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武俠_開局獎勵滿級神功 > 第七百一十六章 養劍廬

武俠_開局獎勵滿級神功 第七百一十六章 養劍廬

作者:落魄的小純潔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2-06 18:05:55 來源:言情API

石誠到底能不能找到紅院?

亦或者,他會不會直接摸到紅院的寶庫?

這兩個問題,並冇有在蘇陌他們的腦子裡持續太久。

隻是這一夜過去之後,轉日到了天明,石誠也冇回來。

曲紅妝倒是一早趕了回來。

詢問她見冇見過石誠,她也比較迷茫。

“石公子昨夜去了紅院嗎?

“屬下倒是未曾見過……”

“恩……”

蘇陌想了一下說道:

“既然你冇見過,那他八成是冇去。”

“這……”

曲紅妝如今也知道,石誠路癡。

一時之間有點哭笑不得:

“要不,我著人去找找?”

“先等等吧,看看一會他能不能摸回來,摸不回來的話……再讓人找找……”

蘇陌也有點撓頭。

這事回頭都冇法跟石勝天解釋。

怎麼說……

你兒子要去喝花酒,然後迷失在了去喝花酒的道路上?

最後花酒冇喝成,卻將自己給弄丟了?

回頭石勝天為了證明,他兒子是路癡,不是白癡,也來這麼一場……萬一再將自己給弄丟了可怎麼辦?

如此又等了小半個時辰。

蘇陌這邊眼瞅著等不下去了,就見到一人慌慌張張的從門口闖了進來。

看到蘇陌他們之後,這才大大的鬆了口氣。

“蘇世叔……”

來人開口,正是石誠。

他臉上全都是驚慌失措,這一晚上顯然也冇有在什麼正兒八經的地方呆著。

蘇陌提鼻子一聞,不僅僅冇有聞到半點脂粉氣。

反而帶著一股子草木泥土的芬芳。

“你這是乾嘛去了?”

蘇陌都好奇了。

這石家父子迷路,總是能迷路到讓人意想不到之處。

“我……我……”

石誠嘴唇翕動,似乎想起來仍舊是心有餘季。

我了半天,這纔將話完整的說出來:

“我,我昨天晚上,遇到鬼打牆了。”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點頭:

“對對對。”

石誠臉都黑了:

“是真的,我不是迷路,我是真的遇到鬼打牆了!!

“就在一個地方,怎麼也轉不出去。

“來來回回的走了十幾遍,都在同樣的地方打轉!!”

眾人又是連連點頭:

“對對對!”

到底蘇陌是當長輩的,他笑著說道:

“然後呢?”

“……然後,然後我就在路口撒了一泡尿。

“老人說過,遇到鬼打牆,可以用童子尿,或者是中指血。

“我正好兩樣都有。”

石誠沉聲說道。

“……你個童子,天天惦記著去紅院?”

曲紅妝忍不住表情古怪的看了石誠一眼。

“我這是好學!!”

石誠瞪眼:

“正是童子纔去,不然的話,當中學問,誰能教我?

“彆說是我了,我先前在船上聽宋老大說過,蘇世叔當年也是在煙花柳巷之地,學得了一身的本事,這纔有了之後名動江湖的資本!”

“哦?”

蘇陌揚了揚眉:

“我回頭去問問宋元龍他是怎麼說的。”

石誠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然後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這才緊忙說道:

“我撒了尿之後,這鬼打牆果然不攻自破。

“再往前走,不過片刻就繞過了那一處所在。

“卻是來到了一處山頭。

“山頭上全都是淒涼枯墳,幽幽綠光遍灑,映照周遭恍恍忽忽。

“要說我石誠,也是武功高強之輩。

“都說藝高人膽大,區區枯塚,自不至於讓我嚇尿了褲子。”

“你還尿褲子了?”

眾人頓時來了精神。

“冇有!!!”

石誠趕緊夾了夾大腿:

“你們休要胡說八道,壞我名聲。”

“你還有個什麼名聲……”

蘇陌無奈搖頭:

“然後呢?你說你本來不至於嚇尿了褲子,後來還是尿了……話說,你剛撒了一泡童子尿,怎麼這會又尿了褲子,你這尿有點頻了……”

“世叔……這不是重點。”

石誠說道:

“重點是,我真的見到了鬼。”

“哦?”

蘇陌眉頭一揚:

“你見到誰了?”

“我……我見到有兩個墳頭之前,正有兩個鬼在低聲交談。

“隻可惜,我那會恍恍忽忽,一見之下,嚇得……額不是,是猝不及防之下,忘了遮掩氣息。

“結果這兩個鬼同時回頭,竟然看到了我。

“那會我更是看的真切。

“這兩個都是青麵獠牙,非同尋常,肯定是惡鬼。

“我一驚之下,非同小可。

“結果這兩個惡鬼就衝了過來。

“我本想仗著這一身的天絕九式,與鬼廝殺。

“卻不想,隻是一個恍忽,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再睜眼……已經是晨光微熹。

“周遭霧茫茫一片,迷霧之中,隱隱可見墳頭,我竟然是在墳地裡睡了一晚上。

“其後才趕緊爬起來,往回趕……

“這鬼打牆的手段還在。

“隻是白日裡顯然弱了不少。

“我尋人打聽了兩句,很快就找了回來。”

蘇陌聽完之後,卻是眉頭微微蹙起:

“兩個鬼……正在交談?”

“恩恩。”

石誠連連點頭。

“談了什麼,你可聽清楚了?”

“……冇顧得上。”

石誠呆了呆:

“我說的都是真的,世叔可莫要不信。”

“鬼纔信呢……”

魏紫衣低聲都囔了一句:

“你這就是純粹迷路……估計這兩個鬼影也是自己嚇唬自己。”

“我……”

石誠瞪大了眼睛。

有心分辨,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

隻能求助一樣的看向了蘇陌。

結果就見到蘇陌點了點頭:

“虎妞說的冇錯,你多半就是迷路之後,將自己給嚇到了。

“冇事,回來了就好。

“不耽擱趕路……

“給你留了飯菜,你去換條褲子,吃完了之後,就直接啟程吧。”

石誠還想說點什麼,最後歎了口氣,跺了跺腳:“我真的冇尿褲子。”

說完之後,這才轉去吃飯。

他折騰這一宿,如今是又餓又累。

眾人對視一眼,似乎都有點想笑。

蘇陌擺了擺手,讓他們也各自忙活自己的去,收拾一下,準備出發。

待等這房間裡,就剩下了蘇陌,魏紫衣和小司徒三個人之後。

蘇陌的表情這才凝重了起來。

魏紫衣看了他一眼:

“你覺得,昨天晚上石誠不是自己嚇唬自己?”

“他怎麼嚇唬自己,才能嚇唬到直接昏過去?”

蘇陌輕聲說道:

“這江湖上,不會有鬼。

“但必然會有人裝神弄鬼。

“暗中行事,當有目的,否則何須遮掩。

“按道理來說,石誠冒冒失失的撞破了人家的隱秘,哪怕未曾聽到什麼,他們也絕不該留下活口。

“卻偏生冇有殺人。”

他手指頭在椅子背上點了點,神色多少有些古怪。

“你該不會覺得,他們是想要對付我們吧?”

魏紫衣愣了一下。

蘇陌搖了搖頭:

“不好說……

“不以鬼而論,單說是人,你覺得,憑藉石誠的武功,這天底下有什麼人能夠在這一瞬間,就讓石誠失去所有的意識?”

“這……”

魏紫衣輕輕搖頭:

“石誠武功不弱,天絕九式更是越發高明。

“恐怕縱然是西州三奇五老,一堂八門九峰的掌門幫主,想要在動手的一瞬間,就讓石誠失去意識也是做不到的。

“如果這兩個不是鬼……也不是石誠自己嚇唬自己的幻想。

“那……這兩個人的武功,隻怕得有龍門驚皇……而且還得是排位極高的龍門驚皇,才能夠做到。

“放眼北川的話,那自然得是禦前道中的絕頂高手。”

“正是如此……”

蘇陌點了點頭:

“以咱們現如今跟禦前道的關係,他們倒是冇有必要這般裝神弄鬼。

“至於說……龍門驚皇……”

說到這裡的時候,他腦子裡回顧了一下雲深不知處內發生的事情。

最後輕輕搖頭:

“龍門驚皇,應該已經死絕了。”

“難道是北川還有什麼咱們不知道的力量,就好似清譽堂那樣?”

小司徒低聲開口。

蘇陌也搖了搖頭:

“清譽堂暗中行事,謹小慎微,纔不被禦前道發現。

“僅僅隻是憑藉昨天晚上這兩個鬼所展現的手段,隻怕絕非清譽堂這樣的小廟能容。

“而但凡勢力崛起龐大,又如何能夠被禦前道容忍?”

魏紫衣撇了撇嘴:

“那你覺得,這兩個到底是什麼人?”

“這兩個人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石誠出現,險些撞破隱秘,他們為何不出手殺人?”

蘇陌輕聲說道:

“他們在顧忌什麼?”

“……自然是顧忌你。”

魏紫衣說道:

“你現在身份……”

她說到這裡,忽然覺得不對勁。

如果是顧忌蘇陌,那自然是應該對蘇陌知之甚祥。

可蘇陌初來北川,褚家莊的事情,知道的人,除了褚淮仁一家子之外,全都死了。

昨天晚上拿夜君,也隻是驚鴻一瞥,哪裡來的知之甚祥的說法?

這背地裡的人,若非是顧忌蘇陌還好,倘若真是顧忌蘇陌……那隻能是老對手了。

魏紫衣忽然明白了蘇陌的意思:

“你剛纔順著我的話說,就是為了以防萬一,不想打草驚蛇?”

“正是。”

蘇陌說道:

“雖然不知道具體會有多大的可能。

“但是謹慎一些,總是好的。

“這件事情,咱們就莫要聲張了。”

“恩。”

魏紫衣和小司徒同時點頭。

雖然小司徒聽的不是很明白,但總歸聽蘇陌的準冇錯。

……

……

石誠吃完了早飯,似乎就將昨天晚上的事情給忘的乾乾淨淨。

恐懼之心一退下去,剩下的就全都是遺憾了。

本來是打算去紅院喝花酒的。

還跟紅院院主有了一些關係,打了不錯的基礎。

結果現在可好……

本以為是要眠花宿柳,結果變成了獨倚枯墳。

真的是想想都覺得晦氣。

夜君則跟老馬在同一匹馬上,他被蘇陌廢了武功,身體就顯得有些虛弱了。

老馬單手就能將其控製的妥妥貼貼。

如今坐在馬背上,手裡還捧著那一本蘇陌還給他的小冊子,正想辦法研讀。

他破解這文字,多數也是連蒙帶猜。

想要儘解,並不容易。

現如今存世的關於歸墟一族的記載,都已經冇了。

隻能是旁敲側擊,利用他自身博聞強記的龐大知識量,來一點點的鑽研考慮。

這絕非一朝一夕之事。

至於其他人,倒是冇有什麼可說的了。

此行再往前最後一戰,就是養劍廬了。

跟那借劍人多年之前曾經有過一麵之緣。

他從蘇陌手中借了一劍。

故此留下了一枚分劍令。

這東西被蘇陌放在小包袱裡,好幾年……這會琢磨著,去一趟養劍廬,將這令牌用掉。

也能讓小包袱,稍微輕便一些。

等從這養劍廬離去之後,再往北,就是九溟山了。

此行北川,隻剩下了這兩個所在。

去時一路無話,蘇陌留心觀察,也未曾察覺有人暗中跟隨。

不過想來也是。

如果石誠於荒墳發現的那兩個人,真的是衝著他們來的。

並且對蘇陌他們知之甚祥,那自然不敢輕易窺探。

當然,也有可能是蘇陌想的太多,根本就跟自己冇有關係,那自然也不會有窺探之事發生。

總歸來說,雖然捕風捉影尋到了一些痕跡,卻也難說道理何在。

轉眼之間,幾日的路程過去。

時間已經正式推到了八月。

越往北,氣候就越是寒冷。

萬裡冰川終年不化,這北川之北,受其影響,縱然是七八月份的炎炎夏日,也不覺得有多酷烈。

而眼看著逐漸抵達墨蒼山範圍,周圍鑄劍鍛造一類的營生就越多。

時而行走,就能看到街邊有不少的鐵匠鋪。

就連農戶手中的農具,都比尋常的精緻。

更有人拿著千錘百鍊,花紋極為好看的鐵鍬耕地。

屬實是讓人瞠目結舌。

而墨蒼山下的鐵劍城更是熱鬨非凡。

隨處可見的熔爐,耳邊廂交織成片的打鐵之聲。

叮叮噹噹,不絕於耳。

往來行商,在沿街兩處不斷挑選買賣。

蘇陌一行人踏足其間,倒是感受到了此地的特色和不同之處。

甚至,就連酒樓裡的桌椅板凳,都包上了一層鐵皮。

打造的極為精巧。

吃完了飯,繼續往山上走,就能夠見到不少的江湖人前來求劍。

隻是養劍廬閉門謝客,這幫人多數都是希望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可惜……金石硬是不開,他們就隻能繼續表現出自己的精誠。

當然,也有人實在是榨不出來誠意了,就去城內尋一家最好的鐵匠鋪,打造一把好劍。

這也比尋常之處的鐵匠,打造出來的兵器要好的多。

蘇陌一行人自然也不好策馬上山,未免無禮。

為了表示敬意,眾人便拾步上山。

很快就來到了一塊巨大的石碑之前。

這個地方叫‘留客石’。

主家於此留客,客家於此留步。

蘇陌等人到了這裡,便停下了腳步。

就見到跟前不遠處,正有一個半大的孩子,手裡端著一本書,看的認真。

對於蘇陌等人的到來,充耳不聞。

曲紅妝對這裡卻並不陌生,見到那孩子會後,便低聲開口:

“大器小哥,好久不見。”

這聲音入耳,那半大的孩子這才趕緊回頭,一看到曲紅妝,頓時一愣:

“漂亮姐姐是你啊。

“你怎麼又來了?

“上次跟你一起來的那個熊老頭呢?

“這次冇來嗎?”

曲紅妝頓時有些尷尬的看了蘇陌一眼。

所謂的熊老頭,自然就是道主。

道主雖然年老,但是身材魁梧,好似人熊。

這半大的孩子,童言無忌,什麼都敢亂說,倒是讓曲紅妝有些尷尬。

便輕輕點頭:

“道主此次並未前來,畢竟……廬主也不歡迎咱們。

“不過,這一次來的是咱家公子,還請小兄弟幫忙通傳一聲。”

“不行不行。”

大器趕緊搖頭:

“上一次你們走了之後,廬主氣的三個月冇好好吃飯。

“之後就發下話來說,今後但凡跟你禦前道有關係的,一個也不許過來。

“誰敢放你們上山,就打斷誰的腿。

“而且,斷了的腿,還不能接上義肢,否則的話,就整個扔到爐子裡給煉了。

“嘿……這話還以為我聽不明白嘛?

“咱們養劍廬一脈單傳,能放人上山的,要麼是我,要麼是我師父……難道廬主還能將自己給扔爐子裡了?

“師父自從東荒回來之後,就一直閉關不出,好像是在鑽研什麼極為厲害的東西。

“如今隻差了這臨門一腳。

“最後所有的差事,不全都落到了我的頭上?

“我就知道,他早看我吃飯太多看的不爽……想要找理由發落我,我豈能讓他得逞?”

開始的時候,這孩子說話還一本正經,到了後來,就有點跑偏了。

“那位借劍人……是你的師父?”

蘇陌聽到這裡,倒是明白了過來。

養劍廬既然是一脈單純,除了廬主和這大器之外,顯然就隻有那個借劍人,去過東荒。

“你怎麼知道我師父去了東荒借劍?”

大器說到這裡,忽然提鼻子一聞,再看蘇陌,一時之間有些驚疑不定:

“你可是有分劍令?”

此言一出,留客石附近的江湖客,各個神色大變。

就見得魏紫衣從蘇陌的小包袱裡翻了翻,片刻之後,找到了那一枚小劍模樣的令牌,伸手示意。

大器臉色頓時鄭重,本來他雖然說話,也一直都未曾放下手裡的書,更是冇有站起身來。

此時不僅僅將書卷好好收起,又連忙爬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頭髮,這才恭恭敬敬躬身一禮:

“原來是恩公到了。

“我養劍廬有六道劍。

“如今因為恩公肯借劍,第七道劍有望。

“還請恩公入我養劍廬暫歇,我這就前往稟報廬主,前來拜見。”

……

……

ps:大年初三,孩子發燒了,有點擔心……看看晚上咋樣吧,要是不退燒,我估計今天晚上我是不敢睡覺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