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新國:獨自發展,我是大軍閥 > 第6章

新國:獨自發展,我是大軍閥 第6章

作者:吳光遠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2 17:40:27 來源:番茄

趙鐵柱看著吳光遠手上拿著那麼多東西:大蔥,鹽,油,碗,筷子,油燈。

忍不住說道:

“要不,光遠兄弟,你還是在我這裡做吧。”

“你那邊有啥,我們過去拿過來。”

趙鐵柱很是實誠,根本不知道拐著彎說話。

“冇事,我還是回去做。”吳光遠覺得東西都拿了,不回去做,也挺尷尬。

趙鐵柱心想,吳光遠也救了自己的命,怎麼也不能讓吳光遠一個人拿著這麼多東西,再說了夜深天黑,還不好走路。

“來,光遠兄弟,我陪你一道過去。”

吳光遠也覺得自己拿著這麼多東西不好走路,也就同意了。

二人拿著東西回吳光遠的家,路上,二人都冇有說話,都很是小心的走著路。

好不容易,二人來到了吳光遠的家。

如果剛纔趙鐵柱的是家,那麼吳光遠這個——應該算是危房吧。

趙鐵柱平時跟吳光遠打交道少,這時看到吳光遠的家纔想起來吳光遠的房子都是要垮塌的那種。

還不能笑,還得忍著,人家再怎麼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再說自己家裡出了這麼一檔事,說出去也是丟人,想想二人也都算是可憐人,“一個家不是家,一個是家不像家”。

吳光遠看著趙鐵柱的反應心中也無語呀,穿越定理就是這樣的,要麼穿窮人,要麼就是穿廢材,這又不是自己能決定的。

“嘿嘿,這房子破是破了點哈,俗話說嘛,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將就住。”吳光遠說著話試圖緩解尷尬並迎趙鐵柱往屋裡走。

走進屋,還能抬頭看星星。

“光遠兄弟,你這屋其實也挺不錯,你看抬頭就可以看星星。”

趙鐵柱的話還真的讓吳光遠不知道怎麼回答,接觸了一下就能感受到趙鐵柱就是那種口快,直爽,無多少彎彎繞的人。

接著吳光遠就展示出了他切好的蛇肉,表示要刷鍋馬上煮蛇肉湯吃。

趙鐵柱一聽硬是不讓吳光遠動手:“光遠兄弟,讓我來,讓我來,我可是村裡做菜的一把好手。”

“誰家要是請客辦席的,都會找我幫忙。”

趙鐵柱這麼一說,吳光遠纔想起趙鐵柱還是個“村廚”,平常也靠這個賺錢養家。

隻不過養了幾年的媳婦,今夜還要殺他罷了。

吳光遠也不扭捏:“那行,鐵柱哥,你來。”

可是接下來的事情,又尷尬了。

吳光遠家的鍋好久冇有用了,生鏽了,趙鐵柱就想著用水清洗一下,剛用刷子一刷,哐當——,噗嗤——

趙鐵柱愣在了灶的旁邊左手拿著帕子,右手拿著刷子,看著大鐵鍋漏了底,水進了灶……

吳光遠也看到了。

尷尬了……

好尷尬呀!

吳光遠心中想著空間裡還有一個大鐵鍋,可是也不能當著趙鐵柱的麵憑空變出來吧。

“嗯……,光遠兄弟,要不把東西還是拿我那邊煮吧。”

趙鐵柱忍不住說話了。

吳光遠看著趙鐵柱點了點頭。

於是二人又拿著鹽,油,碗,筷子,大蔥,蛇肉,油燈向趙鐵柱家走去。

走時,吳光遠還想著把刀帶上的,因為他的這個家好像也就那把刀是“家中”唯一的財產了,其他的破爛玩意也不值錢呀。

二人回到趙鐵柱家裡,那種對比的感觀給人的感受就是不一樣。

的確趙鐵柱家更加有家的感覺一點,柴米油鹽樣樣俱全,而且還冇有可以看星星的屋頂。

“光遠兄弟呀,你先坐,我去給你煮蛇肉湯麪,家裡還有點豬肉,我再弄點花生米,我們倆等下喝兩杯。”

趙鐵柱說話很直爽,這種感覺讓吳光遠覺得冇有救錯人。

趙鐵柱做菜下廚,吳光遠燒火。

冇多少工夫,菜、湯、麵,花生米就擺上了桌。

不過此時已經是五更天了,天色也漸漸開始變白。

二人望著漸漸變白的天色,吃著肉,喝著酒,就著花生米,暢聊著……

“我說光遠兄弟,你以後就把我這裡當成你的家,你那家屬實破了一點,說不定哪天睡個覺,房子塌了還危險。”

“那怎麼能行。”吳光遠可不好意思。

“有啥不行的呀,我這條命都是你救的,你看這樣行吧,我們倆個結拜成異姓兄弟。”

“從此,有我趙鐵柱一口吃的,絕對少不了你光遠兄弟一口吃的。”

趙鐵柱喝著酒就來了性子。

吳光遠看著趙鐵柱這個樣子,挺豪邁的呀,咋就遇到了一個出軌的老婆了呢。

“鐵柱哥,你就不怕我是一個賭鬼。”

吳光遠的名聲在村子裡一直也不好。

“我這條命都是你救的,隻要你需要我家裡的錢,全是你的,輸光了我們又賺就是了。”

吳光遠被趙鐵柱的話感動了,一拍桌子:“那行,那我今天吳光遠就跟你趙鐵柱結成異姓兄弟了。”

咣——

二人一碰杯,一飲而儘。

然後二人走出房門,對著初升的太陽發誓:

“我趙鐵柱今與吳光遠結為異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隻願同年同月同日死,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如違此誓天誅地滅。”

“我吳光遠今與趙鐵柱結為異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隻願同年同月同日死,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如違此誓天誅地滅。”

是有點中二,吳光遠這個穿越者是有點不適應的,但是吳光遠覺得自己也必須要適應。

因為他清晰的記得,自己原來那個世界的一個大軍閥就特彆喜歡跟人結拜成兄弟,硬是走到哪都是他的兄弟。

雖然有一些兄弟是表麵的,但是多了一層“兄弟”關係,說起話來,辦起事來就不再那麼生分。

要適應這個時代的“結拜風氣”呀,這也是打好關係的一種。

想要做軍閥隻靠係統也是不行的,自己也要成長起來。

二人再次落座,那種感覺一下子就不一樣了。

“兄弟,你多大了?”趙鐵柱問吳光遠。

吳光遠對於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

原主從記事以來,父親因賭被人打死,然後自己的媽又被彆人強行的拉走了,那個時候的吳光遠可能也就五六歲的樣子吧,後來自己就跟著鎮裡的痞子,村裡的痞子瞎混,不要說歲數多大了,就連生日是多久,吳光遠的記憶中都是記不清的。

“嘿嘿,鐵柱哥,你鐵定比我大,我以後就叫你哥了,我自己嘛,我真記不住自己多大了。”

趙鐵柱也是聽過一些吳光遠的事情的,可是要說吳光遠多大,趙鐵柱也是說不上來。

不過趙鐵柱敢肯定的就是吳光遠肯定不會超過十八歲:“就當你十八嘛。”

“好,從今天開始自己就十八歲了。”吳光遠說這話時仔細回想了一下,好像自己還要差幾年,隻不過自己跟著痞子們混,長相是有點混老了。

不管了,自己穿越過來,歲數就當是自己定了,自己在另外的世界也是二十二歲的人了,現在算十八歲,自己已是賺了四年。

“生辰嘛,你就跟我一樣農曆二月二日。”

“好。”吳光遠直接舉起酒杯再與趙鐵柱一碰杯。

二人相談甚歡,恨相談甚晚。

“鐵柱哥,你現在是我兄長了,那我也不瞞你了,現在軍閥混戰,大小勢力盤根錯節。”

“一個大牛就敢欺負到你我的頭上,你想過冇有,這樣的日子你受夠了冇。”

說到這裡吳光遠看向趙鐵柱,他很想看看趙鐵柱經此一事後,再加上自己說這一番話,趙鐵柱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