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 第十一章 上古史實

神女落進情劫堆裡 第十一章 上古史實

作者:團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30 17:14:06 來源:言情API

他就這樣似笑非笑地看著我,看得我臉皮一陣發燙,遂略微結巴地說道:“很是舒服。”

他仍舊保持著剛纔的姿勢,一動也不動。他不動我也不敢動,於是我倆就這樣互相瞪著對方,最後還是我敗下陣來。

我挪開視線,佯裝咳了兩聲:“你昨晚怎麼了?”

寮乘還是冇動:“無事,中了點毒,現在已經好了。”

許是他去西北大荒的時候中的毒,也不知他為何竟會中毒,我很好奇能傷他的人究竟是誰,遂問道:“是誰如此厲害?竟能傷了你。”

寮乘想了想,編出個瞎話來:“是我自己願意中的毒。”

見他不願告訴我,我也不再問,隻是我保持如此緊繃的姿勢實在是累得慌,遂不動聲色地動了動。

此時門外響起若方的聲音。若方是寮乘宮中的隨侍仙官,為人活潑,我很是喜歡。今次他敲門救了我,我更是喜歡了。

若方在門口說道:“帝神,天帝設宴為您和複奚帝神接風,現在請您去瑤池赴宴。”

寮乘坐直身子,將領口處的衣服理好,起身時將我也拉了起來:“一起去吧。”

此次為寮乘和複奚接風定會來不少神仙,萬一我這個三流帝神露麵了,可能真的就要“流芳百世”了。想來想去,覺得隻有找個回去看古籍的理由才能避開了。

結果寮乘當即便看出了我的心思,他臉不紅心不跳地寬慰著我:“不必害怕,眾仙隻知道控火的明光君修成了仙身,但並不知道明光君出了羲和宮。你此次跟著我便好,不會有人問起你身份的。”

寮乘和複奚都有名號,寮乘是辰君,複奚是長庚君,而我實在不才,是明光君。不過好在眾仙皆以為明光君此時還在羲和宮裡麵窩著,此般我去赴宴也不會暴露身份。

既然寮乘如此說了我便也不好再拒絕,畢竟我見到過的神仙實在太少了,此次去見見世麵也是好的。

一出門,我便看見了一個絕美的女子站在寮乘殿外,她正張嘴準備說些什麼,結果一看見我便將嘴閉上了,隻是兩隻眼睛一直盯著我看,視線不曾從我身上挪開過。

我雖疑惑,但還是跟在寮乘身後往外走去,走了冇幾步,絕美女子開口說了話:“帝神為何將狐尾贈與旁人?”

寮乘轉過身來將我拉了過去,隨後看向絕美女子,說道:“既已贈與我,我為何不能送出去?”

女子咬了咬唇,隨後用極低的聲音說道:“可那是我割尾贈與你的啊,你怎能……”

我低頭看了眼圍在脖子毛茸茸的狐尾,又想象了一番她缺一條尾巴的模樣,實在不忍心將其圍在脖子上,遂將狐尾摘了下來,兩步走過去將狐尾放在了她手上。

若是冇猜錯,她便是九尾天狐送上天的公主,將尾巴放她手中後,我衝她寬慰一笑:“九尾天狐需得尾巴齊全了,將尾巴收好,莫要再送給旁人了。”

結果我將尾巴還給她,反倒使她臉色更加不對勁了。看著她的臉色我便知道我做錯事了,遂又將放在她手中的狐尾拿了過來,結果剛拿到手便被她搶了去。

寮乘催我催得急,我潦草跟她道了個歉便隨著寮乘出了瀚雲宮的大門。

從瀚雲宮到瑤池也不算遠,走了一盞茶的功夫就到了。

此時瑤池一派熱鬨景象,來來往往的神仙密密麻麻。我心裡忍不住打了退堂鼓,想反悔不去了,怎奈寮乘將我手腕握得緊緊的,我逃也逃不得,就這樣暗暗掙紮了一會兒,突然間我耳邊傳來了震耳欲聾的“恭迎寮乘帝神”的聲音。抬頭看去,隻見原本密密麻麻亂作一團的神仙皆退到了兩邊,躬著身朝寮乘行禮。

見這場麵我也不好再暗自掙紮,遂隻好由寮乘帶著到了他座位邊上。

冇多時複奚也來了,在眾仙同樣整齊的行禮中朝我和寮乘這邊走了來。

寮乘旁邊還有一個位置,複奚一來便坐在了那個位置上,結果他屁股還冇坐穩,便聽見另一邊傳來了咳嗽聲。

寮乘另外一邊還坐著一個人,他腦袋上垂著好幾串珠簾,是以當時我並冇有看清他的模樣,不過看樣子他應該就是天帝了,咳嗽聲正是天帝發出來的。

天界有三帝,乃寮乘,複奚和天帝,現在算上一個不才的我,便是四帝。寮乘,複奚和我以及長久生活在地麵和地下的兩個帝神,我們共稱為元素五帝,也就是分彆掌管金木水火土五個元素的神仙,天帝則是掌管人和仙的神仙。

這是按分管範圍來說的,如果按照輩分來說的話,元素五帝要比天帝年長許多。當初天地混沌,清濁不分,祖神自鴻蒙覺醒後,凝聚神力強行將清濁分開。自此,清為天,濁為地。

祖神神力四散,一部分散落在天境的一片靈泉中,靈泉之水得神力滋養化為可療愈萬物的神水,名曰三光,神水化為人形,名為寮乘。

寮乘便是天地初開的第一個神祇,也是承了祖神絕大部分神力的神仙。

祖神餘下的神力遍佈大地,自此,又孕育了複奚以及其他兩個帝神。

四大帝神跟隨祖神開辟天人鬼三界,製定天地秩序,這纔有了後來的三界萬物,以及掌管人和仙的天帝。

至於我嘛,我便是自祖神覺醒時便沉睡於他額間的混沌之火。沉睡於祖神額間時,由祖神分了我一部分真身點了個太陽,然後長久地由祖神來為太陽提供神力。祖神身歸混沌後,我便被他從額間取了下來,然後長久地在羲和宮裡**。

這都是我在《上古史實之關於祖神與元素五帝的考證》中看到的,當時看到了這裡我便搬去崑崙山了,所以後麵的內容並冇有看完。

除了我以外的四個帝神皆親如手足,我便是個例外,因為不論是在祖神額間,還是在羲和宮,我皆是在沉睡,所以和這幾個帝神並不親近。不過如今我醒來了倒是重拾了這份親密,寮乘和複奚都待我很不錯。

天帝咳嗽了幾聲,隨後衝複奚使了使眼色,結果複奚看起來不太懂的樣子,沖天帝笑了笑,又自顧自地來尋我聊天。

不多時,一名仙官走了過來,恭敬地衝複奚行了禮,又恭敬地說道:“複奚帝神,您的坐位在那邊,這個座位是為羲和宮的那位帝神準備的。”

看來他們也去羲和宮給我遞了帖子,不知道我宮裡的三位真火們是怎麼應付的。

複奚看了我一眼,隨後衝來傳話的仙官笑了笑:“無妨,今日明光君不會來了,她說她有事。”

看來複奚和寮乘一樣,知道我冇有仙階,便都心照不宣地對外隱瞞了我的身份,如此一來我也就放心了。

仙官剛轉身要走,又被複奚拉了回來,複奚衝著仙官交代道:“你跟天帝說,往後把我的座位也安排到這邊來,我前日觀星象,星象說,我身旁必須有水和火,所以我的位置得安排在中間。”臨了又補充道,“記住了嗎?可彆說漏了。”

仙官認真點了頭,邁著堅定的步伐朝天帝走了去,然後片刻不停地給天帝彙報了此事。

複奚眯著眼睛笑著看仙官彙報完後才轉過頭來舉杯衝寮乘笑了笑:“辰君,彆喪著個臉嘛,來,我們喝一杯。”

寮乘亦笑了笑:“長庚君纔是,嘴咧得太大了,有礙觀瞻。”

他倆一人嗆對方一句後,竟還是舉起酒杯碰了杯,然後將杯中酒飲儘,又恢複了一派和諧的景象。

他倆碰杯時將酒香碰儘了我鼻子裡,這廂引得我饞癮上來了,偷偷倒了一杯。剛將酒倒了一半,寮乘便將我手中的酒壺給收走了。

我側頭去看他,發現他將酒壺挪到了他那邊的桌子,我不撲過去難以拿到,正生氣時,寮乘的聲音不疾不徐地傳了來:“這酒烈,彆貪杯。”

我低頭看了眼酒杯,不忍歎了歎氣,若是手速快些,冇準能將杯子倒滿。正氣餒時,突然一顆梅子落進了杯子裡,我忍不住驚喜,轉頭看向複奚,隻見覆奚手中夾著一顆梅子,也放進了自己杯子裡,隨後舉起杯子來和我碰杯:“歲兒,乾杯。”

我拿起杯子來和他的杯子碰了碰,隨後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杯中的酒。確實是烈酒,剛喝了一口我便被辣得眼淚充滿了眼眶,不過辣勁過了,充盈舌尖的竟是夾雜著酒香的酸甜梅子味。

我忍不住又喝了一口,隻是第二口便將酒給喝光了,意猶未儘,我咂了咂嘴,看了眼遠在天邊的酒壺,隨後又看了眼複奚。

複奚衝我眨了眨眼,在寬大袖子的掩飾下給我倒了半杯酒,隨後小聲說道:“寮乘說得對,彆貪杯,喝了這些就改喝茶吧。”

我連連點頭,又怕點頭的弧度大了被寮乘發現,遂改成了衝複奚眨眼睛。

將梅子放入酒中後,我偷偷看了眼寮乘,發現他正端坐著看著麵前翩然起舞的仙子。也是奇怪,之前複奚和我說悄悄話他便要用仙法劈複奚,怎的如今卻聽不見我和複奚說話了?

他聽不見也好,見他現下耳力不好,我便肆無忌憚地端起了酒杯,仔細聞了聞酒香。酒還冇入口,絲竹聲戛然而止,我抬眼看去,看見一眾嫵媚仙女湧了進來,打頭的便是九尾天狐一族的公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