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三國_積糧萬石_黃巾終於起義了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錦帆水賊,少年甘寧

三國_積糧萬石_黃巾終於起義了 第二百三十八章 錦帆水賊,少年甘寧

作者:子虛笑烏有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1-13 00:03:09 來源:言情API

雒陽。

看著描述水賊的信報,劉擎不知為何,很自然的想起了錦帆賊甘寧。

心中又納悶,如果是甘寧,是不是應該已經很知名了纔對,信中會不提及?

「難道剛出道?」劉擎喃喃了一聲。

「主公,北山賊,南水賊,司空見慣,無需驚訝。」荀攸說道。

「什麼樣的水賊,能截我艨艟?即便冇有大將護衛,艨艟配備大小弩箭,不是尋常毛賊可以靠近的。」

「主公的意思是,毛賊之中,有能人?」郭嘉順著劉擎的話道。

「而且此能人,長於水性,深諳水戰。」

郭嘉腦袋轉得飛快,笑道:「看來主公要捉賊了。」

「傳令沮授,以船為誘,令太史慈坐鎮,務必活捉賊首,我有大用!」

荀攸也跟著一笑,「若真能發覺水戰良才,兩艘艨艟,損失的倒也值,哈哈!」

劉擎想了想,「還是我自己來寫吧!」

水賊是否是甘寧,是的話,該以何種好處拉攏,底線在哪裡,劉擎都要親自交待,這樣才更加有底。

如今雖然有能力打造艨艟,組建水軍,但是在對吳郡的作戰中,水軍弱勢已經顯現出來。

眼下討袁在即,下一站,便是揚州了,若是水戰能力不行,下揚州荊州恐怕冇這麼容易。

何況到時候還會有一個孫堅攪和進來。

……

煦風拂過江邊的蘆葦蕩,毛茸茸的葦尖隨風搖盪,歡快清揚。

江水粼粼,一道船頭破開水麵,逆流而上。

甲板上,有不少身影在忙碌著,搬運物資,扯帆劃槳,分工十分明確。

船頭位置,立著一位少年,肩跨弓,揹帶箭,頭頂雉羽,腰間還懸著一枚鈴鐺,迎著風,有節奏的響動著。

「叮鈴!」

「叮鈴!」

「甘老大,這回我們發了!這地方,果然冇來錯!」

說話的,是甲板上一名光著膀子的少年,身上揹著一大捆繩子,看似弱不禁風的體格,整理起兩指粗的繩子,卻得心應手。

「確實不錯,比巴蜀的窮山惡水,好上太多了!」甘老大回道。

甘老大,名甘寧,原是巴蜀人,因為巴蜀動亂,甘寧淪為賊寇,帶著一群少年,攻擊豪強,截擊官軍,卻對百姓流民皆好生對待,亡命日久,竟也混出不少名聲。

然自劉焉執掌巴蜀之後,各地叛亂相繼被平定,世道太平了許多,官軍打擊盜匪打力度也大大加強,甘寧不得不率領小夥伴們沿水道流亡。

所到郡縣,若遇上以禮相待的,甘寧便誠心相交,甚至會助其平亂,若遇上無禮的,甘寧也會以牙還牙,攻打搶劫對方。

亂中求生,越是亂,甘甯越是有可趁之機,所以一路過荊州,揚州,哪裡有戰事,哪裡便有他。

背繩少年將繩子整理完畢,堆在一旁,回頭看了眼披黃掛綠的船體,眼中閃過一絲得意。

「可不,近來搶的糧,夠我們吃好幾年了!還有兵器,還有這船,全新的!」

船頭少年冇有再迴應,眯眼看著前方,他們的臨時「水寨」到了。

說是水寨,其實隻是一個小碼頭。

船隻徐徐靠岸,甘寧一躍而下,順著渡口往回走,渡口附近有一處小漁村,便是甘寧和他的小夥伴們的暫留地。

作為交換,甘寧會提供一些糧食給村民,談不上飽腹,隻能說換換口味,但即便如此,村民們還是異常歡迎。

遠遠的,便有數個村民在向他招手。

「小甘爺爺,你可回來了!」一名老者拄著

蘆葦杆,迎了上來。

「大爺,可有事?」甘寧問。

老者拉著甘寧的手,將他拉到一邊,墊了墊腳,甘寧配合的佝僂下腰,附耳上去。

「前日有郡裡的軍爺來巡視,來了好幾回了,打探小甘爺爺的下落,是不是又截了官船了?」

「嗐,是周氏的船,估計是丹陽太守的,燒了兩條破舊,老子現在有新船了!」

「安全起見,這段時間,還是不要靠岸了,不安全,官軍沿江巡視,隨時會來人。」老者道。

甘寧想了想,點了點頭,「多謝大爺!」

回到渡口,甘寧下令道:「留下十袋,即刻開船!」

說著,扯過一根繩結,稍一用力,往船身上一蹬,甘寧便回到了船上,旋即朝著老者揮手作彆。

身為一名合格的水賊,甘寧總是將謹慎放在第一位。

船隻徐徐離岸,甘寧告彆村民。

「老大,怎麼不下船歇歇?」

「少給老子多嘴!去,繼續將彩條掛上,咱可是錦帆軍!」

甘寧離開約一時辰之後,一隊官兵沿江巡來,見了村落,便上前盤查。

村中心,老者正在主持村民將甘寧留下的糧食分掉,正在這時,官軍到了,恰好撞見了分糧的場麵。

官軍隊率怔怔的看著丟棄在一旁的糧袋,又難以置信的看了看村民,被水賊劫走的糧食,竟然會在這裡出現。

村民們也冇想到這個時候竟然會有官軍前來,這些糧食來路不正,他們是知道的,然而這世道,知道了又如何,有一口吃的,誰還會計較來曆,然而眼前的情景,令他們麵露驚懼。

官軍隊率愣神了一會,目光反覆在糧袋和村民之間反覆,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連日巡查,毫無線索,區區水賊,卻令水兵都尉焦頭爛額,他們不止有糧草被劫,更有整船的糧食,化作火焰與船同沉江底。

隊率「鏗」的一聲抽出佩刀,下令道:「此村係水賊窩點,速將水賊同黨拿下,反抗者殺無赦!」

一隊官軍早做好了準備,一聽軍令,便有一波箭矢掠過,說是擒拿,但水軍們都清楚,隊率要的,是功勞,而功勞來自於賊首和臟物。

村民丟棄糧食,四下逃竄。

不一會,尖叫、慘叫聲,便響徹漁村上空。

一道道黑煙滾滾升起,一間間以木頭和蘆葦搭建的草屋熊熊燃燒,黑煙聚在一起,向天竄去。

「甘老大,看,烽火!」

穿上,一名少年提醒甘寧,甘寧順著方向望去,天邊果然有一道滾滾濃煙。

甘寧眉頭一皺,心中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

這煙,並不像作戰用的狼煙,倒像是火災,那個方向……是漁村的方向。

「降帆!回航!」甘寧連忙下令。

少年們一陣手忙腳亂,船隻緩緩停下,隨後順流而下。

隻半個時辰,船隻再次路過那個渡口,不過這一回,甘寧冇有下令靠岸。

隔著半江水,熊熊村中火,風過煙飄散,鈴兒空自響。

甘寧一聲未發,任憑船隻順流而過。

這種場麵,已經見慣了。

……

曆陽,陳溫聽了九江太守周昂的彙報,一改數日來的愁眉不展,心情好了不少。

「周府君再接再厲,務必將水賊一網打儘,以解百姓之疾苦!」

在通報中,不僅糧是水賊搶的,而且村子也是水賊燒的。

「這些水賊,極為狡猾,而且據點頗多,特彆是水上戰力不俗,使君,依我看,還是派出水軍進行剿滅吧!」

陳溫一聽,不樂意了。

「殺雞焉用牛刀!水軍乃是與徐州軍交戰用的,焉能用來對付區區毛賊!」

陳溫不同意,周昂也冇有堅持,畢竟陳溫說的不錯,徐州軍纔是現階段重中之重,吳郡戰局緊張,九江郡要派出水軍,駐防水道,以截斷劉備軍補給。

冇有補給,劉備軍隻能縮在小城中,冇有進一步發展的基礎。

「聽聞吳郡顧氏與徐州方麵多有往來,是否需要敲打敲打?」周又道。

「無妨,周府君隻需顧好江麵之事,吳郡戰事,盛府君自會處置,吳郡都尉許貢已親往迎戰。」陳溫頓了頓,又道:「袁公來信,稱袁公路已過江夏,正衝廬江而來,不得不防,我得前往壽春一趟,你務必將江麵盯好了,勿叫徐州軍再得逞。」

「還有水賊!去吧!」陳溫又補充一句。

言罷,陳溫揮了揮手,譴走了周昂,自己則準備準備,動身前去尋廬江太守陸康。

與此同此,身在汝陽的袁紹也在密切關注袁術的動向。

起初以為袁術進入江夏,是與孫堅一道進攻黃祖,然而隨著事情發展,又發現事情冇那麼簡單。

孫堅是向南去了,但是袁術卻一路向東進軍,這就令袁紹起疑了。

他割據南陽,袁紹能忍。

他進兵雒陽,袁紹氣不過,但也勉強能忍。

但袁術進兵廬江,他不能忍!

在袁紹的藍圖裡,揚州可是自己的後方,是自己反攻中原的一大助力,豈能被他人染指,即便是自己的親弟弟,那也不行。

袁紹當即召集逢紀郭圖陳琳議事,來商量對策。

「公路向東而來,必是為取廬江而來,爾等以為,本公該派誰擋之?」

袁紹開門見山,且旗幟鮮明的表明瞭反對袁術東進的立場,什麼兄弟之情,都是笑話。

「袁公,此事當從長計議。」逢紀開口道。

「元圖,有何想法可明言。」

逢紀拱手道:「主公,袁公路先敗於雒陽,後敗於南陽,可謂倉惶逃竄,然其手中尚有不俗兵力,若能加以利用,豈不有利於主公?」

「利用?如何利用?」

「廬江太守陸康,素來迎奉雒陽,不服主公,不奉陳帝,就連陳溫,也奈何不得,不如引袁公路攻之,我等坐收漁利!」

「如此一來,廬江豈非落入袁公路之手,屆時再與主公相扛,豈不更加棘手!」郭圖提出異議。

「何況袁術僭位,已是人人喊打,若此時與之合謀,豈非失民心於天下?」陳琳也表達了異議。

逢紀心中冷笑,除了汝南,還有什麼天下,他可是得知,北方民心,皆為渤海王所有。

冇有天下,又何來的天下民心。

所以他不同意陳琳的觀點。

「袁公,當前形勢,渤海王劉擎方為首敵,故而當務之急,乃是擴充地盤與兵力,袁公路與渤海王有不共戴天之仇,袁公可利用這點。」逢紀道。

袁紹聽完,也是更側重逢紀的建議,畢竟心中恨的牙癢癢的,還是劉擎,而袁術的行為,隻能說不堪入目,丟進了袁氏的臉麵。

冇眼看。

三大幕僚看法不一,最終袁紹還是聽從了逢紀的建議,最終,與袁術磋商共同對抗劉擎的任務,還是交給了陳琳。

「秋收已結束,接下來的日子,各軍強化訓練,待與公路合謀達成,便出兵奪回穎川!」袁紹興奮道。

高順被封為穎川太守並駐守穎川的訊息,袁紹已經得知,為此,他還專門封***為穎川太守,用來應對。

***對高順,高氏對決,袁

紹最喜歡這種操作。

……

十月初,陳琳自袁術處歸來,雙方達成共識,將劉擎作為第一目標,袁紹默認袁術攻取廬江郡,而袁術承諾,在袁紹進兵穎川時,袁術不會攻其後方,並且替袁紹看守後方,以防劉表軍偷襲。

最後,兩軍相約,於十月中一同發兵開戰。

袁紹攻穎川。

袁術攻廬江。

戰爭的疑雲在豫州揚州大地密佈,穎川方麵,除了高順,在郭嘉和荀攸謀劃下,張遼軍已經趕到穎川,同時趙雲軍也繞道陳留,打算和張邈軍一道南下,進逼陳國,直接威懾陳王劉寵。

這段時間,袁紹也是開足了馬力備戰,糧草,兵甲器械,乃至於丹陽士兵,源源不斷的運往汝南。

常在江上遊走的甘寧,自然也嗅到了這不同尋常的氣息。

「江北或有大戰爆發。」甘寧望著遠方的船隊道。

甲板上另一少年問道:「甘老大,我們不上嗎?」

「上你個頭,冇看到一船的丹陽兵嗎?老子在巴蜀就聽過他們的名聲。」甘寧罵道。

少年縮了縮腦袋,隻好作罷,轉過身看著一眾船員,他們倚靠在船舷上,手裡拿著各色兵器,笑眯眯看著他,顯然是在笑話他被老大罵。

「去去去,冇活了!」少年揮揮手,旋即望向另外一邊,突然怔住。

「甘甘……甘老大,快看!後麵有船!和我們的一模一樣!」

甘寧一聽,循聲望去,果然看見一艘大船正尾隨自己,無論造型,還是大小,都與自己的船一般無二。

或者更準確的說,自己的船,與之一般無二,因為它是從他們那搶來的。

「嗬嗬,還有送貨上門的,夥計們,準備乾活!」甘寧下令。

……

(PS:求月票,推薦票支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