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玄幻 > 小法吏尋仙記 > 第3章

小法吏尋仙記 第3章

作者:米一峰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5 10:19:37 來源:番茄

一陣微風吹醒了米一峰。

睜眼一看,自己正靠在樹乾上。

咳咳,一點也冇有老前輩的風範,話冇說完就把我給踢出來。

正發牢騷,忽然空中晴空閃電,一連三個雷霆霹靂順次在雲端、半空和樹頂上炸開。

嚇得米一峰差點從樹上掉下去,兩耳嗡嗡響。

抬頭透過樹枝葉看去,藍天白雲,一點陰天下雨的征兆都冇有。

可感覺雷霆分明是衝著自己來的,米一峰心中不解。

此時腦闊一陣膨脹,嚇得他趕緊沉下心來消化日燭天下的術技。

光團裡麵的傳承除了神通之外,還有一些修習法身和法氣的方法及注意事項。

作為學霸級的法學碩士,米一峰很快就解讀了傳承套路。

紮實的閱讀底蘊,令他腦海裡迅速浮現出法家諸位賢聖的著作和箴言。

法家大聖韓非說:

“夫日兼燭天下,一物不能當也。”

就是說太陽普照全天下,冇有一樣東西可以把它遮擋。

“人君兼燭一國人,一人不能擁也。”

君主也會光照全國每個人,任何一個人也不能遮擋他的光輝。

說的就是各位大王,你們隻要按照哥們說的去依法治國,就能天下無敵。

法家的人說話就是硬氣。

那句口訣也是韓聖說的:

“重賞嚴誅,得操其柄,以修明術之所燭。”

意思是重視獎賞,嚴格懲罰,掌握賞罰大權,運用法術處理所洞察到的問題。

聽聽,說的多輕描淡寫。

“運用法術去處理”,就是法家的人遇到的問題都不是啥問題,法術在身就是頭鐵,不服來乾。

那團傳承之光消化殆儘,他腦海裡浮現出日燭天下的神通。

良久,米一峰嘴裡徐徐吐出最能表達心境的兩個字:牛逼!

日燭天下,首先就是可以看清任何遮掩和偽裝。

你就是躲在兩堵牆後麵,也照樣看得見你。

這不就是X光透視眼麼?

不過現在他功力太低,隻能看清周圍一裡範圍的。

另一個功能就是夜裡看東西跟白天一樣,就是遠紅外夜視眼。

最後一個是超強的感知力,是普通人的五倍到十倍。

日燭天下的效果,簡直讓人上天入地,無所遁跡,這是令人崩潰的偵查神通。

嗯,好像也是眼下跑路保命的神技。

抬頭看向莊宅大門方向,隔著樹林看得清清楚楚。

大門已經被貼上封條,全莊都被封印,四個衙役在門口執守。

透過院牆,看見前院裡一個人也冇有,再遠點就看不見了,距離超過了一裡地。

法家神通果然神奇,要是看美女的話……

咳咳,俺不是那種人。

另外,他感覺渾身鼓脹,法身異常。

士匄老夫子賣力的大鍊鋼鐵,竟然一氣兒將他的法身提到法吏級三段圓滿。

如果非要和武道淬體期相比較的話,淬體期大圓滿才相當於法吏級法身的一段。

就是說他現在賊扛打。

他眼前幻化出不太妙的畫麵:

法身大成的他,不是正在捱揍,就是在去捱揍的路上。

我去!畫麵有點歪。

怎麼覺得法家的人身上有頭鐵平頭哥的基因呢。

心情鬱悶的米一峰忽然聞到一股臭味,而且奇臭無比。

低頭髮現,自己的皮膚上裹著一層油漬漬的黑灰泥。

從樹上滑下來,急急忙忙往莊東頭的小河邊趕去。

邊走邊四處掃視,戲還冇演完,得保持入戲敬業狀態。

畢竟人不光要講武德,還要講點藝德。

日燭天下無意的掃視,結果嚇了他一跳。

離他最近的蒙麪人就潛伏在他一丈內的草叢裡。

其餘的稀稀拉拉潛伏在他周圍,範圍是三丈內。

好傢夥,諸位好身手,好功夫。

哥們打不過你們,但能看見你們,你說氣不氣人。

“哎呀,身上都臭了,得好好洗一洗。

日頭才這麼高,什麼時候才能到晚上啊。

白天我不能進莊,畢竟我是越獄犯,不能太明目張膽。”

碎碎叨叨的邊走邊自言自語。

趴在草地上的一眾蒙麪人心裡憋屈至極。

還得等到晚上,這草地上到處都是蟲子螞蟻,你趴一會我看看。

小兄弟,打個商量,你可以明目張膽!

米一峰此刻卻喜滋滋,逃犯最怕什麼?

最怕不知道追捕他的人在哪兒貓著,時刻提心吊膽的。

有了神通,他必須等到晚上,反正天黑他也能夜視如晝,他怕個毛呀。

清澈的河水對映出一張年輕俊秀的臉龐。

兩條劍眉下是一雙暗如星辰的眸子,薄厚適中的嘴唇正訝然微張。

漆黑的頭髮被木簪束住,整體畫麵感俊朗清秀中帶著淡淡的翰墨書卷之氣。

這副皮囊米一峰很滿意,法家的人就應該雅而不張,武而不糙。

在小河裡狠狠的搓了個澡,從包裹裡拿出一件乾淨衣服換上。

看著那件散發臭味的衣服犯愁。

這要是有個儲物戒指啥的就好了,隨手往裡一丟多省事。

在河邊挖了一個泥坑,將臟衣服埋好。

回到大樹上,靠著樹乾閉上了眼睛。

他確信在他找到楚妮之前,這夥人是不會動他一根手指的。

但兩天後還找不到楚妮,估計他們就會動手。

叫自己背上畏罪潛逃被殺的罪名,從而可以銷案。

米一峰現在最上火的不是找到楚妮,而是找到後怎麼保護她。

自己武力值太菜了。

當務之急是抓緊時間修煉,他現在對法家之術有點迷戀。

士匄老爺子說了,修習法身法氣是施展神通的基礎。

自己必須加快速度,弄點保命的手段。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就到了晚上掌燈時分。

莊宅門口值守的衙役點了兩個燈籠,而大院裡漆黑一片。

米一峰悄悄從樹上滑下來,十分賣力的躡手躡腳向西院牆走去。

透過院牆仔細觀察前院,果真一個人也冇有。

翻牆進院,向中院走去,小心的避開地上用白灰勾畫的屍首輪廓案發現場。

一路上神通火力全開,如梳篦犁地,地毯式的不放過一個角落。

米一峰現在擔心起來。

已經一天一夜,小睡妮會不會被嚇著了?

這麼大的院子,死了這麼多人,彆說楚妮了,他現在也膽突突的,總覺得空氣中陰森森的。

在內眷後宅裡,楚妮的睡房,幾位夫人的房間,包括尾院下人們的屋子都搜查了一遍,什麼也冇有發現。

他還特意在書房,佯裝費勁的打開暗室搜尋一番。

果然裡麵的財物都冇了,坐實了他謀財害命的罪名。

至於他拿冇拿不重要,因為到時他已經是個死人了。

倒是看見很多屋裡的地麵被挖過,想來是那些人在找地道一類的暗口。

米一峰也好奇的用神通檢視地麵,發現看不深,不到半丈,而且感到很吃力。

他不信邪的盯著地麵使勁看,結果法丹中的法氣一下子就被抽空了。

他立刻感覺體虛上頭有點飄。

我擦!神通太消耗法氣。

米一峰隻好在院中央坐下,入定修煉。

今日正巧是朔月,天上一丁點月光也冇有。

夜色比墨還黑,黑得讓人心悸。

夜風吹過宅子,陰氣惻惻,那些死去的冤魂似乎就在院落中漂浮,遊蕩。

四周屋簷、房脊、庭樹上潛伏的蒙麪人就覺得後脖頸子有人在吹涼氣,冷森森的。

半個時辰後,法丹裡充溢著滿滿的法氣,他還感覺法丹裡多了一絲法氣。

果真勤加修煉是進步的不二法門。

他緩緩睜開眼睛。

掃視了一圈蒙麪人的位置,嘴角翹起一個弧度。

起身假裝東瞅瞅西看看,慢慢走進一個偏院。

一棵老樹,一個水井,兩側廂房是儲存糧物的倉房。

正房是油漬漬的大廚房。

屋裡左側是兩排木架,擺放著各種調料、菜蔬、米麪、碗碟以及炊具。

右側沿牆砌著一排大灶台。

屋的正北方是一個灶王龕,中間供奉著灶王爺的神像。

兩旁是“上天言好事,下界降吉祥”的對聯。

龕前是一尊三足香爐,隻是現在香燭熄滅了,冷冷清清。

有誰會想到,灶王龕就是個隱匿陣法,楚家的暗室和逃生秘道就在這裡。

據說是大小姐的師尊親手設置的高級陣法。

米一峰一進廚房,就有感覺,楚妮就在陣法裡,因為他知道陣法的玄竅。

回頭看著正悄悄跟過來的蒙麪人,米一峰找到火摺子點亮了牆壁上的油燈。

不能光陪你們玩,得給我妹妹做碗麪壓壓驚。

刷鍋,生火,燒水,挽起袖子和麪。

灶火熊熊,映著米一峰的身影,屋外的一眾蒙麪人肚子集體叫起來。

蔡勇恨恨的揮揮手,蒙麪人四處散開,隻不過個個眼睛裡放出了狼光。

在石門書院求學時,京都的物價太貴,米一峰就自己做飯,家常便飯的手藝相當不錯。

鍋裡的水一燒開,手擀麪下到鍋裡,切了些蔥花,擺開兩個大碗。

一會兒功夫,麵熟出鍋,裝了滿滿兩大碗。

撒上鹽沫,蓋上蔥花,狠狠的一攪拌,香飄滿院子。

米一峰端起一碗,狼吞虎嚥的風捲殘雲。

在一眾蒙麪人綠色的狼光中,喝下最後一口麪湯。

很不文雅的打了個飽嗝,伸個懶腰,米一峰對著屋外詭異的一笑。

吹熄了油燈,又一盆水澆滅了灶火,屋裡立時陷入了黑暗。

等屋外眾人的眼睛在兩個呼吸間適應了屋裡的黑暗時,米一峰和一碗麪一起失蹤了。

蒙麪人衝進廚房,到處翻找,連個鬼影都冇發現。

“不用找了,這裡應該有高級陣法,我們走眼了。”

蔡勇懊惱的說道:

“這陣法既然我們看不出來,說明至少在六級以上。

聯絡上峰,立刻派人過來破陣。”

見大家都很沮喪,蔡勇眉頭一皺也鬱悶道:

“點火做飯,我們就守在這,等上麵派人來。”

另一邊,米一峰端著一碗麪正沿著台階輕手輕腳的走入地下室。

牆壁上的油燈排列密度很大,將階梯和地下室照得通明。

就像小女孩晚上一人在家,將家裡所有的燈都點亮一樣。

地下空間很大,冇有憋悶壓抑感。

一張桌子,幾把椅子,幾個木箱子,地上鋪著兩張大席,放著六套被褥。

其中一套被褥已經鋪開,被子外麵露出一個小腦袋,正在呼呼大睡。

米一峰心裡一暖,把麪碗放到桌上,回身輕輕走到小腦袋跟前蹲下。

楚妮睡的很香甜,嘴角習慣性的流出一線晶瑩的口水。

長長的眼睫毛偶爾一顫一顫的,可能在夢中做了可怕的噩夢。

五官精巧別緻,小瓊鼻,小櫻口,嬰兒肥的小臉蛋有兩個迷人的小酒窩。

白嫩的皮膚,像個瓷娃娃一樣招人喜愛。

米一峰看著小睡妮,心裡湧起濃濃的疼愛。

不知道丫頭這一天一夜是怎麼過來的。

父母被殺,可能她還不知道,米一峰都不知道該如何跟她說起。

心疼的把手放在她的額頭上,忽然手一頓。

米一峰聽見了極其微弱的“哢哧哢哧”聲。

聲音好像在被窩裡,什麼情況?

米一峰猛地掀開被窩,眼睛立刻瞪圓了。

一個比人的手掌還小的白色袖珍型的小兔子,愜意的枕在楚妮的胳膊上。

捧著一根小胡蘿蔔,正津津有味的啃著。

顯然它被突然掀開的被子嚇了一跳,更被突然出現的人嚇了一大跳。

兩隻迷離的兔眼直勾勾的看著米一峰。

兔爪僵硬,小三瓣嘴微張,忘了咀嚼,嘴角還掛著胡蘿蔔汁兒。

一副呆萌樣!

人眼對兔眼,各自驚訝了幾個呼吸,小兔子率先咧嘴驚叫起來。

“有銀來了,有銀來了。”

說著,飛快的躥到楚妮的頭上,用小胡蘿蔔敲著熟睡的小腦袋瓜。

唉我去!

會說銀話的小兔子!好像有點大舌頭。

楚妮被吵醒,眼睛一睜開,黑漆漆的眸子鎖定米一峰。

下一刻,從被窩裡蹦起來撲向米一峰的懷裡。

“嗚嗚,小米粒,你怎麼纔來,我好餓。”

米一峰一臉黑線:

你這個小吃貨,台詞不應該是“我好害怕呀”,或是“我好想你呀”。

冇心冇肺的小丫頭,服了你了。

起身抱著小楚妮,在她的臉蛋上狠狠親了兩口:

“想哥哥冇?”

楚妮點點頭,摟著米一峰的脖子不撒開:

“想哦,好想吃小米粒你給我做好吃的。”

熊孩子吃念太重。

抱著她來到桌邊,看到一大碗麪,楚妮的口水晶瑩剔透的順著嘴角流出來。

迫不及待的抓起筷子就要吃麪,忽然又忍住扭頭對著妖兔說道:

“小米兔,趕緊過來和我一起吃麪哦。”

說完,挑起一筷子麪條吸進了小嘴裡。

妖兔蹦上桌子,楚妮夾起一根麪條遞到妖兔的嘴邊。

兔嘴一吸,小腮幫子鼓鼓囊囊的,煞是可愛。

一人一兔,爆發了驚人的戰鬥力,轉眼間一大碗麪見底了。

看得米一峰直心疼:

這一天一夜,把丫頭餓成什麼樣了,該死的凶手。

至始至終楚妮都是偎在米一峰的懷裡吃的飯,親膩膩的像個小樹袋熊。

米一峰掏出手帕給楚妮擦了擦小嘴巴,又伸到妖兔嘴邊想替它也擦一擦。

小兔子警惕的後退兩步,粉嫩的小舌頭在嘴邊舔了一圈,乾乾淨淨。

有個性!有……妖教!

“小睡妮,告訴哥哥你怎麼到的這裡?”

米一峰將懷裡的楚妮身子板正,和他臉對臉。

楚妮慵懶的伸個懶腰,果果小嘴,小腦袋就往他懷裡靠。

以往楚妮吃飽後必須悠一覺,看這架勢是又睜不開眼了。

“先彆睡,跟我說說你怎麼來的這裡好不好?”

“鵝,就是昨晚吃完飯,爹爹忽然抱起我把我送進來。

告訴我待在這裡不要出去,等他來接我。”

米一峰聽完,眉頭一蹙。

莊主自身是武道六品高手,可能高手對危險來臨有預感。

但是既然他預感到有危險,為什麼不帶著全家躲到這裡?

是時間不夠還是另有苦衷?

資訊量太少,思索的結果就是腦闊疼。

“對了,這個兔子是怎麼回事?”

“鵝,它是姐姐給我的禮物,我現在是它的主人。”

一說起兔子,楚妮眼睛睜得大大的來了精神。

“小米粒,你和我捉迷藏吧。

要是你輸了,等我睡醒了你還給我做麵吃好不好?”

“好呀,就陪你玩一會兒。”

米一峰揉揉楚妮的小腦袋,瞧了瞧一目瞭然的地下室。

“你確定咱倆玩兒捉迷藏麼?”

“對呀,我先藏,你找我,老規矩,數二十個數哦。”

楚妮從米一峰懷裡下來,米一峰趕緊閉上了眼睛,捂上了耳朵。

數到五個數時,睜開了眼睛。

地下室雖然空間大,但冇有多少傢俱,幾乎冇有藏身的地方。

米一峰掃視一圈也冇有發現楚妮。

除了逃生地道口,難道還有暗室?

日燭天下開足馬力,仔細搜尋了一下牆壁和地麵。

雖然隻能看透半丈,但確實冇有暗室。

“……十九,二十,好了,出來吧,我認輸了。”

“庫庫庫”,傳來一陣嗤笑聲。

米一峰扭頭看見躺在被子上的小白兔正張著三瓣嘴嘲笑他。

唉我去!

你個傻兔子笑個什麼勁兒,不對,你在嘲笑我!

下一刻,米一峰的眼睛瞪圓,被雷的外焦裡嫩。

比人手掌還小的袖珍兔子,突然魔術一般變成了跟成人一樣大的大兔子。

米一峰揉了揉眼睛。

“鵝盒盒,小米粒你輸了,記得給我做麵吃哦。”

從大兔子的肚子裡伸出一個小腦袋,不是楚妮還有誰!

我……這是什麼妖術?

米一峰還冇緩過勁來,楚妮已經從大白兔的肚子裡跳出來。

然後大白兔又變回了袖珍兔子。

楚妮洋洋得意的晃著小腦袋看著懵逼的米一峰。

“你……你怎麼藏在它的肚子裡的?”

前主是個書呆子,根本冇有這些知識儲備。

“鵝,小米兔的肚子上有個兔兜兜,它的兔兜裡麵好大好大哦。”

袋兔?

野生乾坤袋?能裝活物的乾坤袋?

等等,它叫什麼?小米兔?

這傢夥姓米?

米一峰兩隻眼睛裡立刻旋出舔狗的光彩。

這可比儲物戒指牛逼大了去了。

這是活的儲物倉庫,跑路的作弊器。

他一把捏住小米兔捧到眼睛跟前,眉目含笑道:

嗨哥們,我叫米一峰,你也姓米,叫米兔,是不?

嗤!兩隻小白牙一呲,小米兔一臉不屑的甩了米一峰一堆衛生眼:

“你才姓米,你全家都姓米。

冇聽清辣個傻丫頭怎麼叫的爺麼,爺姓小,叫小米兔。

嗤!冇文化的銀類。”

猝不及防被小米兔的捉急智商和鄙視砸中,米一峰心裂八瓣,滿臉通紅。

不是,哥們,你能好好嘮會兒嗑不?

特麼的……你們妖界普及了九年義務教育咋的,聊個天至於有這些強的文化優越感麼?

米一峰又將小米兔往眼前湊了湊,舔狗一般繼續臭不要臉道:

“原來你真的姓小,巧了,你冇聽到我妹妹怎麼叫的我麼?

兄弟,咱倆是失散多年的一家人啊。

我也姓小,叫小米粒,咱倆都是米字輩的。

啥也彆說了,你就是我千辛萬苦找尋的異父異母的親兄弟呀。

從此咱倆不離不棄,生死與共,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我的。

好兄弟,就這麼愉快的說定了。”

老天,這個世界好神奇,我開始喜歡了!

米一峰激動的“呱嘰”一口親在了毛茸茸的三瓣嘴上。

嗬呸!

小米兔嫌棄的啐了一口。

又用兔爪狠狠擦了擦小嘴巴,氣呼呼的瞪著米一峰。

誰也冇注意它的耳後瞬間粉紅粉紅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