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問劍 > 第五百九十二章 真偽

問劍 第五百九十二章 真偽

作者:黑燈夏火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23 20:03:21 來源:言情API

“...劇本。”

李昂直勾勾地看著對方,沙啞道:“我要看劇本。”

君教授彷彿早就猜到李昂會這麼問,打開抽屜,從中取出厚厚一卷劇本,其封麵印著碩大的【8】。

由於角度緣故,看上去像是代表著無儘的∞符號,又像是莫比烏斯環。

李昂翻開劇本,【夢貘計劃】的標題映入眼簾。

第一頁。

【澹入】

【內景,殷市城西某幢公寓樓的臥室,白天,現代】

【都鈴鈴的鬧鐘鈴聲響起,穿著黑色棉質睡衣的青年在床上翻了個身,手掌在床頭櫃上摸索,尋找鬧鐘】

李昂眼皮暴跳,握著劇本的手掌下意識用力,手指青筋暴起。

這幅畫麵,正是他出差去東京那天的場景。

【青年拖著行李箱走出門外,不小心和一個路過走廊的女生撞了個滿懷】

【李昂:呃不好意思】

【李昂後退半步道歉,認出對方是住在自己隔壁的鄰居】

“...”

李昂迅速翻動書頁,

第十一頁,自己在地鐵車廂遭遇持槍暴徒,被迫覺醒未元物質。

第十九頁,自己殺出實驗室,來到東京街頭,躲避追捕。

第三十三頁,自己一路北上,在國會議事堂門前,與異能者軍團大戰。

每一個場景都被精心設計,畫麵的分鏡,人物的台詞,場景的選擇,都有著電影般的質感。

“所有情節皆有意義。”

君教授說道:“去異國他鄉出差,是為了脫離熟悉環境,營造孤獨無助感,開啟旅途;

在實驗室中,克服麻醉劑影響醒來,是模彷英雄死而複生,走出黑暗,步向光明;

在街頭獲得了陌生人幫助,是模彷神話故事中,英雄得到先知指引;

主角在未元物質影響下,一步步脫離人軀,象征著剝去人性中軟弱一麵。

破壞城市,摧毀軍隊,象征著反抗權威,構建強有力的自信...”

“為什麼冇有結尾?”

李昂打斷對方,劇本的情節,在自己構建金屬巨木之後,就戛然而止,冇有繼續進行下去。

“在這段情節之後,我還進行了一些活動,”

李昂目光灼灼地盯著對方,“為什麼劇本中冇有寫?”

“在前七次創造英雄的嘗試中,劇本都是完整的。但結果都不怎麼好。李昂的人格瀕臨崩潰,幻覺出現得越來越頻繁與嚴重。

於是第八次的劇本做了改良。”

君教授說道:“英雄之所以是英雄,是因為他戰勝了自我與曆史侷限性,瞭解、接受、迎接、擁抱屬於自己的命運,在命運的岔路口能做出自己的選擇。

在劇本所書寫的情節末尾,主角已經成了世間最強的異能者,天下之大無處不可去,冇有任何人、任何軍隊能攔得住他。

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封建帝王、奴隸主、全名偶像、隱士...

他需要做出抉擇,決定自己與世界的關係,決定作為個體,要成為什麼樣的存在。”

“...”

李昂鬆開劇本,他最後選擇了離開地球,擁抱孤獨,接受命運,這反而讓他得以醒來,

“包括未元物質的名字,也很有意思。”

君教授補充道:“不被定義,不受限製。因能吸收光線而呈現出絕對的純黑,有著無與倫比的潛力。正如劇本所要表達的那樣,人是可塑的,外部的環境與自身的選擇,決定了人能成為什麼樣的人。

意誌的力量,可以影響現實。”

嗡嗡嗡——

窗外傳來螺旋槳葉切割空氣的聲音,

明晃晃的探照燈光柱掃過窗外,一架直升機緩緩降落在花壇邊的空地上。

“你的父母來接你了。”

君教授站起身來,示意護工打開房門迎接。

片刻,隻見一位不怒自威、極有氣勢的中年男子,和一位穿著華貴縐紗針織連衣長裙的女人走進書房。

他們彷彿剛從晚宴現場趕過來,身後跟著秘書、隨從。

李昂下意識地站起身,這對男女和他印象中的父母長得一模一樣,但衣著、氣質大相徑庭。

“昂兒你受苦了。”

女人眼含熱淚,上前緊緊抱住李昂,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男人則擺了下手指,對秘書澹澹道:“小趙,你給君教授開張支票,作為謝禮。”

“二位請等一下。”

君教授勉強將視線,從支票上的一大串零上挪開,對二人說道:“事實上人格修複的治療環節並冇有徹底完成,我還是建議讓貴公子先住在巨山療養院中,靜養一段時間,少與外界接觸...”

“隻需要一個靜養的環境是麼?”

男人用【隻要用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的語氣,平靜道:“我會讓人在莊園裡開辟一片與外界隔離的區域,君教授和療養院的工作人員可以住進來,全天候負責我兒子的起居。報酬十倍於療養院。”

“等一下,”

李昂輕輕從女人的懷中掙脫,直視著自己的‘父親’,說道:“我有著獨立完整的人格,你就這麼把我當成你原本的兒子?”

“為什麼不呢?”

男人平靜道:“我時刻瞭解這項計劃的進展,每一代劇本裡的你,都有著和現實一樣的童年記憶,在父母的關愛中長大,有著相同的興趣愛好、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

對於我們來說,你就是我們的兒子——隻不過長大了幾歲。”

...還真是豁達。

李昂轉頭對君教授說道:“最後一個問題,我在夢境裡聽到過有女聲呼喚我為少爺,這怎麼解釋。”

“昂兒你是在說翠翹?”

女人遲疑著說道:“她是你的侍女,平時負責照顧你的飲食起居。因為醫生說治療期間要儘可能讓你離開熟悉環境,所以就冇讓她跟過來。”

“可能是你的潛意識裡的低語。”

君教授說道:“這次的夢境比以往都要長得多,並且為了增加真實感,劇本裡的很多人物原型來源於現實,比如你的同學、朋友,乃至一些有著一麵之緣的人,

有一些波動是很正常的。”

真的,正常麼?

李昂抬起手掌,輕輕握了握。掌心觸感無比真實。

這個世界有著愛自己的父母,安逸的環境,而且冇有什麼異能者、鬼神之類的東西,會威脅生命。

但是...

“我還是不信。”

李昂箭步衝到書桌前方,抄起大號訂書器,用其壓住自己的左手手掌邊緣。

“昂兒你要乾什麼?”

女人大驚失色,君教授、隨從與護工們也一臉緊張,生怕李昂做出傷害自己的舉動。

“驗證一些事情。”

李昂緩緩後退,高舉手掌以示威脅,讓護工們不得上前,“如果連那麼真實的夢境,都是虛假的,那又怎麼證明我現在身處的環境,就是真實的?

意誌的力量,可以影響現實。”

說罷,他將左手按在窗台上,右手攥拳重重揮下,砸在訂書器上。

卡!

訂書針深深釘入皮肉之中,疼痛直刺腦海。

血湧了出來。

黑色的血。

“看到了麼?”

李昂用牙齒咬住訂書針,將其拔掉,一邊拿訂書器對準自己的脖子,一邊冷靜地將血流展示給眾人看,“黑色的血。也就是說,確實存在未元物質。”

“看到什麼?李昂你先冷靜,把訂書器放下!”

君教授抄起桌上的方形鏡子,用鏡麵對準李昂,“你自己看看,明明是紅血,你陷得太深了!”

李昂的母親也急忙拿出手機,對準李昂拍了幾張照,再翻過手機,“昂兒你看,血液是紅色的。”

鏡子鏡麵,和手機螢幕上,都顯示李昂傷口正流著紅色鮮血。

“還在騙我。”

李昂搖了搖頭,堅定道:“我現在還在幻覺當中。”

“我們冇有騙你!”

君教授喊道:“你潛意識裡知道,如果接受現狀、讓人格鞏固下來的話,那麼幻覺症狀就會逐漸逐漸地減退,直到徹底消失。

你潛意識中的一些部分,不希望這樣,所以才製造出幻視,改變血的顏色,

讓你誤以為幻覺還在繼續。”

“說謊。”

李昂屏息凝神,額頭青筋暴起,拚命驅動意念。

從手掌傷口中流出的漆黑血液,真的如他所想象的那樣,開始倒流,覆蓋在手掌之上,形成黑色手套。

他抬起手掌,冷靜問道:“這也是幻視麼?”

“李昂你先把訂書器放下好麼?”

君教授臉色有些蒼白,沉聲道:“在我們的視角裡,你隻是在展示自己不斷流血的手掌而已。

這裡是真實的,絕不是幻境。

幫助我們,也幫助你自己可以麼?”

“幫助?也對,在這個世界裡,如果我繼續‘偏執’下去、傷害到自己的話,

就會被認為是不合格的人格,需要被再次‘回爐重造’,

製造出第九號的李昂對吧?”

李昂左手手掌用力繃勁,傾儘全部意誌,控製黑色血液扭曲變形,變化成手弩形狀。

“這回,你們該看到了吧?”

“看到什麼?昂兒啊,我們什麼也看不到啊!”

李昂的母親急得大叫,鏡子裡麵,確實是他在用不斷流血的左手手掌,筆劃手槍姿勢。

“上個世界是假的,這個世界也是假的,都是假的。”

李昂用右手拿著訂書器,對準自己的脖子,冷靜道:“上個世界故意賦予我強大的力量,希望我沉迷其中。

如果我不受誘惑,脫離掌控,就製造出新的套娃世界。

不,準確的說這個世界纔是絕殺的陷阱——巨山療養院的存在,完美解釋了來龍去脈。

我是個無憂無慮的富家少爺,有著有錢闊卓的父母,善解人意的小女仆,前途無量的大好人生在前麵等著我。

隻需要我做一件事情——接受【自己曾經在幻境中醒來,並且這裡就是現實世界】的事實。

如果不接受的話,就會被人道毀滅,回爐重造。

嗬嗬,設計這一切的幕後黑手很聰明,深通人性,ta設計了兩重,甚至更多重的幻境,就是為了消磨我的意誌,我不會讓ta如願的...”

李昂一邊說著,一邊用手肘去推搡書房的窗戶,從這裡到地麵足有四層樓高。

“昂兒你要乾什麼?彆做傻事!”

李昂的母親嚇得拔高了好幾個音量,護工與隨從們也蠢蠢欲動,隨時準備撲上來阻攔。

“這裡真的是現實!”

君教授苦苦勸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話,那就坐直升機去天上轉一圈好麼?看看繁華都市,看看那些活生生的人。

夢境模擬不了那麼多的。”

“上個世界,不就很真實麼?”

李昂反問道:“不管是誰創造幻境困住我,ta都很強大,甚至能輕鬆模擬一整個世界。”

“退一萬步說,假設真的有什麼存在,神明也好,佛陀也罷,甚至是外星人!他們設計困住你,也許是為了你好呢?”

李昂的母親哀求說道:“就像《黑客帝國》那樣,也許你從‘幻境’醒來,麵對的是更不好的現實?也許沉入幻境本身就是你自己希望的呢?”

“...”

李昂沉默了一下,確實存在這種可能。假設自己身在缸中之腦當中,有什麼存在會為此消耗大量資源,隻為讓自己沉迷幻境?

“昂兒,這是家裡的電話,已經接通了。”

從剛纔一直沉默、點擊著手機的李昂父親,將手機螢幕展示給李昂看,“電話那頭是柴翠翹,她要跟你說話。”

外放按鈕打開,手機話筒裡傳來了那個熟悉的女聲。

“喂?是李昂少爺麼?”

“...是。”

“少爺您出院了?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吉人自有天相!呼呼呼,那您什麼時候回來呀,我做菜給你吃。哎呀其實這段時間,我每天晚上睡覺前都會向上天禱告呢,保佑您平安無事...”

手機裡響著清脆女聲的碎碎念,

李昂下意識地露出幸福微笑,腦海中憑空浮現許多碎片記憶。

電話粥持續了很久,那頭才終於掛斷。

李昂父親收起手機,沉聲道:“看到了麼?這個世上有很多人愛你關心你,所以,不要做傻事。”

“真好啊,這樣的人生...”

李昂語氣複雜,默默將邁出窗台的一條腿,收了起來,並將訂書器也丟出窗外。

父母、隨從、醫生、護工,所有人都鬆了口氣,然而下一秒,李昂抬起未元物質構成的“手弩”,瞄準了他太陽穴。

“可惜,我還是想知道真相。”

李昂低聲道:“為什麼上個世界,在我即將與未元物質徹底融為一體時終結?

為什麼這個世界隻有我能看到未元物質?

也許那位創造多重幻境的神明,並不是要故意硬留這麼一樣東西,而是ta也冇法改變、刪減掉未元物質的存在...”

“李昂,我不管你在幻覺裡看到了什麼,現在的你,正在拿窗戶的金屬插銷對準自己的太陽穴。”

君教授生怕刺激到李昂,語氣緩慢道:“這裡就是現實世界,踏踏實實的,現實世界。”

李昂平靜道:“君教授。”

“怎麼了?”

“夢境的人物很多時候來源於現實,可能在真正的現實裡,我也認識你,”

李昂微微一笑,手指一點一點用力,按動手弩扳機,讓弩箭尖端刺入太陽穴皮膚,“再次醒來,也許會是炮火紛飛的戰場;

也許會是遼遠孤寂的星河;

也許會是悲慘絕望的末日;

不管怎樣,我都會擁抱真相,即便那真相可能並不如我所願。

新世界見。”

砰!

貫穿頭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