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現言 > 實習第三天我跟女老闆扯證了 > 第10章

實習第三天我跟女老闆扯證了 第10章

作者:顧遠道柳綿綿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3-01-26 07:13:28 來源:番茄

實習第四日 早8:00

顧遠道六點多就起床了,在樓下做了四十分鐘空腹有氧,吃了早飯,回來衝了個澡,換好衣服,約摸著柳綿綿快起來了,又下樓去買了咖啡。

等顧遠道再回到房間,被冰箱門擋住的柳綿綿嚇了他一跳,還是不太習慣家裡多了一個人。

冰箱門一關,穿著墨綠色絲質吊帶睡裙的柳綿綿,就這樣第一次素顏站在了他的麵前。

‘原來她是黑長直啊,大波浪是每天卷的。好喜歡綠色,本來就白,墨綠色襯的她膚白勝雪。身材也太好了,腰是腰腿是腿……’

直勾勾的盯著看,顧遠道像掃描儀一樣,把柳綿綿的樣子從頭掃到腳指甲,再掃回來,欣賞的入神,都快要咽口水了。

可這個時候,柳綿綿瞪著大眼正看著自己,顧遠道才收斂目光,把咖啡遞了過去。

“Manner家的,我也不懂,聞著可香了。”

“你也早上好~”

柳綿綿今天心情不錯,這倒是讓顧遠道受寵若驚。

“把今天的工作安排過一遍,上午跟下午要見客戶的資料再覈對一下,我的稱呼你想好了冇有?……”

柳綿綿一邊拿著咖啡往自己房間走,一邊說著,聲音越來越遠,最後一句顧遠道幾乎冇有聽清。

“什、什麼想好冇有?”

看柳綿綿冇理自己,也不敢再問,坐在餐吧島台處整理材料。

過了一會兒,柳綿綿拎著一雙紅底黑絨麵的高跟鞋,化著精緻的妝,輕盈的走到顧遠道麵前。

“其實你不化妝更顯小,呃……都準備好了,老闆。”

“嘶~不是讓你想一個稱呼嗎?不能在律所光明正大的做合約夫妻,得裝一裝!”

“所以‘狗崽崽’是愛稱?”

顧遠道歪著頭,提起單邊眉毛,很嚴肅的發問。

“嗯,不滿意?”

顧遠道心裡在呐喊,

‘你說呢?我是狗那你成什麼了?!’

“所以是在律所,我們要演恩愛夫妻了唄?”

“邊走邊說吧……”

二人 ‘夫唱婦隨’,一路上商量著如何在律所表現成新婚燕爾的小兩口。

可是到了律所,柳綿綿就直接進入戰鬥模式,跟顧遠道之前設想的一毛錢關係都冇有。

顧遠道一整天忙下來,實習工作簡直毫無尊嚴可言:端茶遞水買飲料,影印列印查資料,拎包提鞋哈著腰,迎來送往陪著笑。

快到五點半的時候終於能坐到自己工位上透口氣,

‘狗崽崽?可不就累成狗了嗎?一點專業知識都冇用上,光打雜兒了……’

“遠道老弟!差不多了,走吧!”

“去哪兒?你讓我透口氣,我忙一天了!”

“哎呀,彆磨磨蹭蹭的,迎新宴啊,聽說杜老總請咱們吃日式烤肉,走著!”

包括顧遠道在內,律所前後腳一共入職了三位新人。

按照律所傳統,每季度會以迎新為題聚餐。

杜老總妻管嚴,平日裡都冇啥零花錢,想大方點請律所員工聚個餐還得財務稽覈上報,走公賬,這不就等於是拿李佳慧的錢做善事嘛,自己落不著好兒,所以三個月才一次,顧遠道正好趕上個尾巴。

走到律所門口,顧遠道刹車急停,晃得潘彼得一個大跟頭。

“怎麼了?走啊!”

“我好像落什麼東西了,但具體是什麼我想不起來了,就是覺得少了點什麼……”

潘彼得看向顧遠道的身後,表情複雜,最後同情地說,

“兄弟,你把媳婦兒落下了,我先去了啊,一會兒見,保重!”說完就跑了。

顧遠道隨即感覺身後一陣涼意襲來,就好像有一雙,猛獸般閃著紅光的眼睛在盯著自己。

緩緩回頭,柳綿綿像女王一樣站在她的身後,板著個臉,下一秒鉑金包就砸了過來,

“啊!嘶……還好我見過這招,不好意思,我還不太習慣……”

來到烤肉店,杜進律所包下了最大的一間包間。

杜老總讓方詩詩點菜,再按人頭點相同數量的生啤,自己把腿一盤,在榻榻米上聊起天來。

要說杜老總特彆不像律師,反倒比較像居委會主任,跟律所的年輕人那是能夠打成一片的,什麼時候都冇見他紅過臉,可能正是因為這麼好的脾氣,李佳慧才被慣出悍婦的毛病。

柳綿綿跟顧遠道是最後進入到包間的兩個人,他倆一進來,所有人的目光就此聚焦,鴉雀無聲的盯著兩個人看。

兩個人尬在門口,渾身不自在,柳綿綿向老杜拋去求救的小眼神。

“哦,來!人齊了,咱們迎新宴正式開始哈,來來,綿綿過來坐。那誰,那個你老公也過來一起坐!”

老杜招呼著柳綿綿兩口子坐到自己這一桌來,旁邊是李恒君跟方詩詩,這倆人一個相中柳綿綿,一個對顧遠道犯花癡,看著兩個人夫唱婦隨的坐過來,各自的臉色都很難看。

如果是真正的夫妻,誰也不好意思直接擺張臭臉,可就是大家明明都知道倆人認識不過三四天,賊心不死的人肯定心有不甘。

顧遠道還沉浸在‘你老公’ 三個字裡無法自拔,坐下之後忽然覺得另一邊有人靠了過來。

原來是方詩詩擠走了潘彼得,硬要坐到顧遠道身旁。

畢竟上次揩油有被驚豔到,方詩詩斷定,顧遠道是那種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禁慾係男孩。

“哎,這麼巧啊,你看你進律所第一個接待你的人就是我,那我就代表律所老員工,敬你一杯,你乾了我隨意。”

方詩詩人不醜,就是一副女兒國國王的吃相,一見到男菩薩就挪不動步。

“謝謝謝謝……”

顧遠道合計著,作為嘎嘎新的新人,雖然按理應該識抬舉,可方詩詩是李佳慧的人,絕不應該讓她認為自己跟柳綿綿的結合是鬨著玩。

更何況聽到上來就灌顧遠道酒,柳綿綿的目光已經殺到了,於是顧遠道隻是禮貌地喝了一小口,就把啤酒杯放下了。

方詩詩倒是誠意十足的喝了小半杯,再一看顧遠道的杯子,

“你跟我在這裡玩找不同呢?你喝了嗎?不給麵子呀?”

“誒咱們先一起敬杜老總一個,來!新來的都有了!”

潘彼得幫顧遠道圓場解圍,完了還wink一下,油膩的很。

“好好好,都是年輕人,有前途,我們杜金律所歡迎大家~來!”

敬了一圈酒,服務員開始給個桌上菜烤肉,房間裡香氣撲鼻,氣氛熱烈。

柳綿綿跟老杜碰著杯,看著同事們,忽然有些感觸,

‘這輩子可能也不會搞那種穿著白紗,大庭廣眾還要哭得稀裡嘩啦的儀式了,就這樣跟一群同事朋友,吃點好吃的熱鬨熱鬨,就足夠了。扯了證,今天權當是喜宴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