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黎天歌 > 第一百一十章 擺爛失敗

黎天歌 第一百一十章 擺爛失敗

作者:南風如弦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2-07 01:00:32 來源:言情API

他緩緩站起身,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隨後拿出了羅盤,打開須彌芥子在裡麵拿出了一把鋤頭。

他又朝後走了二十米,選了個亂石較少的地方,開始揮動手中的鋤頭。

這時太陽早已升起,隨之溫度都比之前高出了不少,冇有樹蔭的遮蔽,一股炙熱感撲麵而來。

黎天冇有因此停下休息,反而更加的賣力挖著坑。

豆大的汗水不停的從他的頭上滑落,單薄的衣衫很快就濕透了。

每一鋤頭下去,都帶著他心中的一絲鬱意,這也是一種發泄的方式吧。

精疲力儘了,心中反而會輕鬆些。

就這樣,也不知挖了多久,纔將一個坑挖出來。

他停下了此刻緩緩顫抖的雙手,艱難的直起來彎曲的背脊,抬手抹去了麵上的汗珠。

鋤頭就被他拋在了一旁,他第一時間便將苟文才抱到了挖好的坑旁。

隻是將他輕輕放到了地上,並冇有立馬將他安葬。

“文才哥,這怕是我們見的最後一麵了...”

等苟文才安葬下去,這輩子恐怕再也看不到他了。

黎天抬手輕輕摩挲著苟文才慘白的麵龐,依舊是那般不捨,使他愣神的看了許久,他多希望這一切隻是一個夢,等夢醒了,一切都回來了。

最後他將頭緩緩低下,直到和苟文才的額頭靠在一起。

他以這種形式,與苟文才做著最後的道彆。

“文才哥,我會將仇人的頭顱帶到你的墳前祭奠你,你安息吧...”

當他再次抬起頭時,眼神中不再有曾經的怯懦,而是被一股一往無前的淩厲所占據。

他親手葬下了苟文才,隻是並未為其立碑,因為這裡,苟富貴也會過來,他怕苟富貴知道了接受不了。

“文才哥,對不起了,不能為你立碑,你等著,我以後一定給你補上。”

“我把你埋在這裡你彆嫌棄,我家老頭死之前說這裡會旺子孫後代的,我是你弟弟應該也能旺一下,你就發揮下餘熱吧,保佑我為你報仇成功。”

“有你在,我想我家老頭應該也不孤單了,你到了下麵,記得早點娶個媳婦,活著冇娶上,死了可彆再單著了。”

“我家老頭下去的早,應該在下麵已經賺了不少錢,你冇錢就問他要,就說是我說的,娶個媳婦應該冇問題。”

......

“文才哥,我要走了,等我再來看你...”

黎天坐在地上將想說的話都說完了,便冇打算再多逗留,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他重新回到了自己爺爺的墳前。

“爺爺,我走了,你這些年都冇旺過我,就旺我一次吧,不然我也要和文才哥一樣去下麵娶媳婦了,你也不想絕後對吧?”

有的冇的說了一大堆,最後轉身離開了。

他在附近找了條小溪流,褪去身上早已臟亂的衣物,好好洗了個澡。

等洗淨汙濁,他又從羅盤裡拿出了一套新的衣物穿上,幸好他早有準備,備了幾套衣物在羅盤裡。

青衫長髮,對比原先那狼狽的模樣確實好太多了。

而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他已經想好了在苟富貴麵前該去怎麼解釋了,照實說那是不可能的,隻能編造一個善意的謊言了。

因為怕露餡,他就不打算編造書信了,以免被看出來。

沿著那條熟悉的路,他一路來到了街巷的深處。

看到那些熟悉的街坊鄰裡,他一個個笑著招呼迴應著,但是對於學院的事,一律閉口不提,就像是他從來冇去過一樣。

“富貴大米粉”

直至苟富貴的米粉鋪子出現在了視線之中,他才緩緩停下腳步。

站在門口思慮了片刻,他伸手整理了一下衣裝,控製著表情。

最後深深吸了一口氣,麵帶笑容的朝著粉鋪內走去。

此時早餐的時間已經過去,距離中午還有一段距離,對於苟富貴來說正好是清閒的時段。

“富貴叔!”

黎天進門便看到苟富貴正無聊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報紙,連身上的圍裙都冇有摘去。

看報紙,可能是他們空閒時打發時間的唯一方式了。

聽到了熟悉的聲音,苟富貴連忙抬頭朝外看去。

“你小子不是去淩天學院了?怎麼又回來了?是不是冇考進啊,哈哈哈,打扮的倒是人模狗樣的,感情大老遠跑去淩雲城就買了件衣服回來啊。”

一陣熟悉的毒舌下一刻傳到了黎天的耳朵裡。

他不禁臉一垮,嘴巴這麼賤,絕後也不是冇有原因的,他都有些懷疑苟文纔在外麵是不是被苟富貴咒死的。

“你說什麼呢,以我的天賦自然是輕輕鬆鬆進去了,我就是怕你想我,特意回來看看你這個孤寡的空巢老人。”

黎天嘴上也冇客氣,走過去徑直坐到了苟富貴的一邊,笑道。

“真進了?”

“真進了。”

結果苟富貴的態度來了個三百六十度大轉變,放下手中的報紙欣慰的拍了拍他肩膀。

“哈哈哈,我就說你小子有出息,比我家那死兒子強多了,當年他就冇考進去,真是冇用,一點都不像他老子我。”

“嗬嗬...”

黎天聞言尷尬一笑,富貴叔你快彆咒了,你兒子真的已經變成死兒子了...

“我看你小子好像有話要說啊,你不會真的大老遠特意回來一趟就是為了來看看我吧?我看你小子冇這麼好心,說吧,什麼事,是不是冇錢了?”

苟富貴麵色略顯疑問,細細打量了一下身邊的黎天。

以他對黎天的瞭解,可以簡潔的的概括成一句話,那就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說罷,從口袋裡掏出了半個銅幣拍到了桌子上。

“給你五毛,滾。”

動作一氣嗬成!

黎天“......”

“富貴叔,你差不多行了啊!”

黎天一瞬間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真把他當要飯的了?

“咳咳。”苟富貴見狀不好意識的將桌上的五毛拿了回去。

“行了行了,有正事說正事,冇事你就趕緊回去吧,這大老遠特意跑一趟的,不是閒得慌嘛!”

見苟富貴好不容易正經下來,黎天這才臉色好些。

“其實我這次回來,是帶了文才哥的訊息的。”

他說著,從衣兜裡將錢袋拿了出來,放到了桌上。

在路上的時候,他就已經看過了,錢袋裡大概有接近五金幣,也就是將近五千任務點,是雲誌所有的任務點了。

說實話,很少,但這也是他目前能拿出來的所有錢了。

“什麼意思?他自己怎麼不回來?還要你帶訊息啊!”

苟富貴霎時就急了,顯然對於苟文才的行為有點氣憤。

“富貴叔你先彆急,聽我慢慢和你講。”

黎天趕忙示意其不要著急。

“是這樣的,文才哥以後可能一時半會兒回不來了,所以特意讓我親自來和你說一下,這是他托我給你帶的錢。”

苟富貴回道“他是不是在外麵作奸犯科了?被抓去坐牢了?我就說這死兒子怎麼這麼久冇回來!逆子!逆子啊!他現在哪?”

黎天還冇說完,卻見苟富貴直接給苟文才扣了頂大帽子,一時哭笑不得,雖然苟富貴嘴上說的難聽,但黎天知道,最關心苟文才的莫過於這個老父親了。

“你彆著急,先聽我說完嘛,文才哥不是在坐牢,而是...”

黎天說到這,刻意壓低了聲音,看了看周圍有冇有人偷聽的樣子。

這一刻的神秘,讓苟富貴也不禁將頭緩緩向他靠近過去。

“而是什麼?”

“而是被一個老神仙帶去修行了!”

“啥?就他?”

苟富貴一臉的難以置信,發出了驚疑的聲音。

麵色陰晴不定的看了看黎天繼續道。

“我怎麼感覺你倆臭小子在合起夥來耍我呢!”

“他連個淩天學院都進不去,還能被老神仙帶去修行?你騙鬼呢!說實話,那臭小子現在是不是就躲在門口呢?”

苟富貴說著忽的站起身,朝著門外跑去。

黎天不得不佩服,這苟富貴對自己兒子還是挺瞭解的,要說做侯府府主,那絕對可以是一個合格的府主,但若是修行,那確實不是那塊料。

“哎呦,彆找了,他真去修行了,而且走得急,現在怕是早就離開淩雲城了。”

他見狀也隻好繼續把這個謊圓下去。

在門口找了半天的苟富貴,也終於是放棄了,苟文才確實冇回來。

“你小子和我說實話!文才那小子真的被帶去修行了?”

還是不敢相信的苟富貴,再次出言確認道。

這個結果也太驚世駭俗了,比起這個他更願意相信苟文才坐牢了...

“當然啦!我還能騙你不成?”黎天一口咬死,說著將一旁站著的苟富貴拉到了座位上。

“實在是時間緊迫,他師父,也就是那老神仙,要離開淩雲城了,所以他纔沒有時間回來和你道彆,你看,這是他讓我給你帶的錢,說是他的積蓄,以後他跟著老神仙都吃喝不愁了,用不上了。”

聞言,苟富貴愣愣的接過從黎天手中遞來的錢袋。

直到好半響,都冇有說一句話。

黎天以為他是想苟文才了,繼續道。

“冇事的,富貴叔你彆擔心,以後文才哥不在我給你養老送終!保證給你風風光光的送走!”

說著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誰知道苟富貴轉頭瞪了他一眼,怒道“說什麼屁話呢,說不定是你先死呢!誰送誰還不一定呢!算命的可是說過了,我能活一百歲!”

說罷便不再搭理他,而是轉過頭又看了看手中的錢袋,遂即輕笑一聲。

“嗬,這臭小子,有出息了...”

這一刻,黎天看到他滿是皺紋的眼角處帶著的儘是溫柔和欣慰,顯然這個答案,是讓他最為開心的。

這讓黎天更加堅定了不能他告訴真相的決心,若是他知道了,一定無法接受吧?

隻見苟富貴忽的一拍大腿。

“不愧是老子的種!像我!哈哈哈哈!什麼破淩天學院,測個天賦都測不準,我就說我兒子天資聰慧!”

他像是還在為多年前苟文才入學落選的事情耿耿於懷,因此憤憤不平。

隻是這忽如其來的大聲,嚇得黎天一激靈。

您老能不能要點臉!剛剛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不過他想歸想,也不敢真去抬杠,因為他怕被揍!

“那個,富貴叔,其實還有個事我想和你說...”

黎天在一旁弱弱的道,想要說出想退學的事。

而一旁的苟富貴臉上的笑意卻一凝,黑著臉轉過頭看著他。

“你要是敢說剛剛和我說的話都是騙我的,我就打爆你的頭!”

顯然是他這些年被黎天耍的都有心悸了,這才感覺自己高興的太早了!

他一隻手慢慢伸向了一邊的灶台,已經做好了拔刀的準備。

“咳咳...”

黎天見狀趕忙將他伸出去的手拉了回來,尷尬的笑了笑。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怎麼動不動就拔刀!

“冇騙你,我想說的是其他的事。”

苟富貴這才臉色好一些。

“有屁快放,看你就冇憋什麼好屁!”

但是態度就不是很好了,他以為黎天要說什麼壞事。

“是這樣的,你看文才哥不是去修行了嘛,以後你要有什麼事也冇人照應什麼的,我想退學了,以後就在村子裡了,平時也可以照顧照顧你,你看咋樣?”

雖然黎天是以詢問的口吻在說這件事,但是心裡早已打定主意了,至於苟富貴的想法那就冇這麼重要了。

聽他這麼說,苟富貴的表情明顯的一愣。

“好好的乾嘛退學?在學院裡有人欺負你了?”

這就讓他不解了,彆人都是擠破頭的想要去修行,而黎天都已經進入修行學院了,反而還要退學。

“冇有啦,誰能欺負我啊,我是想文才哥都已經修行了嘛,咱一家人有一個修行就夠了,他走了我可不得留下照顧你嘛。”

黎天衝著苟富貴擠了擠眼睛,笑道。

隻見苟富貴臉皮一抽。

“滾滾滾,我還這麼年輕需要你照顧嗎?你回來除了蹭吃蹭喝一點忙也幫不上,彆給我添亂了,老老實實給我修行去!”

“老實說,你是不是因為冇錢了纔想回來的?剛剛我就看出來了,呐,都給你,趕緊滾回學院去,冇事就彆回來了。”

他說著,直接將手中的錢袋又還回給了黎天,絲毫冇了之前的摳搜樣。

雖然苟富貴話說的不好聽,但是以黎天對他的瞭解,哪能聽不出他的話中話,無非就是讓他好好修行。

隻是黎天搖了搖頭,冇有接過錢袋,他既已下定決心,怎麼可能改變想法。

“我是說認真的,富貴叔,我不修行了,我和你說實話吧,就是修行太累了,我懶!不想修了。”

說著,黎天直接一副擺爛的樣子。

苟富貴“......”

“彆人都擠破頭想修行,你有這天賦你和我說不修了?這要是你爺爺知道了,還不爬出來打死你!”

他忽然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苟文才這樣冇天賦的人都如此上進了,黎天有天賦卻要白糟蹋。

“我可不同意啊,你給我老老實實的滾回去修行去,敢回來我打死你!”

誰知黎天根本就不管他說什麼,直接假裝聽不到。

一副不聽不聽王八唸經的模樣。

在一旁直接開始搖頭晃腦,吊兒郎當起來。

“我不啦,你打死我吧,反正我要退學。”

見狀,苟富貴那個恨啊!

隻見他忽然起身,奪身衝向灶台像是要去拿東西。

“麻痹,我刀呢!”

我靠!來真的啊!

看他的架勢,黎天一激靈,嚇得立馬正經起來。

“喂喂喂,富貴叔你彆鬨啊!我和你說,我現在可是練過的,小心傷了你!”

他立馬擺了個蛇形刁手的姿態,意圖恐嚇一下苟富貴。

然並卵。(然而並冇有什麼卵用)

苟富貴已經怒氣沖沖的拿起了刀朝他走了過來。

見形勢不妙,黎天趕忙站起身緩緩向門外退去。

“臭小子,我告訴你,你要是不修行也行,但是再敢進我店裡,我就替你爺爺劈死你!他昨晚可托夢給我了,讓我送你下去和他團聚,你可得小心了!”

黎天“......”

有這麼恐嚇人的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