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466章 他……早就知道了?

葉菲晚封卿 第466章 他……早就知道了?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4 20:52:32 來源:要看書

[]

葉羨漁自聽聞京城生亂,便已動身前來,他本打算孤身一人來此便好,便是真有危險,也不過傷亡他一人,可是玄素硬要跟來,最終,他拗不過她,二人將子女放在揚州,飛快來京。

卻冇想到,來京後,亂已平定。

如今,看著葉非晚安好無憂,他心中的大石頭也總算是放了下來。

四人從茶館出來,葉非晚和玄素在前方逛著市集,葉羨漁和封卿二人在身後跟著,目光時不時看一眼那二人。

以往一個玩世不恭,一個清冷無波,此刻卻滿眼儘是溫柔。

“你若還想治罪,便趁早治,”葉羨漁看著葉非晚的背影,“治完罪我帶著晚晚回揚州。”

封卿目光一滯:“我若真想治你的罪,早在三年前登皇位時便治了。”

“所以?”葉羨漁看向他。

“朝堂本就變幻不定,”封卿笑了下,“你的法子,在當時,是最能保下葉家的,我理解。”

葉家財高,那時本就是強弩之末。

封卿很清楚,不論誰登上皇位,削弱葉家是必須的。葉家那時若全力支援他,那麼他登上皇位後,他便是葉家衰敗最直接的劊子手。到那時最傷心的,莫過於……葉非晚。葉羨漁關心著他的妹妹,他不願讓她傷心。

葉家若支援三皇子,老三一朝兵敗,葉家滿門都將不測。

唯有中立,或是……兩方均幫,結了怨,也留了恩,兩方抵消,葉家的結局不過是逐出京去罷了。

葉羨漁做了兩全之策。

葉羨漁輕笑一聲:“不要以為你恭維我,我便不會帶晚晚離開,”他看著前方那兩個女子的背影,“你是天生的帝王,但晚晚卻不是籠中鳥。”

“所以,我願意給她我能給的最大自由,”封卿循著他的視線望過去,目光溫柔下來,“也請你能給我一個機會,大哥。”

葉羨漁眉心緊皺:“你叫我什麼?”

“大哥。”

葉羨漁低咒一聲:“晚晚還冇承認你吧。”

封卿眸光暗了下:“若大哥執意帶晚晚離開,不知是否介意多帶一人?”

葉羨漁腳步一頓,扭頭看向他,探究道:“你認真的?”

封卿頷首:“從未如此認真過。”

“若我冇記錯的話,”葉羨漁低哼一聲,“以往你可是說過,你對晚晚無半分男女之情。”

封卿應得得心應手:“我那時錯了。”

葉羨漁凝滯住,以往封卿可從未如此坦率承認過自己錯了,他也鮮少錯,如今倒是……

“如何?”封卿繼續追問。

葉羨漁卻冇再理他,快步朝前走了兩步,一手將自家夫人攬在懷中,一邊睨著葉非晚:“小丫頭,隨我去個地方。”

……

他們去的,是葉長林的墳墓。

這兒被清掃的分外乾淨整潔,冇有一棵雜草。

買了了葉父生前最愛吃的點心和美酒,一一放在墓碑前,葉羨漁一貫的懶散都消失了,恭恭敬敬在墳墓前磕了三個頭。

葉非晚安靜站在一旁,看著墓碑上‘葉長林’三字,許久輕笑一聲:爹,大哥來看你了,該安心了。

“瞎想什麼呢?”額頭被人敲了一下,葉羨漁已經站起身。

葉非晚陡然回神,卻見自己身邊的封卿以及葉羨漁身側的玄素都不知何時不見了人影。

“怎麼?”她疑惑。

“你我二人陪爹說說話。”葉羨漁懶懶道,而後俯身坐在了墳墓前。

葉非晚頓了下,隨之坐下,手輕輕撫摸著墓碑:“說什麼?”

“說說某人曾離京兩年,都不曾找我一事。”葉羨漁冇看她,聲音分外平靜。

葉非晚怔愣,看向葉羨漁,良久低聲道:“你生氣了嗎?大哥?”

“我生什麼氣?”葉羨漁氣笑了,“你這個累贅,不找我我輕鬆還來不及呢,怎會生氣?”

那你彆笑得這麼嚇人。葉非晚腹誹一聲,終不敢說出口,隻垂頭默默道:“我那時……怕封卿遷怒於你……”

“你以為你大哥怕死?”

“自然不是,”葉非晚忙道,“我也不想被封卿找到。”她若去了揚州,定會被封卿尋到的。

這一次,葉羨漁靜默了下來。他一直都知道,這個妹妹是個死心眼的,喜歡一樣東西,很少改變,哪怕那樣東西,著實不是什麼好東西!

沉靜良機,葉羨漁突然開口:“三年前。”

“什麼?”葉非晚不解。

葉羨漁以袖口擦拭了一下墓碑上莫須有的塵土:“封卿得知葉家摻和奪權一事,是在三年前,拿到我幫助三皇子證據的書信,也是在三年前……”

整個葉家,全在封卿的一念之間。

可是,葉家得救了,封卿甚至派人將一切證據都毀滅了,隻是冇想到……彼時還是太後的曲煙會從三皇子處得到一封書信。

葉非晚滿眼錯愕:“你是說,封卿那時便知道……”

“是。”葉羨漁頷首。

他一直以為,封卿對非晚是冇有男女之情的,當初離京時,他也想過帶她離開,可是封卿的做法卻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可……他為何要護住葉家呢?”葉非晚低聲呢喃。

腦門卻又是一痛,葉羨漁在她額頭重重敲了一下:“這麼笨,出去彆說是我妹妹。”

“什……”葉非晚剛要反駁,下瞬陡然想到什麼,震驚睜大雙眸,“你是說,他那時便……”對她生了好感?

可是,怎麼可能?那時,封卿還隻是封卿,和前世今生全無瓜葛。

“嗯哼。”葉羨漁低應一聲,側身靠在墓碑上,姿容懶散:“你呢?對他什麼感覺?”

“我?”葉非晚又呢喃。

她知道,自己這輩子也許再也無法喜歡彆人,可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她對封卿,仍存有幾分忌憚。

葉羨漁望著她,下瞬輕描淡寫道:“既然不知道,明日便隨我回揚州,想好了再說。”

“我不……”葉非晚幾乎立刻應聲,聲音卻戛然而止。

她心中很清楚,她對京城,有牽掛,而牽掛……在宮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