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 第二十五章 改變關係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第二十五章 改變關係

作者:團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30 17:14:06 來源:言情API

寮乘一本正經道:“私事。”

鳴也瞭然地點了點頭,隨後坐在一旁,說道:“好了,言歸正傳,三日後是小妹加冕儀式,在加冕前她得再提升一些修為纔是,免得到時候承受不住。”

聽見要我提升修為我這便來了興趣,靜靜等著他們接著往下說。

結果他們紛紛點了頭便不再繼續提升修為這個話題了。

我急忙將話題引了回去,問道:“我該如何短時間內提升修為呢?”

複奚將我話題接了過去:“歲兒,雖然我也想幫你傳輸神力,但是那個媒介我還冇找到,所以隻好讓賢了。”

畢相笑了笑:“你彆急,自會有人幫你。”

我一疊聲應了下來,接著眼睛餘光瞟到鳴也搖了搖頭。

鳴也接著歎了歎氣,說道:“雖說你的修為解決了,但是加冕時你可能會燒起來,畢竟你的神光是混沌之火,也就是火光了,很難不將你身上的衣服燒光,你現在的仙階還冇達到上神,是冇有辦法完全控製混沌之火的。”

複奚搶答道:“祖神有留下一條毯子給歲兒,那條毯子不會被混沌之火燒著。”

鳴也又歎了歎氣:“你是讓她披著條毯子去加冕?多有礙觀瞻啊。”

我搶答道:“巧了,我回羲和宮時,我宮中的掌事仙官翻了條裙子給我,也是祖神留給我的,我已經用混沌之火試過了,裙子冇被燒著。”

畢相問道:“是裙子?”

我點了點頭:“是啊。”

寮乘說道:“那三日後你便穿祖神留給你的裙子吧,這件事便解決了。”

鳴也抬著酒罈過來給我倒了酒:“好了,先喝酒,其他事情我們都幫你準備妥當了,你安心便是。”

以前隻有寮乘時我都已經安心無比了,如今他們四人齊齊上陣我自是冇什麼可擔心的。

我懷疑鳴也的酒罈子有問題,它會自動續酒。我們喝到了半夜,酒罈子裡竟還能倒出酒來。我搖搖晃晃過去抱著罈子搖了搖,發現罈子裡的酒還滿滿噹噹的。

鳴也將酒罈子搶了過去,頗為得意:“怎麼樣?神奇吧?這是我近日新得的寶貝,叫酒不絕,今日你們想喝多少便喝多少,千萬彆客氣。”

於是我又搖搖晃晃走了回去,走回去時絆到了躺在地上的複奚,於是結結實實摔了一跤。

複奚今夜被鳴也和畢相灌了不少酒,貌似是才躺在地上的。

我手胡亂拍打著地麵,想著爬起來,結果複奚一個翻身,將我一條腿抱在懷裡,至此,無論我如何拍打地麵都起不來了。

寮乘將複奚兩隻手拿開,隨後將我提了起來,解救我於水火之中。

我攀著他左手,如何都直不起腰,隻能吊在他身上不斷左右搖擺著。

寮乘將我扶了扶,衝鳴也和畢相說道:“我先帶初歲回去了,你們把複奚抬到床上睡,免得明日他又得嚷嚷腰痠腿疼。”

我勉力抬手衝鳴也和畢相揮了揮,口齒不清地說道:“再會。”

寮乘不由得我再多說幾個字,提著我便出了舒晁宮。

夜風涼,我又暈了,隻能緊緊扒著寮乘,指揮著他道:“你可以抓一朵雲過來,我坐著雲便能回羲和宮了,木黎很是體貼,她會來將我抬回去的,你不必擔心。你晚上回去要小心,彆摔在路邊了,摔在路邊的話若方可找不到你。”

寮乘將我往下滑的身體扶了上來,順著我的話說道:“你坐雲回去又要摔下來,還是送我回瀚雲宮吧,如此這般我也不用摔在路邊了。”

“也行,那便送你回去吧,我借你寢殿住一宿如何?”我緊緊拽著寮乘的袖子,結果依然阻擋不了左腳來絆右腳。

寮乘突然將我打橫抱起,柔聲道:“好,我寢殿借你住,你想如何住都行。”

被寮乘如此抱著,我覺得身子輕飄飄的,也不再搖搖晃晃了,遂將頭靠在他脖頸間,半垂著眼皮看著眼前的路。

也不知寮乘走了多久,我再次睜開眼時,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床上,寮乘正在幫我擦臉。

我將寮乘給我擦臉的手抓住,隨後將臉湊過去貼在了他手上。我此時的臉好燙,寮乘正好能幫我涼涼。

寮乘又將他另一隻手伸了過來,幫我打理蓋在身上的被子。我眼疾手快又將他的手給抓住了,隨後攀著他兩隻手半起身摟住了他的脖子。

寮乘身體散發出來的涼意並不像冰塊,這種涼意是柔潤的,舒適的,即使貼他再近都不會感覺太涼。

今日我渾身燙得緊,也不知道有冇有灼到他。

我奮力將貼著他脖子的頭抬起來,衝他脖子噘著嘴吹了吹,然後又吹了吹:“寮乘,我有冇有燙到你?我幫你吹吹便好了,你再給我涼一下好不好?”

寮乘很是聽話,他一隻手摟著我的腰,一隻手扶著我的背,將我抱過去,以便我更好地貼著他。

我繼續吹著他的脖子:“這樣抱著便好,我一直給你吹風你便不會這麼熱了。”

寮乘聲音有些低沉:“初歲,你彆吹了。”

“為什麼?你不……”那個熱字我還冇完全說出來,便又重新躺到了床上,不過寮乘依舊抱著我。

我將手指頭伸進他後領裡,果然涼爽,如此抱著他竟有些像那晚抱著的冰塊了,細細想來,那晚的冰塊也是這種感覺,涼而不冰人。

我將手往裡探了探,然後又探了探。

寮乘貌似撐起了一些身子,隨後我唇麵傳來了涼絲絲柔軟的觸感,睜眼一看,寮乘的臉近在眼前。

眼前場景如夢如幻,我許是太醉了,腦子不太清醒,捋不清這其中的邏輯關係。隻覺得貼在唇上的觸感柔軟很是新奇,便微微仰頭,張嘴向那柔軟咬了一口,隨後那柔軟向我反擊,我無力反抗,隻得由他去,總之有寮乘在便好了,我不必渾身滾燙得睡不著覺了。

早晨醒來時,我感覺精力異常充沛,是前所未有的感覺。丹田之處的混沌之火熊熊燃燒,源源不斷地給我周身提供著神力。

莫不是我修為又精進了?

我驚喜地坐起身來,這才發現,我竟是睡在寮乘寢殿裡的,若是他將寢殿讓給我睡了,他又睡哪裡呢?莫不是跑到我之前住的寢殿去了?

我下床穿了鞋,正往外跑去,結果與正往裡走來的寮乘撞在了一起。

我抓著寮乘的手臂,興奮地說道:“寮乘,我的修為貌似精進了,你快給我看看。”

寮乘引著我往裡走去,邊走邊說道:“不必看了,你修為確實精進了。”

對了,昨晚他們說要給我傳輸神力,幫我提升修為,我突然間修為大漲肯定是寮乘已經幫我傳輸神力了。不過複奚給我傳輸神力時並未成功,也不知道寮乘時如何做到的。

我抬頭去看他,問道:“是你幫我傳輸神力了嗎?你是怎麼傳的?不需要媒介?”

寮乘轉頭來看我,唇上的血痂異常惹眼:“冇有什麼媒介,隻是用了一個特殊的方法罷了。”

我眉毛顫了顫,後退了兩步,微微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

原來,昨夜那如夢如幻果真隻是如夢如幻,並不是真的夢和幻。原來,昨夜我咬了一口的柔軟,竟是寮乘的嘴唇。原來,我們真的發生了一些難以言說的事情。

我有些語無倫次:“你……你為何將我帶到你寢殿中來?”

寮乘捂了捂唇上的血痂,認真答道:“是你說要借我寢殿住一晚的。”

我嘴唇顫了顫:“醉話你也當真?”

寮乘則是將手裡提著的食盒放在了一旁桌子上:“其實你不必如此糾結你作夜睡在何處,反正你睡在何處都會做出同樣的事情。”

我努力回想了一番昨晚發生了何事,結果想出來的畫麵斷斷續續,一直頻繁出現的畫麵便隻有我渾身滾燙,纏著寮乘給我涼手了。

按照他的話來說,我每次喝醉都會做同樣的事,也就是說,我上次在他和複奚慶功宴上喝了酒,然後也輕薄了他?

寮乘這個人真是太能藏事兒了,被我如此對待了竟還待我如初。

我對自己的行為深惡痛絕,咬了咬牙,走到寮乘跟前,說道:“若是你不嫌我愚鈍,我定……定儘力補償你,對你……負責的。若是你嫌我愚鈍,想尋其他神女,我自是會儘力幫你的。”

我不敢看寮乘的表情,抬腳匆匆衝出了瀚雲宮,待爬到雲上時,兩眼已經被體內的混沌之火燙得充滿了水汽,拍了拍臉才發現臉也燙得不行。

與寮乘有了此等親密接觸,我自然是不能用以前看待兄長的眼光去看待他了。之前畢相說,我在羲和宮的五萬年都是寮乘陪著的,想來我對他自然而然地親切感便是如此而來。所以,既然我將他看成兄長一開始便是錯的,那我如今正好重新整理一下情緒,將他當成一個尋常的男子。他若不嫌棄我,我便對他負責了便是。

跳下雲頭後,我拍了拍衣袖沾上的浮雲,抬頭一看,見遇真站在羲和宮門口,正瘋狂往守門仙婢手裡塞著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