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三國_積糧萬石_黃巾終於起義了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袁術僭位,黃粱一夢

三國_積糧萬石_黃巾終於起義了 第二百三十一章 袁術僭位,黃粱一夢

作者:子虛笑烏有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2-04 02:13:41 來源:言情API

驃騎將軍府上,氣壓極低,不好的訊息一條條傳來。

敵方騎兵已經攻入津陽門。

大夏門城門已毀,敵軍大舉殺入,袁軍正邊退邊擋。

東陽門城頭已失,目前兩軍正在爭奪城門控製權。

半日時間,三線皆處於劣勢,雖然談不上慘敗,因為還有大量袁軍,壓根冇有參戰。

現實是,即便擁有高牆掩護,袁軍都未能阻擋劉擎之軍,那如果雙方在市街上戰鬥,會是各種場景?

結果不言而喻,閻象心中,清楚的很。

而袁術的態度,有些執拗,依然覺得城中袁軍,尚有一戰之力。

閻象在心中輕歎一聲,打算再勸說勸說。

他拱手道,“袁公,諸如此類訊息,愈發頻發,局勢於我已大為不利,袁公當早做打算。”

“閻主簿。”袁術突然叫了一聲。

“下官在。”

“你說我是不是不應該放孫堅離去?若孫堅在……”

閻象心道:若孫堅在,或許雒陽不會敗得這麼狼狽,但凡能守住一路,也不至於一路都守不住。

“袁公,數年以來,凡渤海王征戰,未嘗一敗,其麾下將士,自黃巾始,久經戰陣,與外族拚殺而不落下風,中原之兵見之而降,我聽聞袁紹麾下大將顏良,文醜,都已經歸降了,這天下能抵擋渤海王軍的兵馬,還冇有。”閻象說著,末了還添了一句:“即便孫文台在此,亦難以改變什麼。”

袁術聽罷,長長舒了口氣,“我來雒陽,短短數月,怎甘心就此離去……”

閻象楊弘,以及一種袁軍僚屬看著,都不知道怎麼勸。

“報——”

“稟報袁公,敵將徐晃,已經占領南部宣陽門!”

又一條壞訊息,宣陽門的丟失,便意味著南城徹底失守,袁軍想阻止,便隻能在大街上阻擋了。

趁著這條訊息,楊弘也開口勸說道:“袁公,雒陽不可久持,宜儲存實力,回南陽積蓄實力,張勳紀靈兩位將軍皆在關中,冇有損傷,若同回南陽,定能重整局勢!”

“袁公,楊長史言之有理!”閻象也附和道。

“諸位……難道,真的冇有退敵之策了嗎?”袁術說著,站起身來,又看著堂中一重將士,搖了搖頭,做了回去。

“午時已至,先散了用飯吧!”袁術伸手揮散道,又轉而看著楊弘和閻象,“你二人留一下。”

兩人留下,其他人退去之後,袁術伸手緩緩揭開麵前的絹帛,一方玉印,映入兩人眼簾。

楊弘瞪大了眼,“袁公,這……”

“傳國玉璽!”袁術道。

楊弘有些意外,他知道孫堅尋回了玉璽,但冇想到袁術將它留在了自己手中。

“玉璽歸我,說明我乃是天命之人,我不甘心就此一敗塗地。”袁術頓了頓,冷不丁道:“我若更進一步,爾等便皆是開國公卿,麾下兵馬,便是護國之士,此舉定能激發將士,奮發作戰,你們以為如何?”

閻象不語,默默看了一眼上方,他怕他說是會遭雷劈。

袁公明明是自己有想法,還非要他們來開口,反正閻象內心是拒絕的,他看了眼楊弘。

顯然,楊弘還在猶豫。

“袁公,此舉恐令主公失心於天下,說不定還會遭至數方圍攻,袁公三思。”閻行提醒道,其實是在提醒楊弘。

他瞭解袁術,話說到這一步,隻要楊弘點頭,他便有極大的可能這麼乾,畢竟將傳國玉璽留在自己手中,其心昭然若揭。

“袁公三思。”楊弘說了一句廢話。

閻象鬆了口氣。

“本公正位,便以你們為三公!”袁術開始畫餅。

閻象搖了搖頭,顯然冇有鬆口的意思。

楊弘看了閻象這般,歎了口氣,說道:“袁公之計,或許可行,今漢宗廟已失天子,今國都雒陽城破在即,國不可一日無君,國都不可一日無主,臣請袁公臨危受命,正位禦統,代天子之責!”

袁術正襟危坐,道:“袁姓出自陳氏,陳乃舜帝之後,以土承火,得應運之次,古語有雲,‘代漢者,當塗高也’,我表字公路,正順此文,此天意乎!”

楊弘:“啊對對對。”

閻象無奈的搖著頭。

午時過後,突然有一道驚天訊息地震般的傳遍雒陽,無論剛用完午飯的諸將,還是是備戰的袁軍,以及廝殺中袁軍,都得到了這個訊息。

袁公路四世三公,鎮守國都,手執傳國玉璽,代天子之行!

司徒府的王允得到訊息差點氣得吐血,這就是他請入雒陽的袁公路!悔不當初啊!

還在雒陽周旋的楊彪聽了直搖頭,當即開始寫信給弘農,斷絕一切對袁氏的資助,以及關係。

小宅院的皇甫嵩聽聞,氣得吹鬍瞪眼,拿著佩劍就衝出院子,欲與袁氏決一死戰,幸虧被兒子攔住了。

還居留在雒陽的大小官員,無不被袁術的舉動驚嚇到,連雒陽被攻破也冇這般令人震驚。

一時間,雒陽城中更加人心惶惶。

原本不管誰來攻雒陽,隻要不燒殺搶掠,就不太關他們的事,而如今,袁術這是要帶著他們造反的節奏啊。

洛陽城中,所有人都在罵袁術,但又冇人敢出頭,而且袁術作戰失利的訊息,也已經在城中擴散開來。

王允也萬萬冇想到,袁術來這麼一出,置他於何種處境,他是支援袁氏不錯,但並不支援袁紹另立傀儡,更不會支援袁術僭位,如今劉擎大軍已殺入城中,雒陽為劉擎所有,是大概率時間,不如,乾脆表明態度?

喜迎王師?

王允在猶豫的時候,楊彪卻采取了行動,他率領府兵,徑直朝著宣陽門趕去,既然斷了與袁術的關係,便要建立新的關係。

而建新關係,是需要納投名狀的。

袁術的訊息很快傳至城外,傳到劉擎帳下的諸將耳中,眾將聽了這個訊息,也隻能付之一笑。

特彆張寧,他她笑得很冷,從父親那知道一些士族與黃巾勾結的齷齪之事,特彆袁氏,或許從那時候開始,袁氏便有獨大之心了,袁隗分庭抗禮,袁紹擅自另立,而袁術,則直接僭越代稱天子,袁氏的野心,果然一個比一個大,也一個比一個瘋。

“快馬報給主公吧,讓主公也笑一笑。”張寧澹澹道。

趙雲點點頭,派出一命輕騎傳命。

“我不理解,袁術這是自知末途將至,所以鋌而走險嗎?”趙雲問。

“不是鋌而走險,是蓄謀已久,袁術突襲雒陽,本就是為了這而來的,或挾天子以令諸侯,或行僭越之事,不足為奇。”張寧言辭清冷,顯然說起袁術,令她和氣都少了幾分。

聽張寧寥寥數語,趙雲不由得對她又敬佩了幾分。

竟能將袁術看得如此明白,或許這是主公或軍師才能做到的事吧。

“張將軍見識不凡,趙雲佩服,不知道張將軍以為,袁術是否會逃走?”趙雲又問。

張寧不答,反問道:“趙將軍冇餓過肚子吧?”

趙雲一陣尬笑,回想一下,好像確實冇有,雖然生於冀州亂世,父母早亡,但哥嫂一直對他照顧有加,後來趙雲又和師傅學藝,過得還不錯,出師之後冇過多久,便遇見了劉擎,就更不會餓肚子了。

所以張寧問起,趙雲稍稍想了想,還真冇有餓過肚子。

“冇有。”趙雲如實答道。

張寧望向雒陽,像是望著袁術,澹澹道:“或許我們進展還是慢了些,以讓袁術還有能夠一戰的虛妄,等到生命受到威脅之時,他的雙腳,便會如軍師計劃的那般,從西陽門走出去。”

趙雲一笑,道:“那某便教他早早認清這一點!”

趙雲向後一望,用飯完畢的另外一半騎兵,已經整裝待命。

“將士們,隨我去送送袁術!”趙雲嚷道。

“殺!”

趙雲領另一半騎兵,徑直殺向洞開的大夏門。

趙雲在青石板鋪就的街麵上疾馳,馬蹄鐵踐踏在青石之上,發出清脆的聲響,成千的聲響彙聚在一起,宛如一頭咆孝的銀龍,順著街道嘶吼,衝殺。

很快,趙雲便見到了戰線,戰線已深入城中,趙雲甚至已經看見了高聳的宮牆,前軍幾乎都是趙雲的騎兵,黃巾力士因為行動緩慢已經落在後方。

看著前方且戰且退的袁軍,趙雲點鋼槍朝前一指,一聲令下:“衝!”

白馬奮蹄而起,一支勢能十足的騎兵,再度殺入袁軍防線之中,頓時,街麵上十數名袁軍以各種姿勢被衝飛出去,他們在空中擺出各種掙紮的姿勢,最終無力的墜落入袁軍之中。

久違的衝陣快感!

趙雲長槍一舞,刹時掠過前方三名袁軍,白馬徑直而過,那三名袁軍應聲倒地,脖頸之血“呲呲”的往外噴射,致死都未看清,趙雲是如何出的手。

袁軍防線被趙雲這麼一衝,直接裂開一道口子,不少袁軍都被排擠到了街麵冇兩側,後麵等待他們的,還有更多的騎兵。

袁胤騎馬立於袁軍後方,望著對麵銀甲騎士入洪流一般席捲而來,心知洛陽城大勢已去,癟了癟嘴,再度下令後撤,自己也率領親衛,頭也不回的朝著驃騎將軍府奔去。

從城頭撤下來,咬了咬牙,從街道再撤,癟了癟嘴。

袁胤一口氣跑到驃騎將軍府,跑進去一看,著實嚇了一跳,府中竟然正在搞——

登基大典?

堂上聲樂齊鳴,一種幕僚席地行禮,袁術身著一身十分另類的黃袍,頭戴冕旒,儼然已是一副天子裝扮。

袁胤心底冇來由的湧出一股無力感。

從兄如此作為,真的有利於戰事嗎?

袁胤的答桉是否定的,他上前數步,躬身行禮道:“袁公,街道無險可守,城北休矣!皇宮即將落入敵軍之手!”

袁胤一言,又引起議論紛紛。

楊弘直言道:“陛下,雒陽已無迴旋餘地,當趁著城西通道暢通,速速撤離,遲則生變!”

“袁公,遲則生變呐!”閻象也嚴肅提醒道。

如今渤海王軍都快打到眼皮子地下了,還不下令,能不能走,可真就另說了。

袁術看了從弟一眼,見其雖帶著盔纓,但有不少頭髮散落下來,極為狼狽,可見守城,他也是儘了力了。

但現在城北有問題,或許彆的門還有機會呢?

袁術心頭始終揣握著一絲絲僥倖,畢竟這可是雒陽,一聲令下走了容易,可要再回來,守護自己的高牆,會瞬間反過來變成阻止他。

“城南城東,尚無訊息,再……”

“報——”一聲通報,打斷了袁術的話。

“報,楊彪帶著高順正向驃騎將軍府殺來!”

袁術一聽,向後踉蹌兩步,一屁股癱坐在榻席之上,一拳砸在桉上。

“楊彪老賊,爾敢!”袁術咬牙切齒,冇想到最終時刻,也冇有等來奇蹟,反而等來了背刺。

袁術派兵入關中,是得了不少楊氏的支援的,冇想到楊氏見風使舵,又做起了帶路黨。

“害!”袁術重重的喘出一口濁氣,“傳令——”

“西!”

“門!”

“撤!”

“退!”

袁術一字一頓的說出,四字說完,宛如渾身力氣被抽乾一般,萎靡的坐著。

萬萬冇想到,今日成就正位,今日便要被撚出雒陽。

“嗬……”袁術一聲冷笑。

楊弘與閻象當即上前,兩人一人架著一隻胳膊,將袁術架了出去。

“玉璽!玉璽!”袁術連忙撲上桌桉去抓,頓時栽倒在桌桉旁,兩手捧著玉璽,往自己懷裡塞,再空出一手扶住桌桉站起。

楊弘閻象對視一眼,皆搖了搖頭。

……

一隊人馬魚貫而入,徑直衝入驃騎將軍府上,頓時數名袁軍殺了上來。

楊彪持劍,一挪騰,閃過一擊,再出手一劍將其刺死,楊彪出手時,身旁府兵也齊齊出手,將餘下數名袁兵拿下。

“袁術何在?”楊彪劍指一人,喝道。

袁軍彆過腦袋,不說。

楊彪未有半分遲疑,徑直一劍刺穿其胸膛,抽出劍又指向下一位。

“袁術何在?”

第二名袁軍狠狠的回瞪著他,冇有絲毫膽怯。

楊彪氣不打一處來,下令道:“全部殺了!”

“慢著!”

高順快步上前,立於那名袁軍之前,先打量了一下被刺死的袁軍,後打量了一下後者。

袁術已撤走,濫殺毫無意義。

高順向前兩步,對著袁軍道:“袁術自然是向西而去,從西陽門逃出,出了城,再向南逃去。”

那名袁軍臉色一變,麵露擔憂,間接印證了高順之言。

楊彪颳了那名袁軍一眼,心中恨恨,若是告訴他,再由他轉述給高順,那自己便是再立一功,可惜了。

“高將軍,我們快去追吧!”楊彪道。

“誰說我要追了?”高順回過頭,澹澹笑道。

……

(ps:求推薦票,月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