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災種 > 第6章

災種 第6章

作者:車淺草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06:51:05 來源:番茄

“滋啦滋啦……滋啦……”

耳麥裡傳來的全是雜音,不知道是這暴雨乾擾了信號,還是對方的耳麥損壞,但隊長還是接通頻道,用最快最清晰的語氣道:“我距離戰鬥現場不到一分鐘路程,所有人員準好準備,對災種進行一擊必殺式突襲!”

耳麥裡依舊是滋滋啦啦的電流聲,隻傳來了小可一聲“收到”。

金屬元素在彙集,那怪物所在的公路突然爆出轟鳴聲,整條路麵都被炸出一個深坑!

兩條荊棘鎖鏈突破爆炸坑洞瞬間便如蛇纏繞上怪物的兩條手臂,那鎖鏈上的荊棘鐵刺便如利爪一般的勾嵌在了怪物表層的流石護甲上,怪物的衝勢被瞬間遏製,鐵鏈也被這強大的力量在一瞬間繃得筆直,鏈接鎖鏈末端的地麵碎石都被崩飛了出去!

“吼!”怪物發出非人的怒吼聲,巨大的身軀瘋狂掙紮,想要甩開這鎖鏈的纏繞,身體與荊棘勾鏈掙紮間發出刺耳的銳嘯與火花,算是短暫遏製了怪物前進!

戚風知道自己是這樣絕對困不住那怪物多久,雙手一按地麵,無數道荊棘鎖鏈切開公路自地麵升起,糾結纏繞上了那怪物的身軀,鐵籠之上,被融化的黃銅就地而起,化作一座狴犴銅籠,厚重的鐵獄銅籠將那怪物完全囚禁在了裡麵。

這不是來自人間的東西,自然也能發揮出超越人間的力量,而作為這股力量的發起人,血肉之軀的人類,戚風也遭到了反噬,整個人都伏在地上,肺部疼痛如火燒,陣陣抽搐讓他痛苦不堪,一時之間連呼吸都無法做到,

怪物被荊棘鎖鏈糾纏,將近四米的龐大身軀幾乎被砍了個對摺,隻有兩米的囚籠之中,幾乎是蜷縮起來的,可即便如此,他也冇有屈服,堅硬的流石鎧甲替他抵擋住了囚牢荊棘,冇有受到絲毫的傷害,甚至還在在那一點點的空間扭曲身體來發力!

伴隨著他的發力,荊棘鎖鏈組成的囚籠居然在顫抖,火花四射之間有鐵索崩潰的聲音!

“嘣!”一根鐵索被巨力崩的潰散,斷裂的鐵索環崩出鐵獄銅籠,砸入地麵公路之中濺起了好大動靜的積水。

這就好像是個信號,接下來,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到最後鎖鏈已經困不住他了,在怪物發力之下荊棘鎖鏈斷裂的斷裂崩壞的崩壞,斷裂的鐵索飛射開來,打的銅籠劈啪作響,眨眼之間便脫困開來。

那怪物呆在銅籠內以一種反人類的姿態扭曲調整身軀,嘴角裂開巨大的弧度,譏笑著看了倒在地上的戚風一眼,囂張的道:“終究……隻是人類!”

“我是已經超越人類這種低級生物的更高級生物!”他說著,兩手攥住銅籠之上兩根相鄰的銅柱,緩慢發力。

隨著他的發力,那銅籠緩慢變形,直到那銅柱扭曲出來一個能夠容納他一人通過的缺口,後腿發力逃出了這座矮小的監牢。

這次那怪物並冇有逃跑,接二連三的戰鬥似乎是激起了他的凶性,他伸出爪牙踏著漫天雨水朝著戚風走來。

“撕碎你!撕碎你!撕碎你!”

那怪物在笑,笑聲有些癲狂,有些壓抑,在雨夜裡傳播開來就好像是拿著殺豬刀的屠夫逼近豬圈裡的豬玀,凶厲的眼神四掃,打量著該用那條肥碩的豬仔做今晚的下酒菜。

“該死!”好不容易緩了過來,身體還處在無力期,大劍也在那怪物附近,戚風向前一步,可肺部劇烈的痛苦讓他連走兩步都難。

就像是天底下冇有白吃的午餐一樣,作為人類使用非人的力量,是要付出代價的,尤其是他這種,已經在一線奮戰十幾年的“老人”,如今每一次使用能量法則,距離器官衰竭都會更近一步。

即便如此依舊困不住這個怪物!

失去了老常這個隊伍裡的主攻二把手,他們的攻擊就真的有些乏力了。

如果可以,他甚至還想再來一次能量法則,可是他的身體此刻正處在疲憊期,彆說是能量法則了,連動彈一下都很難。

怪物開始衝鋒了,速度快的就好像一柄黑色的刀,劃破雨幕朝他襲來,那爪牙在黑暗裡閃著寒芒,毫無疑問是要將他開膛破肚。

要死了嗎……

本來以為是普普通通一次任務,冇想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打亂了所有的籌謀,老常似乎受了傷,李總被打的都不知道趴在哪,可可那小妮子都不是專職戰鬥人員……話說,隊長在哪裡?

還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譜啊。

哎,也不能怪他,要怪也隻能怪這天公不作美,怨不得彆人了。

“呸!mdzz,老子就是把肺爆掉,也要卸下來你這崽種一隻胳膊一條腿!”

戚風麵露狠色,深吸一口氣命都不要了打算爆種乾這怪物,卻突然聽見了有什麼聲音劃破了雨幕。

“讓開!”

是老常的聲音。

戚風儘力的往後看,隻看到了一捧火光。

黑暗中燃起火來照亮了雨夜中的公路,大雨傾盆也無法熄滅那個男人自內而外燃起的烈火。

在那怪物身後,全身燃起火焰的男人一個虎跳,手中的唐刀裹挾著烈焰劈開了雨幕,狠狠的斬中了那怪物的脖頸。

唐刀鑲切入怪物脖頸足足半尺,幾乎是要將他的頭顱斬斷,那怪物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刀激怒,雙手握住刀刃不讓他繼續發力揮砍,流石鎧甲外側流石也開始流動,往那被刀切開的脖頸處灌,企圖將刀刃抵翹出來。

怪物尖銳的嘯聲能夠刺穿人的耳膜,瘋狂的甩動身體企圖甩開趴在身上的男人,雙爪脫離刀刃往後抓,每次被那可怕的鉤爪抓到都會有鮮血四溢,還未離體就與天上落下的雨水一起給男人身上的火焰蒸發,化作一縷縷霧氣,又被大雨沖刷的不見了蹤影。

這是一個男人抵上生命的一刀,怎麼會如此輕易的被這怪物擺脫?

火焰燃燒下,已經看不出來老常原本的麵目了,可還是依稀能看的到那眼睛裡的神采。

剛毅的就像是赴死的英雄,冇有絲毫迷茫神色。

他趴在怪物的背上,那雙腿夾緊腰腹,兩手持刀咬牙狠狠的將燃燒烈焰的刀往下壓,那怪物兩隻手又抓住刀刃,不顧上麵的火焰與鋒芒往上推,與老常角力,遏製了那刀鋒繼續往下砍的趨勢。

隻是這麼點的時間,大雨已經將他身上的火焰澆的有些暗淡色了,老常也冇有繼續費力的與那怪物角力,雙腿發力帶動身體掙脫了怪物的牽製,一個後空翻在空中又斬出了一刀。

“能量法則——火龍黼黻(fu、fu)!”

如同真言那樣威嚴的聲音自老常嘴裡吐出,原本在他身上已經開始有些暗淡趨勢的火焰突然高漲起來,不等落地,一刀斬出一條烈焰飛龍!

那火龍咆哮間,伴隨著怪物的咆哮,灼火一刀再臨。

怪物嘶吼間舉起兩條手臂,抓住了那一刀。

凝聚著火龍的一刀瞬間將他的雙手切開,鋒銳的刀芒將他的手掌連同手臂橫切兩半,餘勢不絕的火龍攀附而上,瞬間將怪物整個人都點燃。

大雨劈裡啪啦的落在怪物的身軀上,伴隨著怪物淒慘的嘶吼,企圖澆滅那焚天而起的火龍,可那火龍纏繞著怪物不肯放鬆,那些雨點還未接近就被火龍伸出的火舌一掃,化作細碎白霧飛散空中。

怪物想要後撤也不行,被老常死死的鉗製在了原地,火龍,怪物,老常與雨水糾纏,周圍瞬息之間就泛起了一層厚重的人造霧氣。

“老常!”戚風大吼一聲,看著如火神降臨的老常,眼眶裡的眼淚就如絕了堤的洪水一樣往外流。

他這是用自己的生命進行最後一場戰鬥啊!

明明這是他最後一次任務,調令已經下來了,他馬上就要離開一線,往後可以抱著自己心心念唸的孫子在大街小巷閒逛,安安穩穩的拿著部門拔下來的傷痛補貼給自己孫子買糖吃,吹噓自己年輕那時候也是提刀上戰場的好手,他孫子該有多崇拜他啊……

可現在一切都晚了……他身上燃起的,是生命的火焰!

雙方還在打鬥,老常披著火焰外衣在雨中揮刀,所經之處霧氣瀰漫,刀光本就是冷厲的,被火焰如此灼燒,也顯得燙人無比,原先不敢多用的能量法則與元素力如今撚指就來,那鋪天蓋地都是飛舞的火龍,灼烤的水汽瀰漫,周圍霧氣越來越濃,打鬥中的兩人完全隱匿在了其中,隻能看的見刀光劍影和電光火石。

戚風拖著有些僵直的身體觀戰,什麼也做不了的他隻能按住耳麥不停的呼叫隊長,可還冇有得到迴應,那穿透了雨幕的嗡鳴聲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然後他就看到了光。

白熾光,是機車的前照燈,刺眼的就好像是一輪小太陽一樣,雖然冇有太陽的溫度,可帶來的是希望啊。

“隊長!”

“退後!”遠遠的就傳來了隊長的怒喝聲,隻見那機車被人提起前輪,突然之間騰空而起,在空中擊碎一片雨水然後精準的砸落在了專心與老常廝殺的怪物後背。

那怪物被砸得一個踉蹌,卻硬生生靠著蠻橫的體魄扛下了這降落的機車,利爪自下而上偷襲,鋼鐵機車被瞬間斬斷,可那機車上的男人早就卻踩著機車一躍上了天空。

隻見那個男人在天空上方拔刀,黑色的唐刀出鞘,整片天空的雨水就好像受到了召喚一樣瘋狂的朝他湧來,彙聚著流入了他那一刀刀鋒之中,壓縮到極致的水元素力量讓那唐刀都開始放光發亮。

這一刀很恐怖!

那身體畏懼死亡的本能讓那怪物產生了恐懼的情感,麵對來自天上凝聚無數水元素的一刀,他下意識的就要躲避。

“能量法則——火龍黼黻!”

“能量法則——江水流春!”

大雨中的兩道聲音幾乎是重合在了一起喊出來的,隨之而來的是兩把唐刀。

火龍舔舐著大雨,伴隨著老常的一刀撞在了怪物的脖頸之上,恐怖的巨力將他打的傾斜過去,可還不等他真正的倒下,另一桿刀從天而降,砍在了他的脖頸另一側。

兩刀目標都是怪物的脖頸,也同樣得手,就好像他們之前配合演練無數次的結果一樣,依舊是默契無比。

“砍下他的頭!”

隊長髮怒了,一刀自天而來,劃出一道接天連地的刀影,其上墜著萬斤巨力,與老常那一刀火龍黼黻一起降臨,壓的那。怪物整個的撲倒在地,身下公路炸開一個大坑

一刀水光一刀火光,切入怪物脖頸半尺有餘,頭顱連接身體的部分隻剩下一掌寬的樣子,彷彿稍一用力就能將頭給砍下來。

怪物怒吼,兩手抓住兩把唐刀,死亡的恐懼讓他爆發了無限的潛能,居然硬生生的抗住了這兩刀,甚至發力將那鑄火的唐刀外一寸一寸的拉,每拉出去一寸,那脖頸上的刀口就立馬癒合一寸。

老常咬牙發力,使出渾身的力氣來與怪物對抗,卻總感覺有些力不從心了。

驅動身體的火焰在這連天的大雨之中終於是開始展露疲憊了,以身軀生命為燃料的老常最終還是將自己的一切都搭在了這把火焰之中,待這火焰燃儘他的軀殼,也終於變得黯淡了下來。

終於,伴隨著那怪物的一聲怒吼,恐怖的力量瞬間就把一側的老常掀飛了出去,半空中老常身上的火焰儘數褪去,露出那蒼白如紙的臉。

這個男人搭上一切的一刀,終究是冇有將那怪物的脖頸砍斷。

伴隨著老常脫離戰場,隊長那一刀也冇能再砍下去分毫,怪物藉著一刀的力道走勢,在公路積水裡翻滾了幾圈逃開那一刀。

“混蛋!”看著遠處躺在積水裡腹部往外冒血的老常,隊長怒從心來,手裡的刀光愈發伶俐了,藉著滿天都是暴雨自身元素增幅巨大,每一擊的揮斬都直逼那怪物的脖頸。

怪物身材魁梧虎突狼奔,利爪與尖牙都是堪比利刃的武器,冇有那個持刀斬火的老常配合,即便是這位隊長也拿不下這怪物,兩人在雨夜裡奮力拚殺,刀影交錯也分不出來個你死我活,隻是擾亂了漫天雨水。

“隊長,我馬上來!”

眼看著拿不下那怪物,戚風打算拖著創傷的身體硬上陣,可卻被隊長喝止。

“帶上老常李總撤離戰場,讓後勤部快點到場。小可不要出來!”

一個錯身閃過,怪物腰間被一刀斬,水幕切開了怪物半腰,可依舊是幾乎瞬間癒合。

隊長也被鉤爪刺中,胳膊上留下三道抓痕,雨水落下和著血水流入公路上。

隊長雙手握刀,擺出了“定軍山”式起手,道:“這場戰鬥的後半段,由我一個人解決,在戰鬥冇有落幕之前,你們誰也不要進入戰場來!”

戚風看著隊長那雙手握刀的姿勢如此慎重,便知曉他要拚命了。

“好。”

戚風繞來戰場,拽起公路底下斷了一手一腳的李總扛在肩上,抱起已經命如風燭搖晃的老常,脫離了戰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