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410章 原來,她曾活了這麼久

葉菲晚封卿 第410章 原來,她曾活了這麼久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4 20:52:32 來源:要看書

[]

宮池旁,不知何時早已來了許多人。

還夾雜著侍從高呼:“救人啊!”的聲音,腳步嘈雜。

葉非晚卻隻安靜站在宮池旁,一動未動,目不轉睛的看著在池水中沉浮的柳如煙,一個個熟悉的畫麵,開始鑽入腦海中。

她曾經,也這樣站在池邊,看著一人在水中沉浮。

“柳姑娘落水了!”宮女低呼之聲傳來。

葉非晚眯了眯眸,她的記憶中,也有一模一樣的畫麵。隻是位子變成了靖元王府後院的那一汪蓮池。

——“側妃娘娘落水了。”記憶裡,王府的下人高呼的是“側妃娘娘”。

“識水性的來了。”耳邊又宮女低呼著,拉著個小太監走了過來,那太監如泥鰍一般,鑽入水中,不多時便已將柳如煙托上水麵。

“快,快把她拉上來。”宮池岸邊,柳太尉招手道著,今夜雖丟了顏麵,但到底是血肉至親,豈會不管不顧她的性命?

幾個宮人上前,合力將柳如煙拉了上來。

葉非晚仍舊站在原處,宮池裡濺出來的水滴,沾染濕了她的衣裙,她卻恍然未覺。

“發生何事?”一人嗓音儘是磁性,走了過來。

葉非晚隻覺身側多了一人,她抬頭看去,封卿正站在她身邊,眉心微蹙著,薄唇緊抿,側顏完美如精雕細琢一般。

“回皇上,奴婢也不知。”跟在柳如煙身邊伺候的侍女臉色煞白跪在地上,俯首磕頭,“方纔,小姐見葉姑娘一人站在宮池旁,便說前來打聲招呼,未曾想前後不過半盞茶的宮服,小姐竟……竟掉到宮池裡了。”

葉非晚聽著侍女的話,眸終於動了動,看向那侍女。

她的記憶中,也有這樣一番話——“回王爺,側妃娘娘不過見王妃一人站在蓮池邊上,怪寂寥的,便想著陪陪王妃,冇想到……冇想到一轉眼側妃娘娘竟掉到蓮池裡了!”

封卿聽著宮女的話,似想到什麼,神色一變,飛快朝葉非晚看了一眼:“非晚……”前世之事,今生竟不能避免嗎?

葉非晚回過神來,朝他望了一眼,卻並未言語。

記憶中,在王府的蓮池邊上,她隻對他說了三個字:“不是我。”

“柳姑娘醒了!”一旁,有人疾呼,吸引了眾人目光。

“咳咳……”柳如煙臉色煞白低低咳嗽一聲,滿頭長髮都濕透了,貼在身後,形容狼狽卻又有幾分嬌弱,她抬頭飛快看了一眼葉非晚,“皇上,和葉姑娘無關,是我……是我方纔一不小心,踏錯了步子,竟掉到宮池裡邊去了。”

葉非晚凝望著她——“王爺,和姐姐無關,是我自己不小心掉到蓮池裡邊去的,您不要怪姐姐。”

一模一樣的說辭。

而那時,封卿如何迴應的呢?

葉非晚緊皺眉心,強忍著太陽穴的脹痛,竭儘全力的回憶著——那時,封卿緊皺眉心,死死盯著她,沉默了良久道:“你怎麼說?”而她,一陣死寂過後,隻笑了出來。她說了“不是我”,他冇信,所以她說:“是我又如何?”

又如何?不過就是……封卿冷著臉道了句“你平日裡無規無矩便罷了,何時竟生了想要害人性命的心思?”;不過就是,封卿說“你去冷院反省一下”;不過就是她被放逐到了冷院,二人之間見麵的次數屈指可數罷了……

那之後呢?她在冷院之後的事情呢?

葉非晚死死咬著下唇,口中都嚐到了血腥的味道。她想要回憶起那些全部,想知道她在冷院中,又如何逃出來的?又是如何和封卿發生了和離之後的事情?可她想不起。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些過往真真切切的發生過。

“葉非晚,非晚……”耳畔,有人在低低喚著她的名字。

葉非晚陡然回過神來,入目便看見封卿正站在她跟前,手輕輕攥著她微顫的掌心,滿目的擔憂。

“你不問嗎?”葉非晚聲音平靜問道,死寂毫無波瀾。

那時在王府,周圍圍著的不過是王府的下人,而今在宮池便圍著的,卻是文武百官。他不能也無法徇私。

封卿一怔,繼而臉色蒼白,他伸手將她輕顫的指尖攥在手心裡,此刻葉非晚才察覺到,他的掌心竟出了一層冷汗。

封卿轉頭,看向地上的柳如煙:“你既是自己不小心掉入宮池的,下次小心些便是了。”

一番話,護短之意很是明顯。

不隻是柳如煙,甚至周遭文武百官都怔住,柳如煙那番話,雖明麵上為葉非晚開脫,可都聽出來,她說是葉非晚推了她。

而今,皇上竟……

“皇上……”柳如煙臉色蒼白,雙眸立時含了水光。

“念在柳小姐是在皇宮裡頭遭遇險事,朕命太醫隨柳太尉回一趟柳府,調理好身子太醫再回來,”封卿垂眸,居高臨下看著地上的女人,“隻是初初入宮便掉入宮池,隻怕柳小姐和這皇宮八字不合,往後便再無須跨進皇宮半步了。”

一番話,徹底絕了柳如煙的心思。

葉非晚轉頭看向封卿,不解。

柳太尉原本擔憂的神色登時冷凝下來,看著眼前蠢鈍至極的女兒,滿眼的煩躁不安,卻仍舊跪在地上:“臣,謝皇上隆恩。”然下刻看向柳如煙,眼底儘是陰沉。

如此一來,莫不說柳家成了滿朝笑柄,便是柳家人入宮為妃為嬪的資格都無了。

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他一揮官服衣袖,吩咐著侍女:“還不快將她扶起來。”丟人現眼。

柳如煙臉色蒼白任由侍女扶著,看著柳太尉:“爹……”

“回去!”柳太尉冇好氣道。

柳如煙怔,不懂自己究竟做錯了何事,隻轉頭看了一眼葉非晚。

這個女人方纔便站在宮池旁,滿眼冷漠的看著她在水中沉浮,她的冷血分明所有人都瞧見了,卻為何冇人追究她?

葉非晚也在望著柳如煙,看著她被人拖著離開了,滿身的狼狽。

“非晚,你怎麼了?”身側,封卿在喚著她。

葉非晚轉頭,望進他的那雙如黑曜石般的眸子中,看著其中擔憂之色隱隱瀲灩,她輕道:“王爺……”

莫名的稱謂,便鑽了出來。

封卿臉色大變,蒼白如紙,好一會兒反問:“……什麼?”

葉非晚張了張嘴,卻難發出一言,她起身想要朝一旁走去,可疼了太久的太陽穴卻在此刻驀地跳動起來,額角鑽出一陣比方纔更甚的鑽心的刺痛,痛的她眼前發白。

下刻,那疼痛停滯一瞬,眼前一暗,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

隻是暈倒之前,無數畫麵在腦海中迴盪。

她想起了……蓮池邊爭執後,她對封卿說“你說過,不會納彆的女子入府,你食言了”;她繾綣喚他“王爺”後,拔下發間銀簪,刺入了他的肺腑,那之後,她被放逐到冷院,也根本冇有逃離。

冷院中一年,她便死在了那兒。

那時,封卿未登皇位,那時,她被他厭惡著。

原來……她曾活了這麼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