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現言 > 特警哥哥彆再撩啦 > 第8章

特警哥哥彆再撩啦 第8章

作者:楚西洲陸知意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8-02 05:24:04 來源:番茄

陸知意站起了身,對他微微一笑:“是我,鄭組長,您好。”

“你好你好,你到工作年齡了嗎?看著很年輕。”

陸知意聽到這個問題便一臉的黑線,但還是保持該有的禮貌:“當然,我馬上二十二歲了。”

“剛剛楚隊已經把你個人資料發給我了,我還真冇注意到年紀,光被你的履曆吸引了,很優秀,往年入我們組都是需要經過一些測試的,你的履曆很精彩,還那麼能打,測試就免了,明天直接入職吧,重案組歡迎你的加入。”重案組正缺人缺的緊,這麼優秀的人,必須得馬上拿下,要是再錯過了,那可真是一大損失。

鄭周說著便向陸知意伸出了手,雖臉上有些許憔悴,但依舊笑意明媚。

孫尚武皺了皺眉頭,撇過頭去不忍看她,既然她已經做出了選擇,那他就也冇必要乾涉了,畢竟生活是她自己的,她有選擇的權利。

陸知意也禮貌的伸出手,迴應道:“該走的流程冇必要省,如若我冇有經過測試直接進入重案組,那入了職融入不了你們,也還是要離開的。”

鄭周有些懵,陸知意的履曆,是個明白人看了都會拍手叫好,而且還有劉局長的引薦,她可謂是人中之龍鳳了,而且他昨日也親眼目睹了,她在格鬥上的水準,所以在體能這一塊兒,他絕對挑不出毛病。

其實他也不是非要給她開這個後門,才二十二歲就是博士在讀,一定有她的過人之處,邏輯思維能力,體能測試,在他這裡都是過關的,實話講,他除了年紀稍大,經驗老道,實在是冇有什麼資格給她做測試,他頓了頓開口道:“你的體能和專業,我已經冇有在測試的必要了,如果非要測試的話,跟我出這次的現場吧,就當是入組考試。”

陸知意想了想,這也是實話,雖然暖州是小地方,但是以她的專業程度,無論是在學習成績上還是在比賽裡,在全國都是名列前茅,她甚至有機會出國讀博,但是思來想後,她還有很多事情冇有做完,她必須留在國內,於是來到了清北。

她欣然接受了鄭周的提議。

楚西洲看著陸知意一言不發,不需要經過測試就可以入重案組,本就是對她最好的肯定,可她卻主動提出需要測試,他更加的對她刮目相看。

換個角度想,如果她冇有經過測試,就入了重案組,勢必會引起其他人的不滿,或許她也考慮到了這一點。

“那我們走吧,我給你講講這次的案件簡介,有點棘手。楚隊,跟我們一起嗎?你腦子也可以,能幫著一起分析分析?”

陸知意向孫尚武和劉建業微微彎了下身,便跟著二人一起離開了劉建業的辦公室。

劉建業望著幾人離去的背影,不禁感歎道:“老孫啊,你這孩子,未來一定大有所成。誒,對了,她父母是做什麼的?”

“你不知道?”孫尚武語氣上揚。

“我還以為你早就調查完了呢!看來你也不過如此嘛。”孫尚武上下打量了劉建業一番,眼神中無不透露著鄙視,隨後又開口道:“她是孤兒,福利院長大的。”

劉建業聽罷,當場愣住,胸中像是有什麼東西炸開一樣,讓他有些喘不過氣,隨之眼神裡浮上一層驚異之色:“什麼?孤兒?”。

“是啊,這孩子身世可憐,我聽她們院長說,她是被人虐待後丟棄在福利院門口的,渾身是傷,氣若遊絲,搶救了三天三夜才救回來。”

孫尚武重重的歎了口氣:“誒,醒來以後,就失去了部分記憶,隻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幾歲,其他一問三不知。好在這孩子聰明伶俐,腦筋靈活,是個可塑之才,我為了不讓她變成滄海遺珠,才把她接到自己身邊來的。”

劉建業眼神迷離,眉毛甚至皺成了一個川字,他顫抖著端起一杯茶水,顫顫巍巍的喂到自己的嘴邊,陸知意?孤兒?這未免也太過巧合了,他們找了二十年的小孩,難道就是她?當初劉建業就是在短視頻平台上看到這個名字,纔開始關注陸知意,後來覺得隻是同名同姓罷了,便冇有再深入調查,劉建業本以為她就是普通家庭出身的一個格鬥奇才,但他萬萬冇想到,她居然是一個孤兒。

劉建業仔細的回想著陸知意的臉,那雙眼睛堅毅有力的嵌在那張白皙小巧的臉上。

之前完全冇有想到這一層麵,現在重新回想起,還真有那麼一絲韻味與陸建宇和許清相像。劉建業立刻站起身,走到辦公桌前,抄起了麵前的一部紅色座機電話,快速的按下了幾個號碼,在等待接聽的同時,還對著孫尚武抱怨道:“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呢?”

孫尚武有些不解,不就是孤兒嗎?對他來講,有無父母都是他的學生,都是他的驕傲,這並不能代表什麼,即使無父無母無任何背景,陸知意照樣優秀,照樣能在任何地方站穩腳跟。

這不,一眼就讓赫赫有名的劉建業看中。

孫尚武淡定的抿了口茶,靠在了沙發上,淡淡開口道:“你也冇問啊,我以為你知道呢。”

劉建業翻了個白眼,想說些什麼,便被電話對麵的聲音打斷:“怎麼了,劉局長,今天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

劉建業冇有過多寒暄,這讓楚天浩有些疑惑:“天浩,我給你發份資料,你看看照片像誰。”

楚天浩西裝革履的正坐在辦公室裡批改著檔案,接到劉建業的電話,不禁皺了皺眉,他開門見山道:“是有知意的訊息了嗎?”

劉建業:“我想,估計是了。”

劉建業坐在了電腦前,將陸知意的身份資料發了過去,臉上滿是笑意,如果連楚天浩也覺得像,那就可以直接聯絡醫院測DNA了,他重重的呼了口氣,二十年了,希望這次的希望不會再落空。

“老孫啊,你還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我們在找一個小姑娘,就叫陸知意,是為了我們而犧牲的戰友的遺孤,我們找了二十年。”

孫尚武眉頭緊鎖,聽劉建業的意思,有可能知意就是那個他們要找的小女孩?那當初為什麼會被打成那樣,丟在福利院門口,他心裡暗暗想著。

劉建業將二十一年前他們去A國執行任務碰到野狗的事情,全數告知了孫尚武,也將他們家同一時間死去三人的訊息也告知了孫尚武,講著講著,便紅了眼眶。

孫尚武拍拍他的肩:“如果你覺得知意像的話,便帶去做DNA吧,她也希望自己不是被拋棄的,如果你們要找的人真的是她,她一定會很開心。”

楚天浩不緊不慢的批著檔案,旁邊放著一杯冒著白色霧氣的茶水,接收到劉建業發來的郵件,立馬蹭的一下站起了身,險些將茶水打翻,他顧不上收拾濺出來的茶水,隻是緊緊的盯著螢幕上的那張兩寸證件照,冇有過多表情,但眉目清秀,小臉精緻,未施粉黛卻明豔動人,尤其是那雙眼睛,太像了,他絕不會忘記那雙眼睛,清澈裡帶著一絲堅韌。

李雲杉正好此時也到了公司,一眼便看到了這張照片,雙手有些微微顫抖,這...跟許清簡直就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太像了。

實在是太像了。

不知不覺間,李雲杉的眼淚便決了堤般的落在辦公桌上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她仰起頭,淚眼婆娑:“天浩,我想見她。”

楚天浩輕輕的將她攬進懷裡,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仔細看,他的眼眶也有些泛紅:“我們立馬就去。”

重案組裡除了鄭周還有另外四個成員,分彆是林雨婧,周澤一,歐陽克,和白千鶴。

林雨婧是一名電腦高手,解碼,寫碼,遠程追蹤,種毒,隻要你能叫得上名兒的電腦操作,就冇有她不會的。

周澤一是一名專業的法醫,師從李雲杉,經驗豐富,手法細緻。

歐陽克則是一名全能選手,格鬥,追凶,他樣樣在行,就是有些直男,經常被林雨婧稱為直男癌晚期患者。

白千鶴就厲害了,是這幾個人裡年紀最大的,辦過無數個駭人聽聞的大案,早年在港灣那邊工作,由於調動,被調回了靜安,遇事冷靜,沉著,是重案組的一把好手。

鄭周帶著陸知意走到了重案組辦公室,對著眾人拍了拍手:“大家停一下,給大家介紹一下我們組的新人,是我們的心理顧問,師從孫尚武,大家歡迎一下。”

重案組是一個麵積很大的辦公室,有四個工位,在工位的正前方是鄭周的辦公桌,側麵是一塊兒貼了嫌疑人照片的亞克力白板。

正在忙碌的幾人回頭,對上陸知意的目光,眾人皆沉默了半晌,林雨婧率先打破了沉默:“我去...美女啊...”

林雨婧豪邁的從自己的辦公位跳了出來,湊近了陸知意:“美女,你今年多大了?叫什麼名字?有冇有男朋友啊?如果性彆不卡死的話,你看我行不行?”

陸知意又是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你...你們好,我叫陸知意,我是清北的博士研究生,來鍛鍊鍛鍊。”

歐陽克走上前一步,拉著林雨婧的衣領子就往回扯:“不好意思啊,小朋友不懂事兒,叛逆期呢。”

楚西洲扯著嘴角,淡淡一笑:“知道是叛逆期,還不好好管管。”

林雨婧聽罷便提高了音量:“楚西洲,管好你的特警隊得了,來我們重案組乾嘛?!”

白千鶴見狀立即出聲解圍:“好了彆鬨了,雨婧。”隨後又將目光定格在陸知意身上:“你好,我是白千鶴,我認識你,你可不是什麼普通的博士研究生啊。”

陸知意溫婉一笑:“冇有冇有,您高看我了。”

周澤一眯了眯雙眼,走上前來,便開口道:“誒?你不是之前那個短視頻裡的搏擊女神嗎?就跟日本隊那個娜林川熊對戰,你一招製敵,讓她們冇話講的那個?”

陸知意淡淡的點了點頭。

重案組一片嘩然。

林雨婧瞪大了雙眼:“我的天呐,你本人可比視頻裡好看太多了吧?”

楚西洲見重案組一片不正經的樣子,立馬給鄭周投去了一個眼神,鄭周立馬會意:“好了好了,都彆鬨了,澤一,把案件檔案拿給我。”

鄭周接過檔案,從裡麵抽出一遝照片,將照片一張一張的擺在辦公桌上,一張一張的指給陸知意看:“是這樣的,我們昨天在城郊一棟彆墅裡發現一具女屍,死相慘烈,人首分離,四肢被砍下,後又被拚接成完整的樣子,整個身體背麵朝上,但是頭部卻是臉朝上,血跡呈噴射狀,牆上地上到處是噴射出的血跡,最遠範圍達一米,初步判斷這是活著的時候被活生生砍下的頭顱,死於大血管破裂。”

昨天?跟高鐵槍擊案是同一天?陸知意粗略的掃過幾張照片,就光是看這幾張照片就已然聞到了血腥的味道,這感覺令她不適極了,她不禁搖了搖頭。

鄭周見她的神情,想到她還冇見過這類血淋淋的照片,便快速將照片收了起來,對於楚西洲和鄭周以及重案組其他成員來說,這類照片簡直是司空見慣,他又轉移話題,開口道:“在現場,我們隻發現了一個嫌疑人的指紋,和些許的毛髮,我們也在第一時間拘捕了他,但是他現在腦子不太清醒,待會兒你去看看,也許他是整個案件唯一的目擊者。”

陸知意點了點頭,但還是冇能忍住:“我出去一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