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277章 一定要在今天說這些?

葉菲晚封卿 第277章 一定要在今天說這些?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4 20:52:32 來源:要看書

[]

夜涼如水。

女人的聲音卻比水還要涼薄,在夜色中幽幽響起,嚴肅而無半分波瀾。

可隻有葉非晚自己知道,問出“你愛我嗎”這四字,她幾乎用儘了全身的力氣。

她早已習慣了封卿對她的嫌厭、逃避、不愛,也早已清楚的明瞭封卿心中是有旁人的,那個女子比她優秀千倍百倍,可是,卻依舊拚儘了最後一絲勇氣,卻問出了這句話。

她死死盯著對麵的封卿,無非隻想要一個答案而已。

可封卿……雙眸緊縮,他望了她一眼,卻又飛快避開了他的目光:“你又想玩鬨什麼?”他擰著眉,雖無怨懟,卻也無絲毫情動。

葉非晚垂眸,掩去多餘的情緒:“不過一個問題罷了,封卿,你自然可以不迴應,”她低低輕笑一聲,轉眸看向一旁守著的侍衛,“隻是,若不愛我的話,便將這些軟禁著我的侍衛撤了吧。”

愛她,或者放了她。

她所求者,不過隻是一個結果罷了。

正如當初他們初次相識時,她在心中已然對他芳心暗許,更是在他醉酒後,對他說“我永不會離開你”。

後來二人定親當夜,她給他下藥那次,她仍舊縮在他的懷中,聲如呢喃說著:“封卿,我愛你。”

成親時亦然。前世她守著空落落的洞房花燭夜,勸自己說“封卿隻是朝堂大事忙碌了些而已”,今生,她更是為他甘願擋了一劍。

甚至,和離時,哪怕她裝的如何淡然,可心中終還是將自己的靈魂折磨的生不如死。

而今,她也終於能夠坦然坐在封卿跟前,說上一句:“不愛我便放我離開。”

封卿的眸,在葉非晚提及到“將侍衛撤去”時,陡然陰沉下來,方纔因著與這個女人之間罕有的平靜,而心生的一點點竊喜,還未曾占據心口,便已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今夜已深,休要再說些胡言亂語、玩鬨下去了。”他啟唇,聲音緊繃著,始終未曾看葉非晚一眼。

玩鬨……葉非晚微眯雙眸,她怎麼也不懂,自己這般認真,怎的在封卿眼中便是胡鬨一場了?

“你看著我,封卿。”她聲音收緊。

封卿一頓,最終轉眸看向她。

“你慣會觀察人,又極懂人心,你覺得,我真的在玩鬨嗎,封卿?”葉非晚沉沉問著。

封卿眼神頃刻間閃過一絲狼狽,轉瞬即逝,他靜默片刻方纔開口:“愛與不愛,重要嗎?”

他能給她想要的一切,權勢、地位、財富,隻要她不要總想著離開,隻要她安安分分留在王府,當一個合格的靖元王妃,在他轉身時,總能看見她站在他身後,他願意將這一切尊貴都給她。

甚至……在得知她不能有孕之後,他也想的隻是在宗室裡挑一個孩子便是了。

愛,於他而言,太無用了,無用到,他連分一點心思都不願。

隻是……封卿自己都不知,是不願分心思,還是不敢。

葉非晚望著他,許久聲音沉靜卻堅定:“對我,很重要。”

她所求的感情,必須是純粹的。她要的,是極致的唯一,是一生一世一雙人。

若摻雜了太多的權勢與利益,那麼……她寧可什麼都不要。

“……”封卿卻再不言語。

“如果這就是你的答案,”葉非晚微微垂眸,掩去心中多餘的失落,隻怔怔看著被清風吹著微微搖晃的酒杯水麵,“將侍衛撤了,讓我走吧。”

走?封卿聞言,並未如同以往一般雷霆大怒,他的神色間,罕有的添了幾絲茫然。

他很想問她,她要走去哪裡?他給她的一切還不夠嗎?就算葉家已倒,就算全天下都等著看他廢妃,可他仍選擇將她留了下來。

況且……葉府本就樹大招風,若非他,而是換了太子、三皇子那兩方勢力,隻怕葉府上上下下儘數不得存活。

“葉非晚,你總說要走,”封卿啟唇,聲音很輕,卻無半分情緒,“可是,方纔在涼亭外,你看著我時,眼中的情愫是騙不了人的。你能說你對我再無絲毫在乎?我絕不信!”

他方纔在涼亭外突然出現時,她的眸中還未被刻意遮掩,望見他時,眼中那般晶亮,。

葉非晚聽著封卿這番話,他的聲音一字一頓,每說一字,語氣便淩厲一分,說到後來,竟像是要將她生吞活剝了般。

她睫毛微顫:“封卿,你不必這般,”她聲音罕見的溫和,“今日我在涼亭中一直在想,我們這般糾纏有何意義?後來終於想通了,毫無意義。既然彼此早已不喜,那麼我說的‘想要離開’,也是認真的。將侍衛撤了吧。”

隻要她走了,一切就都可以回到原處。

“葉非晚,”封卿凝眉,嗓音喑啞,“‘彼此早已不喜?’本王允你不喜了嗎?當初分明是你一門心思喜歡我,纔打亂了一切,耍儘花樣嫁給我的!”

“嗯,你說得對,”葉非晚聞言,安靜頷首,“我不會再說‘不喜’。”

她應得隨意,然而封卿聞言,眉心卻越發緊蹙,他看不透她了。

“不如這般說,封卿,”葉非晚笑了笑,笑到眼中積蓄了些許淚光,笑到垂在身側的手緊攥著,指甲嵌入掌心之中,她依舊笑著,“我不愛了,你,我再也不要愛了。”

不愛。

封卿愣愣坐在石桌旁,聽著葉非晚的話,“不愛”二字,一遍遍在他腦海中迴旋著,餘音繞梁。

他的神色早已說不出是清冷亦或是……呆怔,再不見華麗,反而……有些慌亂。

“,,——”

王府外,隱隱傳來打更人敲打著梆子的聲音,還有一聲低低的叫聲:“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子時更。

子時已過,今日又是一個新日。

葉非晚抬眸,朝涼亭外望去,涼如水的月色正靜靜拂照著一切,似為天地萬物都穿上一襲銀白衣裳一般。

“封卿……”她開口,欲打破沉默,再說些什麼。

封卿卻突然想到什麼,望著她,目光仍舊怔怔,聲音喑啞:“今日是什麼日子?”

“……”葉非晚不懂封卿為何突然轉了話頭,擰了擰眉,未曾迴應。

封卿卻似乎也無須她應,隻輕道:“七月初六。”

葉非晚心口微動,這個日子,太熟悉了,熟悉到……不該從封卿的口中說出來,她慌亂道:“你將這些侍衛撤了……”

封卿驀地揚聲:“你一定要在今日說這些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