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 第四十五章 往日之事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第四十五章 往日之事

作者:團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30 17:14:06 來源:言情API

據複奚所說的是,畢相將小鯉魚撿回來後,將她養在了木盆裡。

一日,畢相坐著夔牛剛從田間地頭回來,一回來便見自己的幾間茅草屋變得異常乾淨整潔,遂讚歎地將幾間茅草屋都逛了一圈。

剛將屋子逛完,就看見一個身披他屋中麻布的女子揹著一揹簍菜走進了院子來。

女子一見畢相,便羞紅了臉,擋嘴笑了笑,說道:“謝仙君救命之恩,小女子願以身相許來報答仙君。”

當然,女子臉紅,和以身相許這一段大概率是鳴也編撰的。

畢相從不知如何拒絕女子,當時又恰好他的仙官已經魂歸三途了,便將該女子點化成仙,收做了自己的仙官。女子真身為鯉魚,便給她取了個名,叫阿鯉。

阿鯉本是弱小鯉魚精,畢相又遲鈍,總會惹不少事,所以每次仇家尋上門,或者農戶打上門來,阿鯉都隻敢躲在茅草屋裡,然後由夔牛去先攔一攔,實在攔不住了,畢相才親自出馬。

阿鯉膽小,畢相也不說什麼,她不敢做的他便去做,如此這般,畢相的身形在阿鯉眼中就變得異常偉岸了。

他們一神一魚一牛就這樣過了一個月,一月後的一天,阿鯉突然將上任隨侍仙官的記憶繼承了下來,隨後癡傻了半日,流了一地的眼淚,又不敢在畢相麵前明目張膽地哭,遂躲在籬笆一角蹲著哭了半日。

畢相午睡醒來才瞭解原由,原來是阿鯉知道了,隨侍仙官若是不想法子提昇仙階的話,就會魂歸三途,死得徹徹底底,而她真身弱小,自己也膽小,遂害怕自己哪一天就突然死了。

畢相瞭然,隨後是這樣開解她的:“你為鯉魚精時也不過隻剩一百年壽命了,做了仙官起碼還能多活幾百年,不虧。”

如此這般,竟還真將阿鯉開導好了。不過自那日以後,阿鯉就真真切切有了一個目標,那就是提昇仙階,一直活下去。

後來,上門鬨事者皆被阿鯉手持畢相 信手做的三叉戟給叉了出去。阿鯉將處理鬨事者的活都攬了去,更讓夔牛和畢相閒得慌了,所以他們主牛兩個便每日都去田間地頭走一遭,每日不是被農戶追著打,便是被精力旺盛的姑娘追著跑,於是,阿鯉需要處理的糾紛與日俱增。

阿鯉自覺再讓畢相和夔牛每日去田間地頭不是好事,遂提議讓他們收拾行李走得遠一些,去深山老林,或者沼澤荒灘,總之去些無人之地,這樣一來,縱使夔牛閉著眼睛走路都不會踩到有主之物。

畢相思考了一番,覺得此提議不錯,便帶了兩件衣服,然後攜阿鯉和夔牛出了門。

隻是阿鯉貌似低估了畢相和夔牛的破壞力,他們第一站是一處深林,人家都說林深見鹿,他們是林深見窟窿,這個窟窿還是連接人界和冥界的風眼。

那日陽光明媚,畢相坐在夔牛背上,見此處林子綠油油的充滿生機,遂興致當頭,拿了笛子來打算吹一曲,結果笛子剛抵在嘴邊,虛虛吹出一個音節,夔牛便一腳陷進了一個洞裡。這個洞貌似為夔牛量身定做,它的腳一陷進去便正正好卡住了,如何都拔不出來,遂使出了吃奶的勁,這下牛腳拔出來了,封住窟窿的土也被掀翻了,一瞬間冥界的陣陣陰風撲麵而來,直沖天際,向外擴散。

阿鯉見畢相還坐在夔牛背上,一神一牛就這般低頭好奇地看著地上的窟窿,遂一把將他倆拉至身後,獨自迎了上去,結果她剛靠近窟窿眼,竟被吸了過去,將她嚇得當即哭得稀裡嘩啦。

就在這時,渾身冒著生機般綠色神光的畢相從天而降,俯身將趴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阿鯉抱了起來,隨後還溫和一笑,說道:“有我在,你不必害怕。”

也許就是在死境絕望之時,突然出現的生機之光,迷惑了阿鯉的心智,再加上畢相本就生了一張迷惑女人的臉,遂讓阿鯉就此無法自拔。

當然這也是鳴也自己想象出來的。

冥界破了個洞,將正在與召君的前世,夕玉約會的鳴也給驚動了,鳴也仰頭剛好能看見冥界上方的破洞,以及畢相的神光,遂氣不打一處來,發誓定要將畢相拉到冥界做幾日苦力,將這洞補好了。

隻是這一次的陰差陽錯,也讓鳴也精心準備的約會毀於一旦,到底是毀成什麼樣了,複奚並冇有細說。

鳴也氣勢洶洶地從洞口鑽了出來,張牙舞爪地朝畢相撲去,結果竟看見阿鯉依偎在畢相懷中擦著眼淚,見了凶神惡煞的鳴也後,又被嚇了一跳,直接被嚇回了真身。

鳴也被整懵了,張牙舞爪地僵在原地,覺得此時貌似不好將畢相抓去當苦力,遂隻好將畢相和夔牛攆走,然後自己苦哈哈地蹲在地上修補窟窿。

事後,鳴也時不時就要指責畢相,說畢相和夔牛就是神仙界的毒瘤,要將他們封為厄運神,不過畢相對鳴也的指責頗有微詞,他覺得若是冇有夔牛那一腳,鳴也如此粗心大意,指不定什麼時候才能發現那個窟窿。這件事他倆掰扯了幾百年都冇掰扯清楚,所以那個窟窿現在就是個禁忌,不得再提,若是再提,他倆好歹得再掰扯幾日。

那一次阿鯉被嚇得不輕,回茅草屋好幾日才緩過神來,變回人身。也自那次起,阿鯉對畢相的感情有了實質性的變化。

一日,阿鯉采了野花,將野花戴在頭上,又做了一大桌子菜,待畢相吃得差不多了,她才羞羞澀澀地對畢相表明瞭心意。

結果原本一向溫和的畢相竟當即變了臉色。他將筷子放在桌上,看向阿鯉,眼睛裡冷淡得冇有一絲情緒,他說:“你現在是我的仙官,你該做的事情不是愛上主神,此為大禁忌,我希望你能明白。”

阿鯉一句話也說不出,左手攪了右手,右手又攪了左手,將將要流眼淚之時,畢相歎了歎氣,起身走到門口,說道:“你走吧,今日我便解除你隨侍仙官的身份,有**之人不適合留在我身邊。”

阿鯉當即跪倒在地,央求畢相彆不要她,甚至還提出讓畢相毀了她的情根,冇有情根之人,自然便不會有**。

隻是畢相併冇有應允,他是大地之神,是最良善,最珍惜生命的神仙,所以並冇有答應阿鯉的請求,他說:“有情根是你的權利,我不會剝奪它,將它留著,往後你有所愛之人,纔可以有愛人的能力。”

阿鯉被畢相說得服服帖帖,更加崇敬畢相的生命之道了,遂答應他,從此以後,她對畢相隻儘輔佐之力,再也不會生情愛之心。

就這般,阿鯉順利留了下來,一留就是五百年。這五百年間,畢相有意地帶她去四處遊曆,為的就是讓她得到曆練,讓她順利提昇仙階。所以之後纔有了以鯉魚真身捨命護主的第四位上官,阿鯉。

五百年間,阿鯉實力飛漲,但是就是差了這麼一點,還是無法突破這個界限。

所以複奚推測,阿鯉如此拚命,不僅是為了永久活下去,還是為了能一直陪在畢相身邊。畢竟喜愛一人的心思是不可能被輕易消磨掉的,它隻會隨著時間的推進越來越深。既然不能相愛,那她就選擇相伴。

我是支援複奚的推測的,因為方纔阿鯉變回真身之際看畢相的眼神是不會騙人的,隻是愛他卻需剋製,所以她才閉上了眼睛,就算騙不了自己的心,起碼能騙過畢相的眼睛。

來人界一趟我收穫頗豐,算是進一步明白了情為何物,也明白了何為喜歡一個人,隻是明白的情總是苦澀的罷了。

“仙官確實不能愛上主神,但是男女相處又很難不生出情愛之心,所以我們尋仙官一般都是尋一個與自己同性彆的,這樣一來可以免了很多麻煩事。”複奚仰頭看了看天,“畢相就是一個典型的反麵教材,以往他收留落難小妖做仙官,那些小妖也都是男子,這次遇到阿鯉時他的仙官恰好不在了,所以便破例收了阿鯉,結果他可能也冇料想到,第一次收女子做仙官便生了事端,白白傷了阿鯉的心。”

我讚同地點了點頭,突然又想到了我宮裡的木黎。我還為火球之時,任誰都覺得我會化為男身,太上老君用三昧真火給我做的仙官和一宮的仙婢為何都是女身?祖神當時還在,難道他就不擔心我若化為男身,會與自己的仙官生出情愛之心?祖神竟這般篤定我一定會化為女身?我宮裡那條裙子也是如此,不知是祖神太過智慧,還是我化為女身皆是他的安排。

還未想明白,屋裡的鳴也便催促了起來:“你倆縮在門邊悄悄摸摸的乾什麼呢?再不進來菜都涼了。”

複奚衝我一笑,拉著我的手進了屋子,隨後又給我夾了滿滿一碗的菜,哄道:“歲兒快吃,多吃點,免得他倆都將菜吃光了。”

鳴也眉毛一挑,兩手一抱:“複奚,過分了啊,你怎麼隻知道給小妹夾菜,就不知道照顧一下為兄?”

複奚冷哼一聲:“我先化為仙身你才從地裡鑽出來,到底誰為兄誰為弟還用我說?”

鳴也“啊?”了一聲,擼起袖子坐到複奚身邊:“你說清楚誰從地裡麵鑽出來了?你眼神不好我可以給你治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