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現言 > 特警哥哥彆再撩啦 > 第6章

特警哥哥彆再撩啦 第6章

作者:楚西洲陸知意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8-02 05:24:04 來源:番茄

教學樓就在宿舍樓的隔壁,一共是七層,冇有電梯,全靠自己爬,好在大課堂在三層,不需要費多少力氣。

米白色的外牆,每個課堂都是清一色的白色推拉式窗戶,上麵掛著標配的淡藍色窗簾。

陸知意慢慢悠悠的爬著樓梯,一邊想著如何麵對這個刁鑽的教授,一邊想著中午吃啥,畢竟昨晚開始就冇有吃飯,胃已經開始抗議了。

她一走進課堂,還冇站定,一個熟悉的背影,就映入她的眼簾。

她愣了一會兒,瞳孔有些放大,藍色的短袖polo衫,灰色的西裝褲,還有一雙舊的早已看不出年份,但是依舊被擦的發亮的黑色皮鞋。

陸知意走到導師的身後,想更加確定是否是他,隻見他的鬢角有些微微發白,皺紋也在臉上綻開,她難掩內心的激動:“孫爸?”

孫尚武緩緩的轉過身,扶了扶鼻上的眼鏡,他好像早已經猜到陸知意會是這種表情,並冇有開口迴應她,隻是微笑著對她點了點頭。

陸知意確定了麵前是這個待她如親生女兒一般的人,更是欣喜若狂:“孫爸,你怎麼...你怎麼來清北了?”

孫尚武輕輕的拍了拍陸知意的肩膀,開口道:“是上頭的調動,我跟你劉媽都來了。”

“那子衿哥呢?也來了嗎??”

“子衿在帝都呢,冇有來。”

陸知意將書本放在講台上,現在時間還早,課堂裡暫時還冇有多少學生,她走到孫尚武的身旁,故意壓低了聲音:“孫爸,你們是不是放心不下我,所以纔來的清北呀!”

清北大學從很多年前開始就給孫尚武下了聘書,希望他能來這邊任教,但是孫尚武在暖州乾了快三十年,實在是捨不得暖州的那群老同事和那群學生,每年都有新生,每年都捨不得,所以一直在婉拒。

這不,今年陸知意剛申到清北的博,孫尚武便立即拖家帶口,來到了清北,清北的校長王建國笑的都嘴都合不攏。

孫尚武在心理學上的造詣,可謂是聲名遠揚,也是因為有了他,暖州醫科大的門檻都快被踏平了。

如今他來清北任教,恐怕想要來清北上學的學生人數,又要突破一個境界了。

陸知意常常想著,自己能這麼快到清北讀博,孫尚武肯定是有說上幾句話的,不然不會這麼順利。

孫尚武扭頭看了一眼陸知意,本想回答些什麼,但是話在嘴邊又嚥了回去。

“孫爸,我能到清北讀博,您一定有出力吧。”

孫尚武聽到陸知意這話,立馬皺起了眉頭,話鋒變得嚴肅:“淨胡說八道,你這成優秀績到哪兒都不會有人拒絕。”

嗯,警校除外。

“所以,孫爸,那個古怪刁鑽的導師就是你啊?”

“是啊!”

陸知意有些惱怒,想來孫尚武是故意的了:“那我之前給你打電話,發郵件,你一個不回?”

孫尚武拍了拍褲腿上並不存在的灰塵,眼裡含笑,開口道:“那我不是得讓你體驗一下成功之路並不是一帆風順的嘛?”

陸知意翻了個白眼,把無語都寫在臉上。

她們又趁著空閒聊了幾句,閒聊的間隙,順便告知了孫尚武,昨天在高鐵站酣暢淋漓的打了一架,也告知了他待會兒要去趟公安中隊。

孫尚武一改往日的隨和笑容,對陸知意說道:“雖然你的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但是要儘量避開做一些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事情,子彈可不長眼睛。”

陸知意再次翻了一個白眼,又來了又來了,她也不是第一次見義勇為了,福利院裡光她見義勇為的錦旗都有好幾麵,有在大街上看見一個男人拿著菜刀砍自己老婆被她製止的,還有在小巷子裡見到一群女孩欺淩一個女孩被她出手相助的,這些事情她都做過。

每次做完這些事,孫尚武就會重複這一句話,連語氣都一模一樣。

但是她知道,孫尚武是為了她好,他不希望自己因為這些事情受傷,畢竟見義勇為是個人意願,即使不出手,她也不會受到譴責,而且趨吉避凶是人性的常態,千萬不能上趕著做這些事情,免得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知道啦,孫爸,我下次會注意的。”

“行了吧你,每次都這麼說,哪次不是拿我的話當耳旁風?左耳進右耳出的,你這丫頭,我還不瞭解你嗎?”

“對啊,就是因為孫爸瞭解我,所以我才每次都見義勇為不袖手旁觀的嘛,嘻嘻。”

孫尚武見陸知意一副不為所動的態度,便也清楚不管自己說的再多,她下次再遇見這種事,還是會出手,不過所幸她一直是一個很有分寸的孩子,除非有十成的把握,否則不會輕易去送人頭,便也隨她去了:“待會兒我跟你一起去,我也去見見我的老朋友。”

“老朋友?”

“嗯,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課堂裡陸陸續續的來了很多學生,陸知意也隨意找了一個位置坐下,孫尚武的教學模式不似一般的導師,隻會讓學生們自己進行學術研究,他反倒是提出了幾個點,一是要自修自得,二是要給自己的博士生涯做一個清晰的規劃,明確自己的目標,三是閱讀文獻一定要記得做隨記,四是一定要積極發表論文,參加學術會議。

因為是早起,又經曆了孫尚武一番激情演說,學生們都顯得有些疲憊,紛紛耷拉著腦袋,孫尚武見狀,收回了話鋒,又再次叮囑了幾句,便放過了這一群學生們。

見完導師,學生們也相繼離開,陸知意拿出手機,給楚西洲發了條微信,告知他自己會與自己的導師一起來,楚西洲拿出手機,先是皺了皺眉,又將這條訊息,轉發給了劉建業,劉建業是公安局的局長,是劉菲菲的父親,也是一名退役的特種兵。

劉建業看見訊息,連發了好幾個好字,讓楚西洲一頭霧水。

特警中隊實際上就是靜安市公安局,特警隊是公安局管轄的一個下屬中隊,公安局裡包括了重案組,交警中隊,消防中隊,武警中隊,以及特警中隊,分彆在幾個不同的區域,幾箇中隊之間,相隔的並不遠。

陸知意與孫尚武並肩走向特警中隊,遠遠的就看見楚西洲在中隊門口徘徊等候,此時正值中午,烈日當空,楚西洲戴著警帽,穿著黑色的短袖作訓服,臂膀孔武有力,肌肉結實,左側胸口還有一麵亮眼的五星紅旗,給單調的作訓服增添了一抹光彩。

陸知意微微抬眸,隻見他褪去了麵罩,依舊是眼眸深邃,眉目清秀,高聳的鼻梁,屹立在一張棱角分明的臉上,皮膚因為長時間的訓練,呈小麥色,額頭,鼻尖上淌著幾滴汗液,氣質疏離,但絲毫冇有減弱他的輪廓分明。

這個時候的陸知意心裡除了用貌比潘安,麵如冠玉,品貌非凡這些成語來形容他,已經再也想不到任何多餘的成語可以用來描述他的儀表堂堂。

此時的她算是徹底明白了,為什麼隻要潘安一出街,連老太太都會擲果盈車。

楚西洲相貌堂堂且驚才風逸,剛好對上陸知意天生愛帥哥的性格,更彆說這種妥妥的製服誘惑了,簡直讓她欲罷不能。

但是此時身邊還站著孫尚武,可不能讓他覺得自己很膚淺,隻會以貌取人,她收回了目光,低下了頭,不知為何,臉頰竟浮起一抹紅暈,還有些微微發燙,她用手背輕輕的按壓了一下臉頰,她將這一係列反應,都歸於,太陽太毒,紫外線太強烈。

楚西洲見到來人,嘴角不自覺的彎起,目光落在陸知意的身上,簡單的白T,讓她顯得更加的清純可人,微卷的齊肩短髮,清豔又脫俗,杏臉桃腮,略施粉黛,許是因為赤日炎炎,所以讓她的臉頰有些微紅。

隨後他又將目光移向站在她身側的老者身上,藍色的polo衫,灰色的西裝褲,年過半百,身軀依舊挺拔,就如道路兩旁的鬆樹一般,屹立不倒,他對著孫尚武開口道:“孫教授,您好,我是特警大隊的隊長,我叫楚西洲,我們劉局已經等候您與陸姑娘多時了,請跟我來。”

孫尚武微微仰頭,麵帶微笑。

中隊大門進去就是一條筆直的水泥道路,兩側與清北大學進門的水泥路無異,周圍井然有序的種滿了鬆樹。

公安局特警中隊大樓總共有三層,一層是食堂,二層是局長以及其他警員的辦公室,三層則是警員們的宿舍。

二人跟著楚西洲,一前一後,順著石磚樓梯去往二層的局長辦公室。

整棟大樓的裝修都是一樣的,連劉建業的辦公室也主要以簡約為主,與楚西洲的辦公室無異。

他早已將茶壺備好,放置在茶幾上,陸知意這個小姑娘他是知道的,每一次的比賽他都跟追星似的,場場不落,對戰韓國的,對戰日本的,乃至是世界級的他都瞭如指掌。

真可謂是當代的花木蘭,有著萬夫不當之勇。

昨日的那場高鐵站持槍案,上頭很重視,楚西洲連著夜寫了報告,彙報給他,他聽了楚西洲的報告,皺了皺眉,急忙將手機掏出來,點開一張陸知意的照片問他,是不是上麵的這個小女孩。

楚西洲聽罷,雖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但同時也給了他肯定的回答。

劉建業立即拍了桌子站起了身,對楚西洲說明天一定要將陸知意請到局裡來,也冇說是因為什麼,楚西洲更是一頭霧水,還是試著將她邀請到了局裡,所幸陸知意冇有不給麵子。

劉建業此時哼著小曲兒,手背在身後,站在窗前注視著訓練場上一個個揮灑著汗水的隊員,心裡彆提多美了。

楚西洲帶著二人走上了二樓,敲了敲劉建業的辦公室門:“劉局,人我帶到了,我先回去訓練了。”

劉建業擺了擺手:“這麼著急走乾什麼,山狼突擊隊少你一會兒又不會怎麼樣,快過來坐下。”

隨後又將目光落在了緊緊跟在孫尚武身後的陸知意身上,直接越過了孫尚武,麵帶笑容,用手拉起了她的雙手:“誒呀,這小姑娘,出落得太水靈了,你的每場比賽我都看,我真是太稀罕你了,我可是你最忠實的粉絲。”

陸知意有些不明所以,臉上浮現一股尷尬之意,不自覺的向後退了一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