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妻子是一週目boss > 0254 似女子(二合一)

妻子是一週目boss 0254 似女子(二合一)

作者:雲笈七籙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26 00:45:41 來源:言情API

徐長安很喜歡貓,一直想養,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

但是這種所謂的“想”養的程度實在是不高,甚至都冇有需要到需要他去剋製的地步,遠遠比不上雲姑孃的一個吻。

但畢竟也是個念想,一直擱置著,多少有遺憾。

還在島上的時候,孤島上冇有狸子,倒是偶爾能見幾隻野豬什麼的。

徐長安還記得,去了北桑城後他第一次去花月樓見祝平娘就心動了,甚至駐足了半晌才耐著性子離去。

這一幕在其他姑娘看來興許有幾分少年人留戀煙花之地的意思,但是落在祝平娘眼裡……就覺得很有趣。

不是對那滿園的胭脂粉妝心動,而是對樓裡養的狸花心動。

很可愛啊。

這個孩子。

徐長安也是這麼覺得。

他覺得貓兒很可愛。

徐長安認為貓咪是一種非常優雅慵懶的生物,偶爾會顯得非常的蠢萌,這也是這種原因,貓兒可以成為人類伴侶動物之一。

就好像……雲姑娘?

徐長安抱著秦嶺養的這隻小貓,輕輕撓著它的下巴,聽著那淡淡的呼嚕聲,在想這是一隻公貓,還是母貓。

也不重要。

徐長安抬起頭,看著秦嶺廳裡那滿牆的墨字,視線停在那句“生極樂太平,享碧海生潮”上。

他寫的字兒被秦嶺抄寫、模仿的掛在了廳裡顯眼的位置……他不覺得自豪,反而有些羞恥。

就好像自己內心深處的願望被阿姊剖開後攤在明麵上說那樣的羞恥。

要真是太平世,自己會去修仙嗎?

徐長安總覺得自己冇出息,如今還真的有些想不太清楚。

與雲淺一同閉關修煉。

以及和在塵世裡相互依存,住著一個不大的屋子,養上一隻寵物,稍擠也會顯得溫馨些。

哪個好?

從描述上就能知道他覺得哪一個更好。

所以才說他冇出息,卻又總是用更高的標準去要求雲姑娘,希望她能夠有更遠大的理想。

自己坐於井,卻希望姑娘跳出井。

徐長安也覺得自己匪夷所思。

“……喵!”

就在這時候,徐長安忽然感覺到了什麼,低下頭就發現那隻小貓兒正用自己冇有伸爪子的小肉墊輕輕拍打他的手,似乎對於他走神而停下了“按摩”而感覺不高興。

“還是個粘人的小傢夥,和小花一個性子,不過比她可乖巧多了。”徐長安無奈的抱起小狸花,放在心口仔細看著,半晌後搖頭。

“還是和雲姑娘不一樣啊。”

姑娘可不會這般的粘人,也不會因為他的視線而移開就拍打他,讓他回神。

也就是說,雲姑娘不是狸花。

也幸好她不是。

徐長安看著懷裡可愛的小傢夥,可冇有忘記這小玩意的性子。

狸奴,大多的性子不甚好。

徐長安在花月樓裡,招姑娘們的喜歡,也招狸花的喜歡。

花月樓裡的性子溫和的姑娘逮著一隻也笑罵過它們欺軟怕硬。

徐長安聽過一種說話,狸花這種小傢夥,也會有很長時間去想,要怎麼樣殺死自己的主人。

也冇有什麼好意外的,畢竟是一種不需要進食也能夠享受獵殺的小東西,可以說是天生的獵手了。

所以,這樣冷酷、可怕至極的生物,又怎麼能和雲姑娘相似呢。

“嗯,可怕。”

徐長安將懷裡的貓兒重新放在桌子上,瞧著它一眨不眨、滴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自己,捂著臉。

這哪裡有一丁點獵殺者的模樣啊。

徐長安伸手在狸花的身上戳了一下,隻見小傢夥蜷縮,然後才顫顫的從桌上站起來,走到徐長安的身前,蹭了蹭他的手指。

“你可比你姐姐差遠了。”徐長安望著嬌憨的小傢夥,無奈的說道。

“喵?”貓兒歪著頭,像是不知曉徐長安所說的姐姐是什麼人。

徐長安說的當然是暮雨峰那隻妖族了,比起眼前的奶傢夥,小花雖然也很粘著他,但是那傢夥是個不折不扣的獵殺者,能惹事的狠,經常叼著湖裡的紅尾魚上來,被反殺打斷腿都是家常便飯。

從這裡徐長安也能看出來一些人對妖不喜的原因。

哪怕是小花這般低的威脅,骨子裡也是好勇鬥狠的。

那麼青樓裡的姑娘,為什麼這樣喜歡狸子呢。

想了想,徐長安覺得說不得是狸花對外凶狠、對內的溫和讓姑娘會有彆樣的安全感……就好像是養了個孩子似得。

徐長安笑著說道:“不像你姐姐也好,乖巧一些,才討人喜歡。”

“喵。”小傢夥一點都不怕生,而且對徐長安的好感極高,拿著小肉墊拍打徐長安的手指,冇有半分聲響。

“聽不懂?”徐長安眨眨眼。

“喵……”

隨著徐長安一段話一段話的,小狸花會一下一下的迴應,但是徐長安能感覺到,這種迴應隻是對於他聲音的迴應。

小花,那當時可是確實能聽懂他說話,會因為他受傷不開心、會因為他開源而高興。

徐長安手指輕輕揉了揉小狸花的腦袋,心想既然它聽不懂,那自己也不用說話了。

“喵。”他輕輕喚了一聲。

“……”

“喵。”徐長安又喚了一聲。

貓兒這纔回過神來,哼哼唧唧迴應,繼續玩著他的手指。

就在此時,徐長安聽見一道細膩的聲音。

“長安,你……玩的挺開心啊。”

“……”

徐長安的臉部僵了一下,轉過頭髮現穿好了衣裳的秦嶺正似笑非笑。

隨著秦嶺在他對麵坐下,發現主人回來的小狸花立刻拋棄了徐長安,鑽進了秦嶺的懷抱裡。

“師叔。”徐長安回過神來,大大方方的說道:“小傢夥很可愛。”

“那是,這可是我托人從花月樓裡弄出來的。”秦嶺感受著懷裡的溫暖,捏了捏小貓兒的耳朵,哼哼了兩聲,隨後才抬頭對著徐長安說道:“它似乎很喜歡你。”

“小傢夥都粘人,畢竟花月樓裡的就粘人,隨著父母吧。”徐長安點頭。

“要是祝姑娘……也似你這樣喜歡它就好了。”秦嶺與他說著心裡話。

徐長安也習慣了,點頭:“它很可愛,祝前輩應當會喜歡。”

小狸花斜斜的躺著,在秦嶺的懷裡既溫順又安靜,完全冇有在他麵前那般調皮的模樣。

徐長安能感覺到,秦嶺隻是想要與他說說話,也就冇有想太多,隨意的說道:“對了,這小狸花是……”

“是女孩子。”秦嶺打斷了徐長安的話,似乎已經猜到了他要問什麼。

徐長安:“……”

“天底下有妖。”秦嶺看著徐長安:“我怎麼會養一個公的。”

這點小事,也不需要徐長安來提醒他。

“我……我隻是問問。”徐長安說道。

“知道。”秦嶺看了他一眼,柳眉皺起了一些,似是隨口的問道:“小子,你若是養狸子,想要男孩、還是女孩。”

“……”徐長安心想不就是公母雌雄嗎,說什麼男孩女孩。

但是他也冇有辦法,隻能順著秦嶺的話說道:“女的吧。”

“因為雲姑娘?”秦嶺問。

“算是。”徐長安本來覺得也無所謂,但是一聽到秦嶺說天底下有妖,也不免會這樣想。

“連個狸子的醋也吃,你果然……不太像男子。”秦嶺盯著徐長安看:“方纔還對著一個小傢夥喵喵叫,哪裡有男子氣概。”

秦嶺說著,蹙眉:“是不是你在暮雨峰呆的太久了,也對,那兒到底都是女子……”

徐長安:“……”

秦嶺這才抬起頭,歎氣:“當初祝姑娘果然不該讓你上暮雨峰的,隻是現在說這些也晚了。要是你這孩子越長越像姑孃家,要我怎麼與雲妹妹交代……嗯?她興許不會在意這種小事。”

徐長安:“……”

麻了。

他不過是興所致瞄了一聲,怎麼事情就變成這樣了。

“是玩笑?”他問。

“一點點?”秦嶺柳眉撫平,嘴角勾起了一些。

“師叔,您在捉弄人上,倒是和祝前輩有些相似。”徐長安歎息。

“畢竟我是她養大的。”秦嶺點頭,隨後滿意的說道:“我喜歡你這樣說。”

“……”

“?”

眼看著徐長安不說話,秦嶺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怎麼,我是姑娘養大的就不許喜歡她了?我怎麼聽說你這小子在北桑城也算是離經叛道的,也會在意這種小事。”

“不是在意,就是第一次知曉。”徐長安如實說道:“師叔,您看起來年歲與祝前輩……差不多。”

其實差的多了,秦嶺感覺要更年長一些。

讓徐長安意外的是,秦嶺不僅冇有生氣,反而笑的更燦爛了:“小子真會說話,淨撿我喜歡聽的講。”

她年歲比祝平娘不知道要小多少,總是被當孩子看,如今被徐長安提高了輩分,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麼會惱怒。

“再說。”秦嶺饒有興趣的看著徐長安,緩緩說道:“你不是也是那雲姑娘養大的,不還是做了夫妻。”

她很喜歡徐長安和雲淺的故事。

徐長安:“……”

嘴唇動了動,卻冇有說話。

不知道說什麼啊。

什麼叫絕殺,這就叫。

“我若是有你這樣的本事就好了。”秦嶺長舒一口氣,絲毫不掩飾自己看著徐長安時那淡淡的豔羨。

她看了看空蕩蕩的桌子,將狸花放到徐長安麵前,無視了小貓兒粘著她的感情,起身說道:“長安,招待不週,我去給你弄些茶來。”

“您還是喚我小子吧。”徐長安隻覺得脊背發涼。

他將秦嶺那刻意推出來的好意還回去,說道:“有什麼話,直說就是了。”

“那我直說了。”

秦嶺笑眯眯的重新坐下,問道:“你是怎麼把雲妹妹拿下的?還養了她這樣好的性子,不僅不會吃醋,還養的這樣的好看。”

“雲妹妹的年歲在塵世裡也不小了吧,還保養的這樣的好,她一定很喜歡你。”

“來,說說,與姐姐分享一下經驗。”

“……”

徐長安眼皮一跳,將緩緩爬向秦嶺的狸花搶到自己懷裡,看著貓兒第一次對著他亮出了爪子,抬頭說道:“師叔,您還是去泡茶吧。”

“說說。”秦嶺偏著頭,隨後從口袋裡取出一袋靈石:“給你的。”

徐長安:“……”

“那換個問題。”眼看著完全冇戲,秦嶺將靈石收回去,認真的問道:“你是……怎麼讓雲姑娘不把你當成孩子看的。”

這個問題對她而言很重要,也是她最想要解決的問題。

“興許她一開始就冇有這樣想過。”徐長安平緩的說道:“師叔,我也不像是個孩子。”

“原來是這樣。”秦嶺歎息。

是了。

徐長安一直以來,成熟的就不像是他這個年齡的人,完全冇有少年人的青澀意氣。

不說彆人了,哪怕是她,分明當她孃親都綽綽有餘了,不也冇有將徐長安當成孩子看嗎。

秦嶺很清楚,她言語中那些平等不是裝的,全部發自內心。

她抽了力氣趴在桌子上,喃喃道:“我當初,可是流著眼淚跟著她後麵到處跑的……太難了。”

徐長安的經曆不是她能夠複刻的。

“師叔。”徐長安認真的看著她。

“……”

秦嶺愣了一下,隨後順著徐長安的視線落在了自己的腰上,她眯著眼睛,嗔道:“看什麼呢?我托人從花月樓弄得衣裳,不好看?”

“好看。”徐長安點頭,然後繼續盯著。

靈石。

“……”

“呸。”秦嶺將靈石丟給了徐長安:“我看你現在就像是個孩子。”

“養家,也不丟人。”徐長安笑著將靈石收起來。

“還有呢。”秦嶺問。

“還有……您也不是外人。”徐長安隨意的說道。

“……”秦嶺怔怔的看著他,半晌後才說道:“你果然有幾分女子的意思。”

她說的是心思。

從見麵開始到現在,她的那點小心思可以說被徐長安完全拿捏了。

不裝傻,不囉嗦,每一次開口都恰好是她想要聽的。

“這算是誇獎嗎。”徐長安歎氣。

“算是吧。”秦嶺看著徐長安的眼光溫和,顯然是更有好感了。

她有想過,自己若是有閨中蜜友人會是什麼樣的。

如今倒是知道了。

她說道:“替我在雲妹妹麵前說說好話唄?”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