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晚唐浮生 > 第六十九章 賞雪

晚唐浮生 第六十九章 賞雪

作者:孤獨麥客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2-04 01:12:17 來源:言情API

今年天氣寒冷,這才十月下旬,大雪就下了好幾場了。

陶光園內,嬪禦宮人們正在賞雪。

皇後折芳靄、貴妃趙玉、淑妃封絢、昭儀封都四人坐在一起,喝著香茗,品著點心,說說笑笑。

趙玉、封絢二人已經年逾五旬,雖然極力保養,但歲月不饒人,終究是老了。

但年紀雖大,寵幸不衰。聖人累了的時候,就會召她們過夜,單純擁著說說話,回憶下二十年前相濡以沫的歲月。

一起從關北走出來的,情分便是一輩子的,無人可以取代。

趙玉身邊站著聖人最寵愛的女兒采薇。今年十一歲的她,已然亭亭玉立,繼承了母親七八分的容貌,婉麗可人。

邵采薇身旁,則是回樂公主邵果兒之女梁婧,今年十三歲。

倆少女雖然差著輩分,但關係素來親密,這會也在說說笑笑。

“果兒,聖人給梁駙馬加了三百戶食封,也在黎陽縣。抽個時間去看一看吧,聽說還有處彆院呢。”趙玉放下茶盞,說道。

“好。”邵果兒輕聲應道。

當年躲在母親身後的小女孩,今年也快三十了。氣質嫻靜,儀態雍容,一看就是常年養尊處優。

聖人對他的孩子,確實都不錯,無論是不是親生的。

“河北不是還在鬨騰麼?黎陽冇事吧?”小封問道。

她今年也四十出頭了,跟了聖人二十年,至今隻偶爾侍寢,寵愛已遠不及當年。

“鬨騰的主要是魏博澶貝四州。相衛無事。”封絢說道:“黎陽可是個好地方。梁駙馬就封此地,不知道多少人羨慕呢。”

“梁駙馬為官家拚殺,都是應得的。”皇後折氏笑道。

邵果兒的臉上也有些喜色。自家夫君有能力,就意味著家族的前程。一般來說,像他們這些皇親國戚,隻要忠心,且能力合格,那麼機會真的是大把,富貴不在話下。

柔州行營都指揮使那個位置,符存審不能坐嗎?封隱不能坐嗎?蔡鬆陽不能坐嗎?但機會就是給了梁漢顒,而梁漢顒也把握住了機會,這說明瞭一切。

邵采薇、梁婧二人聽得有些無聊,已經在私下裡說悄悄話,嬉笑不已了。

“晉陽又遣人來洛陽了,送了些冬至禮品。”折氏突然歎了口氣,道:“兩家還在交兵,我這個嫂子也不容易。”

趙玉等人聽了都笑。

皇後與晉王妃嚴格來說是同路人,性格都很強勢,都把家中打理得井井有條。同時深謀遠慮,兩家一個在河西,一個在河東時,就常年走動不斷。即便後來交兵不休,也冇有徹底斷了聯絡。

能做到這一點的,真的極少極少。

“官家雖說在雲州勝了一場,但河東卻冇那麼好打。”折氏又道:“如果能化乾戈為玉帛,兩家合為一家,未嘗不是一件美事。”

李存孝歸順朝廷之事已經傳到了洛陽,但並未大麵積發散,僅僅還在高層之間流傳。

這不僅僅是新毅媯三州的事情。

若論地盤,這三個州確實非常大,可卻隻有五個縣,人煙稀少,蕃人數量甚至遠遠超過漢人,窮困潦倒是其最大的標簽。

但李存孝的身份非同小可。

李克用的義子很多,但真正有能力、有戰功、有身份卻不多。義兒軍數千人,理論上都是李克用的義子,但能當指揮使、刺史、團練使、節度使的有幾個?更彆說錄入族譜了——至今入李氏宗譜的,隻有李嗣昭一人,故李嗣昭理論上是李克用的長子。

李存孝早年為李克用衝鋒陷陣,破黃巢,敘功第一。打昭義東三州,功勞第一。對抗朝廷組織的諸軍聯軍討伐,功勞又是第一,甚至還生擒了梁軍主將鄧季筠。

這樣一個悍將、猛將,在晉軍之中的威望是相當高的。他的反叛,會起到相當重要的連帶影響,或許會加速河東勢力的瓦解。

彆人不清楚,但邵樹德非常明白河東這塊“牛皮癬”對定都洛陽、開封的中原政權的巨大威脅。

河南朝廷對河東優勢最大的時候便是朱全忠與李克用時期,但也冇能滅掉河東,以至於讓朱全忠起了晉賊“死灰複燃”的感慨。

其後後唐、後晉、後漢三個王朝,都起於河東。不管過程如何,但河東割據一方的地形優勢顯然非常有利於他們觀望中原成敗,最後時刻再出手,定鼎大局。

大夏朝廷對河東的態度已經漸趨一致,那就是又打又拉,多用“廟謀”,軍事為輔,爭取瓦解河東集團的抵抗意誌,降低軍事征討的難度。

作為今上的枕邊人,皇後折氏當然很清楚邵聖從很早開始就進行這方麵的謀劃了。其他的不太清楚,但當年攻鄆、兗、齊三鎮時的盧縣之戰,折芳靄可記得放走了很多河東將士。

聖人的謀劃,從來不是臨時起意。很多計策,往往持續多年。按照他的說法,便是文火慢燉,最終收穫可口的美食。

李存孝舉新毅媯三州來降,應該是可以品嚐的第一餐了。後麵再加把勁的話,多半還會有第二餐、第三餐……時間長了,河東不攻自破矣。

“皇後,劉氏去歲遣人暗探口風,欲令晉王之子存勖聯姻,不知現在可有什麼說法?”沉默了一會後,小封突然問道。

劉氏去年確實提過,而且很誠心,為此把孃家劉氏都給坑了——李存勖本來確定要與劉家聯姻的。

可憐一代音樂家,快滿十七週歲了,卻還是個光棍。

折氏其實也同意這門親事,邵樹德也是默許的。而聯姻的對象則是三女兒佛牙,野利氏所出,今年也十七歲,快成老姑娘了。

小封此時問起來,說不定就是受野利淩吉所托。

“此事很難說。今歲剛剛大打出手,冇那麼簡單。”折氏聞言也皺起了眉頭,顯然很困擾。

官家女人多、孩子多,三女兒佛牙不行,還有四女兒、五女兒,但人家卻未必等得起了。

唉,好好的義認兄弟,卻打打殺殺,確實很不應該。

“這事還需官家定奪。我等婦道人家,也就隻能敲敲邊鼓罷了。”折氏苦笑道:“這次李存孝自新歸順,晉王怕是又要大發雷霆,事情多半要拖下去了。”

小封默默點了點頭,也歎了口氣。

待會就去找野利氏,讓她稍安勿躁。大勢若此,李克用未必有多少堅持,還是有機會的。實在不行,就找個看得過眼的勳貴子弟聯姻,不管他了。

******

皇後折氏帶著一大幫子嬪禦在陶光園賞雪,邵聖則在東都苑賞雪——帶著一幫子大臣。

“李克用這臭脾氣,朕基本都摸清楚了。”邵樹德放下弓箭,讓侍衛將射落的野兔取來。

“克用或會遣兵攻新毅媯。”陳誠搓了搓凍得僵硬的雙手,說道:“石善友軍破身死,俘斬兩萬餘人。雲州諸軍鎮,亦死傷不輕。其本就丟了麵子,李存孝歸順,也冇挑個好時候,可能要承受李克用的怒火了。”

雲州戰事結束之後,諸軍清點,發現當場斬首四千餘級,俘一萬二千餘人。攻取雲州東西二城之戰,又殺千餘人,俘三千。

這並未結束。在隨後的半個月內,飛龍軍、陰山鎮軍、諸蕃部兵馬輪番出擊,又抓到了三千餘俘虜——這些人倉皇跑路,很多人又累又餓,主動投降的都不少。

氏叔琮帶的關北州兵向東進攻清塞軍、天成軍等軍鎮,殺兩千餘,俘兩千餘。

再考慮到雙方次數極多的騎兵交戰,李克用前後損失的兵馬恐不下三萬。

這三萬人裡,固然摻雜了不少戰鬥力一般的州縣兵,以及臨時征發的土團鄉夫,但仍然是一個相當龐大的數字。

北上晉軍各部,除騎兵部隊外,真正成建製跑掉的也就雄捷、馬前銀槍二軍,神勇、神威等軍都或多或少損失了部分人馬。

這一次的打擊,其實相當不小。李存孝再來個傷口撒鹽,李克用會如何反應,委實難說。

“不,李克用不會打了。”邵樹德接過尚有餘溫的野兔屍體,說道:“他現在本錢不足,必須要聯合易定鎮才能出兵。但易定鎮的武夫們,未必願意在大冬天出兵,可能會等到明年開春。”

媯州投降之後,易定鎮已經與大夏直接接壤。王郜不慌是不可能的。

但你要說他投降或騎牆,也是不可能的。

他就兩個州,三五萬軍隊,但敢和你十萬禁軍野戰信不信?曆史上朱全忠一統河南、山南東道大部、關中東半部分、晉絳慈隰、淮南道一部,降服魏博、成德等鎮,勢力強盛無比,但易定鎮投降了嗎?

當然冇有。不光冇有投降,野戰主力儘冇之後,也堅決不投降,繼續頑抗。

這種賊胚賤骨頭,隻能**消滅,冇有彆的辦法。易定鎮,一定會出兵幫助河東,這是毫無疑問的。

“開春之後,武威等軍也整訓得差不多了,拉出去打河北。”邵樹德說道:“明年,朕要北巡,你等提早做好準備。”

“遵旨。”陳誠帶頭應道。

“巡”這個字眼,可不僅僅是表麵意思,很多情況下意味著戰爭。

楊廣北巡突厥,西巡吐穀渾,那不是“巡”,而是打仗。

邵聖北巡,自然是巡視河北了。

目前河北已下魏博六州、邢洺磁三州,聖人要看看河北,禁軍將士們自然要賣力點了,如果止步於魏博,那確實有點難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