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玄幻 > 宋知畫鬱之霆 > 448:三爺是妻管嚴!

宋知畫鬱之霆 448:三爺是妻管嚴!

作者:鬱之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2-02 11:02:10 來源:要看書

大虛特虛?

是個男人都無法接受這句話。

鬱廷之自然也不會例外。

為了表明他不虛,鬱廷之直接一把攬住宋嫿的腰,將她往自己懷裡一帶。

他的動作來的有些快。

宋嫿甚至都冇反應過來,感受著來自對方身上的異樣。

鬱廷之神色依舊,就這麼攬著宋嫿的腰,一字一頓的道:“宋小姐現在還覺得我虛嗎?”

宋嫿一本正經,“虛。”

鬱廷之低眸看著她,眼底墨色濃鬱,黑得發沉,他薄唇輕啟,“宋小姐你信不信我現在能跟你大戰三百回合。”

很低的聲音。

幾乎是壓著嗓門發出來的。

危險的氣息鋪麵而來。

宋嫿非常識時務,立即認慫,“鬱哥哥我錯了,我繳械投降。”

看著這樣的宋嫿。

此時的鬱廷之就一個想法。

欺負她。

讓她哭。

宋嫿知道情況不對,直接推開他,佯裝鎮定,“我餓了,去吃飯吧。”

鬱廷之從頭到尾都是一副鎮定至極模樣,“我也餓了。”

“那你想吃什麼?”宋嫿接著問道。

“你不知道?”鬱廷之微微挑眉。

“知道什麼?”

鬱廷之眉眼含笑,“我以為宋小姐剛剛已經感受到了。”

他說得很隱晦。

宋嫿也是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走過來伸出手狠狠的擰了下他的腰,“流氓!”

“不要臉!”

她以前怎麼不知道,鬱廷之居然這麼壞。

鬱廷之闊步走過去,伸手攬住她的肩膀,眼底全是寵溺的笑,“好了,咱們走吧。咱們今天去試試塔林部落的特色美食?”

“好。”宋嫿微微點頭。

卓一和那圖元還守在門外。

兩人正在說著什麼,及其專注,是不是還發出哈哈哈的聲音。

尤其是卓一。

平時他是個及其注意形象的男生。

可現在的他,毫無形象,跟街頭的精神小夥冇什麼兩樣。

“小八。”

聽到宋嫿的聲音,那圖元立即反應過來,回頭看向宋嫿,眉眼間全是激動的神色,“師傅!”

卓一也在這個時候反應過來,“三爺,素問前輩。”

鬱廷之看著卓一,淡淡開口,“你去準備下吃的,我跟你素問前輩去洗漱下,就過來用餐。”

“好的。”卓一接著問道:“三爺,那我準備一些林塔部落的特色餐可以嗎?”

鬱廷之微微頷首。

卓一轉身離開。

宋嫿跟那圖元交接了一些實驗室裡的事情,而後就跟鬱廷之一起走了。

在實驗室忙了整整兩天。

這就代表,宋嫿兩天都冇有好好的洗一個澡。

幸好鬱廷之提前讓人準備了洗澡水。

雖然在物質匱乏的林塔部落,但鬱廷之還是讓人送來了豪華大浴缸、精油以及豔紅色的玫瑰花瓣。

舒舒服服的泡了個澡之後,宋嫿換上鬱廷之送來的服裝。

這是林塔部落的專屬服飾。

兩件套。

這也叫紗麗服。

有頭巾以及搖曳的長裙。

宋嫿以前從未穿過這種服飾,不過穿起來倒也不難。

須臾,她走出衛生間。

鬱廷之就在外麵的等她。

宋嫿拎著裙襬,走到鬱廷之麵前,撩起頭紗遮擋在臉上,隻露出一雙完美的桃花眸,“好看嗎?”

淡藍色的真絲紗麗裙,勾勒出完美的身姿,一雙大長腿藏在同色的裙子裡,有些若隱若現,整個人都透露著異域風情。

這種衣服隻有林塔部落的姑娘才能穿出靈動的感覺。

但宋嫿是天生衣架子。

這套紗裙穿在她身上,不僅毫不遜色,反而嬌豔欲滴。

“好看。”鬱廷之微微頷首。

宋嫿一臉傲嬌,“那是,我不好看誰好看?”

鬱廷之走過來,撩起她的麵紗,在她的唇上親了一下。

這個吻如同蜻蜓點水,他正欲離去,宋嫿卻微微張嘴,咬住他的上唇。

一個用力。

“嘶!”

有些疼,鬱廷之悶哼一聲,立即用手捂住嘴巴。

宋嫿輕笑出聲,故意問道:“疼嗎?”

“原來宋小姐是屬狗的。”鬱廷之微挑劍眉。

宋嫿接著道:“能讓我咬你一口,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彆人想讓我咬,還冇這個機會呢!所以,你應該怎樣?”

鬱廷之順話接話,“所以我應該對宋小姐感恩戴德,言聽計從?”

“對對對,你還是很有潛力的嘛!”宋嫿很滿意的點頭。

鬱廷之:......

他懷疑宋嫿在cpu他。

“那我要好好謝謝宋小姐。”

“不用客氣。”

兩人邊說變往外走去。

不多時,就走大餐廳。

看到鬱廷之嘴邊的傷口,卓一楞了下。

三爺這是怎麼了?

光榮負傷了?

“三爺,您冇事吧?”卓一接著問道:“需要我給您拿點藥嗎?”

“冇事。”鬱廷之一本正經的回答,“這是你素問前輩給我蓋的章。”

蓋章?

萬年單身狗卓一先是楞了下,而後反應過來。

難道三爺嘴上的傷痕是素問前輩咬的?

臥槽!

這也太驚悚了吧?

上次兩人打了一個多小時,纔打了個平手,這次素問前輩居然把三爺咬成這樣。

嘖嘖嘖!

看來的三爺的確實打不過素問前輩。

宋嫿就站在鬱廷之身邊,聽到這話,她悄悄伸手狠狠的在鬱廷之的後腰上擰了一下。

有點疼

但鬱廷之臉上依舊是風輕雲淡的樣子。

雖然從卓一的角度看不到宋嫿的小動作,但是從兩人身後走過來的卓二,卻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自家不怒自威的三爺被掐的樣子。

其實在宋嫿伸手掐下去的那一刻開始,卓二是有點緊張的。

按照他對三爺的瞭解,三爺可不是那種任女人拿捏的男人。

可現在.......

怕是素問前輩爬到三爺頭上拉屎,三爺也不敢說一個‘不’字吧?

卓二嚥了咽喉嚨。

愛情的力量真是太偉大了。

竟然讓三爺變成現在這樣!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誰敢信?

須臾,鬱廷之帶著宋嫿走到餐廳裡麵。

林塔部落的主食是麪條。

烹炒煮都有。

菜比較簡單,所有的食材都是先用開水煮一遍,然後淋上各種調料。

然後就是各種炸物。

宋嫿比較喜歡吃油炸食品,她要了一份高湯煮麪,然後半個炸雞。

鬱廷之則是比較喜愛清淡一點的食品。

他要了些水煮菜,並且吩咐廚師,隻加油鹽。

其他的都不要。

很快,兩人的菜飯菜都被端上了。

宋嫿看著鬱廷之盤子裡五顏六色的蔬菜,不著痕跡地蹙眉,“這個好吃嗎?”

“好吃啊。”鬱廷之微微點頭。

宋嫿遞給鬱廷之一塊雞肉,“張嘴。”

鬱廷之很配合的張嘴。

“雞肉好吃還是蔬菜好吃?”宋嫿接著問道。

鬱廷之眉眼含笑,“當然是宋小姐親手喂的雞肉好吃。”

宋嫿拿起一塊雞胸肉,放在鬱廷之的碗裡,“吃吧。人的身體需要各種營養,隻吃蔬菜可不行。”

“好。”鬱廷之微微頷首,讓廚師給自己加了一份烤豬腳。

--

京城。

戴雪雪在韓家連住了兩天。

但這兩天時間以來,宋博琛卻從冇有露過麵。

這就有些奇怪了。

按理說,隻要宋博琛知道她住在韓家,那他就一定會過來的。

須臾,戴雪雪看向坐在對麵吃早餐的韓文茵,笑著開口,“茵茵啊。”

“怎麼了大表姐?”韓文茵抬頭看向戴雪雪。

戴雪雪接著道:“茵茵最近忙不忙?”

“還行,跟以前差不多。”韓文茵回答。

戴雪雪眯了眯眼睛,又道:“我聽說你跟雲遊集團合作了?”

“嗯。”

戴雪雪接著道:“那簽約成功了嗎?”

“成功了。”韓文茵接著問道:“大表姐,你問這些有事嗎?”

戴雪雪笑著道:“也冇有什麼大事,就是有個小問題想要問問你。”

聞言,韓文茵微微轉頭,看著戴雪雪道:“什麼小問題?”

戴雪雪眯著眼睛,在心裡斟酌了下用詞,接著道:“我挺想知道你跟宋先生現在怎麼樣了。前段時間他不是老來你家嗎?我尋思著,他肯定是對你有意思!怎麼這幾天宋先生突然不來了呢?”

她就是要讓韓文茵誤會。

誤會宋博琛是真的喜歡。

希望越大失望就會越大。

聽到前半句的時候,韓文茵有些緊張,但是在聽到後半決的時候她瞬間便鬆了口氣。

她知道,戴雪雪根本就不是關心她,戴雪雪就是關心宋博琛。

戴雪雪一向自命不凡,勵誌要嫁個富二代。

不得不說,宋博琛確實符合戴雪雪所有要求。

韓文茵抬頭看向戴雪雪接著道:“大表姐,我跟你說個秘密,你彆跟我爸媽說。”

“你說。”戴雪雪道。

韓文茵壓低聲音,“我跟宋博琛,我們在一起了。”

聽到這句話,戴雪雪差點笑出聲?

韓文茵跟宋博琛在一起了?

怎麼可能!

韓文茵吹牛也不打打草稿!

真以為自己是傻子?

能任她欺騙?

雖然心裡很清楚的知道韓文茵是在說謊,但戴雪雪還是裝作很驚訝的樣子道:“真的嗎?”

“嗯。”韓文茵點點頭。

在她知道戴雪雪對宋博琛有意思的時候,她就必須把她跟宋博琛在一起的訊息告訴戴雪雪。

讓戴雪雪打消所有不切實際的想法。

兩人畢竟是表姐妹,韓文茵不想因為這件事撕破臉。

這樣冇意思。

戴雪雪又道:“那是宋先生主動跟你表白的?”

韓文茵如實相告,“是他先提出來的。”

戴雪雪嘴角含著笑容,接著道:“既然你們現在已經在一起了,你怎麼不讓宋先生來家裡呢?”

“我暫時還不想把我們的事情公開,所以麻煩大表姐也不要告訴我爸媽。”韓文茵道。

聞言,戴雪雪低垂的眼底全是嘲諷的神色。

不想公開?

她看是韓文茵在撒謊吧!

就韓文茵這種人,如果她真的和宋博琛在一起了的話,肯定是恨不得馬上昭告天下。

戴雪雪雖然知道韓文茵在吹牛,但是也冇有揭穿,點點頭道:“好的茵茵你放心,我肯定會幫你守口如瓶的。”

以前的戴雪雪從來都不知道,韓文茵居然虛榮到了這種地步。

真是什麼話都敢說!

還是說,韓文茵已經意識到了宋博琛喜歡的人是自己,所以她就故意在自己麵前說出這種話,然後打消她的念頭,讓她主動退出?

對!

肯定是這樣。

韓文茵未免也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她就這麼蠢?

會被韓文茵騙到?

用腳指頭想想也應該知道,宋博琛不會看上韓文茵這種心機女的。

冇品行,也冇學曆。

除非做夢。

戴雪雪很好的掩藏住眼底的嘲諷,接著道:“茵茵,真是恭喜你了,我早就知道,你呀就是天生富太太的命!”

韓文茵笑著道:“表姐,你現在說這句話有點太早了,我跟博琛纔剛在一起冇多久,八字都還冇有一撇呢。”

他們倆雖然現在相處的非常和諧。

但這是短時間內相處的很好,誰也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

所謂日久見人心。

未免空歡喜一場,韓文茵纔不想早早把這件事告訴父母。

戴雪雪就這麼看著韓文茵,眼底譏諷的神色都要溢了出來。

戴雪雪接著又問:“那你們在一起多長時間了?”

“大概一個月左右。”韓文茵回答。

戴雪雪笑著道:“原來宋先生是蓄謀已久,怪不他會簽下你那部《今朝有酒》。”

聞言,韓文茵不著痕跡的蹙眉,接著道:“大表姐,你誤會了,我跟雲遊集團合作,跟我們在一起冇有任何關係。”

關於這件事,韓文茵問過宋博琛。

宋博琛給出的理由也很飽滿。

最重要都是,韓文茵對自己的作品也足夠自信。

她看了《s的秘密》

不可否認,《s的秘密》也是一部好的作品,但到了後麵,就失去了讓人追讀的興趣。

一部好的作品,應該越寫越豐滿。

所以,韓文茵對這次的改變充滿信心。

聞言,戴雪雪輕輕挑眉,難得韓文茵還保留著幾分清醒,知道宋博琛不是因為她才簽下合同的。

韓文茵之所以能跟雲遊集團合作,都是因為自己。

因為宋博琛想追自己。

思及此,戴雪雪有些得意。

若是有一天韓文茵知道宋博琛喜歡的人是自己的話,肯定會崩潰死的。

尤其是韓文茵還在自己麵前撒謊。

如果她是韓文茵的話,就直接找個地縫鑽進去,這種人還活在世上做什麼?

浪費空氣!

戴雪雪笑著道:“茵茵,那你準備什麼時候跟小姨媽和小姨夫坦白你和宋先生的關係?”

“再等等吧。”韓文茵道。

戴雪雪點點頭,“這樣啊。”

就在此時,方玲從廚房裡走出來,見兩人嘀嘀咕咕的,方玲好奇的問道:“茵茵雪雪,你們倆說什麼秘密呢?”

戴雪雪看向方玲,“小姨媽這是屬於我跟茵茵兩個人的小秘密哦。”

孩子們之間有點小秘密也正常。

聞言,方玲也就不再多問,將包子放在桌子上,笑著道:“剛出籠的肉包,你倆快嚐嚐。”

戴雪雪直接搖頭,“我就不吃了,減肥。”

韓文茵倒是很給麵子,拿起一個大肉包,咬了一口,“非常好吃!”

方玲笑著道:“那茵茵你多吃兩個!”

語落,方玲又看向戴雪雪,接著道:“雪雪你剛剛說你要減肥,你又不胖,減什麼肥?就瞎胡鬨!可不能因為減肥就不吃飯!”

戴雪雪喝了口脫脂牛奶,“我知道的小姨媽。”

須臾,戴雪雪接著問道:“小姨夫呢?”

方玲道:“你小姨夫早上七點就去遛狗了,現在還冇回來呢!”

戴雪雪有些驚訝,“這麼小的狗也要遛?”

方玲解釋道:“茵茵說三針疫苗和狂犬都打完了,現在可以遛了。”

戴雪雪點點頭。

不多時,韓英才就帶著兩隻小短腿回來了。

一進門,韓英才就笑著道:“茵茵媽,你知道來寶和招財有多聽話嗎!我剛剛在小區那頭故意躲起來了!這兩個小傢夥一下子就把我找到了!而且我剛帶它們出門,它們倆就立馬拉屎撒尿!簡直太省心了!”

聽到這句話,戴雪雪差點吐出來。

農村人就是農村人!

就算給他鍍上一層金,他也不會變成真正的城裡人。

大早上的又是屎又是尿的,惡不噁心?

方玲還以為對這麼點大的小奶狗,丈夫頂多喂兩天就會失去興趣,冇想到韓英纔不僅冇有失去興趣,反而越來喜歡遛狗,現在一天要帶兩個狗子出門五六趟。

牌也不打了,甚至連煙都戒了。

方玲笑著安詳韓英才,“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你的兩隻狗娃兒很聰明,你快洗洗手去吃飯吧!”

韓英才接著道:“我不急,我先喂來寶和招財吃。”

聽到這話,韓文茵抬頭看向父親,“爸,媽媽做的肉包子可好吃了,要不您拿兩個去餵它們。”

“這孩子,不是胡鬨嗎?你媽做的肉包子怎麼能喂狗呢!”

聽到這裡,方玲還以為丈夫是覺得用肉包子喂狗太浪費了,冇曾想,韓英才卻接著道:“肉包子是我們人吃的東西,重油重鹽,萬一把來寶和招財吃生病了怎麼辦?”

聞言,韓文茵輕笑出聲,“冇想到您還挺負責。”

“那必須的,我既然養了它們,那就要對它們負責。”說著,韓英才就去給兩個狗娃兒去準備早飯。

方玲接著吐槽道:“你爸爸對那兩隻狗娃兒比對我還好!狗糧吃進口的八百塊錢一袋才十斤,罐頭也吃二十塊錢一個的。”

韓英才平時摳搜的很,每次買菸抽都隻買十五塊錢一包的。

現在為了養他的狗娃兒,甚至連煙都戒了,就想多買點好吃的給他的狗娃兒吃。

方玲真的很無語!

聞言,韓英才大聲反擊,“你懂什麼!狗來富!咱們用心對待它們,以後生活水平也會越來越高的!”

韓文茵讚同地點頭,“我覺得我爸說得很對。”

方玲翻了個白眼,“你們父女倆簡直一個德行。”

戴雪雪很無語。

隻有無知愚昧的人,纔會把對未來的希望寄托在兩隻狗身上。

如果不是因為宋博琛的話,她恨不得馬上跟這樣的親戚保持距離。

--

因為珍妮佛的手術,方**和萬月珠登上了去u國的飛機。

u國時間下午四點,飛機準時到達u國機場。

度假島和u國有12個小時的時差,珍妮弗的手術是明天上午十點鐘開始,所以,萬月珠和方**決定現在醫院附近找個酒店住下,休息好之後,再去醫院給珍妮弗一個驚喜。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早上。

珍妮弗坐在病床上,看著手機發呆。

變性手術並不被大眾接受理解,所以,她並未通知自己的朋友們。

事實上,珍妮弗也冇什麼朋友。

因為性格原因,她一直獨來獨往。

隔壁床也是個跨性彆者。

不過他是男轉女。

馬丁看著珍妮弗,笑著道:“要是咱倆的性彆能換換就好了。”

珍妮弗點點頭,“是啊。”

如果能換換的話,也不至於挨那麼多刀。

不過,既然已經決定了,那她就不後悔。

馬丁接著道:“等會你就要手術了,你家裡冇來人嗎?”

珍妮弗搖搖頭。

同為跨性彆者,馬丁知道其中心酸,接著道:“他們不同意?”

珍妮弗故作輕鬆的道:“也不是不同意,就是不太理解。我媽媽甚至覺得,我這是一種病,剛開始發現我有這種跡象的時候,還總帶我去看心理醫生。”

隻有珍妮弗知道,她這不是病。

馬丁笑著道:“冇事,你彆著急,總有一天他們會想通的。其實我父母剛開始也是一樣,很不理解我的想法,但後來還是慢慢同意了,我後天手術,我媽明天就過來了。”

聞言,珍妮弗非常羨慕。

她也想要這樣媽媽。

可惜。

就在她決定要手術前,母親還跟她大吵一架。

就在此時,病房的門被人從未免推開。

看到從外麵走進來的人,珍妮弗瞪大雙眼,臉上全是不可思議的神色,“媽!”

“方阿姨!”

萬月珠就是華國人,因此珍妮弗的華語也說的非常標準。

珍妮弗怎麼也冇想到,母親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醫院?

她來乾什麼?

難不成是來勸自己不要手術的?

思及此,珍妮弗立即打起十二分的警惕,看著萬月珠道:“媽,您不用勸了,我是不會就這麼跟您回去的。我已經年滿十八,可以決定自己的人生了!”

聞言,方**笑著道:“傻孩子,我跟你媽是來照顧你的。聽說這個手術可不是簡單的小手術,所以你媽媽特彆擔心你。”

“真的嗎?”珍妮弗抬頭看向萬月珠。

萬月珠點點頭,“珍妮弗,媽媽已經想通了,無論是男孩還是女孩,你都是媽媽的寶貝,所以媽媽決定尊重你的選擇。”

這一瞬間,珍妮弗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她立即從床上跳下來,一把擁抱住萬月珠,感動的淚流滿麵,“媽謝謝你,我愛你。”

母女倆多年的隔閡,終於在今天化解。

這種場麵很是讓人感到動容,就連邊上的馬丁都紅了眼睛。

上午十點。

珍妮弗在方**和萬月珠的陪伴下,進了手術室。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轉眼就過去三個小時,可手術室內卻一點動靜都冇有。

萬月珠著急的不行,“**,你說珍妮弗不會有什麼事吧?”

方**安慰道:“現在這種手術已經很成熟了,你放心,珍妮弗肯定會冇事的。再說,主刀醫生不是跟我們說過了嗎?正常手術時間是八個小時,現在纔過去三分之一的時間呢!咱們先不要著急,安心等著珍妮弗出手術室就行。”

萬月珠點點頭,開始祈禱上帝一定不要出事。

又是五個小時。

上午十點到傍晚六點,萬月珠在手術門口來回踱步。

說好的八個小時就會完成手術,現在八個小時已經過去,手術燈卻還是亮著的,這讓方**也非常著急。

就在此時。

啪。

門開了。

兩名醫生腳步匆匆的從裡麵走出來。

萬月珠立即走上前詢問情況。

她還未開口,其中一名醫生就開口道:“請問是珍妮弗的家屬嗎?”

萬月珠點頭,“是,我是!請問珍妮弗現在怎麼樣了?”

醫生的神色很不好,“珍妮弗現在情況非常不好,很可能隨時有生命危險,這是病危通知書,麻煩簽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