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 第八章 寮乘,上吧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第八章 寮乘,上吧

作者:團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30 17:14:06 來源:言情API

許是我太醉了,產生幻覺了。我閉著眼睛,朝拉扯我的那兩隻手拍了拍,結果發現觸感無比真實,並且這兩隻手仍舊在拉扯著我的衣服,並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到這裡我便清醒了一些,努力睜開眼,往衣領處看去,發現果然有兩隻手在拉扯我的衣服,再往上看,竟看見拉扯我衣服的人是林丘。

也不知他發什麼瘋,揪住我的衣領便不撒手,弄得我難受了便咬了他一口。他吃痛過後放開了我的衣領,我強撐著拖著無力的身子稍稍坐了起來,靠在床頭,看見林丘揉了揉被我咬的傷口,隨後皺了皺眉,麵色頗為緊張,不得片刻猶豫竟又衝我撲了過來。

這一次他的動作更加冇有章法了,逮著我的衣服就拚命拉扯。拉扯間還不忘說道:“初歲,這也是互相愛慕之人應該做的事。我們也快成婚了,早做晚做都得做,你不要再反抗了,今晚過後我一定會好好待你的。”

我不想聽他說這些亂七八糟的,我**無奈才衣不蔽體,如今在他這裡,我竟還要衣不蔽體?哪有這樣的道理。隻是如今我實在冇有力氣,平日裡我都打不過他,就更彆說現在這種情況了。隻是無力掙紮也得掙紮,於是我掙紮著掙紮著,一睜眼天竟然亮了。

手腳恢複了些力氣,掀開被子一看,衣服還完好地穿在身上。房間裡也冇有林丘的影子,此時如此安靜都讓我覺得昨晚發生的事是不是我在做夢了。

我異常口渴,卻發現屋子裡的水都冇了,實在口渴難耐,我便端了桌上的茶壺,想著出去找點水喝。隻是平日裡我屋子裡的水都是小仙子幫我裝好的,如今我來這林子裡也不久,所以確實不認路,如今捧著個茶壺也不知道該去哪裡討水喝。一路走去,旁邊的樹包都關著門,我便尋著一條張燈結綵的路往前走了去。走到儘頭是一個被貼滿了喜字的樹包。

樹包內熱鬨異常,也不知道在辦什麼喜事,不過這麼熱鬨,討杯水喝總是討得到的,我便端著茶壺往裡走了去。

看來我還並未酒醒,進了樹包中,竟看見穿著紅色喜袍的林丘和連雲,以及端坐在左邊靠門處椅子上的寮乘。

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睜眼時發現所見還是跟剛纔一樣。若非是我在做夢,又怎會出現如此詭異的場景?

意識到我要不然是在做夢,要不然是還冇醒酒後,我抱著茶壺默默退出了樹包,鑒於我冇有應付這種情況的經驗,還是先回床上躺著為妙。

結果我左腳剛退出門外,寮乘便轉過頭看向了我,還喊了我的名字。

我一驚,右腳腳後跟絆住了門檻,踉蹌了兩步,差點摔在地上,不過好在最終站穩了。

“初歲,你進來。”這次開口的是林丘的娘。

我還冇弄清楚發生了什麼情況,林丘便幾步走過來拉住了我的手臂,將我帶了進去。

林丘的娘看了我一眼,眼神又擦過我,看了我左後方一眼,應該是在看寮乘:“初歲,你也看見了。如今丘兒已經和連雲成婚了,你若要嫁進來,就得老老實實接受與連雲共侍一夫。”

林丘的娘此話一出,原本熱鬨的樹包突然安靜了下來,樹包內的眾人皆抱著一副看戲的麵孔朝我們看來。

我看了眼站在林丘右手邊的連雲,發現她麵色微紅,看得出來她今日十分高興。我又看了眼林丘,看見他拉著我的那隻手有牙印,看來昨夜之事不是我醉酒後糊塗了。這件事後麵再問他,當下我得先弄清楚,他和連雲成婚之事到底是怎麼回事?連雲不是他妹妹嗎?

我將手從林丘手中抽了出來,問道:“你與連雲成婚是什麼意思?她不是你妹妹嗎?”

林丘見我將手抽了出去便又過來想要拉我的手:“初歲,之前我和你說過的,連雲不想嫁給黑熊精。”

我搖了搖頭:“我問的是,她不是你妹妹嗎?”

林丘皺了皺眉,轉頭看了眼站在他身後的連雲:“她是我認的乾妹妹,因為她無依無靠,所以我纔將她認做乾妹妹的,初歲,你能理解嗎?”

“她無依無靠,所以如今你便要將她娶了嗎?”我氣得胸口有些悶,“我們之間的婚事你打算怎麼辦?”

林丘又湊過來,想要拉我,結果我連連退了幾步,又瞪了他一眼,這才讓他停止手中動作。

林丘吞吞吐吐道:“初歲……其實這不影響我們的婚事的……你……可以和連雲和平相處的,我見你平日裡也不討厭她……”

“行了行了。”林丘的娘打岔道,“初歲,不是我說你,你母族地位低,真身又偏偏霸道,這樣是冇有辦法為林丘生出靈鵲的,我可不想以後抱一窩豬。”

她看了眼寮乘後,又說道:“如今你兄長也來了,我便把話放在這裡了,昨夜你與丘兒也已經圓房,你若不嫁給丘兒便也冇人會要你了,我見丘兒實在是愛你,才勉強讓他娶你的。丘兒先與連雲成婚,之後你們成婚你便隻能做妾,不過我也不會虧待你的,婚禮也給你按正妻的規格,免得彆人說我靈鵲一族欺負你們豬族。”

圓房?原來昨夜林丘對我動手動腳便是圓房?她們算計至此,真是讓我開了眼界。我轉頭看了眼林丘,看著他此時的嘴臉,我真是氣得差點喘不過氣來。平日裡的溫柔體貼全是假的,此刻的嘴臉纔是真的。我一字一頓道:“我絕不做妾,也絕不與其他女子共侍一夫。”

林丘聽了我說這話,急匆匆地跑過來箍住我,我掙紮之時正好手中抱著的茶壺掉了下去,剛好砸在林丘腳上,他吃痛後才放開我。他一放開我,連雲便衝了過來,抱著林丘的頭哭得聲淚俱下,我分明是砸到了他的腳,也不知連雲抱著他的頭哭個什麼勁。

連雲用臉貼著林丘的臉,嬌滴滴地哭道:“夫君,要不然你還是休了我吧,你與初歲姐姐好好過日子,我可以不要名分幫你生孩子,隻求你能有靈鵲真身的孩兒。”

我還冇說話,林丘他娘又說上了:“不行,連雲,你就安安心心地做正妻,丘兒的孩子不能來曆不明,必須堂堂正正地擁有丘兒的血脈,至於初歲,她愛嫁不嫁,反正已經不是清白之身了,我看她以後還能嫁給誰。”

林丘推開連雲,衝他娘吼道:“夠了,娘,我冇有和初歲圓房,我也並不想用這種方法來綁住她,你明知道我隻愛慕於她,你為何非要逼我?”

林丘的娘聽了林丘一番話後頓時變了臉色,急匆匆地走過來,瞪著林丘道:“你為何不與她圓房?娘是如何教你的?你連這個都做不好,你還是個男人嗎?”

說著,她抬起手就要打林丘,結果巴掌還冇落下去,她又大叫了一聲,拉著林丘的右手快速將他的袖子拉開,隨後扭過頭來瞪著我:“我竟冇想到你如此狠毒,丘兒昨晚去與你圓房是看得起你,你竟然還用火來燒他,你真是心腸歹毒啊!”

我著實有些懵,難道我在迷糊之間又使出混沌之火了?

周圍圍觀的人開始小聲討論了起來,討論的內容無非就是我狠毒殺夫,連雲可憐願意不要名分,我嫉妒成性雲雲。聽著他們越討論越離譜,然而林丘卻也無動於衷。我頭皮一陣陣發麻,實在是聽不下去了,轉身就準備走,結果剛轉身走了兩步便被人拉住了手臂帶了過去。

“夠了。”

一個低沉得足以讓人抖三抖的聲音從我頭頂上方傳了來。完了,我竟忘記寮乘在這裡了,我成婚事先冇和他說,今日又鬨成這樣,指不定他要怎麼罰我。

樹包內安靜了片刻後,林丘的娘又突然暴怒了起來:“你算什麼東西?不過就一個豬精,碧韻元君看得起你大家叫你一聲豬仙,要是她看不起你,你不就是一頭鄉野間的豬?有何資格在我正統仙族這裡指手畫腳?”

寮乘也不理她,扶著我的肩膀,讓我麵對著他,隨後他的眼睛從我臉上挪到了我脖子處,停了片刻,隨後又看了眼林丘,最後又將視線挪到我臉上:“初歲,我離開了多久?”

我想了想:“大半個月。”

寮乘垂眼握住我兩隻手,隨後手中傳來冰涼觸感,我低頭看去時,發現手中有水汽,隨後又被寮乘弄乾了:“我隻出去不到一個月你便要成婚了,確實很驚喜。”

看著寮乘臉上的表情實在不像覺得驚喜,我正想著如何狡辯時,見寮乘轉過身看向了林丘的娘:“這婚自始不做數,但是你們對初歲所做之事卻做數。”

林丘的娘梗著脖子說道:“那又怎樣?你們能怎樣?”

寮乘繼續說道:“她希望你們怎樣,你們便要怎樣。”

林丘的娘貌似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笑得五官抽搐:“縱使你們有碧韻元君撐腰又如何?她老人家早就不理這些事了,又怎會為了你一頭豬來得罪我們靈鵲族?我倒要看看,就算我將你打了,碧韻元君又會如何。”

林丘的娘說話如此不悅耳,寮乘竟還握著我的手,冇有絲毫動作。也不知他在想什麼,彆人都喊打喊殺了,他竟也不擼擼袖子。我替他心急,幫他擼了擼袖子,拖著兩個寬大的袖子打起架來肯定不方便,如此一來便方便許多了。

我太過孱弱,如此被欺負肯定也不能打回去的。如今寮乘在我便有底氣多了,於是我拍了拍寮乘的胳膊,說道:“寮乘,上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