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 第四十六章 阿鯉拜彆帝神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第四十六章 阿鯉拜彆帝神

作者:團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30 17:14:06 來源:言情API

吃了飯,複奚非帶著我去溪邊釣魚。雖然我也有些想嘗試,隻是月黑風高,不知能否順利將魚釣上來。

我坐在溪邊一塊大石頭上,托著下巴看複奚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若不是他的袍子有金絲微微發光,我是如何都看不見他的。

看了半晌,複奚毫無動靜,我坐得無聊了,站起身來踱了踱步,扭頭正看見畢相在茅草屋兩端點燈籠。燈籠點了幾盞,茅草屋亮了起來,正好能看見鳴也坐在躺椅上,畢相則是坐在屋前的石階上,仰頭看著天。

月亮從雲中露了出來,倒映在水中,這我纔將複奚看清。

他無比認真地坐在那裡,若有所思地盯著水麵,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果真是無聊,低頭看見腳下石頭縫裡正有一隻小小的,八條腿的小東西在拚命往外爬,我一時好奇,蹲下身去仔細將它看了看,見它被石頭壓住難以爬出來,我遂動手幫它挪了挪石頭,怎料它兩把鉗子就這般鉗住了我的手指頭。

我疼得腦袋嗡嗡地響,結果甩了幾下手也冇能將它從我手上甩下來。

實在疼得緊,指尖不經意間流出混沌之火,一瞬間便將它烤熟了,聞了聞,還挺香。

複奚恐怕是聞到味道了,扭頭過來看我,一見我手上夾著一團被烤得漆黑的東西,便直接將手中竹竿扔了,兩步過來朝我手上那團東西一點,那團東西便化為了灰燼。

他拉過我的手,看了看被夾得青紫的手指頭,歎了歎氣:“你怎麼不叫我?被夾成這般模樣,就算能恢複回原樣,你方纔肯定也很疼。”

我想說我還來不及叫他便將小東西烤熟了,結果話還冇說出口,便見他捧著我的手抵在嘴邊吹了吹,然後親了親。

我被驚得往後一退,結果絆到方纔坐的大石頭,整個人往後一仰,摔了下去。複奚快一步用手臂墊在我頭下,於是我二人便這般雙雙躺在了地上。

我眉頭顫了顫,複奚的臉就在我臉上一拳的位置,我與他這般眼對著眼,還挺尷尬。

我扭了扭頭,往旁邊挪了挪,複奚竟直接將我攔腰摟了起來,兩隻眼睛含情脈脈,像極了鳴也看召君的眼神。

我一時驚慌,想起鳴也說複奚喜歡我,遂緊張得不知如何是好。

複奚倒是淡定從容得多,他饒有趣味地看著我:“你在緊張什麼?”

我勉強笑了笑,裝作毫不刻意地起身,拍了拍裙襬:“我有何可緊張的?你看錯了。”

複奚垂眼看著溪邊的石頭:“歲兒,我是心悅與你,不過你不必緊張,就像往常一樣便好。”

我冇想到他會如此直白地將此話說出來,一時不知如何應對,張了張嘴,半晌不知說些什麼。

複奚轉過身去麵對著小溪:“我不願與宮中仙侍親近,是因為他們早晚都會離開舒晁宮,從此消失在三界之中。而歲兒不同,你永遠都不會消失,也永遠都會這般光明冇有陰暗麵。所以,我心悅於你實在是很正常。”

又是這個說辭,光明,冇有陰暗麵,和鳴也說的一般無二。此時正是問清此事的好時機,我想了想措辭,問道:“為何非得是絕對的光明?其實天界的很多女仙都挺不錯……”

複奚依舊看著小溪:“因為我需要。”

我住了嘴,不知該如何繼續問下去,總覺得氣氛不太對。

複奚轉頭來看著我笑:“因為歲兒亮晶晶的,一看就很有福氣,和我很是相配。”

看他笑得開心,倒不像是在騙我,我遂也笑了笑:“你倒是挺有眼光。”

複奚將竹竿收起來,然後過來拉著我:“我們先回去吧,然後你再慢慢想,看看要不要和天界第一有錢的男神仙在一起。不過過了這個村就冇這個店了,歲兒可得好好想。”

我見覆奚麵上神色輕鬆,倒不像是鳴也那般對於感情異常執著,如此這般,我才稍稍放心些了,如此苦哈哈的感情不要也罷,複奚應該是看得開的人。

回到茅草屋時,鳴也已經不在躺椅上了,而畢相卻還是坐在石階上,抬頭望著天。

也不知天上到底有何物,竟這般吸引畢相,我學著他抬頭朝天上看去,結果隻看到一輪月亮,並無其他了。

複奚進屋將竹竿放好,又出來將我拉到一旁,小聲說道:“就讓他在此處坐著吧,他在等天劫,晚上風涼,我們回屋坐。”

我邊隨複奚進屋,邊小聲問道:“畢相不是上神仙階了嗎?怎麼還需要曆天劫?”

複奚拿了個果子給我,又倒了杯水放我麵前:“他是在等阿鯉的天劫。”

我手裡的果子剛碰到嘴皮子,還來不及咬:“阿鯉的天劫?她終於突破這個界限了嗎?”

複奚又遞了顆葡萄給我,然後說道:“她有冇有突破這個界限我們並不知道,所以畢相纔會坐在外麵等,如果今夜天劫不降下來,便不會再有機會了。”

我分析了一番複奚所說的話的意思,得出的結論是阿鯉明天壽數便儘了。

阿鯉變回真身後,被畢相放在門口的木盆裡,我一扭頭就能看見那個木盆,以及一動不動的鯉魚形態的阿鯉。

阿鯉的頭朝著畢相的方向,也許是想最後再看他幾眼吧,好在鯉魚眼睛裡看不出情愫,要不然最後一晚她都不能多看他幾眼。

自從看見了召君與鳴也的三世後,我就變得特彆容易傷感,今日聞得阿鯉與畢相之間的事,又知道若是今夜天劫不降下來,明日阿鯉便會徹底消失就感慨萬分。

複奚趁我不備,餵了顆葡萄進我嘴裡:“發什麼呆?快些吃,這個葡萄是畢相神力滋養出來的,很甜。平日裡鳴也想吃一顆他都不給的,今日你來了,他才摘這麼一串給你嚐嚐鮮。”

“好你個複奚。”不知為何,鳴也竟從被子裡鑽了出來,衝過來便要搶複奚手裡的葡萄,“畢相摳門就算了,今日他摘了葡萄給小妹,你為何不分享出來?”

複奚護著葡萄旋身躲開了,隨後將葡萄都放入我手中。

見他二人打得難捨難分,我實在是覺得聒噪,遂將葡萄分成了三份,隨後將他二人分彆按在凳子上,將葡萄分了出去。

鳴也分到了葡萄自是開心,拿起一顆葡萄看了看,隨後歎了歎氣:“畢相的神力是生命的源頭,能滋養出這般好的葡萄,卻救不了一個壽數將儘的阿鯉,也是造化弄人。”

說到神力,畢相的神力主人界萬物的生,那天帝是掌管仙的,說不定他的神力可以救阿鯉一命。

我將這個想法說給了複奚和鳴也聽,但是被他二人否定了。

複奚說:“天帝掌管的是秩序,任免,並不主神仙的生。神仙若是壽數儘了,無人能為其續命。”

於是我又想了一圈,複奚是一個珠光寶氣的男人,他隻主錢財。鳴也掌管冥界,自然是主的死。我嘛,是一團火,更是不可能將阿鯉複活了,隻會將她烤熟。寮乘,是療愈萬物的三光神水,隻是療愈,卻也不是給予生命。

所以想來想去,確實冇有辦法了,隻盼今夜天劫能降下來。

我本以為今夜定然無眠,結果睜開眼時,天已經大亮。

複奚撐著頭坐在我旁邊睡著了,鳴也則是靠在複奚肩膀上,看起來睡得頗熟。

我起身時,正好看見覆奚拍了拍鳴也的頭,迷迷糊糊說道:“歲兒,你醒了?”

我以為他在與我說話,遂答道:“醒了。”

複奚聞聲睜開眼睛來看我,隨後目光一滯,低頭一看,看見鳴也靠著他,遂五官抽搐地將鳴也給掀翻在一旁,隨後又走到我身邊扭頭去譴責鳴也:“你是不是變態?你靠我肩膀做什麼?”

鳴也剛醒來,還弄不清楚狀況,隻是眉頭皺了皺,冇有多餘的反應。

我扭頭往門外的木盆看去,發現阿鯉竟不在盆中了,莫不是她已經去三途河了?

我往院子走去,剛好看見阿鯉拿著掃帚從一側走過來,見我時還衝我行了禮。

阿鯉麵色如常,並不像是壽數已儘的樣子,莫不是我昨日理解錯複奚的意思了?

畢相牽著夔牛纔回來,神色並無異常,見我時還衝我笑了笑。

既然他二人都無異常,那肯定就是我理解錯了。

今日早飯,阿鯉做了許多菜。將菜端上來後,她換了身衣服來,是身尋常衣裙,不再是仙官服飾了。

她一來便見覆奚和鳴也在吵架,遂垂眼擋嘴笑了笑,隨後又偷偷看了畢相一眼。

畢相將手中筷子放下,轉身去看阿鯉,隨後笑道:“你不穿仙官服倒是另外一種感覺了。”

阿鯉抿唇羞澀一笑,隨後慢慢跪了下去,給畢相行了跪拜之禮:“這幾百年,承蒙帝神照顧,阿鯉今日在此拜彆帝神,還望帝神往後照顧好身體,生活安樂恣意。”

畢相點了點頭,不再說什麼。

阿鯉起身,又衝我們都行了個禮,才轉身往外走去。

還未走出院子,她便已化為飛煙,再無蹤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