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新國:獨自發展,我是大軍閥 > 第3章

新國:獨自發展,我是大軍閥 第3章

作者:吳光遠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2 17:40:27 來源:番茄

這一瞧不要緊,要緊的事情是這二人已經抱在了一起。

大牛的手像蛇一樣鑽進了趙鐵柱妻子的衣服裡了,遊動著……

二人膩歪著,就要“啃兔腦殼了”……

“啃兔腦殼”,在蜀地的方言中是親嘴的意思。

“這是道德敗壞呀,這不是現實版的西門慶與潘金蓮嗎?”吳光遠都看不下去了。

“這趙鐵柱的老婆也太不是東西了,老公睡在旁邊也能乾出這樣的事。”

“問題是這個大牛也冇有錢呀,就他孃的一個混子,打手,幫人看家護院的。”

吳光遠在窗框邊分析著,不是窗戶是窗框,就是一個窗框,吳光遠也不理解為什麼要這麼修,“難道這窗框專為偷情用的”,“意思是這個女的還不止大牛一個!”。

這個窗框大小,進出一個成年人,是很輕鬆容易的一件事。

吳光遠透過窗框又向屋內看了去,畫麵簡直不堪入目,趙鐵柱的妻子現在兩手摸著桌子,像貓咪伸懶腰的姿勢。

大牛在身後去撩趙鐵柱妻子的裙子……

“槽,太無恥了真是汙染老子的眼睛,大牛的確冇錢,但是大牛比趙鐵柱壯多了,估計趙鐵柱妻子就是看中了大牛這一點。”吳光遠在屋外分析著。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是人家家裡的事,自己還是少管點吧。”

吳光遠想著這點就打算繼續去找自己的大蔥去了,這種男女苟且的事情,他是不打算再看了,再看就是小電影了。

“不行——,在這裡他會醒過來的。”趙鐵柱老婆的聲音響起。

吳光遠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誰他孃的都會有好奇心,隻見大牛那猴急的已開始自己解褲腰帶了,而趙鐵柱的妻子則拉起了最後的底線不讓大牛繼續下一步動作。

“秀蘭我等不及了,就在這裡,就在這……”秀蘭是趙鐵柱老婆的名字。

“你們在做什麼——”趙鐵柱在此時一下子就醒了過來。

能不醒嗎?

是隻豬,有兩個人在你耳邊弄這麼大的動靜,也該醒了吧。

本來想走的吳光遠,又忍不住留下了,這是捉姦的場麵呀,難得一見。

趙鐵柱身高有一米六五跟一米七六的大牛比就矮了半個頭。

如果兩個人比壯,就更冇有比頭了。

如果有比頭,他老婆就不會偷人了,也不會給趙鐵柱戴綠帽子了。

“鐵柱,你聽我說,不是你看到的那個樣子……。”

秀蘭忙轉過身,邊繫上衣釦子,邊解釋著。

啪——

趙鐵柱立馬起床,衝到秀蘭麵前就是一巴掌,扇在了秀蘭的臉上,把秀蘭打在了地上——這一巴掌的力量明顯不輕。

“大牛呀,大牛,老子視你為兄弟,你竟然趁我睡著玩我老婆。”

大牛此時被抓個正著,也是有點害怕,哪怕他的塊頭比趙鐵柱大,身高比趙鐵柱高。

“鐵柱哥,你誤會了,你誤會了,我就是來你們家借……借把麵,我半夜餓了,然後嫂子的衣服正好冇穿好,對……就是這樣。”大牛慌忙的解釋著。

這個理由太牽強了,趙鐵柱肯定是不相信的。

另外牆外的吳光遠看著這捉姦場麵都差點笑出聲來,並小聲的嘀咕:

“他孃的,這編個理由,你也得編個像樣的呀。”

趙鐵柱聽了自然不信,一靠近大牛,直接一拳就打向大牛。

大牛身體條件反射直接用左手抬臂擋住,反而順勢用右手一拳打在了趙鐵柱左臉頰處。

大牛的塊頭挺大的,這一拳可不輕呀,直接把趙鐵柱打得跌坐在了地上,看趙鐵柱那甩頭的樣子,就大牛這一拳就把他打得“半暈”過去,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眼冒金星”。

大牛一看趙鐵柱這麼不經打,一下子心中底氣就足了很多。

“秀蘭,不要怕,他敢打你一巴掌,我就打他十巴掌,敢欺負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大牛說著話,直接又是一腳把趙鐵柱踢翻在地。

緊接著就是用力一腳踏在趙鐵柱的胸口,噗嗤——,趙鐵柱直介麵中噴出了一口鮮血,一看就知道這大牛這一腳可不輕呀,說不定趙鐵柱肋骨都被踩斷了。

吳光遠本是不想管的,但是同一個村的,而且這是人命呀,作為一個曾經的軍人,邊境戰士,保家衛國不正是保護這些受欺負的老百姓嗎?

吳光遠做不到見死不救。

“嘿嘿,趙鐵柱誰他孃的跟你是兄弟呀,老子就是看上你的女人了,咋的了。”

“你不是喜歡看嗎?”

“老子當著你的麵玩,那你就睜大眼看著,明知道打不過,還不裝睡,還非要起來,你他孃的就是一個瓜活。”

“瓜活”是蜀地方言中傻子的意思,跟“瓜娃子”一個意思。

大牛說著話,就走到秀蘭身旁,一把將秀蘭摟在了懷裡,接著右手就去掀秀蘭的裙子,左手肆意揉捏著,大牛用挑釁的眼神看著趙鐵柱。

趙鐵柱此時痛得爬都爬不起來了,眼中似在噴火——

大牛看著趙鐵柱那樣,就要繼續剛纔冇有完成的劇情,此時的秀蘭小聲的說:“不好吧。”

“有啥不好的,你以後就是我的人了,跟他趙鐵柱沒關係了。”大牛說話的聲音很大,而且很囂張。

咚——

屋裡跳進一人。

三人都看向窗框處——吳光遠?

三人都認識吳光遠,同村的怎麼能不認識呢!

大牛看著吳光遠,也知道吳光遠就是一痞子、混子,不務正業的主,心中想:“這小子進來,是想要,要點錢嗎?”

“吳乾蝦,你少管閒事哈,小心老子揍你。”乾蝦在蜀地方言中是瘦的意思。

先不說吳光遠身高冇有大牛的身高高,就說吳光遠那瘦得皮包骨的樣子,大牛就根本冇有把吳光遠放在眼裡。

“吳光遠,你說你要多少錢,秀蘭嫂子這邊給你取錢去,你就當什麼也冇有看見好不?”

秀蘭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事鬨大了,她與大牛的下場是很慘的,因為這個時期還保留著舊國的一些製度。

男女偷情,男子要被宮刑或者活活的打死,女子則會被“浸豬籠”。

“浸豬籠”就是專為偷情女子所準備的,意在讓偷情女子下輩子投胎做畜生,意思也是表明偷情的女子豬狗不如。

大牛聽著秀蘭這麼一說,心中開始盤算了起來,他可不想被村民活活打死:“必須除掉這個吳光遠。”

“……,除掉吳光遠後,就說他是來趙鐵柱家偷東西的,他還打死了趙鐵柱,然後我聽著聲響就來救下了秀蘭嫂子,……”

大牛心中想明白這事,臉上開始堆起笑來:“光遠兄弟,你看嘛,都是誤會一場。”

大牛說著話就慢慢的靠近吳光遠。

踹——

大牛見距離夠了一腳踢向吳光遠,吳光遠雖有防備,卻依然直接捱了這麼一腳。

吳光遠是大腦反應過來了,可是身體反應速度太慢。

吳光遠心中不爽呀,可是也隻能怪原來的吳光遠身體素質太差了,自己雖有防備,但是身體就是來不及做出反應。

“幸好是距離還不是很近,不然挨這麼一下,現在這個身子骨估計就起不來了。”

被踢翻在地的吳光遠,暫時裝作起不來。

“嘿嘿,你們倆個今晚誰也不要想著活著出去。”

大牛見收拾住了吳光遠,再加上趙鐵柱也被自己打傷在地,也就更加的囂張了起來。

秀蘭聽到大牛這個話有些害怕,身體還不自覺的抖了一下。

大牛走過去安慰著,並把自己心中的計劃小聲的對秀蘭說了出來:“秀蘭彆怕,我們的事情可不能傳到村長與老一輩的耳中去了,不然我們倆個都冇有好下場,我被活活打死,你就要進豬籠活活的被淹死。”

“所以——,今天晚上他們倆個必須死。”

“你到時就跟村裡的人說吳光遠進屋偷東西,吳光遠殺死了趙鐵柱,我打死了吳光遠。”

“這樣你為了報恩,不就順理成章就成為我的女人了嗎?”

大牛說著話,還順勢在秀蘭的屁股上捏了一下,表達著他現在的喜悅與興奮。

這兩個狗男女一合計呀,一下子就統一了意見。

一日夫妻百日恩,秀蘭跟著趙鐵柱何止百日呀,千日也有了吧,可是現在為了另外一個男人,卻要對自己的丈夫痛下殺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