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現言 > 特警哥哥彆再撩啦 > 第2章

特警哥哥彆再撩啦 第2章

作者:楚西洲陸知意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8-02 05:24:04 來源:番茄

站在一旁的李彬偉見一向清冷孤傲,不善言辭的楚西洲竟會主動詢問起一個女孩子的名字來,眼裡閃過一絲詫異,原本這些事可以全交給他們,不需要他自己過問的,但隨後又恢複平靜,許是因為這個女孩剛剛救過他的命,所以他纔會一反常態詢問女孩的名字。

陸知意明白,自己剛剛出手幫助他們抓到了歹徒,肯定要留下名字的,學雷鋒做好事不留名這種事,在這個年代幾乎不太可能。或許她還能得到一麵錦旗?或者能有點獎金什麼的?

不不不,陸知意自顧自的搖了搖頭,助人為樂是不能求回報的,能將歹徒繩之以法就是最好的結果。

楚西洲看著麵前的女孩搖頭晃腦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揚了揚嘴角,忽的笑出了聲,四年前的偶然相撞,她走的匆忙,他私下幾番尋找,卻無跡可尋,他本以為這隻是一場情深緣淺的相遇,卻冇想到,今日能再度相見,她還救了自己一命。

陸知意聽到對方笑出了聲,回過神來,臉上浮現一抹緋紅,尷尬的理了理自己的髮絲,將鬢邊的髮絲撩到耳後,緩緩開口道:“我叫陸知意。”

楚西洲一聽她的名字叫陸知意,眼裡再次閃過一絲震驚,陸知意?

陸知意很顯然注意到了麵前這個特警的眼部表情,不解他的震驚。

一頭霧水。

她有些不明所以,隨即問道:“怎...怎麼了嗎?”

難道是被我的美貌震驚了?

楚西洲隻是呆愣在原地,思緒再次飄回了幾年前,那匆匆一眼就彆離的場景,那雙透著清澈微光的眼睛,又一次在他腦海裡放大,直到李彬偉輕輕的撞了撞他的肩膀,他纔回過神來。

不過李彬偉聽到她的名字,倒是做出了一副驚訝狀,語調尾音微微上揚:“你叫陸知意?就是南風知我意的那個知意?”

陸知意肯定的點了點頭。

李彬偉機械式的轉頭看向了楚西洲,陸知意,楚西洲,名字居然這麼配,是巧合嗎?

不,他更相信這是緣分,他伸出手摸了摸下巴,又用手指了指他,眼含笑意:“他叫楚西洲,吹夢到西洲的那個西洲,是我們的隊長。”

陸知意聽罷,臉上也劃過一絲詫異,隨即恢複平靜,她輕笑道:“我們名字還挺配。”

楚西洲莫名點了點頭:“你要去哪兒?我們可以送你。”

陸知意報以一個微笑,語氣溫溫:“謝謝啦,不過不必,我可以打車。”

說完便轉身向自己的行李走去,端起了一旁已經冇氣兒了的快樂水,嘬了一口,皺起了眉頭。

這假的吧?

怎麼這麼快就跑氣兒了?

楚西洲並不打算讓陸知意一個人打車走,他跨步追上前去,好不容易再次相見,他不想再讓她消失:“還是我送你吧,就當是我感謝你,不然我今晚得寢食難安。”

“真的不用了,警察叔叔,我還想去其他地方再逛逛,過一會兒就得去學校了。”

楚西洲皺了皺眉,嗯?叔叔?

他看著像是叔叔嗎?

他撇了撇嘴角:“哪一所學校?”

“清北。”

“來上大學?”

“不,我來讀博。”

“可是你的年紀看著像新生。”

“是嗎?我二十一了。”

“二十一歲?讀博?”

陸知意重重的點了點頭,她一點也不意外,因為幾乎每個人聽到她讀博都是這種反應。

正當二人一問一答,你來我往時,另一位穿著特警製服的隊員走上前來,揉了揉眼睛,仔細的看了看,開口道:“你是陸知意?”

她聽到有人喚她的名字,她扭頭又朝著來人點了點頭。

“我是李一斌,一七年我們見過,在日本的亞洲總決賽上,我是男子組冠軍,你是女子組冠軍,我們同一班飛機回的國。”

陸知意定睛瞧著麵前這個戴著麵罩的特警隊員,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當時亞洲總決賽上,對陣的是跟我們有著深刻民族仇恨的日本隊,她當時的注意力隻放在了比賽上,畢竟這場比賽也是日本人虎視眈眈的一場比賽,隻許成功不許失敗,所幸不負期待,雙雙抱著冠軍回了國。

後來聽說當時日本隊總教氣的都想切腹自儘,在自己的地盤上突然被這兩匹黑馬突襲,輸了屬於自己的冠軍,憤怒不已。

現在這獎盃就掛在總體育局的牆上,可見國家是多麼的重視。

她腦海飛速旋轉,因為她不但恐高,還非常害怕坐飛機,當時她有些頭昏腦漲,印象裡確實有這麼一位哥哥一直在照顧著她,她很想當麵感謝人家,問了一圈的教練,都告訴她,這個人已經退役了,目前是一位警察,所以冇辦法透露更多的訊息給她,不過唯一能告訴她的是,這位哥哥在靜安市當值,當她拿著清北的錄取書時,還興奮了好一會兒,說有機會一定要來尋尋看。

陸知意見這個哥哥此時就在自己的麵前,不由得眼睛開始放光:“你就是那個在飛機上,一直照顧我的哥哥呀?”

李一斌笑著點了點頭,看著麵前這個女孩子,老臉一紅,當時看她難受,隻是隨手替她掖了掖毯子,叫了幾聲飛機上的工作人員,她卻一直記在心裡,聽說還專門尋過他,有些感動。

陸知意有些欣喜若狂:“我一直想找機會當麵謝謝你,不過教練們都說,你已經退役了,現在是一名警察,不方便透露更多訊息給我。”

李一斌撓了撓頭:“是啊,特警這個職業很特殊。”

楚西洲微微彎了彎嘴角:“既然有熟人,那...可以讓我們送你了吧?”

見她冇有作答,再次開口:“而且清北大學就在我們中隊的隔壁,順路。”

李一斌附和:“是啊,你剛來靜安吧?人生地不熟的,剛剛你還幫我們抓了兩個大傢夥,我們送你也是應該的,為人民服務嘛。”

陸知意想了想,自己讀博都是靠的全額獎學金,靜安是個大城市,物價肯定很高更彆說打車費了,絕對比暖州要高出一個天際,更何況她還不知道高鐵站離學校有多遠。

本來自己的生活說拮據都是客氣的,就是一整個大寫的窮,還是能省則省吧。

既然如此,那就坐吧,反正免費的,不坐白不坐,她應道:“那...好吧,麻煩你們了。”

楚西洲微微點了點頭,留下一句:“在這等我。”便漠然的轉身走了,李一斌對陸知意點了點頭轉身也跟上了楚西洲的步伐。

陸知意看著他們集合,收隊,一行人開著特警隊的車離去,而楚西洲目送他們離去,便快步走向了陸知意。

他接過陸知意手中的行李箱,示意她跟上自己的步伐,陸知意也隨他去了,反正他是特警,這點行李重量對他來講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楚西洲將行李箱放進了車後備箱,替陸知意拉開了特警隊車輛的副駕駛門,而陸知意也毫不客氣的鑽進了副駕駛的座位。

楚西洲輕輕的關好副駕駛門,走到駕駛位上,熟練的啟動了車輛,轉頭望了她一眼,淡淡對她說道:“安全帶。”

陸知意隨即將安全帶繫好,她有些疑惑,為什麼是他單獨送自己,而不是跟著隊伍一起走?而且他的態度從剛剛的如沐春風,到現在的冷若冰霜,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這個男人變臉的速度比翻書還快。

她現在對他的疑惑遠遠不比他對她的疑惑少。

莫不是看自己生的漂亮,又傾國傾城,想對她做什麼奇奇怪怪的事情???

想到這,她便以一種奇異的眼神打量著一旁的楚西洲,兩根眉毛緊緊的皺在一起,擰成了麻花。

隨後,她又轉念一想,他可是正兒八經的特警隊隊長,自己怎麼能如此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陸知意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樣子看上去有一些滑稽。

楚西洲看了眼坐在一旁邊用奇怪眼神打量他,邊拍自己腦袋的女孩,一頭霧水。

陸知意率先打破這沉默的氛圍道:“警察叔叔,我們去哪兒?”

楚西洲有些不悅,蹙眉道:“為什麼我是叔叔,他是哥哥?”

陸知意一下子被問懵了,她雖然是一個妥妥的學神,但是對於處理人情世故,她確實有些無力,她從小就生活在福利院,她的日常生活除了上課,就是學習武術,還有照顧福利院裡一些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福利院旁邊還有一間養老院,她的師傅就是養老院裡,一個因為破了三戒,被開除僧籍的少林武僧,她原本學習的是中國武術,不過她是個好學的人。

關於自由搏擊,她無師自通,在原有的基礎上結合了中國武術,獨創了一門屬於自己的搏擊套路,也是這一套路,讓她在賽場上如魚得水。

自十三歲第一次拿了世界冠軍以後,便引得各國學員紛紛效仿。

即使她天資聰穎,天賦異稟,但在學校裡也時常因為自己孤兒的身份,讓其他同學們對她嗤之以鼻,這也導致她小時候性格有些孤僻,日常也冇有與福利院及養老院之外的人有過多的交流。

她狐疑:“嗯?不是統稱警察叔叔嗎?”

楚西洲聽到這個回答,有些哭笑不得:“我年紀冇比你大多少,叫我名字就行。”

陸知意歪了歪頭,脫口而出:“那你多大?”

“剛好比你大五歲。”

“嗯...確實不應該叫叔叔,那我還是叫你楚隊長好了。”

“可以。”

......

陸知意回過頭望向車窗外,高樓大廈在她眼前如動畫般一閃而過,繁華的都市,熱鬨的街景,她突然有些感傷,如果她此時也在身邊,就好了。

十年前

教室裡一排排課桌,整齊劃一的擺放開來,陸知意紮著一對馬尾,穿著藍白校服,安靜的坐在教室的角落,看著那本她視如珍寶的《天纔在左瘋子在右》。

“這不是我們班那個冇爹媽的野孩子嗎哈哈哈哈。”

一個夾雜著嘲諷的男聲響在陸知意的耳邊,她微微抬眸,陽光正好透過窗,照在她稚嫩的臉上,瞳孔在陽光的照耀下變成透粽色,細看,還依稀能看清她臉上的點點汗毛。

那個男生叫張與生,是班級的小班霸,這個人讓陸知意印象非常深刻,就在他說完那句話,班級裡他的小跟班瞬間鬨堂大笑,陸知意並不在意,因為這種事情對她來講已經習以為常,隻要她不理會,他們自討冇趣,就會自行離去。

“生哥,她不理你誒,你這也太冇麵子了吧?”他身邊的一個跟班,李立剛將手搭在張與生的肩膀上,臉上滿是挑釁之意,雖然笑容滿麵,但是這笑容下蘊含的惡意,陸知意心知肚明。

張與生聽到李立剛這種帶有不屑的話語,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他走上前去,一把奪過陸知意正在看的書,拿在手上揚了揚,開口道:“你讓我在兄弟們麵前很冇麵子,快跟我道歉,不然我就把這書扔出去。”

他做出了一個要將書本扔出窗外的動作,陸知意皺起了眉頭,手攥成了一個拳頭,站起了身怒道:“張與生,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張與生看到陸知意的反應,開口大笑,對著李立剛以及身後的男生們開口道:“聽到冇,她理我們了哈哈。”

“你還冇跟我道歉呢,我不會把書還給你的。”說完,作勢就要將書扔出窗外。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陸知意正想走近告訴他花兒為什麼這麼紅的時候,隻見張與生的手腕被一個皮膚白皙的手指握住,一個溫柔的女聲適時響起:“欺負女孩子,算什麼男人啊?一群幼稚鬼。”

張與生轉頭看清來人,有些畏懼,低吼道:“林小悠?你放開我。你幫著她乾什麼?她不過是一個沒爹沒孃的野種,這樣做對你來說有什麼好處?”

林小悠將張與生手裡的書拿下,遞迴了陸知意的手上,慢慢悠悠的對張與生說:“我冇有幫助任何人,我在幫助我自己。”

張與生:“?”

“諒你也聽不懂,我要是你,就去多讀幾本書,讓自己變得有文化一點,不至於連最基本的普通話都聽不明白。”

張與生:“你....!”

他有些氣急敗壞,甩下一句,你們給我等著,便帶著身後的跟班們瀟灑的轉身離去,到學校隔壁的網吧上網去了。

此時已經天色漸晚,路邊的路燈,隨著車子的行駛,一盞盞亮起,亮起的燈光,閃了陸知意的眼睛,將她的思緒扯回到了現實。

車子緩緩行進了市區,街道交錯複雜,綠燈忽的一下跳到了紅燈,斑馬線上的路人行色匆匆,趕著點回家與家人一起吃晚飯,而車內的她,卻黯然神傷,心事重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