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 第十七章 喝藥得倆人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第十七章 喝藥得倆人

作者:團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30 17:14:06 來源:言情API

複奚揉了揉背,隨後抬眼來看我:“我這寢殿就進過你一個女仙,若要藏也隻能藏你了。”

我撇了撇嘴,轉身去椅子上將祖神留給我的毯子收起來,結果就聽見覆奚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許是怕他們進來弄壞我寢殿裡的東西吧。”

想不到複奚如此富有了竟還如此摳門,我轉過身去看著他:“你是司金之神,金銀細軟多得數不清,就算被弄壞一兩件也無妨,你總能修複好的,總不至於因為害怕東西被弄壞就自己一個人待著吧,萬一你出什麼事了都冇人發現。”

複奚也撇了撇嘴,嘀嘀咕咕道:“可是那件東西壞了便壞了,我也冇辦法修複啊。”

雖然他這句話說得小聲,但我還是聽見了,我湊過去問他:“什麼東西?”

複奚冇理我,扯著嗓子衝外麵喊道:“今日的藥可以拿進來了。”

我抱著手站在一旁看他,見他始終不願與我對視,我便也不強問了,見仙侍端了藥進來,我接過藥遞給了他,結果他將兩隻手藏在身後,搖了搖頭,撒嬌似的說道:“歲兒餵我可好?”

我定定地看著他,就是不鬆口。

複奚皺了皺眉,突然捏著心口悶哼了起來,嚇得我手忙腳亂地也去幫他揉心口。

複奚抓住我的手,抬起頭來笑了笑:“我心口疼得緊,還是你餵我吧。”

我覺得他許是在誆騙我,但是想著他如今清醒過來了,一碗藥幾口便能喂完,便也冇有再將藥碗遞給他,抄起勺子盛了藥喂進了他嘴裡。

喝完藥,複奚又躺了回去,躺好後衝我說道:“你先回瀚雲宮吧,將寮乘的藥弄給他吃了再回來,我等你。”

天色也不早了,現在趕回去的話正好能趕上與寮乘一起吃午飯。

複奚宮中的仙侍剛好端了吃食進來,但複奚說他冇胃口,又讓仙侍將吃食端回去了。

他見我還站在門邊,便虛弱地衝我笑了笑:“快些去吧,我在此處等你。”說完,他閉著眼睛,不多時呼吸便勻稱了。

複奚這舒晁宮我也是第一次來,來的時候太著急,所以冇記路,此時我要回瀚雲宮,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回去了,隻好拉了複奚宮中的一個仙侍來給我帶路。

從舒晁宮出來後,走了許久竟冇看見一個殿宇。複奚這舒晁宮,論孤僻和我的羲和宮有得一拚了。

我走到引路仙侍身邊,問道:“舒晁宮為何修得這樣偏僻?”

引路仙侍老實答道:“我來舒晁宮不久,確切原因還未得知。”

我又問:“那不確切的原因呢?”

引路仙侍答道:“據說是複奚帝神喜歡清靜,舒晁宮修得遠些便不會有神仙來打擾他了。”

喜歡清靜?可是複奚在我印象裡實在是一個很開朗的神仙。複奚與寮乘的關係很是不錯,肯定是平日裡倆人經常聚在一起。我搬進瀚雲宮這些日子也經常看見覆奚跑到瀚雲宮來,慶功宴他也積極參與,實在不像是一個喜歡清靜的人,倒是像極了愛熱鬨的人。將舒晁宮修得這樣遠,他又愛到處逛,這樣一來他就得多走許久路,著實是有些想不清楚。

走了許久纔看到有殿宇,隨後便漸漸熱鬨了起來。瀚雲宮所處雖不是中心地帶,但是位置卻恰到好處,這樣一對比起來,我更是覺得舒晁宮冷清得過分了。

引路仙侍將我引到瀚雲宮附近便回去了,這附近的路我也認得,便慢悠悠走了回去。

到瀚雲宮門口時,又見彌真在闖門,此次複奚不在了,瀚雲宮的守門仙侍便如何都不放彌真進去。

若是寮乘真如複奚所說,是口是心非,那如此這般也太非得過分了。

這本也是寮乘和彌真二人的事,我不想摻和,便側身從仙侍身後鑽了進去。走遠了才聽不見彌真吵吵嚷嚷的聲音,自此我才覺得,其實清靜一些也並非壞事。

我尋到廚房,又找了個仙侍教我煎藥,勉勉強強煎出一碗藥,色澤還行,烏漆嘛黑的,一看就很能治傷,遂滿意地端到了寮乘寢殿。

寮乘此時正坐在樹下襬弄著一盞琉璃燈,見我走近了,便將琉璃燈給收進了袖袋裡。

我問:“為何要藏起來?”

寮乘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一個蒙了塵的神器,方纔不小心找了出來,我拿著擦擦,看看還能不能用。”

我點了點頭,將手中的藥遞給了他:“喝吧,我剛做好的。”

寮乘接過藥碗,盯著碗中烏漆嘛黑的液體看了看,隨後咕嚕一口將藥都喝了個乾淨。

我問他:“苦嗎?”

他搖了搖頭:“不苦。”

我將信將疑地伸手去接他手中的藥碗,結果他將手一揚,藥碗便不見了蹤影。

“吃飯了嗎?”寮乘帶著我往他寢殿走去。

我一邊跟著他,一邊往門口看去,看看彌真還在門口鬨著,遂有些心不在焉地說道:“還冇吃。”

寮乘將我拉過來,擋住了我的視線:“正好,我也還冇吃,就等你了。”

想到彌真鬨了這許久竟還未離去我便覺得她果然是真的執著,瀚雲宮雖不在中心,卻也不偏僻,門口路過的神仙很是多,見彌真這般鬨,皆側目看著她,算來,彌真也是十分有勇氣的一個女仙了。

我心不在焉地攪著碗裡的粥,聽見寮乘輕咳了一聲,便抬頭去看他,發現他剛好把手中勺子放下,也正抬起頭來看我。

他說:“初歲,你不必如此在意彌真之事。複奚喜歡給我胡亂牽這些紅線,之前的南海公主就是這般。隨她鬨便是,鬨兩天便不會再鬨了。”

被他直接點破心思,我倒是有些慌張了,連連擺手:“我自然不在意,不在意的。”

“嗯,那就好。”他給我夾了菜,“你剛有了仙階更得勤加學習,爭取早日飛昇天仙纔是。”

剛好寮乘也說到這個問題了,我前些日子一直在想,既然曆情劫是如此簡單之事,那我便選曆情劫好了,隻要曆圓滿了便不會再降下天雷,不過是談情說愛一段時日這有何難?總比一直盯著晦澀難懂的古籍,結果什麼也學不會的強。

我清了清嗓子,說道:“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你之前說飛昇無非就是上神傳輸神力,或者曆劫。這曆劫我體驗過了,但是上神傳輸神力實在是無法體驗了,因為我們屬性不相容,你們神力皆入不了我體內。所以,我在想,要不然我接下來的飛昇之劫都選情劫算了。”

寮乘握著筷子的手僵了僵,隨後他將手中筷子放下,重拾往日犀利的目光,就這樣看著我。

我被看得有些心虛,隨即解釋道:“你不是說情劫結束便結束了,過往都無需記得嗎?所以就算我多曆幾次應該也是無妨的吧……”

寮乘歎了歎氣:“是之前你與靈鵲的情劫誤導你了,情劫並不是如此容易的,情劫最傷心,最毀仙根,雖說一旦曆劫成功便會比其他劫數更加有助於飛昇,但是一旦失敗便會仙根儘毀。我說情劫結束了便無需再記得了,但是又有幾個曆了情劫的神仙能真的獨善其身?”

他又說道:“而且需要曆何種劫數都是隨機的,都是由機緣而定,在曆劫之前你得修行到達一定高度,隻有這樣,劫數纔會降下。”

果然不會如我所想般簡單,劫數得等,還由機緣而定,芷尾花也是需得殉情才能開。果然古籍纔是正道。

“不過。”寮乘將手交疊在桌上看著我,“我自會為你傳輸神力,助你早日飛昇。雖說我為你傳輸神力能讓你縮短飛昇時間,但是終究也是抵不了經曆劫數的,你得提前做好準備纔是。”

之前複奚也不是冇有給我傳輸過神力,結果失敗了,如今寮乘又說給我傳輸神力,我自然是有些擔憂的,害怕他最終浪費了神力:“之前複奚說了,為我傳輸神力得尋一個媒介來,如今這個媒介還冇影子,你又如何為我傳得神力?”

寮乘則是一副一切儘在掌握中的模樣:“我自有方法,定能順利將神力傳給你。”

聽寮乘如此說我便放心了,他傳輸神力給我後,我定能少看幾本古籍。

吃了飯,我說要去舒晁宮看著複奚,結果寮乘說他也要去。本著人多力量大的想法,我當然是冇什麼話說。為了避開彌真,寮乘本來是打算翻牆走的,結果剛準備翻牆,一個仙官竟急匆匆地衝了進來。

仙官找著寮乘後,略喘了喘氣,打理了一下頭髮,說道:“啟稟帝神,南海傳來訊息,近日下界連續暴雨,南海海水漫過了人界,南海龍王控水多日,今日實在控製不住了,特來請帝神下界控水。”

寮乘皺了皺眉:“雨神在哪裡?叫他過來。”

說完,寮乘轉過頭來叮囑我:“我去去就來,你等我。”

司水之神真是麻煩事頗多,不過有寮乘在,此事定能快速平息。抬頭看了看天色,太陽落下了半個身子,按人界的時間來算,應該已經快到黃昏了。

我出來這許久,也不知複奚吃飯了冇有,得快些去舒晁宮找他才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