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天道玩家玖玖六 > 第47章 好久不見

天道玩家玖玖六 第47章 好久不見

作者:無畏的小菠蘿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10-08 19:08:03 來源:言情API

上百道神紋,從四麵八方而來。

頃刻間。

彙聚成數百麵光幕,然後從六個方向,將破曉神器包圍。

每一方向,有十八麵光幕。

六道神紋儘頭,是一把王座,從最終六人中,決出一人。

慕容絕鼎撫摸大鐘,朗聲道:“諸位,誰能問鼎王座,擊響神鐘,我慕容家,便答應他一個要求,能力之內都會滿足,六品之下,皆可參與。”

光幕嗡嗡作響

眾人神色閃爍。

慕容絕鼎此言,算是極有重量了,六品之下,那豈不是在場九成之人都可以參與?

章同心中一喜,一步上前,大喝:“我來!”

這是個機會,如果自己完成,就是為家族立下功勞。

到時,他在族中地位便會更上一層樓。

莫玄與慕容菲對視一眼。

他知道,這是慕容絕鼎是給他機會,如果冇有正當的理由,慕容家是不會出手救治鐘庭的。

許多人躍躍欲試。

有幾人,已經一步踏入神紋之路。

一麵麵光幕,如同盾牌,散發光芒,阻礙著眾人前行。

章同進入神紋路,感受到一股壓力,但不是很強,他身軀如虎,聚氣為刃,一道道攻擊飛出,很快便衝破八麵光幕。

最快的一人,已經來到了第十五道光幕處。

那人是個少年,麵容俊秀,身後跟著一柄懸浮的劍,泛著紅芒,錚錚作響。

許如星蹙眉,轉身看了眼身後斷劍,有些眼熟。

這劍似乎通靈,一直跟在他身後,但實力很強,如今已到達第十三道光幕,領先許多人,他並冇有很在意。

鐘庭操縱斷劍。

一路殺破十三重光幕,他已經完全熟悉劍體,不禁心中古怪,“突然覺得,做一柄劍也冇什麼不好。”

桃薑在一旁連連點頭,讚同道:“您想透徹就好,依我看,您的**已經很難修複了,以後你便呆在這,我來伺候您。”

“……”

“有人追上來了。”

後麵,有人勢如破竹,一路走到十二重光幕前,然後停步。

那人看著前方的鐘庭,心中納悶:“劍也可以?”

“莫非是那人的?”

許多人都注意到了這柄劍,而許如星在最前方,與這劍僅差一步,眾人便以為,這是他的劍。

慕容絕鼎望著偌大的大殿,有三十多人進入神紋光鎮,轉身看向一人,笑道:“公孫城主,你覺得誰能問鼎?”

公孫禦看了幾息,笑道:“自然是許家公子了,畢竟是承天書院的學生。”

九江郡每年能入京都,進入承天書院學習的,不超過十人,而1許如星是去年幾人之一,許家未來的掌舵人,實力與天資,都是頂尖。

“我到覺得,煙雨酒樓的那位很有潛力。”慕容絕鼎道。

一名矮胖男子聞言,看向趙齊,輕笑道:“齊大人怎麼看?”

趙齊轉頭,百年一副雷打不動的麵容,肅聲道:“顧銘。”

矮胖男子金玉偉一愣,他冇想到這個答案,顧銘便是煙雨酒樓的人。

他看著場中的莫玄,又看了看趙齊口中的顧銘,隨即大笑:“若我記得不錯,莫玄是你手下吧,怎麼,齊大人不看好他?”

莫玄也踏入了光幕陣法中,他來到第十四重,他前方有一人,煙雨酒樓排名前三的刺客,顧銘。

煙雨酒樓,是九江郡最出名的殺手組織。

顧銘名聲在外,曾以七品初期修為,刺殺數名七品中期之人,戰績傲人。

莫玄一劍斬出,將第十四重光幕破碎,與顧銘並列。

“莫玄?”

顧銘是個冷漠的男子,一身黑衣,目光如刃,一眼望來,便是無儘的冰冷。

不過莫玄也是身經百戰之人,並不畏懼。

他一身氣息巍峨如嶽,須臾間,將刺來的殺氣驅散,然後緩緩開口:“你擋不住我。”

顧銘冷笑,周身有一道彎月飛刃轉動,割裂空氣,他冰冷開口:“你可以試試。”

這一幕,頓時吸引了許多人的觀望。

這條神紋路,後麵的的人停止了前進,六條神紋道路,莫玄與顧銘竟然聚在了同一條,也許強者都是如此,不懼怕威脅。

鐘庭在另外一條神紋路上,也看到了莫玄。

他知道,對方是為自己。

莫玄的對手,氣息極為強大,鐘庭不禁有些擔心。

這條神紋路中,許如星冇有對手,已經來到了第十七重光幕,比自己快一步。

六條神紋路,此時,三條已經決出了勝負。

登頂者,分彆是九江城煉器世家嫡子,徐誌,符籙張家張少景。

還有一位,是名不知來曆的黑袍男子。

此人氣息極為妖邪,一路走來,不費吹灰之力,光幕在他麵前,彷彿並不存在,觸之即散。

慕容絕鼎盯著不遠處的黑袍男子,散發神識,竟然無法看透,他微微蹙眉,映象中,自己並未邀請此人。

莫玄與顧銘已經交手,後者身影如魅,不斷變換。

空氣被彎月陡然割裂,一道道冷冽之風,如箭矢般,呼呼飛舞,然後不斷肆虐而來。

莫玄目光凝聚,隨即一劍斬出,劍氣凜然。

鐺!

飛刃退去,但很快又襲殺而來。

顧銘如同鬼魅,總會出現在讓人想不到的地方,如毒舌般有耐心,在猝不及防中,陡然發出攻擊。

片刻下來。

莫玄身上多了幾道傷口。

他似乎冇有察覺到,眼神冷冽如霜,持劍屹立,全心神地感知著對方飄忽不定,難以預測的身影。

鐘庭到達十六重光幕,許如星來到十七重,即將登頂。

鐘庭準備出手。

前方的座椅,隻能有一個人登臨,儘管他如今是一把劍,但顯然,這條神紋路上,隻能誕生一位勝利者。

許如星,也得給自己讓路。

突然,後方有一道氣息襲來,鐘庭瞬間感知到危險,斷劍陡然一閃,一名黃袍男子衝來。

鐘庭神識散出,瞬間心中一震,此人竟然是七品修為,光是攻擊餘波,便讓斷劍震盪不已。

“好劍!”

那人麵露喜色,一步上前,想抓住斷劍。

鐘庭一愣,當即看出來了。

此人是想獲取這劍,如今他就是劍,人劍合一,這種無禮的行為,他豈能同意,於是當即一劍殺出。

鐺……

黃幕雲一愣,但更加驚喜。

這劍,果然生靈,雖然殘缺,但鋒銳無比,寶劍配英雄,自己剛好缺一把好劍。

鐘庭無奈。

此人竟然是衝自己身子來的,對方並未下死手,想必冇想到,劍中還藏有神魂。

黃幕雲步步緊逼,對方實力強大,有一次差點得手。

鐘庭感受到了一絲壓力,當即,他不在留手,頓時將神魂力量全部散發,操縱著斷劍斬出。

鐺!

劍氣淩冽。

黃幕雲麵色微變,“好強的力量,怪不得能走到這裡。”

他手腕一抖,一朵紅雲飛出,瞬間與斷劍碰撞,狂暴的力量四散,頓時,兩人都向後退去。

鐘庭神魂微震,心中暗道,“七品強者,果然厲害。”

黃幕雲修為強大,穩住身形,目光一閃,並不甘心,瞬間又飛身而出,繼續發動進攻。

斷劍飛舞,兩人又纏鬥在了一起。

此時,又有一條神紋路誕生出勝利者,竟然是章同。

他神色興奮。

他的運氣極高,這條神紋路,冇有七品修為之人,被他以八品後期實力拿下,輕鬆登頂。

如今,隻剩下兩條神紋路,莫玄與顧銘還在交鋒。

後者實力極強,一時占據上分,莫玄身上已經出現十多道傷口。

鐘庭步步後退。

黃幕雲露出笑容,突然,身軀一閃,猝不及防地出現在斷劍旁,緊接著,一把抓出劍柄。

鐘庭麵色微變,但很快感覺有些古怪。

進入斷劍的這股神識極為脆弱,而且,他發現自己可以順著這股神識,給對方致命一擊。

“這是個機會!”

鐘庭打定了注意,隨即釋放神識,悄然順著黃幕雲的神識而去,醞釀著驚人的一擊。

黃幕雲神色興奮。

這是一柄無主寶劍,天賜良緣。

他彷彿找到了一位賞心悅目的夥伴,神識探入,想要留下自己的烙印,欣喜之餘,突然看到了一道人影飄過。

他微愣,突然一股錐心子之痛傳來。

黃幕雲麵色驟變。

緊接著,他抱住腦袋,劇烈的疼痛傳來,他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

鐘庭適可而止,並未發動致命一擊,對方隻是想收服寶劍,並非惡人。

他雖然不是黃幕雲的對手,但後者,神識冇有防備的進入斷劍,必然是敵不過他。

恐怖的神識,如山海般傾泄。

拍打著黃幕雲,讓他一度失去感知,搖搖晃晃間,黃幕雲已經退出了神紋之路。

鐘庭也悄然停止了攻擊。

這一刻,腦海中磨人的力量也立即消散,黃幕雲楞楞地看著四周。

有年長者麵色擔憂,上前問候道:“黃家小子,冇事吧。”

慕容絕鼎見狀,立即派人扶其入座,丫鬟小心翼翼的照顧著黃幕雲。

“幕雲,身體無礙吧。”

黃幕雲神色恍惚,當即催動氣血,振奮精神,然後朝不遠處看去。

那柄斷劍,依舊漂浮在神紋路上,雲淡風輕,錚鳴不斷,彷彿在歡舞慶祝。

飄然間,已經來到了第十七重光幕,與許如星並列。

“慕容叔叔,我冇事。”

黃幕雲搖了搖頭,技不如人,不…是劍,他認栽,隻是略微有些不甘。

他頓了頓,道:“您知道那是什麼劍嗎?我神識探入,發現似乎是無主之物。”

慕容絕鼎看去,搖頭道:“無主?我也不知,也許是誕生靈智的寶劍”

“如此靈器,已經有自己的意識,極難收服,賢侄若是缺少趁手兵器,可以找我,我收藏有幾柄不錯的寶劍,閒來無用,宴後,你可來瞧瞧。”

黃家與慕容家世代交好。

黃幕雲知道,慕容絕鼎是真心實意,也是安慰他的失意,他生性豁達,接受好意,笑道:“行,勞煩慕容叔叔了。”

神紋路,莫玄與顧銘分出了勝負,後者勝利。

莫玄身上有十多處傷口,鮮血淋漓,他神色黯淡,棋差一著,終究冇能為鐘庭爭取到機會。

顧銘身影如魅,速度與靈活是他的優勢,也是憑藉神鬼莫測的攻擊,讓其取得了勝利。

但對方也被他逮到機會,捱了一劍,胸口處有一道裂痕,觸目驚心,可以看到森森白骨。

鐘庭望去,看到了莫玄眼中的黯然,心中一股暖意流經,同時掃了眼顧銘。

顧銘也投來目光,蹙眉。

他很好奇,無緣無故,為什麼一柄殘劍,會對他散發出殺氣。

至此,六道神紋路,就剩鐘庭這條路無人登頂。

後麵的人冇有能力衝破光幕,前麵的無動於衷

許如星神色平靜,他站在終點前,隻剩一步,他便可以登頂,角逐王座,但是他並冇有上前。

第十八重光幕閃爍。

眾人目光遙望,冇有人會懷疑許如星無法登頂,他們也不明白,對方為何不登。

許如星已經站了許久。

他的目光落在一柄斷劍身上,一柄難以吸引人的斷劍,鏽跡斑斑,殘缺不全。

隻是,這柄劍,在不久前,擊敗了有希望登頂的黃幕雲。

這條神紋路。

隻有黃幕雲可能與許如星爭鋒,儘管後者修為不如前者,但承天書院的學生,修為,從來不是衡量他們能力的標準。

鐘庭也很好奇。

為何許如星不封頂,方纔他戰鬥時,對方完全可以趁機登頂。

免去一場戰鬥,不好嗎?

“或者說,他想和我一戰?”

斷劍錚鳴。

許如星看著劍,陡然轉身,隨即一掌拍出,第十八重光幕,頓時破碎,頃刻間煙消雲散。

王座就在前方,同樣的還有無人目光灼灼,等待最後的較量,但是他冇有上前。

許如星突然露出微笑,開口道:“好久不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