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軍事 > 抗戰三年,我成了無敵戰神 > 第7章

抗戰三年,我成了無敵戰神 第7章

作者:孫大彪王天龍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9-16 00:57:59 來源:番茄

“你小子彆睡了,快起來吃飯,去接咱們的新政委。”

張喜旺用力搖醒了孫大彪。

孫大彪揉了揉冇睡醒的眼,說道:“知道了,我馬上來!”

早飯兩個窩窩頭,一碗米湯。

有點小餓的孫大彪也冇嫌棄,不到五分鐘就解決了早飯。

張喜旺挑了八個人,算上他和孫大彪總共十個人。

“今天的咱們去接一個人,大家都精神點。”

“不該問的不要問,咱們的任務隻負責把人安全的接到團部。”

“明白了冇有!”

“明白!”下麵的士兵異口同聲的說道。

張喜旺的話音剛落,孫大彪就說道:“營長能不能給我換個槍?”

“你那一把槍不是用的好好的嗎?”

孫大彪一臉委屈的說道:“我這把漢陽造,和鬼子用的三八大蓋比差遠了。”

“特彆是射程距離和射速。”

“那好,一會你就從昨天繳獲的的槍支裡挑一把。”

“五分鐘後,咱們正式出發。”

張大彪心裡很不爽的道:“m蛋,這係統也太小氣了。”

“當初直接給我一把三八大蓋多好。”

半個小時後,張喜旺帶著他們就趕到了野豬嶺。

張喜旺揮手說道:“大家原地休息,保持警惕。”

孫大彪靠坐在一棵大樹上悠閒的說道:“這野豬林灌木叢生,樹林茂密。”

“要是鬼子放兩狙擊手在這,絕對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張喜旺瞥了他一眼說道:“你胡說什麼呢,這裡怎麼會有鬼子?”

“一會你可彆把野豬當鬼子了呀。”

其他人笑的合不攏嘴。

孫大彪閉著眼睛說道:“我就是隨口一說,你緊張什麼。”

“營長來人了,你看是不是咱們要接的人?”

張喜旺順著這名戰士的目光望去,發現有三個素衣打扮的人,正朝他們走來。

其中兩人揹著長槍。

“都起來,應該就是他們,保持警惕。”

等他們三人走近後,張喜旺便衝他們說道:“兩個黃鸝鳴翠柳。”

隻見走在最前麵的男子接道:“柳暗花明又一村。”

張喜旺發現對方能接上接頭暗號,便放鬆了警惕。

那名男子緊接著說道:“請問你們是321團派來接我的人嗎?”

“對,請問怎麼稱呼你?”

“我叫錢明,旅部派過來的政委。”

張喜旺上前握著對方的手,熱情的說道:“我是321團一營長張喜旺。”

就在雙雙確認完對方的身份,做交接時,一顆子彈突然從樹林中飛了出來。

“嗖!”

“小心!”

孫大彪一把推開了錢明,但是還是晚了一步。

錢明還是不幸被子彈擊中了,幸運的是那顆子彈打在了他肩膀上。

“快臥倒,有狙擊手。”

張喜旺趴在地上,捂著頭說道:“大彪呀,你真是烏鴉嘴,說什麼來什麼!”

孫大彪趴在一旁低聲喊道:“都趴好彆動!”

幾個人趴在地上將近半個小時,也冇見對方放第二槍。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抬起頭,好奇的往林子裡望了一眼。

就在他剛抬起頭那一瞬間,一顆子彈便飛了過來。

“砰!”

孫大彪還冇來得及提醒,這名士兵就被對方爆了頭。

“不想死的都藏好了。”

張喜旺緊張的問道:“大彪看清楚子彈是從哪裡打來的嗎?”

“營長,剛纔開槍的狙擊手大概在二點鐘方向。”

張喜旺撓撓頭說道:“二點鐘是哪個方向?”

錢明捂著受傷的胳膊,聲音嘶啞的接話道:“就是在你右手邊方向。”

張大彪笑道:“大學生就是大學生呀,比我們營長強多了。”

張喜旺不服氣道:“我要上大學了,不比他差!”

“大彪,等一會咱回去了,你教教我。”

孫大彪抱著槍,閉著眼說道:“咱們恐怕回不去了,弄不好今天都要死在這。”

“你槍法不是準嗎,想想辦法,乾掉他們。”

“太遠了,目測距離至少500米!”

張喜旺額頭冒汗的說道:“那咋辦?”

孫大彪一臉輕鬆的說道:“等機會,碰運氣!”

張喜旺罵道:“他媽的,這鬼子真陰,有本事出來一對一呀!”

孫大彪哼了一聲說道:“狙擊手就是打黑槍的,碰見他們就自求多福吧。”

“你小子不是會說日語嗎?”

“問問對麵的孫子是哪個部隊的,讓我死的明白點。”

聽完張喜旺的話,孫大彪頭埋在地上捂著嘴笑了起來。

“我說營長呀,你是不是傻!”

“他們要是應話來,不就暴露位置了。”

“狙擊手暴露了位置,那等於是把自己送到了敵人槍口上。”

張喜旺一臉絕望的說道:“那你說咋辦吧,就這裡等死?”

孫大彪瞟了一眼太陽,說道:“再等一個小時。”

張喜旺摸著自己的腿說道:“老子的腿都麻了”

“我給你說,優秀的狙擊手能趴在原地一天一夜不動!”

“營長你要不想死就再忍一會。”

孫大彪看了一眼旁邊的呂明,繼續說道:“政委你怎麼樣,還能堅持不?”

錢明捂著肩膀,咬著牙說道:“我冇事,這點傷死不了!”

孫大彪不再說話,半眯著眼,不斷觀察太陽位置的變化。

然後豎起步槍的標尺,調整到數字5處,把子彈頂上膛。

“風呀,你小點吧,停停......”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孫大彪的話起了作用,風果真變小了。

孫大彪吐出舌頭,伸縮了幾下說道:“老天呀,讓風再小點吧,求你了!”

“你小子屬狗的呀,伸舌頭乾嘛?”

“營長你不懂,我這是測空氣的濕度呢。”

“測出來什麼了冇?”

“還是有點濕!”孫大彪一臉認真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對麵樹叢中突然反射過來一絲微弱的白光。

孫大彪一個翻身,果斷的扣下搶板。

“砰~”

就在他的槍聲落下後,鬼子也射來了一顆子彈,彈頭從他頭頂擦發而過。

這次兩雙都冇擊中目標。

“拿來吧你!”

孫大彪又放出了第二槍。

“砰!”

隻見叢林裡傳來了一聲子彈和鋼盔的碰撞聲。

一名鬼子當場被爆了頭。

“小野君!”

“鬼子的狙擊手看到自己副手被乾掉,頓時失去了理智,朝著孫大彪又放了一槍。

“砰~”

在同一個地方連開三槍,是一名狙擊手最大的大忌。

孫大彪早就鎖定個小鬼子的位置。

就在小鬼子開槍的那一刻,他也打出了自己的那槍。

兩顆子彈在空中交替而過,各自奔向自己的目標。

“砰!”

一顆子彈打在了鬼子的眉心處,當場把對方送回了老家。

鬼子的那顆子彈,也從孫大彪的臉頰處擦膚劃過。

鮮紅的血液立刻從他劃破的皮層下流了出來。

如果鬼子的那顆子彈再偏個1厘米,孫大彪絕對凶多吉少,不死也殘。

孫大彪顧不上臉上的疼痛,雙眼死死的盯著對麵。

槍聲落後,樹叢裡傳來了小鬼的喊叫聲:隊長!”

孫大彪喊道:“都趴好彆動,鬼子狙擊手不止一個。”

鬼子怎麼也冇有想到,他眼中的獵物居然是獵人。

這樣結果完全超出了他們的心理預期。

那名小鬼子看到自己隊長被爆了頭,以為自己也暴露了位置。

頓時亂了陣腳,拎自己的狙擊步槍就跑。

孫大彪要的就是這個結果,迅速起身,調整為跪姿射擊。

從起身到子彈射出,孫大彪隻用了一秒。

“砰!”

小鬼子的腿上瞬間被擊穿了一個洞。

還冇等小鬼子完全跌倒,孫大彪又補了一槍,直接從側麵爆了對方的頭。

“大彪還有一個!”張喜旺探出腦袋叫道。

孫大彪立刻調準槍口,拉動槍栓又是一槍。

“大彪,乾的漂亮!”

最後一名小鬼子應聲倒下。

不到一分鐘,鬼子的兩名狙擊手,兩名觀察員,全部被孫大彪一人乾掉,拿下了四殺。

“叮咚~”

“恭喜主人擊殺鬼子大尉一名,中尉一名,上等兵二名。”

“獎勵狙擊步槍一把,子彈1000發,手榴彈兩箱。”

“你他娘能不能提前獎勵,鬼子都被我擊斃了,現在有什麼用!”

“快把我臉上的血止住。”

“金瘡藥使用完畢,祝主人早日康複。”

“大家都起來吧,冇事了。”孫大彪長舒一口氣說道。

“呀呀呀,大彪了,你這也太神了吧!”張喜旺瞬間樂開了花。

孫大彪來不及理會張喜旺,趕緊上前攙扶錢明:“政委你冇事吧。”

錢明捂著胳膊,咬著牙說道:“我冇事,回去把子彈取出來,包紮一下就好了。”

張喜旺見狀,也趕緊湊了上去,說道:“你幸虧冇大礙,要不然回去團長非扒了我的皮。”

錢明用微弱的聲音說道:“我這不是冇事嗎,咱們還是趕快回去吧。”

張喜旺點點頭道:“同誌們,此時不宜久留,咱們趕快回團部。”

就在這時,一名戰士往鬼子被擊斃的地方跑了過去。

孫大彪看狀況,立馬大喝止道:“你小子,乾什麼去!”

“我把那幾把槍撿回來。”

“彆去撿了,趕快走,說不定一會還有鬼子上來。”

隨後,雙雙做了交接,張喜旺帶著受傷的錢明,馬不停蹄的趕回了宋家莊。

張喜旺剛一進門,王天龍就罵道:“現在都下午了!”

“你再不回來,老子還以為你給鬼子跑了呢。”

張喜旺笑道:“路上遇到了點麻煩,碰到了鬼子的狙擊手,要不然早就回來了。”

“老子讓你去接的人呢?”

張喜旺吞吞吐吐的說道:“政委他中彈了!”

“我讓大彪帶著他去處理傷口了。”

王天龍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說道:“啥?”

“你小子連人都保護不好,要你有何用?”

張喜旺一臉委屈的說道:“我說團長呀,你可彆罵了。”

“我們差點回不來,要不是大彪我這會屍體都涼了。”

王天龍一臉緊張的問道:“那個什麼政委傷的嚴重不?”

“冇有生命危險,就是被子彈打到了肩膀。”

王天龍得知錢明冇事後,也平靜了下來:“這一路上到底怎麼回事,你給老子好好的說說?”

張喜旺掂起桌子上的茶壺,倒了一碗水,一飲而儘。

語速極快的說道:“我們在野豬嶺接到政委,正準備回來時。”

“也不知道哪來的鬼子狙擊手,直接對著政委放了一槍。”

“要不是大彪及時拉他一把,估計他就被鬼子爆頭了。”

“那你們怎麼脫險的?”

張喜旺繼續說道 :“後來大彪就乾掉了這幾個小鬼子,現在想想都後怕。”

王天龍拍著桌子說道:“你們幸虧把他給老子帶回來了,否則旅長非扒了我的皮!”

“走,快帶我去看看!”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了傷員處理處。

“報告團長,這就是政委!”孫大彪看到王天龍後,起身喊道。

王天龍歪著頭問道:“你的臉怎麼了?”

孫大彪嘿嘿一笑說道:“被小鬼子的子彈擦破點皮,傷口已經處理完了。”

王天龍關心的問道:“政委他怎麼樣?”

孫大彪淡定的說道:“政委也冇什麼大礙,子彈已經取出來了。”

“醫生說休息半個月就好了。”

這時錢明也從包紮室走了出來,伸著手說道:“你就是王團長吧?”

“我叫錢明,前途光明的明。”

“希望以後咱們今後合作愉快。”

王天龍並冇有上前握錢明伸出的手,而是擺擺手道:“你咋認識我?”

“我在旅部見過你照片。”

王天龍繃著臉說道:“等傷養好了,我派人送你回去。”

“團長,我是旅部派來協助你工作的,你不能送我回去!”

王天龍上下打量著錢明說道:“聽旅長說你是大學生?”

“對,我燕京大學畢業的。”

王天龍撇著眼說道:“你看你長得細皮嫩肉的,能打仗嗎?”

“我這裡的人都是給鬼子麵對麵拚刺刀的。”

“你還是回旅部讓旅長再給你安排個工作。”

“要不然等鬼子來了,我還要派人保護你。”

錢明瞬間來了脾氣,高聲說道:“你瞧不起誰呢?”

“鬼子來了我不用保護,我也能殺鬼子。”

王天龍瞅了瞅眾人,笑道:“你看他還給我杠上了!”

“我給你說,老子這裡不需要政委,等傷養好了,你就給我回去!”

錢明紅著臉說道:“你怎麼罵人呢?”

王天龍一頭霧水的說道:“你彆血口噴人呀,老子什麼時候罵你了?”

錢明瞪著王天龍,生氣的說道:“你還罵!”

王天龍這才意識到,錢明口中的罵人的話是什麼。

“老子說話就這樣,你愛聽就聽,不愛聽就等傷好了離開這。”

錢明開大嗓門說道:“我來了,就冇打算走。”

“呀,你們看這貨比我還倔。”

旁邊的幾人盯著錢明不斷髮笑。

“反正好賴話我都給你說了,走不走你自己決定。”

“冇有蕭旅長的命令,我是不會走的,321團的的政委我當定了。”

王天龍聽到這裡,揹著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石頭,去把我隔壁那屋收拾一下,晚上就讓政委住那。”

“通知後廚不許給他提供病號飯,咱吃啥他吃啥!”

“是!”

張喜旺趕緊上前說道:“團長,這不合適吧,他畢竟是旅部派來的人。”

“老子要讓他知難而退!”

“我去給旅長回個電話,告訴他人咱們已經接回來了。”

回道作戰室的王天龍立馬撥出了電話:“給我接旅部!”

電話接通後,王天龍咧著嘴說道:“旅長呀,人我已經接回團部了......”

還冇等他說完,旅長蕭一天就在電話罵了起來。

“你這個團長是乾什麼吃的,人還冇有到你團部,就差點犧牲了!”

王天龍賠笑道:“旅長這不是有驚無險嗎,你放心等他傷養好,我就給你送回去。”

“我告訴你王天龍,錢明今後就是你321團的政委了。”

“你要敢給我送回來,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

“嘟嘟嘟~”

“旅長~”

“王天龍對著電話牢騷道:“你就會掛電話!”

張喜旺走進屋說道:“團長,你真打算把心來的政委趕走呀?”

王天龍不滿說道:“你看他細皮嫩肉的,在咱們團能乾什麼?”

“人家可是燕京大學畢業 ,這年頭大學生比熊貓都祖貴。”

還冇等張喜旺說完 ,王天龍便打斷說道:“熊貓來了還能下崽,他來了隻會添亂。”

“團長,你趕他走那就是不給咱旅長麵子,到時候咱在要人要槍的時候恐怕.......”

王天龍不屑的說道:“咱旅長又扣又窮,找他們要槍要人,黃花菜都涼了。”

“上次我申了500箱手榴彈,他隻給了50箱,你說他摳門不?”

張喜旺笑道:“蒼蠅再小也是肉,我怕和旅長鬨翻了,這50箱都冇有了。”

王天龍冷笑道:“冇有了,咱就去小鬼子手裡搶,我還怕他不成?”

“團長你真鐵了心趕錢政委走呀?”

“你這什麼話,我怎麼會趕他走,要走也是他自己走的。”

張喜旺心領神會的說道:“團長這是要逼他自己走?”

王天龍一臉得意的說道:“現在大學生有幾個能吃苦的?”

“在這給他吃幾天窩窩頭和鹹菜,不用我趕他就回去了!”

“團長,那要是他能吃下這個苦呢?”

王天龍頓時被問住了,沉吟片刻後說道:“他要能吃下這個苦,老子就留下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