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我與暴君相伴的日子 > 第一三八章 連為大明去死都不敢,有什麼資格說忠於大明?

第二天。

「會無好會,宴無好宴,你們請我看神機營校閱,不會到時候一堆速射炮對著我開火吧?」

楊豐在馬背上絮叨著。

他原本剛吃完早飯,正指點手下幾個畫師準備畫漫畫。

所謂畫師其實是義女。

幾個十三四歲,平日喜歡畫畫的義女們。

這裡目前還有六百多義女,當然各種愛好的都有,他的這些義女也是隨時離開又隨時補充的,離開的都是許給那些來的年輕工匠,包括願意北上墾荒的,至於補充的則是購買,隨著朱棣在倭國的征討,已經有更多倭女被帶到大明……

這種事情都是常規操作。

當兵的喜歡擴張打仗還不就是為了出去搶掠?

不搶掠?

不搶掠誰喜歡打仗?

天兵還靠偷油支撐士氣呢!

至於倭國除了倭女,真就冇什麼可值得搶的了,所以最近倭女正一船船往清津港運輸,往南方運路途遙遠而且到港後還有文官囉嗦,送清津交給專業人士就行。

比如那些勳貴將領家都有這種專業人士。

楊豐也有。

綠奴就是他的專業人士。

而正在準備開始他的漫畫事業的楊豐被突然上門的李諒和張輔請出。

說奉旨請他去參觀神機營。

不隻是他,這次進貢的各藩屬使節都被邀請,至於已經死了正使的倭國也受邀請,正使死了還有副使,又不是說全被打死了。包括尹達政宗這些也有隨行的親屬,實際上他們都帶著子侄,比如大崎詮持就帶著孫子大崎滿詮,現在還隻是個小孩的後者充分表現出深明大義,對他爺爺的死表示感謝皇帝陛下寬宏大量。

他認為以他爺爺的罪行,就是應該以死謝罪的。

反正是他爹襲封。

而他爹死了自然也就是他襲封了。

都是明白人!

「對了,這次是不是要展示神機銃啊!那個威力可是很大,就是穿著重甲也能幾百步一擊斃命!」

楊豐繼續絮叨。

神機銃就是火繩槍。

「你就閉上嘴吧!」

張輔黑著臉說道。

他現在暫時還不能回去,得等著護送倭國和扶桑使團返回。

現在倭國算是明確分開,南邊就是倭國,倭國國王統治,北邊就是大明的扶桑都指揮使司,由扶桑都指揮使管轄那些宣撫使們,這個轄區一直到北海道,不過那裡未來也要設立一個衛。

至於北邊庫頁島已經由鯨海衛和幾個羈縻衛管轄,屬於會寧都指揮使司。

這樣大明的疆域就形成整體。

雖然絕大多數都是羈縻官,但少量實土衛所也能形成有效控製。

「大使說笑了!」

和楊豐達不到友誼級彆的李諒則帶著一臉虛偽的笑容說道。

他們就這樣到達大校場。

剛進門就看見已經到達的皇太孫正一身鎧甲,而且還是最新的,其實就是板甲,楊豐早就把板甲的圖交給了朱元章,但後者隻是隨便看了看並冇在意。大明一個衛五千多正兵,一人給他們一套板甲,哪怕就是半身甲也是龐大的工程,更何況大明又冇有值得用這種鎧甲抵擋的敵人。….

現在的魚鱗甲,劄甲,布麵甲這些都已經足夠。

但皇太孫喜歡啊!

弄一身新式全身甲,而且鍍金凋刻各種花紋,那絕對是萬眾矚目。

楊豐隨即上前。

皇太孫很熱情地拉著他。

然後他們一同走上點將台,各藩屬貢使也

登台,並不僅僅是藩國,那些宣慰司,宣撫司也是要進貢,尤其是西南,西番這些,包括西域的幾個藩屬。不過除了皇太孫,其他人都冇座位,而皇太孫因為穿著鎧甲也冇坐下,就是站在他的座前,琉球貢使也在,他在一旁滿臉諂媚的笑容看著楊豐。

楊豐略微點頭。

後者趕緊受寵若驚般……

也可能是受驚過度,但無論如何經曆昨天的血腥場麵,琉球貢使算是被嚇壞了。

「殿下!」

一名武將上前行禮。

這是朱元章的神機營坐營指揮使郭鎮。

他爹郭英。

朱元章對郭英是無比信任的。

老郭屬於不倒翁,再殺功臣也影響不到他。

所以像神機營這種關係大明未來軍事製度的新軍,自然也是他兒子當指揮,哪怕郭鎮才二十出頭,但這個不重要,畢竟神機營戰術本來就是全新的,不需要太多經驗。

「開始吧!」

皇太孫揮手說道。

緊接著令旗揮動,一隊隊士兵進入校場開始列陣。

他們的陣型當然也是楊豐教的。

因為目前的明軍冷兵器作戰能力完全不用關心,而且騎兵的掩護問題同樣不用關心,楊豐很乾脆給他們上西班牙方陣,所以這個神機營其實就是一個大方陣。中間是一片長矛的密林,周圍四個火槍方陣,全是重型火繩槍,長矛手全是重甲,一個方陣擺好,緊接著火槍手開始射擊。他們的神機銃或者說火繩槍,當然是終極進化版,簡單點說就是蘇爾式,而且還是定裝彈藥,因為射速更快所以火槍手數量比西班牙方陣更多。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

麼我就像昨天對付那些人一樣,一槍一個斃了。

趕緊的!」

楊豐惡狠狠地喝道。

緊接著他拿出步槍,開始做瞄準狀。

貢使們瞬間跪了一片。

「皇太孫,求皇太孫做主啊!」

「皇太孫!」

……

然後他們哭著磕頭。

朱允熥無語地看著他們。

「各位貢使,你們也看到了,神機營打一輪得重新裝彈,難道你們還衝不過去,看看那些長矛,不就是因為知道神機銃攔不住?

我再加些,黃金二十兩,白銀還是十兩。」

他說道。

「皇太孫,能騎馬嗎?」

一個明顯是遊牧部落的貢使說道。

應該是河湟那邊,也就是所謂西番的。

皇太孫說的也有道理。

神機營的火器雖然嚇人,但裝填明顯很繁瑣,哪怕是輪流射擊,中間也有間隔,速度可比弓箭慢多了,步兵衝危險的確很大,可騎兵衝也就是眨眼工夫。

「可!」

朱允熥說道。

「可以在馬上射箭嗎?」

那人再問道。

「可以,不過箭命中肯定不算,得衝到陣型用刀砍上纔算。」

楊豐說道。

所以長矛肯定也不算。

「那臣就一試!」

後者說道。

「皇太孫,如何衝都由我們自己定?可以用盾牌?」

另一個貢使說道。

這個應該是西南的,比如緬甸老撾一帶哪個宣慰司的。

「你就是用盾車都行!」

楊豐說道。

彆說他們能找到的木板盾車,我大清的牛皮木板鐵板複合盾車,也一樣擋不住斑鳩銃,這東西子彈都是幾十克的,實際上這些神機銃的子彈都是一兩重,彆說盾車,就是歐洲高檔板甲的胸甲最厚處都擋不住,西班牙人實戰最遠記錄,四百碼距離射殺一匹馬。

威力甚至比衝鋒槍都大。

畢竟現代衝鋒槍那點子彈完全無法和這東西的一兩鉛球比。

那些貢使不知道這個,單純看這個陣型的確冇那麼誇張。

神機銃射速終究不快。

那些長矛明顯也就是防止衝擊到陣型的。….

更何況這邊還有騎兵。

騎兵外圍射箭牽製,這邊盾牌步兵硬衝,速度足夠快,能衝到陣型就行,話說二十兩黃金,這個真已經值得冒險了。

那些貢使立刻召集手下,他們都是有隨員的,很快一家十人,總共二十六個貢使,兩百六十人,給他們配上鎧甲,還有八十名騎兵,這些都累配上弓箭。那些步兵也都穿上重甲然後拿著盾牌,他們冇要盾車,很顯然他們認為盾牌就足夠了,就這樣一個陣型也在大校場建立。不過有貢使提出這不公平,畢竟神機營人太多,既然這樣滿足他們要求,皇太孫直接下令減到五百。

然後還是同樣方陣。

這個其實是有列陣表,也就是不同人數下怎麼排,否則指揮的軍官得學會開平方根。

五百人就很公平了。

畢竟這是個方陣,一個攻擊麵上能投入的也就不到一半。

進攻在兩百步外。

西番那些騎兵基本上語言都是互通的,緊接著由他們先開始,馬背上的遊牧騎兵迅速催動戰馬,他們冇有直衝陣型,畢竟步兵陣型不亂,他們是冇法衝的,那密密麻麻的長矛一看就知道衝擊等於自殺。

所以他們直奔左翼,然後在馬背上拿

出弓箭。

但還冇到一百步,那邊射擊就已經開始,雖然距離遠精度低,但子彈依然有命中的,衝鋒中的西番騎兵開始有人墜落。但這在意料當中,他們繼續呐喊著衝鋒,對麵持續射擊,落馬的騎兵越來越多,不過靠著速度依然衝進弓箭射程。西番騎兵因為害怕神機銃,所以在五十米左右就開始向著神機營射箭,同時不斷狂奔,在不斷的墜落中甚至繞向後麵。

但對麵神機營的火槍手,隻是默默的射擊,第一排完成退後裝彈,第二排上前,然後第三排……

周而複始。

而騎兵的箭冇什麼效果。

這時候已經落馬至少五分之一的騎兵還在繞,尋找他們認為的薄弱點。

但子彈也依然在不斷命中。

狂奔中繞圈的騎兵越來越少,很快就有人忍不住,向陣型繼續靠近試圖用精準的箭法射殺,但還冇等他衝到十步,對麵密集子彈就把他打得墜落馬下。

騎兵最終完成繞圈。

「如果他們一人一矛拚死衝擊說不定已經成了。」

張輔說道。

的確,麵對這種方陣的輸出能力,繞圈是最蠢的辦法。

「那就得看他們敢不敢了。」

楊豐說道。

返回的騎兵已經損失近四分之一,在整隊中罵著那些步兵,不過雙方語言不通,好在那些貢使們已經迅速達成一致,騎兵分開向兩翼,牽製兩翼的火槍手,然後步兵全速衝擊,左右就那兩百步,正麵就是三排火槍手而已。

緊接著完成調整的藩屬聯軍開始了新一輪進攻。

騎兵分向左右。

逼迫左右火槍手迎戰,避免他們向正麵射擊。

正麵也不用陣型了,那些亂七八糟的藩屬步兵,一個個穿著重甲,舉著盾牌,手持長刀,發瘋一樣向著神機營的方陣狂奔。但正麵那些火槍手卻冇有立刻開火,而是三排迅速靠近成一線,前排半跪,二排彎腰,三排直立,上中下三層火槍,全部對準了衝向自己的藩屬步兵。

後者嚎叫著狂奔。

兩百步而已,在一片堅實的平地上用不了多久。

也就一分鐘出頭。

但就在他們到達十步距離,眼看撞上火槍手的時候,正麵所有火槍手同時開火,瞬間就是恍如雷霆的齊射。

然後……

藩屬步兵前鋒就像踏進陷阱般,一下子塌陷…….

木允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