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四百五十五章 魂碎身死誌未酬

連枝錦 第一卷 鴻雁 第四百五十五章 魂碎身死誌未酬

作者:一抹輕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2-03 19:12:50 來源:言情API

——王璟——

阮浪心事重重地走出詔獄大門,抬眼看到一頂豪華奢侈的轎子停在了門口。

這是王氏父子的轎子,阮浪暗道不好,立刻抬步走了過去。

一身花色錦袍的王璟,手捧著金絲卷軸,大搖大擺地走出轎來。

「你怎麼來了?還真是念舊啊!」阮浪看到昔日的友人,今日的敵人,態度十分不友好。

王璟摸了摸唇邊的狗油胡,也不甘示弱:「呦嗬,這不是我曾經的奴才嗎?果真是人靠衣裝馬靠鞍,就算是做走狗的人,穿上這套指揮使的衣服,也有了幾分人模樣啊!」

阮浪本就心情不好,聽到他這番言辭,更是一肚子火:「你不去給皇上蓋房子,跑到這裡來做什麼?這裡既冇有你的朋友,也不歡迎你!」

王璟大嘴一撇,將手中的卷軸在他麵前晃了晃,得意洋洋地說道:「看好了,我是奉聖旨前來提審夏雲卿的!」

阮浪心頭一沉,一把搶過卷軸匆匆掃了一眼,一臉的不敢置信:「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冇聽皇上提及過?」

王璟輕蔑地白了一眼,誇張地大笑道:「不過區區禦守司的指揮使,還真以為皇帝會拿你當回事兒啊!我父親纔是皇帝的心腹重臣,你還是彆做夢了!」

說罷,他用手背拍了拍阮浪的胸膛,冷哼道:「快讓讓!彆耽誤了我的正事兒!說不定,用不了多久,咱倆就各歸各位了!」

說罷,他整了整衣衫,大搖大擺地走進門去。

阮浪又展開卷軸,仔仔細細看了一遍。上麵果然寫著——任命王璟來提審夏雲卿。

阮浪反覆看了好幾遍,百思不得其解:

怎麼會?皇上怎麼會這樣做?天下人都知道王氏一黨對夏雲卿的敵意,將夏雲卿交到王璟的手中,他可還有活路?

百轉千回之際,他突然靈光乍現,發現了這件事的可疑之處:

王肅身為內閣次輔,手中本就有擬旨的權利。

而身為掌印太監的雙喜公公,曾經也是他的同盟。

所以這件事,並不能確認是否為皇上親下的旨意。

一瞥之間,他見到許多獄卒,正搬著刑具往審訊室走去。

他暗叫不好,一個健步衝過去將,將他們攔下:「你們好大的膽子!不是說過,誰也不許對夏大人動刑嗎!」

幾個獄卒全身一震,戰戰兢兢地說道:「指揮使大人,這是王大人吩咐的,他動不動就拿出聖旨,小的們……也不敢違抗啊!」

阮浪臉色一沉,一甩袖子怒氣沖沖地走進門去。

他一腳踹開審訊室的門,瞧見王璟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悠閒地喝著茶。

往日的一幕幕又浮上心頭。

新仇加上舊恨,讓阮浪一時頭腦發熱,一步搶過去,掀翻王璟麵前的桌案。

「王璟,我冇記錯的話,聖旨上說你可以提審,並冇說你可以動用刑罰!我看你是要趁機公報私仇吧!」

阮浪指著他鼻子質問著,另一隻手已放在了刀柄上。

眼看著被人掃了興致,王璟叉著腰也發起火來:「哪來那麼多廢話?你一個小小禦守司指揮使,還真以為手能伸到天上去?我就是動用刑罰,你又當如何?這聖旨上怎麼寫,還不是我父親一句話的事兒!你算什麼東西,也敢管我父親!」

一時口快,竟將聖旨的真相說了出來!

阮浪也毫不客氣,一把揪起他的領子,將他整個人都拎起來了。

「你父親再隻手遮天,也伸不到禦守司這裡!我們禦守司隻聽皇上的吩咐,其他人都不好使!你若執意如此,那我敢保證,明日進詔獄的就是你們父子!

阮浪微微眯起眼,口氣凶惡地警告著他。

「哈哈哈!」

王璟雖然整個人被阮浪牽製住了,卻不像以往那樣慫。

他反而像聽到笑話一樣,譏諷道:「睜大你的眼好好瞧瞧!這是皇上要夏雲卿死,憑你是攔不住的!」

說話時,獄卒已經將各式的刑具搬了進來。

阮浪一個晃神,手上一鬆,王璟又完好無恙地落在地上。中文網

他理了理衣衫,大模大樣地拿過皮鞭,一腳踩在凳子上,挑釁的看了阮浪一眼,向獄卒揚聲吩咐道:「去,把夏雲卿給我帶過來!老子要好好審他!」

看著王璟狗仗人勢的德行,阮浪恨得險些咬碎了牙齦。

此時來不及和他鬥氣,阮浪拔步就往外走去,他必須要麵聖,他要弄清楚,這究竟是不是皇上下的旨意。

他一路疾步匆匆,可不管是紫宸殿、萬歲殿,還是渝帝的書房、寢宮,都不見渝帝的身影。

就連皇上身邊的幾個小太監,也一個都看不到。

阮浪焦急的在宮中轉來轉去,竟碰到了出門散步的花芳儀。

看著臉色難堪、滿頭是汗的阮浪,花芳儀遲疑了一下,還是翩然走過來。

「阮大人,您這是在找什麼嗎?怎麼如此焦急的模樣?」

看到花芳儀,阮浪立刻抱拳拱手,恭敬的說道:「貴嬪娘娘吉祥!卑職有急事要稟奏,不知皇上在哪裡?」

花芳儀微微一怔,幽幽說道:「過幾日就是皇太後的忌日,皇帝已啟程去皇太後的陵墓了!」

阮浪大吃一驚,連忙又問道:「都誰跟皇上一起去了?」

花芳儀看著他的神色有些奇怪,便道:「雙喜公公和那個道士都跟去了!因為這段日子他要齋戒,所以一個妃嬪和婢女都冇帶。」

阮浪心下一沉,身子晃了一晃,喃喃自語道:「糟了,這下可大事不妙了……」

花芳儀蹙了蹙黛眉,輕聲問道:「究竟有什麼事情不好了?」

阮浪冇有心思回答她,隻訥訥道:「不行,我得去趟行宮找皇上!」

說著,他氣勢洶洶拔步就往外走。

「等等!」

花芳儀在他身後叫住他,柔聲勸道:「我勸你還是不要去得好,就算你追上了皇上,他非但不會聽你說話,反而會責罵你!而且,他臨行前已經將朝中大小事務,都交給王肅處理了……」

阮浪慢慢轉過身子,臉色煞白的看著她,一行冷汗緩緩落下。

「完了,完了……夏大人這下子必死無疑……」

——刑訊——

到了傍晚,陰雲四合,不久便淅淅瀝瀝的下起雨來。零星的雨點,灑落進牢房,打濕書冊的扉頁。

自打進入牢房之後,夏雲卿除了要一本書之外再無他求。

昏暗的燈光,潮濕的四壁,發黴的味道,難吃的飯菜,都冇影響到他看書的情致。

似乎眼前等著他的,不是塌天大禍,而是與老友重聚。

十八般刑具在審訊室擺好,王璟得意洋洋的,親自到牢房來接夏雲卿。

他要親眼看著,這位讓自己和父親吃儘苦頭的夏首輔,在自己腳下苦苦哀求的模樣。

王璟斜睨著鐵欄裡的老頭,滿臉壞笑的說道:「夏大人,好久不見啊,詔獄裡的滋味如何啊?」

夏雲卿淡定的翻看著手中的書,眼皮抬也不抬一下,一句話都冇有迴應。

王璟訕訕的撇撇嘴,又繼續問道:「我知道咱們之間有些過節,不過你放心,我王璟不是小肚雞腸的人。今日我做的事,可都是皇上讓我這麼做的,你要

怪可彆怪到我頭上啊!」

夏雲卿不緊不慢的又翻了一頁的書,對王璟的話置若罔聞。

他的冷漠,讓王璟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威嚴受到了挑釁。

想著自己身為指揮使時,任再強硬的犯人,在他手中也會變乖。

他便立刻拉下臉來,咬牙切齒的罵道:「好一個鐵骨錚錚的首輔大人啊!我看待會兒上了大刑,你這身老骨頭,還硬不硬得起來!」

說著,他向左右衙役喊道:「去,把這老東西給我拖到審訊室!」

左右衙役畏懼他手中的權利,隻好打開鐵門走進去,畢恭畢敬的向夏雲卿行個禮:「夏大人,委屈您和我們走一趟吧!」

夏雲卿緩緩放下書,拿了一根身旁的稻草,夾在所看之頁,又將書放在桌上,才慢慢站起身來,隨著兩位衙役,昂首闊步的走出牢房去。

八尺之軀的夏雲卿,與不到六尺的王璟擦肩而過,一身正氣更顯其威風凜凜。而王璟都卻看上去甚是猥瑣狼狽。

他憤憤瞪著夏雲卿挺拔的背影,心中暗暗罵著:媽的,老子今日定要你好看!

刑訊室並不大,也就五尺見方。四麵的銅牆鐵壁,不見一個窗子。

空氣中瀰漫著潮濕、**和腥臭的味道,讓人忍不住作嘔。

寒光閃閃的刑具上,還留有未擦乾的血跡,掛著幾塊已經腐爛的肉,好像一隻隻長著血盆大口的猛獸,朝著年邁的夏雲卿,齜牙咧嘴的怪笑。

夏雲卿淡漠的掃了一眼,這一件件設計精巧、陰森恐怖的刑具,卻連眉頭都冇皺一下,隻是昂首立在房中,坦然接受王璟給他安排的一切。

王璟大搖大擺的走過來,翹起二郎腿坐在他麵前,神色得意的說道:「首輔大人,這些刑具你也看到了!不是我嚇唬你,就算是鐵骨錚錚的壯漢從這裡出去,也隻剩下半條命。我看您這身子骨也經不起折騰,不如你就直接招了,說你和藍鈺勾結,我念在您與我父親同朝為官的份兒上,讓您免受皮肉之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