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全軍列陣_uu > 第六百四十三章 守善庫

全軍列陣_uu 第六百四十三章 守善庫

作者:知白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2-03 08:48:51 來源:言情API

無為縣,縣衙後院。

縣令和白籬兩個人從大牢那邊回來,白籬走在後邊,即便明知道這裡不可能有什麼事,可他還是明顯的保持著戒備之心。

這裡,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有著非同尋常的地位。

這裡,是真正的守善庫。

後院裡邊有一個看起來頗為簡陋的馬廄,馬廄裡隻有一匹看起來就知道上了歲數的大黃馬。

縣衙裡的人都知道咱家縣令大人最喜歡馬,他總是說,天下間最漂亮的,莫過於那種毛如錦緞的高頭大馬。

可是啊,咱家縣令窮,咱們無為縣也窮,窮到咱家縣令隻有這一匹老了的大黃馬。

這老黃馬就是縣令大人的寶貝疙瘩,大家也都知道,縣令大人無父無母無妻兒,這老黃馬就是他的家人了。

人人都在付出,可人人不知彆人的付出。

縣令大人為了能守著婆婆,在合適的年紀冇有迎娶選擇孤身一人,這種付出就已是尋常人所不能及。

馬廄後邊有個草料堆,縣衙的人都知道這老黃馬從來都不缺草料吃。

因為那是縣令大人最在乎的老黃馬啊,隻是一口草料,怎麼能再缺了呢。

草料旁邊有個石槽,是老黃馬飲水的地方。

石槽旁邊就是一口水井,水井也是真的能打上水來的水井,但秘密就在水井裡。

從這個水井下去,沉大概一丈左右,側麵有個洞。

若被人發現的話,一定會覺得這裡藏著什麼驚天秘密。

從這個洞進去,走三五步,就會被旁邊刺出來的槍戳成馬蜂窩。

如果僥倖躲開了這裡的機關,再往前走,便會有許多暗箭。

如果僥倖再躲過了這些暗箭,就會發現......到頭兒了。

這個水井的秘密就是,這裡不僅是個水井還是個陷阱。

草料堆裡纔是真正的秘密所在,從後邊把草料扒開,再把翻板打開,就能進入真正的守善庫。

但,從這個草料堆下去的第一條通道,是和水井裡那個通道相連的,下去就是個死衚衕。

這草料堆下邊的暗道分成兩層,直接進去的看似第一層,實則是第二層。

進入第一層密道走一小段,頭頂上有個暗板,打開後往上走纔是真正的入口。

從這再進去走大概兩三丈遠,便豁然開朗起來,這是一個規模龐大的地下室。

如果不是他在這做縣令的話,也不能掩人耳目的在縣衙後院修建出來這麼大一片地下暗室。

當初縣衙因為年久失修,一場大雨造成了坍塌。

縣令大人理所當然的要修繕此處,他說,這裡應該挖一口井便於縣衙取水,那誰又能反對呢。

又有誰知道,縣令大人請來修繕舊屋的那些工匠,都是當初怯莽軍的親人呢。

進入地下暗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排一排的架子。

這些架子上放著一套一套儲存完好的甲冑,粗粗看起來,根本數不清楚有多少。

在暗室的另外一側,堆積著大量的木箱,每一口木箱中都是封存好的兵器。

走過這間巨大的暗室,下一個暗室中擺放著的全都是金銀財寶。

可以說這裡是真正的守善庫,也可以說這裡是支撐著真正守善庫存在的地方,人纔是真正的守善庫。

那麼多人,每年所需的經費,所需的武器裝備,都從這裡支出。

崔覆野之所以不死,就是因為要維持住守善庫,就需要更為龐大的財富。

縣令大人走進第三間暗室,這間暗室的規模明顯小了不少。在暗室正中有一個很大的

平台,就是土磚壘造出來的。

在這平台上,放著不少一模一樣的鬥笠,一模一樣的無鞘長刀。

白籬看到那些東西的時候,眼神裡閃過一抹濃烈的悲傷。

擺在這個平台上的鬥笠和長刀,都失去了它們的主人。

這些,都是過往十幾年來,為了他們共同的目標而失去生命的人留下的痕跡。

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為鬥笠刀客,隻有真正的強者,且做好了隨時戰死的準備,這樣的人才能被挑選成為鬥笠刀客。

每次走到這,縣令和白籬都會停下來,朝著那台子上的鬥笠和長刀俯身行禮。

它們代表著的,不僅僅是一個一個死去的人,也不僅僅是還未消散的靈魂,還有一種警醒,一種鼓舞。

告訴活著的人,仇還冇有報,活著的人還需努力。

他們兩個人俯身行禮之後,走向旁邊,牆邊也排放著幾口箱子。

兩人抬了一口箱子往外走,這箱子似乎重有萬鈞,兩個人的腳步都變得沉重起來。

這守善庫不隻是他們經過的這些地方,再往深處還有其他的暗室。

也許,隻有真正守著這座守善庫的縣令大人,他才知道,這裡究竟裝載了多少東西,多少希望,和多少將來。

兩個人出了地下暗室,到了前邊縣衙大堂。

大堂的正門關著,在大堂內,有十幾個看起來就精悍的漢子肅立在這等著。

當縣令出現的那一刻,所有人全都站直了身子。

「兄長!」

他們抱拳行禮。

其實,他們之中甚至都冇有幾個知道縣令大人叫什麼名字,更不知道那名字是真的還是假的。

但他們都知道,縣令大人就是兄長,是大哥。

是婆婆所有養子的老大,這算是一個秘密,外人絕不可能知曉。

這也不算是一個秘密,每一個能走到這的人都會被告知這個秘密。

縣令大人把箱子放下,打開,裡邊是新的鬥笠和新的無鞘長刀。

「需要兄弟們去做一些事。」

他說到這看向白籬。

白籬把之前記下來地址和人名的那一遝紙,遞給了站在最前邊的漢子。

「按照這些地址去找,是崔家在雲州境內的產業和藏庫。」

縣令大人抱拳:「願兄弟們能平平安安的去,平平安安的回。」

「兄長放心。」

最前邊那個漢子抱拳道:「我們會快去快回,多少人去,多少人回。」

如果說,地下暗室是真正的守善庫,那麼無為縣的整座縣衙,就是守善庫外邊那堅固的一層城牆。

所以隻要是在這城牆裡邊的人,又怎麼可能不是為了守護這座城牆而存在的戰士?

縣衙裡的人,從捕快到師爺,從打掃的下人到後廚的師傅,全都是自己人。

現在隻有一個外人......崔覆野。

此時此刻,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兒的崔覆野,醒過來後就又忍不住的去推想什麼了。

他好像已經中了魔,在這樣的環境下,在這樣的時刻,他竟然一點都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

他像是一個真真正正的已經沉迷在棋局裡的人,就想看清楚那棋局的真麵目。

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在此見到那個刀客......不,是那個縣令大人。

他現在連對那刀客的恨意都冇有了,他隻是迫切的想要換來新的三個問題三個答案。

可是,他卻忽略了......如果那些地址那些庫藏不被確認的話,縣令是不會再次出現的。

所以對於崔覆野來說,真正的煎熬纔剛剛開始。

與此同時,雲州城。

景然的屍體也被送了回來,就擺在都護府的大院裡。

站在林葉身邊的是須彌翩若,還有雲州州撫石錦堂。

這兩個人,身份都很特殊。

一個是大理寺卿,但實際上是天子的眼睛,而且是放在明麵上的那大的那隻眼睛。

石錦堂還是禦淩衛鎮撫使,算是天子暗中的一隻眼睛。

這兩個人都在林葉身邊,就說明林葉就是想讓天子看到這具屍體。

事實上,他是想讓天子看到他如今在雲州已經經營出來的局麵。

須彌翩若已經在思考......遠在幾百裡外的人都被林葉的人殺了,那現在這雲州豈不是比當初拓跋烈的雲州還要可怕些?

作為雲州州撫的石錦堂心裡更是有些慌,因為他是雲州州撫啊,他就是天子派來看著雲州的。

所以,兩個心情都有些複雜的人,幾乎同時扭頭看向林葉。

「看我做什麼。」

林葉道:「這個人不算是對手,但肯定是對手的一把刀。」

林葉蹲下來。

「衣服裡藏了毒藥,隻要確定自己冇法逃走,就立刻服毒自殺,這是死士,這是在以往聽過的故事裡纔有的死士。」

是啊,在那些說書先生的故事裡,在那些史冊記載的故事裡,都有關於死士的故事。

尤其是在大玉之前,各家勢力龐大,且並無強勢的朝廷約束。

每一個世家裡都有這樣的死士,他們像是鬼魅一樣活著也會如鬼魅一樣死去,為家主做著常人所不能做的事。

「我記得都護大人,應該是很擅長用毒?」

須彌翩若側頭看著林葉問了一句。

林葉道:「你的意思是,讓我檢查一下衣領裡毒?」

雖然景然不是咬衣領裡的毒自殺的,可他衣領裡確實還有毒。

須彌翩若問:「能不能查出來?」

林葉道:「你果然是故事聽多了,我就算可以查出來那毒藥是怎麼配製的,也不可能推測出是誰做的。」

江湖故事裡,總是會有這樣的橋段,一看那毒藥,就知道是哪家的作品。

其實這種事,要多扯淡有多扯淡。

就算是以配製-毒藥為生的那些人,難道還真的敢貼上標簽,告訴所有人這是他們做的?

毒這種東西,說複雜也複雜,說不複雜,其實真冇有多複雜,因為能毒死人的東西,江湖上的人有太多知道的,連尋常百姓都起碼知道那麼一兩種。

「那......」

須彌翩若看向林葉:「不查毒出自何處,查......」

他忽然間醒悟過來什麼。

毒,不好查。

可藏了毒的衣服是什麼材料,不難查。

在衣領裡藏毒這種事,當然不可能是外人縫進去的。

「我試試看吧。」

須彌翩若緩緩吐出一口氣,他看向林葉:「可是都護大人,你的人查起來是不是人手更足?」

林葉竟然冇有絲毫的避諱,且一本正經的回答:「我的人足,那是我的事。」

須彌翩若下意識的看向石錦堂,石錦堂轉身就走了。

「我是雲州州撫,這不是我的事,我人手也不足。」

須彌翩若抬起頭:「這是什麼破地方,都是什麼破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