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 第二十三章 我得了怪病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第二十三章 我得了怪病

作者:團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30 17:14:06 來源:言情API

祖神祭典結束之後,我好像生了病。這種病很是奇怪,就像心裡有東西在爬,癢癢麻麻的,控製不住。

我跑去尋寮乘,想問問他知不知道解決的法子。結果跑到他寢殿時,發現他手持黑白兩子,正在與自己對弈。

尋常時候他在下棋我都不會打擾他,遂坐到他對麵,撐著臉看起了棋盤中的棋子。

猛然間,他一隻手出現在我視線中,我心臟瞬間抽搐了一下,控製不住地嚥了咽口水。隨後順著他的手往上看去,看見的是我已經看了許久的一張臉。不知怎的,如今看來,他這張臉竟更加誘人了,於是,我又嚥了咽口水。

寮乘突然抬眼來看我,問道:“怎麼了?”

我被他一語驚醒,忙收回視線,再次盯著棋盤中的棋子,胡亂說道:“無事無事,就是很好奇是什麼樣的人才能下得這一手好棋。”

寮乘笑了笑,放下手中棋子過來拉我。他手指觸碰到我皮膚的瞬間,我心裡一陣悸動,竟想將他就此撲倒。意識到我已經喪心病狂了,我急忙將寮乘的手推開,藉口要回去補覺,這才逃出了他的寢殿。

我不是生病了,我是已經完全喪心病狂了,怎會突然如此?

我想不明白,腦子裡也亂成一團,不允許我去想,也許這是醉酒後遺症,也許我睡一覺就好了。

隻是睡覺也不讓我得到片刻喘息,夢裡全是寮乘。

之前看古籍看到過一種叫做蠱蟲的東西,莫不是我被人下蠱了?

起身翻古籍,結果想寮乘想得緊,不知不覺竟走到了他寢殿外。

當我意識過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墊了塊石頭去攀寮乘的窗戶了。

呸,這是什麼猥瑣的蠱?竟誘導我去翻彆人窗戶。我將已經伸到他窗戶裡麵的手收了回來,正小心翼翼地轉過身,準備跳下石頭時,寮乘的聲音自我麵前傳了來。

他語氣裡充滿了不解:“初歲?大半夜的你來翻我窗戶做什麼?”

我僵了僵,隨後捏著裙子跳了下來,然後胡說八道:“夢遊了。”

寮乘過來將我手臂箍住,問道:“你怎麼了?奇奇怪怪的。”

我手抖了抖,抿了抿唇,忍住嗓子裡的顫抖:“你先放手。”

寮乘也是個倔強的:“不放,你先說。”

我實在不知該如何啟齒,但是這般僵持在此處也不是辦法。遂咬了咬牙,抬起頭來看著他,該死,怎會如此耀眼?我現在根本無法直視寮乘。

寮乘許是看出我一臉癡漢相了,遂說道:“你想說什麼儘管說出來便是了。”

我嚥了咽口水,將視線平移,盯著一旁的大樹果然能說出話了。

我說:“寮乘,不知道你對蠱蟲有冇有研究?我貌似被下蠱了。”

“嗯?”寮乘挪過來擋住我的視線,“你怎麼覺得你被下蠱了?”

我又將視線挪開:“就是……其實……我之前看古籍知道的,蠱蟲可以控製一個人的心智。然後……這兩天我有一些……想對你下手……”

說完這話,我緊張得嘴唇發抖,更加不敢去看寮乘,如果他將我定性為色女可怎麼辦?

寮乘貌似被嚇得不輕,捏著我的手顫了顫,隨後強裝鎮定地問道:“想如何下手?”

我連忙擺手:“你彆誤會,不是我真實的想法,是被蠱蟲控製了,所以我現在不能看見你,一見你就忍不住……反正你快些想法子幫我驅蟲吧,我……我得先回去了。”

說完,我手一甩,成功擺脫寮乘的控製,疾步朝我寢殿走去。

因為擔心我今夜的話會給寮乘留下心理陰影,我遂回過頭去看了一眼,發現他竟還站在原地,正扭過頭來看著我。

我捂了臉邁開步子跑了起來,這往後讓我還怎麼與寮乘見麵?

現在是絕對不能再住在瀚雲宮裡了,反正我是明光君一事眾仙已經知道了,搬回羲和宮也是遲早的事,說搬就搬,明日便搬。

一夜未眠,第二日天一亮我便交代仙侍,讓他轉告寮乘我搬回羲和宮住了,隨後麻溜地裝了一袋平日裡用的東西扛在肩上,趁寮乘還未起床,腳底抹油爬上了一朵祥雲便逃回了羲和宮。

我到羲和宮時,守門仙子正靠在門邊打盹,許是聽到腳步聲了她們才驚醒過來。一見是我,她們竟有些手忙腳亂,不知該做什麼姿態來迎接我。

見她們這番模樣我難免唏噓,終究是我對羲和宮裡麵的三位真火疏於照顧了。

我衝她們點了點頭:“我回來了。”

她們對望了一眼,隨後問道:“帝神是長久的回來了?回來便不走了?”

我衝她們笑了笑:“不走了。”

說完,我大踏步走進了羲和宮內。

裡麵的佈局擺設還同我走時一樣,隻是確實冇有以前那般熱了。

各屋突然亮起了燈,不多時,一堆紅衣仙子湧了出來,停在我麵前向我行禮。

之前來瀚雲宮給我送信的仙子走出來又衝我行了禮,隨後說道:“恭迎帝神回宮,奴婢木黎,是羲和宮的掌事仙官,按理來說也是帝神的隨侍仙官。不過帝神的事還得自己來決定,您可以重新挑選一人來當隨侍仙官,或者更換一個掌事仙官。”

仙職任免一事對於我來說是十分麻煩的,我見木黎行事妥帖老練,是個不錯的人才,便想著能省一事便省一事。

我親切地問道:“木黎,你來羲和宮多久了?”

木黎一板一眼地答道:“回帝神,自羲和宮建成我便入宮服侍了。”

我親切地笑了笑:“哦~那是挺久了,便由你繼續擔任掌事仙官和隨侍仙官吧。”

木黎禮數週全地給我行了禮,隨後將其他仙婢遣散,跟著我進了主殿。

木黎在櫃子裡搗鼓了一番,給我翻出一套紅色衣服來,說道:“帝神,祖神還給您留了這套衣服,您看看要不要換上?”

我將衣服展開,發展竟是套裙裝,不經感歎祖神智慧,竟老早便猜出我會化為女身了。

我手指撚了一絲混沌之火,用火在料子上過了一遍,果然,此衣裙也是防混沌之火灼燒的,如此這般我以後便方便許多了。

木黎說道:“帝神,我為您準備了熱水,您可以泡個澡再補一下覺。”

果然木黎是個妥帖之人。我將手中衣裙放在一旁,衝她說道:“你不必對我如此恭敬,平日裡不用對我用您這個字,隨意一些便可,我冇有這麼多規矩。”

木黎微微行了個禮,說道:“知道了,帝神。”

離開寮乘我心裡冇這麼悸動了,一時之間竟困了起來,想著天色還早,可以睡一下,便叫木黎出去,拉開被子,和衣躺了下去。

躺下很快便睡著了,醒來時已是午時。

這張床我睡了五萬年,果然還是最舒服的。我深吸了口氣,翻了個身,冇料想,寮乘竟坐在我床邊的桌案邊。

我揉了揉眼睛,輕手輕腳地爬起來,定定地盯著他的背影,結果他頭也冇回便說道:“醒來了?”

那種悸動感又出現了,我手心癢得緊,很想過去薅他一把,最終理性戰勝了獸性。我重新躺回床上,將被子拉起來蓋過頭頂,說道:“你來做什麼?”

寮乘貌似走了過來,走了幾步便冇了動靜,此刻應該是站在我床邊。

我又說道:“你先回去,我改日再去拜訪。”

突然,我蓋在頭頂的被子被一把掀開,如此這般,我隻能紅著臉,與寮乘大眼瞪小眼了,冇瞪一會兒便感覺臉紅已經蔓延到了脖子根。

寮乘坐到床邊,耐心地將被子幫我往下拉了拉,剛好能蓋住我的脖子:“初歲,你昨晚說的話我想了想,我可以……”

“你可以?你可以什麼?你不可以。”我說到這裡已經冇有底氣了,於是心裡暗暗發誓,若是讓我將給我下蠱的小人揪出來,我定不輕饒了他。

隻是如何解決眼前問題纔是要緊的,我躲到羲和宮來就是為了不見寮乘,冇想到他竟自己跑了過來。

寮乘歎了歎氣,幫我理了理頭髮:“我有事要與你說。”

我此刻並不敢聽他說這個話,萬一聽出個好歹來可怎麼辦?

我往被子裡鑽了鑽:“不必說,過些日子你再和我說。”

寮乘又說道:“隻是……”

我急忙打斷他,起身穿了鞋,將他推了出去:“你先等我將這蠱解了再去尋你好不好?你先回瀚雲宮。”

寮乘突然轉過頭,一掌蓋在了我眉心處,細細體會了一番後,說道:“你並未中蠱,不過體內確實燥熱,前些天你可是見了什麼人?”

既然他能看出我體內燥熱不是因為蠱,那他一定有法子給我解了。

我收住將他往外推的力,問道:“那你可有解法?”

寮乘想了想,說道:“隻有徐徐圖之。”

我頭腦一熱,一骨碌將虎狼之言說了出來:“徐不了了,這兩日我一見你便如饑似渴,不見你時你又無處不在,我夢裡全是你。若是再徐徐圖之,不是你完蛋就是我完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