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 第五章 靈鵲一族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第五章 靈鵲一族

作者:團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30 17:14:06 來源:言情API

那人嘴角咧到了耳朵根:“我是與你有些區彆的,我的出生要好上許多,我乃赤鱬族今年的頂尖之人,是自己掙的資格入的元始天尊的講堂。”

“赤鱬……”我在腦子裡仔細回想了一番,這個仙族的真身到底長什麼樣,“是魚……”

“對對對。”那人急忙介麵道,“是魚,與鮫人族同宗,還是挺不錯的。”

“赤鱬的真身……”我又開口說了話,結果這句話還冇說完,又被打斷了。

“是魚,是魚,行了,元始天尊開始講學了,不要再討論了。”那人突然擺了擺手,隨後端正坐著,像是方纔說話的不是他一般。

我挑了挑眉,癟了癟嘴,學著他們的樣子坐了起來,結果還冇坐穩,便感覺身後的衣服被輕輕拉了拉。

我轉頭過去一看,發現是一個相貌周正的神仙,仔細想來,好像是方纔將我拉下來的神仙。

那人說道:“仙子不必在意,赤鱬真身奇醜無比,逑笠自是不願與你討論的,你可以同我說話,我陪你聊天解解悶。”

我回頭瞄了一眼元始天尊,發現他根本就不看下麵的神仙,隻自顧自地閉著眼睛在那裡一個勁兒地說著什麼。

那人又說道:“我的真身是靈鵲,我叫林丘,這便算是與仙子互相認識了,往後仙子有何需要幫助的,都可以找我。”

我見林丘長相隨和,與逑笠比起來甚是順眼,遂往後挪了挪,挪到了林丘身邊,隨後衝他笑了笑:“往後便有勞仙君了。”

元始天尊講學,講的東西聽起來比寮乘平日裡給我講的難懂多了,我雖然聽不懂,但是總想著是寮乘把我送進來的,遂還是梗著脖子,硬生生坐了七日。

第八日我剛從元始天尊給我安排的住處往講堂去,便見逑笠雙手負在身後,鼻孔朝天,堵在我麵前。

我見他冇有挪動的意思,便往旁邊跨了一步,打算貼著旁邊的仙樹,擠一擠便過去了。誰知,我剛抱住仙樹,突然被逑笠一聲吼給嚇到了。

“初歲,我早就知道了,原來果真如此。”

我皺了皺眉,扭頭看向他:“什麼亂七八糟的?”

逑笠收回了瞪著天的鼻孔,用兩隻小眼睛看著我:“從第一天到講堂開始,你便愛慕我。這些天,你坐在我身後,總是一動不動地盯著我看,不曾挪動眼睛。今日我便賭你愛慕於我,結果賭贏了。”

“啊?”我愣了愣,因為逑笠把通道堵住了,所以我得一直抱著仙樹,“你賭贏了?我怎麼了?”

逑笠信心滿滿道:“今日休學,你卻還是早早出了門,定是想在講堂門口碰碰運氣,冇準能遇見我。初歲,你如此煞費苦心地與我製造偶遇,如今我明白你的心意了,你也不算是錯付。”

我腦子突然很亂,正整合他說的這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結果突然感覺有陰影壓了下來。回過神來一看,逑笠正張開了雙臂,想要過來抱我。

我左右看了看,躲無可躲,便奮力往仙樹旁邊挪了挪,結果又被逑笠給追趕上了。

“初歲,我也心悅於你,我不嫌棄你真身是豬,如今你也彆再故作嬌羞了。”

“停停停停停!”我胡亂拍打著手,“你誤會了誤會了,我何時愛慕你了?你可不要亂說!”

逑笠微微笑了笑,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你在講堂上癡癡盯著我看,我已經知道了,你盯了我七日,還說不是愛慕我?”

我側跨一步,終於雙腳落地:“什麼?我盯著你看?我明明是盯著元始天尊看。”

逑笠漸漸逼近,並不像是要作罷的模樣:“你彆害羞了,那今日休學,你出來遇我,這又怎麼解釋?”

見他自戀猙獰的麵容,我轉身就跑,邊跑邊說道:“我求你了,這位仙君,我不知道今日休學,若是知道,我定不會出門,更不會遇見你的。”

“初歲,若是你跟了我,我明日便能去你族裡提親。”逑笠依舊不依不饒。

一個救星從天而降:“逑笠,你大白天耍流氓?”

我二話不說,躲在了救星身後,仔細一看,救星乃是林丘。

逑笠見林丘護住了我,遂皺了皺眉,語氣不快:“林丘,你多管什麼閒事?初歲明明就害羞,如今你在這裡,她怎麼跟我表明心意?”

林丘哼了一聲,說道:“逑笠,以往講堂但凡來了一個仙族地位不如你的女仙,你便非要硬著臉皮往前湊一湊,你耍流氓這麼多次了,可有哪個女仙屈服於你?前幾年你剛把幾個仙子嚇走,如今又來嚇初歲,你也不照照鏡子,你長成如此模樣,你配得上初歲嗎?”

許是被戳到了痛處,逑笠瞬間臉色通紅,語氣凶狠:“林丘,每次你都要英雄救美,我也忍你很久了。好啊,既然你如此喜歡出頭,那便來與我打一架,你輸了便休要再管我和初歲的事。”

“好啊,你輸了便自行離開講堂。”說著,林丘突然朝逑笠飛了去,不浪費片刻時間,直接打了起來。

二人打得熱火朝天,我卻站在一旁覺得甚是糊塗。年輕一輩神仙確實過於熱血了些,我在旁邊看了半晌,也冇見他們分出勝負,困了,又不好意思丟下林丘回去睡覺,便隨意找了塊石頭坐了下來,撐著下巴,冇多久便睡了過去。

睡了大半天,還是林丘把我叫醒的。醒來時,正好看見逑笠皮包臉腫地坐在地上,眼神卻是惡狠狠地盯著林丘與我。

林丘挪過來擋住了逑笠,我抬頭一看,他亦是皮包臉腫。

“初歲,快走!”林丘抓著我的手臂,帶著我朝崑崙山下飛了去。

我還冇明白髮生了什麼,轉頭一看,逑笠正齜牙咧嘴地跟在我和林丘身後。

方纔我醒來時看見逑笠皮包臉腫地坐在地上,還以為這一架應該是林丘勝了。現在看來,倆人也許打了個平手。

崑崙山下有一條又寬又長的河,眼見著我飛得離河越來越近,遂掙紮了一番,打算擺脫林丘的桎梏,避開河。我畢竟是一團火,還冇學會如何與寮乘之外的水和平共處,總是要避開些的。

結果林丘見我掙紮,竟捏著我的手更用力了幾分。隨後,我與林丘二人皆被追過來的逑笠撞進了河裡。

我也不會浮水,被水一淹便分不清東南西北了。這廂我正努力睜著眼睛憋著氣在水裡胡亂刨著,往下沉之際,原本已經上岸的林丘又跳了下來。

他還算仗義,一跳下來便朝我遊了過來。我見救命稻草來了,便急急伸出兩隻手去拉他。

林丘拉住我的手後,順勢將我往他懷裡扯,我輕飄飄地落進他懷裡,便見他撅著個嘴就衝我臉湊過來了。

也不知他搞什麼幺蛾子,我艱難地抬手將他嘴攔住,隨後指了指河麵,示意他將我帶上去。林丘臉色有些難看,不過最終還是將我拉了上去。

果然火球還是得離開水才行,我剛爬上岸便感覺整個人神清氣爽,正麻利地站起來活動了下手腳,卻看見林丘癱倒在河岸,似乎已經動彈不得了。

林丘仰著煞白的臉看向我:“初歲,你知道嗎?我是靈鵲。”

我蹲了下來,免得他抬頭看我:“知道啊。”

他又接著說:“那你知道靈鵲是旱鳥,碰不得水嗎?”

我一時有些怔愣,莫非他是想要我負責?

林丘歎了歎氣,軟趴趴地掙紮著想要爬起來,結果又摔在了地上:“靈鵲若是長時間碰水便會靈力外泄,枯竭而亡。方纔我為了救你,泡了太久的水,如今已經是油儘燈枯了。”

“竟這般嚴重?可有藥石能醫?我去替你尋來。”我東張西望了片刻,想著從這裡回瀚雲宮需要多久,寮乘宮中必然有靈石神藥,我借上一借總能救林丘一命的。

誰曾想,林丘見我要走,突然發力將我手拉住了。我正驚訝之時,又見他重新癱倒在地。

他說:“冇有藥石能醫,如今隻有你帶我回族中好好將養將養了,我族中靈氣旺盛,你照顧我些時日,我便能好轉了。”

我想了想:“也行,那我們現在走吧。”

我俯身去將林丘扶起來,突然想到方纔是逑笠將我倆撞進的水中,可是此時卻冇看見半點他的人影。他竟消失得無聲無息,像是就是為了將我和林丘撞進水中一般。

林丘柔弱地靠在我肩上,說道:“逑笠這種仙族有些特殊,他隻要一落入水中便會恢複真身,他的真身又奇醜無比,想來是剛纔顯露真身的時候就順著河遊走了。”

此刻逑笠不在正好,要不然我可打不過他。

由著林丘帶路,我們七拐八拐拐進了一處林子裡。林子裡麵的仙樹上有許多樹包,樹包外圍著許多鳥兒。

林丘為我解惑道:“我們靈鵲一族保留了鳥的習性,所以都是住在樹包裡的,你現在看到的樹包外麵的靈鵲正在築巢,以真身築巢會方便很多。”

我點了點頭,又由著林丘指路拐進了一個樹包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