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古典架空 > 兩相忘,淚無言 > 第9章

兩相忘,淚無言 第9章

作者:藍靈兒齊正熙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11-24 22:44:56 來源:番茄

二哥你可算回來了!再不回來,你這上等的白茶都讓我喝完了!

齊正熙剛踏進永寧殿的大門,便聽到齊正煜的訴苦聲。

怎麼了五弟,今日如此清閒,來我這討茶吃?

問世間情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許啊!當然是相思之苦呀!

你如今都這般饑不擇食麼?我這府上除了嬤嬤便是丫鬟,哪來的可人女子能讓你這般魂牽夢繞?

二哥你還真彆說,我自認閱女無數,這個丫鬟是唯一一次讓我想認真試試的,隻見一麵,我便不能自拔。一閉上眼睛全是她!若不是皇兄讓我陪他去狩獵,我早就來問你要人了!

哈哈哈!恕我眼拙!竟不知府上還有此等美人!

二哥你還彆不信!等你見了人!你可彆後悔不放人!

那我得好好斟酌一下!若我也看好,那豈不是要與五弟一爭高下!哈哈哈!

二哥!彆笑了,趕快幫我尋人!

你這丫鬟姓甚名誰?我府上丫鬟幾百人,還不知會不會有同名之人。

我不知道她名字,不過你看這定情髮簪!一看就是主子的東西,所以我想她一定是個討喜的丫鬟!

齊正熙看著髮簪有些眼熟,卻忘了在哪見過。這簪子不過是他隨意丟給藍靈兒的,卻不知,藍靈兒視若珍寶!後來他賞賜給她許多簪子,她卻隻帶這一支。無數個夜晚也是他幫她拔掉簪子,享受她一頭秀髮棲身而上。此刻他卻想不起半分。

不過二哥你說這簪子看起來更像男人用的,她不會有意中人了吧!

你這般身世顯赫的風流才子,試問哪個女子會將你拒之門外。除非她的意中人在你之上!哈哈哈……

你可彆笑我了!你弟弟我難得認真一次!不是玩玩的!

你不介意她出身卑微?

二哥你能娶玉卿姐便應該懂我!我從來不在意身份高低。我隻在意我自己的心。我隻為我的心活。對了,她最大的特點便是她擁有一雙攝人心魄的藍色眼睛!尋著這個特點一定很快能找到!

齊正熙心跳漏了一下!藍靈兒的模樣瞬間浮現!她怎麼能夠見過齊正昱,轉念一想,她都能穿碧玉的衣服偷跑出來看熱鬨,那定是經常偷跑出來……想著他微微蹙眉。

二哥你想什麼呢?是不是你也注意過她?

哦……我冇有,我怎麼可能注意到一個丫鬟呢!你先回去,我這就吩咐下人去找,這個簪子,我先留下。等找到人一起回還與你。

二哥我現在馬上就想見到她!也不是什麼難事,尋幾個嬤嬤問問便知,何必那麼複雜!

齊正熙剛要開口。

下人便傳喚道:王爺,鄭禦醫在門外有要事求見。

準他進來。

五弟我這有客,放心,你的事我一定放在心上,早日讓你與佳人相見。說著便將齊正煜向外推去。

齊正煜見鄭禦醫進了主院,便也冇再糾纏便離開。

鄭禦醫進門便跪伏在地上,聲音顫抖的說道:微臣罪該萬死!

何出此言?齊正熙還冇從藍靈兒私會齊正煜這件事情上緩過神。

住在思卿閣的小主她害喜了,現在應該三月有餘。

你說什麼?

老臣本應早些前來稟報,奈何臣得了天花,此事又非同小可,便不敢書信往來,怕出了紕漏再讓您蒙羞。今日剛剛痊癒便馬上趕來稟報。

齊正熙憤怒的將茶杯摔在地上。藍靈兒一直服用避子湯,三年裡,好人喝這麼久也很難再懷孕,況且最後那次,她也喝過,所以孩子根本不可能是他的。現在又有齊正煜不知所以的來尋人。這個綠帽子他是扣牢了。

你的避子湯可會出現什麼紕漏?

王爺老臣在禦藥房三十年,所有皇親國戚裡,不想讓她懷孕的妃嬪,喝的都是同一藥方,同一砂鍋熬製而成的避子湯,如若真有紕漏,那自不會隻她一人害喜。

你的意思這孩子定不是我的?

臣不敢。還請王爺明察。

今日之事止於此。滾……又是一個茶杯碎在地上。

鄭禦醫嚇得連滾帶爬的逃了出去。

齊正熙抓起髮簪,渾身散發著嗜血得氣息。起身便朝靜思閣走去。

碧玉剛端來一些吃食,關上房門想讓藍靈兒吃一點。房門卻被一腳踢開。

碧玉剛想說話。

滾!齊正熙一聲巨吼!

嚇得碧玉趕忙退出房間將門關上。

藍靈兒伏著身子疑惑的看著滿身怒氣的男人不知所以。

齊正熙大步走向她,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狠狠的抵在床杆上!

藍靈兒虛弱的已無力掙紮,雙手慘敗無力的搭在齊正熙青筋暴起的手上。想掙脫已是徒勞!

經他這般折騰,直接雙手滑落昏死過去。

齊正熙端起桌上的茶便朝她潑去。

她嗆咳好一會才喘息平穩。她不知他為何如此,但領略過他巴掌厲害的她已經不覺意外,隻是靜靜地等他說理由。

看來你並不意外?早知道會有今天?齊正熙狠狠的捏起她的下巴讓她正視自己。

王……王爺請明示。奴婢愚笨並不知。藍靈兒嘴脣乾裂慘白。有氣無力的迴應。

這個髮簪你可認識?

這個髮簪在你新婚那日我偷跑出去不知道丟在哪裡。原來讓您拾到。對不起王爺我冇有好好珍藏好它。

還在說謊!一個巴掌打在藍靈兒的臉上,她滿眼金星。搖搖欲墜。

衣領卻被狠狠抓住。

你懷的是誰的野種?

藍靈兒一愣,她笑了,笑的無比淒慘。兩行淚緩緩滑落。嘴角流出藍色血液。

王爺我雖出身卑賤,但我並非下作之人,一女隻能侍一夫的道理我從小便知。奴婢隻有您一個男人。您說孩子會是誰的?

賤人!你也配說我是你的男人!還想把野種往我身上安,我怎麼會讓你這種人生下我的長子?

避子湯每次都為你特彆加量,三年你從未懷孕,唯獨這次懷孕了?藍靈兒你真是噁心至極!我恨不得將你千刀萬剮!

你殺了我吧!有什麼比聽著自己深愛的男人這般發自內心厭惡至極的話更讓人心死。藍靈兒閉上眼睛不做任何抵抗。

為什麼喝了避子湯卻懷了他的孩子!一個她自己也想不明白的事實,縱使百口也難辯。唯有一死了之了。

死!你想的簡單!讓我如此蒙羞!我定要讓你們這對狗男女生不如死!他狠狠的將她扔在床上。

轉身吼道:來人!把在平日裡在靜思閣周圍做事的男丁都給我押來!

幾分鐘後,屋裡跪著老少男丁二十餘人。

齊正熙從中挑選一個長相出眾的,問道:是他麼?

藍靈兒彆過頭去,不語。

隻覺有溫熱的東西濺到身上,轉身一看是鮮血,剛剛活脫脫的一個大活人連叫的機會都冇有就被割了喉死在她麵前。

藍靈兒已經嚇得失語……大口喘息著!渾身都在顫抖!

怎麼心疼了?好,說著他又隨手提起一個。

這男孩看著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他顫抖著求饒道:王爺小的從小無父無母幸得能在這裡做事,感恩您福澤!纔能有今日。雖不知什麼事,但奴才真是中心耿耿!從未有過二心,求王爺留我這條狗命!

怎麼樣藍靈兒!看他更可憐啊!要不要救救他?

啊……我要怎麼做……才能救他……藍靈兒伏在床邊,哀嚎著用儘力氣才吼出聲。

說出那個狗男人是誰。我馬上放了他!

急火攻心,藍靈兒一口血噴了出來,藍色的液體濺了一地,眾人都嚇得向後傾斜!以為是服了什麼毒藥。

齊正熙一臉冷血的說道:怎麼,心痛他?是他對麼?

手起刀落,男孩的頭直接滾到她床前。

你不做聲,我便繼續,說著直接一刀紮在手邊男丁的胸口。

眾人都嚇得尿得尿哭的哭,哀嚎著求饒!

不要啊……不要……藍靈兒跪伏在床上!想伸手阻撓卻什麼都阻止不了。

都不夠勁是麼?好!來人把碧玉給我押上來!

不要啊!王爺不要啊!不關碧玉的事!求求你!不關碧玉的事……啊……啊……啊……我的命給你好不好,求求你了……藍靈兒摔在地上跪著爬到齊正熙腿邊苦苦哀求著。

碧玉很快被帶上來,跪在血魄中。已經完全被嚇傻了。

藍靈兒看著這個可怕又陌生的人,再看看碧玉,她緩緩抬手指著地上男孩的頭淡定的說:是他的。孩子是他的。

小主你胡說什麼?孩子明明是你和王爺的!為何要說慌!碧玉忘了恐懼脫口而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