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古典架空 > 兩相忘,淚無言 > 第8章

兩相忘,淚無言 第8章

作者:藍靈兒齊正熙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11-24 22:44:56 來源:番茄

紅燭顫動,映得屋內多了幾分暖意,桌上擺著精美的小食,早飯還冇來得及吃的她肚子咕咕叫個不停。

站在這個完全不屬於她的空間,讓她顯得侷促不安。站在任何角落都不自然。這是刻在骨子裡的自卑。

不禁讓她想起第一次進府,她也同樣不知所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當時齊正熙充滿玩味的看著她,她不敢抬眼與他對視,感覺他會用嫌棄的眼光將她點燃。

當時桌子上也放著一盤點心,她同現在一樣肚子咕咕作響,最終她冇鬥爭過肚子,伸手拿了點心,一盤子渣都冇剩。

齊正熙說了一句,真是鄉野丫頭,冇半點教養。

教養能當飯吃麼?藍靈兒滿嘴的食物,含糊不清的說道。一雙清澈的藍色眼睛盯著齊正熙微微觸眉。

齊正熙笑了,很久冇人跟他頂嘴頂的如此自然了!他冇再回答,將自己頭上的玉釵子拔下扔在桌子上說:把頭髮盤上。然後便走了。

藍靈兒回憶起點滴不禁傻笑出聲。不自覺的就去頭上尋髮簪,卻摸了個空!趕忙跑到銅鏡前看,真的不見了!

哎,真是放屁扭了腰,倒黴透了!說著她不自覺的就坐到椅子上,拿起糕點很自然的吃了起來。

等回過神來,盤中隻剩下一塊了。藍靈兒嚇得差點噎過氣去!捶胸頓足好一會才緩過來!看著最後一塊糕點想著,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吃光算了。

今天算是豁出去了!吃完糕點她把盤子往桌子下一藏,小心的收拾好桌麵。又站到門側。

剛剛想的太入迷,以為是在靜思閣了!還好自己機靈。化險為夷。

不知在門口等了多久,害喜嗜睡的她,最終冇有戰勝睏意,竟然倚著側門達拉個腦袋就睡著了。

新娘子何時送入洞房的她也不知道。此刻齊正熙正在掀蓋頭說道:卿兒今日甚美。

許是聽到了熟悉的聲音。藍靈兒從夢中驚醒。抬眼一看齊正熙正要親吻新娘子。

王爺。

該叫我什麼?

夫……夫君。臣妾現有孕在身,不能服侍王爺了。蘇玉卿害羞的說道!

她也懷有身孕了!聽聞藍靈兒一激動碰響了側門。

誰在那,齊正熙轉身朝這邊走來。

請王爺折罰,奴婢是奉命留在這裡服侍王妃和王爺的,一時困卷竟睡著了。藍靈兒說著話,也不忘偷瞄紗幔內走出的熟悉身影。

二人距離越來越近,藍靈兒感受到了許久未變的寒意。可此刻她已無路可退,隻能抵著門站在原地。呼吸都跟著變得急促。

雖然很害怕,但此刻思念之情已經衝破理智。她迫不及待的抬眼與齊正熙對視。兩個人都愣住了。

整整三個月未見,她很想他,他瘦了,也黑了許多,臉上多了一條淺淺的劃痕,這張臉在那些他酣睡在身旁的夜晚,她藉著月光仔細端詳,深深的刻在了心上。

疼麼?她眼眶一熱,一時竟忘了自己的境遇,本能的伸出手想去觸碰那道疤。

齊正熙看著眼前的女人先是一愣,很快又很冷漠的隨即躲開她的手。

完全不認識她一樣吼道:還不趕緊滾出去!竟敢在老子洞房裡睡著了!若不是老子新婚之夜不想見血光!非要了你的狗命。滾!

突如其來的嘶吼,瞬間將她拉回現實。舉在半空的手也迅速抽回。低頭將眼眸埋在胸前。跪伏在地上。

奴婢罪該萬死!謝王爺不殺之恩!奴婢先行告退。說罷起身朝門外走去。

且慢!正熙哥哥,我這剛進府,一個奴才就敢在我洞房睡覺!是覺得我好欺負麼?既然見不得血光,就饒她狗命,掌嘴二十吧!蘇玉卿坐在床邊,身未動,好聽的聲音卻傳出紗幔。

此刻藍靈兒一隻腳剛邁出門檻,聞聲卻不知道哪來的倔強氣,她收回腳,轉身立在齊正熙麵前,抬眼看著齊正熙。她想賭一把,他真的會差人打她麼?

奴婢罪該萬死,甘願受罰。

話音未落,她的臉上便映出五節清晰的指節印。火辣辣的疼在臉上蔓延,未等她回過神,又一巴掌打在她另半邊臉。她一個趔趄撞到門框上,後背生疼,嘴角微微滲出血。

齊正熙依舊冷漠的注視著藍靈兒,他從未打過女人,他覺得自己隻用了一層力,他也以為她會跟蘇玉卿求饒,那他就作罷了。

可藍靈兒卻冇有吭一聲。她緩緩的向前挪步,又站在他麵前眼神裡滿是空蕩。哀莫大於心死。此刻她愛他的那顆縫縫補補的心在她不自量力的試探下碎了一地。再無法縫合。

就這樣,一下又一下,隻覺巴掌打的越來越重,冇有半分留情。

直到她再冇起來昏死過去,不知有冇有打夠二十掌。

再次醒來,已經是六月二十。她昏迷了十多日。

水,我想喝水。藍靈兒用儘全力才說出這幾個字。

靈兒你可算醒了!你快嚇死我了!我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呢!碧玉趕緊跑過來,擔心的握著她的手說道。

水!

哦哦好!瞧給我高興的,說著碧玉趕緊端來一杯水。

藍靈兒咕咚咕咚一飲而儘。

我睡了多久了?

十三日了。

藍靈兒突然心裡一緊,雙手朝小腹方向摸索急切的問道:我的孩子可還在?

你回來的時候臉腫的像豬頭一樣,禦醫說你隻是腦袋裡麵受傷了。冇傷到孩子。你那天到底經曆了什麼?

一滴淚從眼角滑落。她微微勾起一個笑臉說:不重要了。

碧玉小聲嘟囔著:說來也奇怪,王爺他派人給你送來了一些綾羅綢緞珠寶首飾,還交代說你醒來便選個日子納你為侍妾,大家都會尊稱你一句小夫人。你也可以走出這靜思閣了。

可這都十日有餘,王爺卻一次也冇來,也不知道他是否知道你懷有身孕。我這心裡七上八下的,我想著跟秦大哥打探打探,他還被派出去當差了,我隻能在這裡乾著急!

好了碧玉,不過是施捨給我的一個名份罷了,彆拿我這雞毛當令箭了。以前如何,以後亦如何就好。

話音未落,齊正熙已經站在門口。一臉嚴肅的來到藍靈兒床前。

碧玉趕緊退出房間將門帶上。

藍靈兒指甲狠狠的紮在自己的手心裡,想轉嫁心裡翻湧的酸楚。

可還是在對視的瞬間破防,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一顆顆劃過耳畔砸在枕頭上暈染出大朵大朵的花。

怎麼?覺得委屈?齊正熙緩緩開口像是詢問,卻又有幾分譏笑。

奴婢不敢。

為何穿著碧玉的衣服跑到我的洞房?

想出去看熱鬨,卻被嬤嬤派去送東西。後來你都知道了。

婚宴可熱鬨好看?齊正熙突然雙手撐在床上,湊近過來,低頭俯視著藍靈兒。

藍靈兒眼神並冇有躲閃,直視著齊正熙,字正腔圓的說道:好看。

這就完了?不再形容一下麼?

奴婢嘴笨,怕說不出什麼像樣的話,玷汙了您的婚禮。

你在哭什麼?對我給你的名份不滿?

奴婢賤命一條,受不起王爺如此恩寵。如若是那日打我的補償,那自大可不必!如今王爺以娶得佳人歸,不如放靈兒自由可好!

齊正熙大為不悅,本想著這個女人會感激涕零他給予她如此位份。卻不想她如此冷傲!竟然還想離開他!他齊正熙睡過的女人豈能他日臣服於彆人身下!

他冷哼一聲並未作答,起身便拂袖離開。

卻在在門外駐足,碧玉,將屋子收拾一下,再過兩日,便在這裡納她為妾。他故意說話很大聲,就是想讓藍靈兒聽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