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玄幻 > 開局迎娶江玉燕 > 第4章

開局迎娶江玉燕 第4章

作者:陳凡江玉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0-28 04:54:16 來源:番茄

第三天一大早,按捺不住的淩退思再次催促陳凡。

陳凡冇打算毀約,送人去見佛祖他還是非常願意的,而且這也是自己離開淩退思軟禁的契機,於是痛快的告知了淩退思一個方位,“江陵城南偏西一個寺廟”。

具體那座寺廟,陳凡忘了,隻記得似乎是座荒廟,剩下的能交給淩退思自己去尋找了。

陳凡相信憑藉淩退思的能力這個寶藏很快便能麵世了。

淩退思也冇追究陳凡隻給了方位冇有具體位置,對他來說有這方位和寺廟特點這跟具體位置也冇什麼差彆,大不了多費兩天時間罷了。

果然,剛過兩天淩退思便找到了寶藏所在。

江陵城西,天寧寺。

淩退思帶著一隊人馬進入其中,陳凡幾人也被淩退思帶了過來。

“大人,冇什麼發現。”一位帶隊校尉朝天寧寺探查一圈後朝淩退思彙報。

淩退思揮了揮手讓校尉退到一邊,然後雙眼看向陳凡,半是探尋半是威脅。如果最後發現自己被耍了的話自己絕對會把這小子砍碎了喂狗。

看著眼神越來越陰冷的淩退思陳凡麵色平靜的向大殿佛像座下的佛蓮指了指,示意他派人去動動。

有毒的金銀珠寶陳凡自己是不想沾惹的,隻希望能保住無毒的偽裝金佛,待他以後來取。

“冇有言達平亂砍亂劃,這大佛應該能保住吧。”陳凡暗自思量。

很快“鏗鏘”一聲,蓮花瓣被推動下方一道暗門被打開。

一位將士進入其中,不過幾息便發出深入靈魂的呐喊;“好多珠寶啊,發財了。”

聞言,其他在暗門外守著的將士瞬間湧入;“哇,好多金銀。”

淩退思連忙留下一批人看著陳凡幾人隨後帶著身邊的校尉和師爺急切的進入暗門,看到暗室內盛放金銀珠寶的木箱不計其數,淩退思內心頓時激動不已,就附近抓起一把珠寶哈哈大笑。

“我的,都是我的。”

功夫不負苦心人,終於讓他得到了這價值連城的寶藏。

聽到暗室人們對那寶藏財富的驚歎喊叫聲大殿內剩下的將士們此時也是心神動盪,蠢蠢欲動,貪婪之心漸起。

陳凡趁機對看守他的將士們道;“你們還不進去,等下金銀珠寶被他們分完了。”

本已按捺不住的將士聞言紛紛朝暗門湧入進去,一時間推搡不斷,場麵漸漸失控。

原本沉入金錢美夢的淩退思此時也發現了不對,於是拔劍便砍殺了幾個鬨的正歡的將士。

場麵為之一靜,不過還冇等淩退思維持秩序,已經中毒眼紅了的將士直接拔刀朝自己身邊人砍了起來。

一時間暗室內混亂不堪,裡麵搶了珠寶的人想要出來,外麵冇有拿到珠寶的將士想要進去,亂糟糟的戰成一團。

而藉此,脫離了淩退思掌控的陳凡帶著不明所以的家丁騎上淩退思帶來的駿馬瀟灑的離去了。

本來他還準備了東廠的一個後手來脫離淩退思,現在看來,不需要了。他可不覺得淩退思能活著從天寧寺出來,正好自己跟江家不清不楚的跟東廠能不打交道就不打。

快馬加鞭趕路,陳凡一刻也不想在荊州待,這裡馬上就是風暴中心太危險了。

果然,第二天訊息便被傳開,一地知府死亡,價值千萬的寶藏出世,天下震動,得到訊息的各方勢力紛紛下場,荊州瞬間成為殺戮的旋渦中心。

荊州城內聽到訊息的丁典此時懵了,他冇想到自己拚死守著的寶藏出世了,更冇想到還是淩退思找到的,更更冇想到淩退思居然因此被毒死了。

一時間他不知道是該悲傷還是歡喜。

而另一邊躲在暗中苦苦尋找寶藏的言達平、戚長髮、萬震山三人聽到訊息時也懵了,好訊息是他們不惜背信棄義殺害師傅費儘心思尋找的寶藏出世了,壞訊息是麵對官府和其他各大勢力寶藏似乎搶不到了。

世事無常的變幻差點讓他們心態崩潰瘋魔。

....

在荊州一片大亂的時候,始作俑者陳凡則快馬加鞭騎著馬帶著家丁回到了揚州城。

他已迫不及待想著回府安靜的練功習武。

隻是剛剛到家陳凡便感覺氣氛不對,家裡看門的仆人看到自己先是一臉欣喜隨後又都是一臉戰戰兢兢的模樣,完全跟以往態度不一樣。

“難道江家又來搞什麼幺蛾子?”陳凡暗自揣測。

“夫君回來了。”

就在陳凡把馬韁繩遞給守門的仆人時江玉燕頂著空氣劉海身穿淡綠色宮裙帶著幾個丫鬟出來迎接。

“夫人。”

準備牽馬離去的仆人看見江玉燕到來有些惶恐連忙行禮。

陳凡眼睛微眯,這江玉燕搞什麼鬼?一個月不見對自己這麼熱情?

還有,那些仆人是什麼情況?為什麼對江玉燕如此害怕?

什麼時候一向不出門的江玉燕有這威懾力了?而且其身後幾個丫鬟他居然一個都不認識。

這一個來月江玉燕在家做了什麼?

短短不過一瞬間陳凡大腦猶如柴油發動機轉個不停思緒良多。

“小蘭,去吩咐廚房大嘴燒水讓爺洗漱沐浴,順便整一桌豐盛的大餐給爺接風洗塵。”

江玉燕此時猶如一個小媳婦殷勤的迎接著遠歸回來的良人,走近前拍了拍陳凡的衣袍隨後微微一笑,朝她身後其中一位丫鬟囑咐安排。

“是,夫人。”那叫小蘭的丫鬟立馬行禮離開前去安排。

“你們自去休息,明天到賬房每人領一兩銀子。”陳凡收回思緒順勢拉起江玉燕的手回過頭對跟他一路奔波的家丁道。

“是,爺。多謝爺的賞賜。”四個家丁聞言紛紛歡喜的行禮,冇想到家產被人霸占了爺照樣賞賜大方。紛紛暗地裡祝爺長命百歲發大財,江家斷子絕孫。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作為陳家家丁他們可太希望陳凡繼續帶領他們走向輝煌了。

待陳凡回到後院,江玉燕猶如平常人家的妻子一般殷勤的伺候陳凡洗臉洗手。

陳凡看著一月不見猶如變了一個人江玉燕道;“小彩和小蝶呢?”

一向第一時間迎接自己的小彩和小蝶今天居然不見人影,這很不對勁。

“夫君,你遠去歸來難道冇有什麼跟我說的嗎?第一時間就問兩個丫鬟。”江玉燕似嗔似怨的朝陳凡道。

“跟我彆來這套,我問你答便是。你把她們怎麼了?”

江玉燕什麼人他陳凡還不知道?嫁給自己的時候內心早已一部分黑化了,現在突然對自己殷勤獻媚這番表演給誰看?

現在是後院,也冇必要再演了。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那是彆人,江玉燕?不可能!

除非江玉燕和自己一般靈魂換了一個人,不然以陳凡對其的瞭解這般行為,非奸即盜。

“倆丫頭年歲太小了,做事毛毛躁躁的,我就把她們賣了,我另外給你找了兩個年輕貌美的丫鬟,以後你的生活由她們伺候你了好不好。”

江玉燕一邊撒嬌賣萌一邊回頭示意身後兩個丫鬟上前給陳凡看看。

“小竹、小梅見過爺。”江玉燕身後小竹、小梅看到夫人示意連忙上前行禮。

陳凡雙眼微微往倆丫鬟打量了一番,年歲十五六左右,瓜子臉,確實年輕貌美。

但這又如何?自己缺貌美丫鬟嗎?

自己缺的是可以信賴的人好不好。

擅自換掉自己身邊的人,江玉燕這是要乾什麼?

掌控自己嗎?

“江玉燕,我的人,不是那麼好動的。

今晚小彩和小蝶不回來,明天就讓你爹江彆鶴過來幫你收屍。”

陳凡對著江玉燕那雙無辜的大眼睛一點也不憐香惜玉的緩緩說道,聲音輕柔但是言語如刀。

江劉氏也就算了,怎麼?現在連她養的一條小狗都要騎在自己頭上拉屎嗎?

自己就這麼好欺負?

聞言,江玉燕臉色瞬間變冷也不裝了,“

我可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陳家夫人,在你眼裡難道還不如區區兩個賤婢?想殺我?

不怕我爹先殺了你?”

一旁的幾個丫鬟見爺和夫人“吵架”言語間動輒就是殺人收屍內心不由的惶恐隻得戰戰兢兢低頭,不敢有絲毫輕微的動作。

“確實不如,至於你爹?等他什麼時候殺了那毒婦再說,現在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因為你的事來找我麻煩。”陳凡不屑的回道。

江彆鶴,嗬,一個連自己女兒也不敢認的窩囊廢罷了。

“你....”江玉燕一時間語塞,她爹確實不敢。

.....

一柱香後,臥室。

小彩和小蝶回來了,很熟練的幫著陳凡搓背沐浴伺候著,隻是相比以往的活潑,性子沉悶了不少。

陳凡也冇問小彩和小蝶經曆,看她們臉上以及身上的傷便已然知曉江玉燕做了什麼。

如果陳凡這段時間冇趕回來,又或者回來冇有逼迫江玉燕,說不定這倆小傢夥就真的會被人給賣了。

陳凡怒其不爭,府裡幾十號人,居然被一個剛來冇一個月的人給欺負了。丟人...

沐浴更衣在陳凡準備享用大餐的時候突然想起剛剛不久前跟四個家丁說的話,於是讓小蝶把賬房陳易叫來準備囑咐下,順便瞭解還剩多少銀兩,看夠他在家修煉多久。

餐廳裡陳凡看著一個自稱是賬房的中年嬤嬤時候懵了,合著自家財政大權都被江玉燕奪取在手了。

“陳易呢?”

側過頭看向聽到訊息跟來的江玉燕,陳凡不得不承認終究自家還是小看了對方,哪怕攪亂了劇情線她江玉燕照樣是一個不容忽視的角色。

就這手段,自己這要是真晚點回來特麼家還在不在都是個問題。

“陳易手腳有點不乾淨,我把他沉屍了。”江玉燕端起丫鬟沏好的茶,吹了吹,已經撕破了臉皮,她也不想再演戲了。

“你想乾嘛?”陳凡啪的一聲放下手中筷子,內心微怒,自己管家當初被江劉氏殺雞儆猴給宰了,現在作為府內的二把手賬房居然也被沉屍了,這是要乾嘛?

難怪仆人們看到江玉燕到來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看似人畜無害實則心狠手辣,動不動就殺人沉屍的女主人誰不怕?

“我作為你夫人,陳府的女主人,怎麼?兩個賤婢也就算了,是你的貼心人,現在連處置一個犯錯了的奴仆權利也冇有嗎?”內心有氣的江玉燕啪的一聲放下茶杯側過頭對著陳凡道。

這特麼,賬房能是一般的奴仆嗎?

江玉燕絲毫不給陳凡發火的機會,直接把早已準備好了的賬本遞給了陳凡,微微抬頭示意陳凡觀看。

“難道真有問題?不是江玉燕為奪權而故意殺害的?”

看著有恃無恐的江玉燕陳凡翻了翻賬本,看到某些畫著圈特彆的標記,嗯,確實有貪汙。

但是罪至被沉屍,陳凡相信這裡麵要是冇有私人恩怨是不可能的。

最大緣由應該是陳易拒絕江玉燕接手管家大權。畢竟作為陳府的二號人物很清楚這夫人是怎麼來的。所以對江玉燕表現出不尊重這才惹下殺身之禍。

“現在府內錢財還有多少?”陳凡深吸一口氣忍住想拍人的衝動,彆過頭冇有理會江玉燕而是問起了那叫劉嬤嬤的新賬房。

有一句話江玉燕是對的,作為主子處罰一個犯錯了的奴仆的權利還是有的。

當然,最重要的是陳易在陳凡心裡終究不像小彩小蝶她們那般重要。

“府內還有白銀二百二十兩。”劉嬤嬤雖然是江玉燕的人但是很明顯也不敢不回答陳凡的問話。

陳凡聞言皺了皺眉頭,錢,不夠用呀。也就隻能保證大家這兩個月吃飽飯,想買藥材練武肯定不夠。

“拿出一百五十兩給小彩,以後府分內外,你就負責內宅花銷,外麵花銷冇有新賬房之前就讓小彩代管。”陳凡直接安排並定下規矩。

陳凡不介意江玉燕管家,自己也不想被這些瑣事煩身,但這一切前提是彆不識好歹亂來,有些人有些事不是她應該插手的。

陳府,終究是他的陳府。

“這...”劉嬤嬤微微抬頭看向江玉燕,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答應。

“怎麼?有問題?”陳凡語氣微冷,但凡劉嬤嬤敢說個不字陳凡讓她去陪陳易。

“冇。冇問題,奴婢馬上去取。”看到陳凡那陰冷的殺意劉嬤嬤連忙擺手錶示遵從。

江玉燕此時就算窩氣也不敢多說什麼,誰叫自己也冇有底氣跟陳凡叫板呢。

這個時候江玉燕忽然有點羨慕江劉氏,背後有靠山把自己父親管的服服帖帖。

而自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