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 第二十九章 你打算改行撿破爛?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第二十九章 你打算改行撿破爛?

作者:團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30 17:14:06 來源:言情API

複奚也不遮遮掩掩:“是啊,因為寮乘說他是一個情劫我便知道是你的情劫了,我看了他的記憶,看見他對你那般……而且他因為神罰上不了天,竟敢利用我,打他一頓給他個教訓。”

我抬手準備去搭他的手,結果眼中有重影,搭了個空。

複奚將我手拉了過去,說道:“我已經將他扔了下去,你不必在意。”

我將手從他手中抽了出來,搭在他手背上,真真實實地摸到了幾個血洞:“你說你要打便打,何必用手去打他?現在手傷成這樣又得上藥。”

複奚“嘶”了兩聲:“歲兒,我好痛啊,你得幫我上藥。”

我點了點頭:“我自是可以幫你上藥的,隻是你為何會將他帶上天呢?”

複奚說道:“我將吞金獸抱下界,正準備回來,結果吞金獸掙脫我的手跑進了林子裡,林丘幫我把吞金獸撿了回來,說他要去天界參加加冕儀式,我就帶著他一道了。”

我跌跌撞撞爬上一朵雲:“隨他為何要上天吧,反正他現在也下界去了。”

“對,你就當今日冇見過他。”複奚也爬了上來,“我送你回去,然後你幫我塗藥。”

下了雲,複奚攙扶著我往羲和宮去,剛進羲和宮正門,一個人瞬間趴到了地上,喊道:“恭迎師父。”

我眯著眼睛將他看了看,這纔想起來,昨日將遇真給撿了回來,我確實說了要收他為徒的。

複奚疑惑道:“遇真?你何時拜師的?”

遇真聽見聲音後抬起頭來看了看,隨後問道:“複奚帝神?怎麼你倆來了?我師父呢?”

複奚問道:“如果冇猜錯,你要拜的師父是明光君吧?”

我輕咳了兩聲:“我便是明光君,你要拜師便將禮數做全了,我不是那種隨便的人。”

遇真一臉不可置信地仰著頭看著我,看了半晌,向複奚求證道:“她便是明光君?”

複奚點了頭:“如假包換。”

遇真也許是一時難以接受,趴在地上不起來。

我說道:“這師是你撞了南牆都要拜的,現在不想拜了也無事。”

“拜拜拜。”遇真站起了身,“那我明日再拜,你……您先好好休息。”

我頷首,由著複奚扶著進了主殿。

可算是裝了一把,看他遇真往後還敢不敢欺負我。

複奚將兩隻手伸到了我麵前:“歲兒,幫我上藥。”想了想,他又問道,“你為何突然要收遇真為徒?之前不是都拒絕了嗎?上次還將他攆了出去。”

我沾了些藥塗在複奚手上:“我本也不想與他有關係的,隻是偶然發現他體內竟有混沌之火,不論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我總得將混沌之火從他體內剝離出來,要不然他遲早得死。”

複奚往他手上傷口吹了吹:“那確實夠嗆,九尾天狐都是雪狐,怕熱的雪狐被火一直烤著,不用多久便會死。遇真活到現在還冇死,隻能說明九尾天狐一族在舉全族之力來保他,肯定是實在保不住了纔將他送上天來纏著你的。”

原來九尾天狐是雪狐,之前遇真遞來的推薦信說他屬性與我適配,我因不知道而冇察覺異樣,也是白白浪費他遞過來的這些信了。

我幫複奚塗著藥突然有些犯迷糊了,複奚也很是體貼,將藥收好,與我告了彆便出去了。

我原本準備睡下了,但見外麵微風習習,難得風裡夾雜了暖意,遂想著爬到屋頂坐坐。

住在三十六重天的神仙真是寂寞,坐在屋頂上隻能看見頭頂上的星星。

我閒來無事數了數星星,每每數到一百二十三顆星星便開始犯糊塗,然後隻得又重新數一遍。最終我氣餒了,喝了酒腦袋總歸有些糊塗,其實不數星星了,欣賞欣賞四周的林子也是極好的。

羲和宮外一顆樹下貌似站著一個人,他一半身子藏在樹後,正在仰著頭看我。

月光將此人襯托得無比陰森,我瞬間被嚇得酒醒了一半。

是鬼?不可能不可能,鳴也管著冥界,怎可能讓這些鬼跑到天界來?

所以站在那裡的是神仙?哪個神仙會大半夜跑到羲和宮的樹後藏著?

事情有些詭異,我起身準備回去,結果腳底一滑,冇有落進院內,反而落到了羲和宮外麵。

我偷偷抬眼看了看,發現那人還站在原處,現在不再是仰頭的狀態了,而是稍稍低頭往我這個方向看過來。

好在守門仙婢還好端端地守在門口,能給我壯些膽子。

我佯裝無事般起身拍了拍裙子,正抬腳往裡走,結果一個聲音叫住了我。

這個聲音真的是十分熟悉,我轉頭一看,發現林丘笑嘻嘻地站在我身後。

我被嚇得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兩步,結果林丘一把拽住我的手腕,說道:“你為什麼要怕我?”

他捏我手腕的極其極大,我下意識轉頭去看守門仙婢,結果發現她們仍舊站在原處,貌似並未發現我在此。

林丘笑了笑:“帝神,彆看了,你在我結界內,不會有誰發現你的。”

我抬手甩開他的手,隨後一記混沌之火朝他扔了過去。

林丘躲讓不及,恰巧被混沌之火燒到了右臂,他叫了兩聲,將被燒的右臂砍掉,隨後抬起頭來看著我:“果然混沌之火我撲不滅,不過……初歲,你為何對我如此狠心呢?”

他將右臂砍下我纔想起來,之前寮乘將他手臂給卸了,如今他手臂又是如何好端端的?

見他步步逼近,我抬手又準備給他一擊,結果他用左臂將我箍進懷裡,貼在我耳邊說道:“之前我倆在一起時我還未抱過你,如今算是圓了這個願望,初歲,你原諒我吧,我不要連雲了,隻要你。”

不知他經曆了什麼,原先隻是懦弱冇有主見,現在竟變得這般噁心。

我實在是動不了,遂抬腿朝他要害踢了去,他吃痛,我這才得以逃脫。

林丘皺著眉看著我:“你如何變成如此般毒婦的?我最後再問你一遍,跟不跟我回去?”

“現在還不是白天,你做什麼白日夢?”我兩手結印,自丹田處引出混沌之火,本想著燒死林丘或者引起三昧真火注意,我總得實現一個,結果林丘從懷中摸出一個東西,擋住了我的混沌之火,我扭頭一看,守門仙婢還是冇有發現我。

林丘笑了笑:“你是帝神又如何?今日還不是打不過我?”

修為到用時方恨少,我隻怪我修為不佳才讓我淪落到此種地步。

一條紅色大尾巴突然捲了過來,將我裹住帶出了林丘的結界。

我低頭一看,是遇真,他九條尾巴在身後晃悠,其中一條裹住了我。

遇真抱著手,看著林丘,說道:“你是哪個狂徒?竟敢來羲和宮鬨事?”

這時,羲和宮裡一堆仙子呼呼啦啦湧了出來,皆站在遇真身後,仰頭一臉焦急地看著我。

我被尾巴裹得隻露了一顆頭,自然是隻有出言安慰她們了。

她們讓我放心,隨後結了陣,周身冒出火光,隻待一齊衝過去將林丘打殺了。

見她們冇有放下平日裡的修行,我很是欣慰。

林丘見狀也不慌忙,他笑道:“初歲,前些日子我們纔在一起溫存,這纔多久你便換了一個男人?”

我“呸”了一聲:“什麼溫存?注意你的用詞。”

遇真亦笑了一聲:“她是帝神,就算真與你溫存了也是給你的恩典,你來此處是為了做什麼?要像條狗一樣搖尾乞憐,讓她憐惜你?而且……”遇真突然爽朗地哈哈大笑了起來,“你也太醜了吧?她又不是瞎眼了,為何要去寵幸你啊?”

林丘眉頭緊緊皺起,脖子青筋都儘數冒了出來:“那你這隻臭狐狸在此處做什麼?袒胸露乳,一副浪蕩模樣,莫不是也來祈求她寵幸你的?”

遇真笑個不停:“我長得好看,她愛憐我也是應該,有我做個對比你應該明白自己是什麼垃圾了吧?”

林丘突然衝了過來,看他一臉怒氣的模樣,應該是非要與遇真打一架了。隻是他還未接觸到遇真便被三昧真火燒得慘叫摔到在地。

林丘變成一團火球往外衝去,三昧真火仙子們打算去追,結果遇真衝上前將她們攔了攔:“你們看好羲和宮。”

他跑得極快,我被裹在他尾巴裡動彈不得,拍麵而來的涼風打得我頭髮亂如稻草,也不知遇真是不是忘了尾巴上還有一個我。

他兩條尾巴快速延伸,將林丘拍倒在地。隨後亮出兩隻爪子,爪尖鋒利無比,將林丘打了個半死。

“小帝神,你可還滿意?”遇真顯然是在問我。

我清了清嗓子:“嗯……嗯。”

遇真走到林丘身邊,抬起腳將林丘從三十六重天踹了下去,隨後拍了拍手:“這種渣滓就應該將他殺透,免得再出來噁心人。”

“差點忘了,你還在我尾巴上。”說完,遇真將我放了下來。

我理了理亂得無法理清的頭髮,抬頭看了看遇真,發現他的衣服破破爛爛地掛在身上,頭髮也頗為淩亂,也就那張臉皮還稍微看得過去了,難怪林丘說他袒胸露乳。

我問道:“遇真,你打算改行撿破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