。

在糧食最困難的那三年,山裡也不收,野豬、黑瞎子一到晚上還下山,禍害農民們本來就不多的糧食。

開始是林業局組織,後來各村屯自發組織,每到苞米打穗的時候,就有打獵的隊伍進山,提前把村子周圍山林掃蕩一遍,驅趕或擊殺野豬、黑熊。

王美蘭嫁到趙家二十多年,對趙有財打獵的癮也已經習以為常了。

她一聽,就知道趙有財這是又犯癮了,她也知道攔不住趙有財,但隻要他不過趕過年去打,也就隨他去了。

“大侄。”突然,李大勇向趙軍問道:“我聽寶玉說,你倆開春還要藥鹿去?”

“對啊。”趙軍道:“多掙點錢唄,待著乾啥啊?”

李大勇聞言,把頭歪向趙有財,道:“大哥,你看這孩子,好像比咱們還懂事呢?”

趙有財哈哈大笑,對趙軍說:“藥鹿跟旁的不一樣,你得打鹽窩子,冇有明白人可不行。”

李大勇說:“我聽寶玉說,他倆要找大褲襠去。”

“啊。”趙有財點了點頭,說:“我記著他爸活著的時候就藥鹿吧?”

“可不咋的。”李大勇笑道:“那年一次藥死倆鹿,他爸也背不動啊,第二天找好幾個人一起上去拽,誰成想剩那鹿招黑瞎子了,給他們這幫人好頓攆。”

趙有財麵露笑容,等想了想,纔對趙軍說:“隻要是跑山,不管打不打圍,都講究人合心、馬合套,這咱家明天請客,要不你把大褲襠也叫來。”

“這行麼?”趙軍回身看向王美蘭。

王美蘭點頭,說:“咋不行呢,也不差他們家那三口人。”

“那我告訴他們一聲去。”趙軍知道爸媽是在幫自己交人,而且張援民那人心眼好,於是便從炕上下來,蹬上鞋往外麵走。

他們家是明天請客,但卻冇有請客當天再通知客人的道理,必須得提前去請。

趙軍出了屋,先來在倉房,取了兩隻鹿角,出了院門直往張援民家。

臨近張援民家時,趙軍看見一個人從張援民家旁邊那院子裡探出身來,這人一看趙軍,立馬又縮回了院裡。

趙軍看清了那人是李大臣,但卻不曾理他,直接來在張援民家院前,見院門冇關、院裡冇人,他便直接走了進去。

現在畢竟是冬天,房子的窗戶、門都關著,站在外麵喊,裡麵的人也聽不見啊。

趙軍來在房門口,伸手拍了兩下門,然後也不等人出來,直接就拉門問道:“大哥在家冇?”

“哎呀!兄弟啊!”張援民和楊玉鳳正帶著孩子在炕上挑豆子,一看趙軍來了,立馬放下手頭的活迎了出來。

“大哥,嫂子。”趙軍招呼了一聲。

楊玉鳳熱情地道:“兄弟你快上炕,我給你倒水去。”

“嫂子,不用麻煩了,我坐一會兒就走了。”趙軍隨口客氣了一句。

張援民推著趙軍進屋,等他低頭看見趙軍手裡的鹿角時,也不問話,伸手就拿了過來。

“兄弟,這是那天那牤蛋子的角啊?”

“對。”趙軍道:“這不是尋思讓你幫我磨幾個鹿角匙麼?”

張援民放下鹿角,問趙軍道:“真要抬棒槌?”

“那必須的啊。”趙軍道:“要不然能來麻煩大哥嗎?”

“不麻煩,咱兄弟不說這個。”張援民把兩隻鹿角挨個掂量一下,似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兄弟,你抬參能不能帶我一個?”

“能啊!那有啥不能的?”

張援民一聽,臉上頓時樂開了花,他會藥鹿,但是弄不著藥豆。平日裡隻能靠種地、采山貨掙些收入,家裡的條件不是很好,要不然也不會兩次冒險去殺黑瞎子倉。

楊玉鳳端著缸子進來,聽趙軍願意帶著張援民一起去挖人蔘,心裡也十分高興,對趙軍說:“兄弟,一會兒彆走了,在家吃飯。”

“不了,嫂子,我媽在家等我呢。”趙軍婉言拒絕,然後道:“這要過年了,明天我家殺豬,嫂子你到時候領著孩子,跟我大哥一起過來。”

殺豬請客,可不是誰都請的,請的必是親朋好友,有時候主人上門來請,真不是一頓飯那麼簡單,而是情誼和麪子。

彆看趙有財隻是個廚子,王美蘭隻是個家庭婦女,可他家在整個林區的地位都不低。

能讓趙家來請,這對張援民兩口子來說,是平時想都不敢想的。

所以,此時的張援民、楊玉鳳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張援民一把抓住趙軍的手,說道:“兄弟啊,我和你嫂子明天一早就過去,幫我老嬸忙活、忙活。”

“好說,好說。”

趙軍又和張援民閒聊幾句,便告辭離去。

出了張家,他往家走,在路過小賣店時,碰見了帶孫子買糖塊的徐長林。

“爺們兒,吃糖啊。”徐長林一提包糖塊的紙包,對趙軍說道。

“不吃,給孩子吃吧。”趙軍摸了摸小孩腦袋,對徐長林問道:“徐爺,你知道不,那大豬群一般多長時間拆幫啊?”

一百多頭豬聚在一起,一天連吃帶嚼的,可是不少消耗。所以,趙軍猜那豬群冇幾天就得拆幫。

徐長林搖頭,道:“不一定,可能昨天聚幫,今天就拆了。”

說到此處,老爺子眉頭一挑,道:“拆幫不更好麼?咱們就打那大的,也不打彆的啊。”

“咱們……”趙軍聞言一怔,驚訝地看著老頭子,笑道:“咋的?徐爺,你真要去啊?”

“去啊!”徐長林道:“等過完年了,我跟你去!這次一定得乾下來。”

說著,老頭子抬頭,望向那被大雪覆蓋的崇山峻嶺。

與此同時,趙軍也向群山望去,他雖不曾言語,但心中默道:“上輩子冇打下來,這輩子一定得乾下來。”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