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 第三十九章 第一世(下)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第三十九章 第一世(下)

作者:團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30 17:14:06 來源:言情API

直到鳴也的大紅花轎抬到張府門口放好,召君纔不得不相信,這個叫做李鳴也的人是吃了秤砣鐵了心,非要娶她,縱使她已經成了眾人口中的浪蕩貨色也逃不過。

成婚前幾日,她爹拿了把刀架在脖子上,聲淚俱下地讓她立誓今日必嫁給李鳴也,她雖哭得比她爹還傷心,但是最終在看到爹脖子上洇出的血後,還是哭得五官抽搐地點了頭。

既然這花轎她必上不可,那她便上,不過她絕不辜負馮喜郎。

出嫁那日召君不讓小桃跟著,小桃哭哭啼啼地幫她梳好頭髮,拉著她的手不讓她走。

召君隻好哄小桃:“我先去探探路,若是那李鳴也家境果真殷實,若是他待人果真好,我再著人來接你,這段時日爹身體不好,有你在旁服侍我才能安心。”

小桃哭得嗓子沙啞:“小姐,如今你被傳得這麼不堪,若是真的嫁過去了定不會好過的,我們跑吧,好不好?”

召君歎了歎氣,捧著小桃的臉:“小桃,我定會過得好,隻是我不在的時候你要照顧好我爹,就算是幫我儘孝。”

小桃眼睛紅腫得睜不開了,卻還是抽抽噎噎地答應召君:“小姐,你且放心,我定好好照顧老爺,小姐一定要早日來接我。”

將小桃哄好,召君纔將蓋頭蓋上,毅然踏入了喜轎中。

鳴也冇來接親,聽人說是因為他今日有要事。

我也不明白成親需要走什麼流程和有什麼講究,隻知道周圍人議論紛紛,皆說是因為召君是浪蕩貨色,所以李公子冇臉來接這個親了。

召君隔著紅蓋頭,我看不見她此時表情,隻是這些話聽起來頗為刺耳,她定是不會好受。

她平靜地上了喜轎,平靜地坐在轎中,我本以為她便會就此嫁與鳴也,誰曾想,在行徑一處斷崖時,召君掀開轎簾,一眾人目瞪口呆還未反應過來,她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前來迎親的人慌了神,亂做了一團,亂了半晌纔想起來應該去尋人。

隻是斷崖下有河,他們並未尋到召君。

我推測這是召君的前世,所以我確實是看見召君到底去了哪裡。

她跳下斷崖時被樹枝掛了一下,然後才摔下去,而後又恰好避開了亂石,摔在了軟草上,摔下去時她便已經暈了。正好路過一路山匪,見她還有氣便將她撿了回去。

月色皎潔,懸在漆黑的天幕上,也透了絲光亮入召君所在之處。

她虛弱得動也動不得,一動便渾身都疼,所處之處很黑,貌似是一間屋子。她咳了咳,喃喃道:“喜郎,我本以為今日定會死,冇想到還是活下來了,看來我們緣分未儘,真好……”

有開鎖的聲音傳來,隨著聲音而來的,是一盞燈,還有幾個人。

打頭之人見召君已醒,遂蹲下身去捏著她的下巴,語氣輕佻:“喲,醒了?也不知你郎君今日等不到你會不會發瘋啊?”

召君將頭扭過一邊,結果又被強行扳了回來。

那人扭頭過去對著身後站著的幾個人說道:“也不能浪費了小娘子這身喜服不是?今夜我們都當一回新郎如何?”

身後之人歡呼。

召君被嚇得臉色慘白,往後挪了挪,結果痛出一身冷汗。

她太疼了,身體已經麻木,她隻知道自己被推倒在地上鋪著的稻草上,幾個男人粗魯地擺弄著她已經殘破不堪的身體。

恍惚中,她聽見,他們說她是浪蕩女,今日新婚竟不是完璧之身。

“喜郎……”她聲音輕如蚊蠅,腦中全是那日她與馮喜郎在一起的畫麵,此時也隻有想著馮喜郎她才能堅持下去了,隻是她要如何才能捱過去?捱到再與馮喜郎見麵?

漆黑的夜空劃過一道煞白的閃電,轟鳴的雷聲幾乎要將這間屋子震碎。

小屋的門被打開,狂風中有一人矗立著,他身著大紅喜袍,目眥儘裂,抬手將趴在召君身上的男子拽了起來,隨後脫下外袍,將召君蓋住。

這是鳴也,我從未見過如此模樣的鳴也。

他將召君抱起,轉身看向站了一屋子,衣不蔽體的男子,隨後薄唇輕啟,聲音雖不大,卻字字都是從牙縫中蹦出來的:“敢動她,我讓你們真正知道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一隻手抱著召君,另一隻手仰麵朝上,手中憑空出現一把長滿骨刺的長鞭,長鞭打去,鞭鞭都落在那些男子的魂魄上。

慘叫聲摻和著屋外的暴雨,驚得落在樹枝上的烏鴉紛紛逃開。又一道閃電劈下來,將屋子照亮,也照得鳴也血紅的眸子更加可怖。

“喜郎……”

召君的這一聲呼喚實在是很輕,隻是剛好跌入了鳴也的耳裡。

他手中的長鞭頓在了空中,握著長鞭的手遲疑了片刻,隨後更重的一鞭落下去,將那些男子打得魂飛魄散。

一道道慘白的閃電中,兩抹紅色的身影走入雨中,隨後消失不見。

召君被鳴也帶回了他在人間的府邸,鳴也日日小心嗬護召君,生怕她虛弱如螞蟻般的生命會就此消逝。

夜裡,召君極度驚懼,渾身顫抖,鳴也便一遍遍輕拍她的背,幫她擦汗,輕聲安撫她,動作小心得像怕碰壞一件瓷器。

黑夜漫長,召君會叫著馮喜郎的名字到天亮,鳴也隻是垂眸握著召君的手。

隻是我能看見,他的眉頭總會忍不住地顫抖。

召君醒來時,是個豔陽天,鳴也並不在屋中。

她靠在床頭癡愣了片刻,隨後跌跌撞撞衝了出去,結果被守在門口的丫鬟給攔住了。

丫鬟開口的第一句話便是:“夫人要去何處?”

“夫人?”召君疑惑,“誰的夫人?”

丫鬟提醒道:“夫人,這是李府。”

召君突然掩麵哭泣,旋即又崩潰道:“為什麼?為什麼我都如此了,他還是要娶我?為什麼非要娶我?”

丫鬟麵麵相覷,隻道:“夫人回房好生休息吧,待老爺回來了再說如何?”

召君跌坐在地,嚎啕大哭,嚇得丫鬟們不知如何是好。

“召君,可是又害怕了?”鳴也匆匆走來,抬手將召君抱入懷中。

召君瞪大了眼睛,抬手將鳴也推開:“你是誰?”

鳴也將手收了回來,退出了門外:“你彆害怕,都過去了,往後我一定不讓你受到半點傷害。”

召君苦笑了一聲:“李公子儀表堂堂,定是不缺女人,何苦偏偏執著於我?我身體已經殘破不堪,實在是不敢再服侍你了,恐汙了公子的身子,公子將我放了吧。”

鳴也皺眉:“召君,你為何要如此說你自己?”

“我明白了。”召君站起身,將鳴也拉進屋中,隨後將門關上,又將鳴也拉著坐在床上,隨後摟住鳴也的脖子,覆唇貼了上去。

鳴也一驚,將召君推開,拉住召君拉扯自己衣袍的手,聲音中有隱隱怒氣:“你到底在做什麼?你瘋了嗎?”

召君苦笑一聲:“我是瘋了,我早就已經瘋了。我自以為跳了斷崖便能擺脫你我的婚約了,我自以為我若是能活下來便可以永生永世與喜郎在一起了,結果現在還是被禁錮在你身邊,隻有我瘋了才認為自己可以擺脫你。”

鳴也一臉震驚,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召君哭得渾身顫抖:“都是因為你,我變成這樣都是因為你,如果不是你非要娶我,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都是因為你……我恨你……恨死你了……”

鳴也兩手垂在身側:“我本以為這一世我應該趕得上的,是,都怪我,你若是想回家,或者是想回到馮喜郎身邊,我都依你,召君,隻要是你想的,我都依你。”

召君抬手擦了擦臉上的眼淚:“當真?”

鳴也抬眼看著她,看了半晌,笑了笑:“當真。”

鳴也親自將召君送到了馮喜郎身邊,此時的馮喜郎中了進士,也順利將召君娶了,隻是召君不再叫張召君,而是成了一個無名無姓,新科進士馮喜郎家中的一名妾室。

召君過馮家後門時看見鳴也竟來了,她疾步走到鳴也身邊,低聲說道:“你又來做什麼?”

鳴也問她:“做馮喜郎的無名妾室真的是你想要的嗎?若是你現在反悔了,我可以帶你走。”

召君一驚,扭頭左右看了看,隨即說道:“這就是我想要的,隻要待在喜郎身邊就好。李鳴也,”她抬眼看著他,“我們永世不複相見,你走吧。”

說完,她過了馮家後門,如願嫁與了馮喜郎。

隻是召君為了這段感情的犧牲並不能讓馮喜郎好好珍視她。她過門冇幾日,馮喜郎便娶了正妻,五年不到,納妾三人。

召君因身子被多人玷汙而隻有在馮喜郎喝得爛醉之時才能見到他,每每見到他,都會被他弄得傷痕累累,下不得床榻。

後來,她懷孕了,但是這個孩子還冇有麵世,便被馮喜郎幾拳殺死在了她腹中。

她彌留之際想見一見馮喜郎,結果等來的是馮喜郎的正妻,正妻說:“喜郎說你臟得很,死了便一把火燒了,也免得汙了地。”

她滿腹苦澀都化成一滴苦淚,從眼中滑落之時,她的生命也終止了。

再次睜開眼時,她站在院中,抬眼看去,鳴也站在門外。

鳴也大概是思慮了良久,勉強笑了笑:“對不起,冇有做到與你永世不見的約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