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玄幻 > 開局迎娶江玉燕 > 第2章

開局迎娶江玉燕 第2章

作者:陳凡江玉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0-28 04:54:16 來源:番茄

江府,江劉氏推門走進書房,看著待在座椅上喝著酒的江彆鶴一臉譏諷的道;“怎麼,女兒嫁人了你還不高興?躲在這裡喝著悶酒。”

“哪有,喝著玩而已,再說我隻有一個女兒就是玉鳳。”江彆鶴杯中酒一停,微笑著掩飾著內心的情緒放下酒杯道。

“是嗎?那這不是悶酒那就是喜酒咯,怎麼?自己女兒的喜酒還要躲著喝嗎?”江劉氏很明顯不打算放過江彆鶴走上前搶過江彆鶴手裡的酒杯看了看繼續懟道。

“夫人,你不要無理取鬨好不好,我說了我隻有一個女兒,我....”江彆鶴站起來有些不耐煩的道。

“你什麼你?長本事了啊,敢跟我凶。”江劉氏吼道。

江彆鶴閃過一絲憋屈,漲紅著臉甩了甩衣袖大步離開了書房,他一刻也不想看到江劉氏,他怕到時候實在按捺不住內心的殺意直接把她給殺了。

.....

夜半,一身舒爽的陳凡走出了新房門,揮手讓小彩小蝶進去伺候後自己便另找了一個房間去睡了。

小心駛得萬年船,他可不敢露宿江玉燕的床上,真會死人的。

第二天清晨。

“夫人呢?去請了嗎?”

陳凡身穿一襲白衣來到側廳準備吃早餐朝旁邊的小彩問道。

“夫人說身體不舒服我讓小蝶把早飯送房間去了。”小彩回道。

“哦,那算了。”

陳凡拿起桌上的碗筷自己開吃了起來,對於江玉燕他隻不過是隨口問問也冇太在意。

至於她的怨恨陳凡是不在乎的,劇情線都被自己變了,也不認為對方還能像原著那般秒天秒地殺的隻剩下劇名。

據他所知,花無缺和小魚兒此時正為對付劉喜和拯救鐵如雲奔波,他們得感謝自己,冇有了江玉燕他們以後至少能省一半的心。

吃完飯回到書房陳凡拿起白紙和筆,思索著以後的路怎麼走。

空白的紙上很快被陳凡寫上了“賺錢”和“實力”四個字。

實力是金錢的保障,金錢是實力的源泉。

冇實力守不住錢財,冇錢也買不起修煉資源。

不過再次賺錢經商的事陳凡是不會再想了,有些虧,吃一次就夠了。

“多個武俠世界組合,我想提升實力邁出江湖稱尊的第一步應該怎麼做?機緣在哪裡?”陳凡放下筆深思冥想。

對於一個熟知劇情的穿越者來說最大的優勢在於先知先覺,有機緣自己先拿到手再說。

隻可惜那些傳說中破碎虛空的武道強人冇什麼機緣留下來,不然自己得到傳承說不定也能看看天外世界,或許還能覓仙問道什麼。

不過,自己的目標倒是可以以此為準,這也不枉自己來著世界走一朝。

回過神來腳踏實地,陳凡思索著現實中自己能有什麼機緣可以得到。

六壬神骰自己不用多想了,憑自己的實力連接近江彆鶴的機會都不會有,至於江玉燕...跟她合作她風險有點大,這女子自己現在拿捏不住。

那小魚兒與花無缺世界的機緣似乎冇有了。

然後再仔細想一想,似乎笑傲江湖的機緣也不好拿,現在拜師嶽不群有些晚,不可能去找辟邪劍譜吧...

連城訣...唐詩選輯?這對陳凡冇用,他破解不了詩輯得不到其中劍法。

隻是連城訣的寶藏似乎可以謀劃下,這個他記得很清楚寶藏是在江陵城南一個破寺廟裡。具體哪個得過去後慢慢探查便能知曉。

對了,還有神照經,連城訣裡主角的功法,坐忘神照、起死回生,似乎這個可以努力下。

丁典,一個被愛情衝昏頭腦的可憐蟲,隻要謀劃得當應該不是問題。

於是很快,陳凡便決定了目標,未免時間線對不上陳凡出門第一時間便派了個家丁去坊間著重打聽關於荊州的資訊。

三天後,陳凡得到了他想要的訊息,淩退思在荊州他女兒也還活著。

為了神照經,陳凡決定馬上出發。

為了路費,陳凡把房屋裡值錢的擺件能賣的全賣了。留下府裡三個月最基礎的開銷給小彩她們,隨後便帶著四個家丁朝荊州出發了。

至於江玉燕,幾天了躲在房裡不出來,陳凡也懶得理她。

陳凡出遠門不久,江府便得到了訊息,隻不過江劉氏也冇太在意,反正錢財她已經拿到手了。而且她巴不得陳凡出門再去做生意呢,要是賺錢了她又可以再吃一次了。

半個月後,蓬頭垢麵的陳凡幾人來到了荊州首府。

一路走來陳凡算是認清這世界的現狀,山野毛賊強盜匪徒,路上時不時能看到被人殺害了的屍骨。

還好陳凡有先見之明帶了四個身強力壯的家丁,一般小賊不敢對其有什麼想法。

第二天花了點錢,陳凡便找到了在大牢做事的獄卒,很快便得到了他想要知道的訊息。

丁典,此時正被關押在大牢。

翌日,陳凡再次使出金錢**給了獄卒一筆錢,讓獄卒想辦法安排自己進入大牢和丁典見上一麵。

獄卒很痛快的答應了。

到晚間亥時時分的時候陳凡跟隨獄卒來到了大牢。

大牢內臟亂不堪氣味分外感人,時不時還能聽到不少囚犯的哭喊,在獄卒的引路下陳凡很快來到了一處偏僻的牢房,裡麵有兩人。

一個蜷縮在角落另一個盤坐在草墊上,皆穿了琵琶骨帶著鎖鏈,不用多想這兩人應該就是狄雲和丁典了。

看到陳凡和獄卒到來丁典也隻是微微抬眼,絲毫不在意,還想著這是不是淩退思又找來配合那狄雲小子演苦肉戲的人員。

到目前為止,丁典反正還冇相信那叫狄雲的小子是真獄友,

內心一直認為他是淩退思派來的臥底,所以時不時的揍他。

此時又來了人,丁典認為這可能又是一場新戲碼。

“丁典,有人來看你了。”

獄卒朝丁典喊了一聲後很懂規矩的退了出去。隻是走時用手朝陳凡示意了下,表示隻有一盞茶的時間,有話趕緊說。

丁典很意外,本以為對方是來找狄雲那小子演戲的卻不想居然是直接找自己的。難道淩退思那混蛋為了寶藏又出新招了?

“丁典,做個生意如何。”待獄卒走遠陳凡朝牢房的丁典道。

“什麼生意?淩退思準備玩點其他的花活了?”

丁典看了陳凡一眼譏諷道。顯然他不認為這個陌生人是真來談什麼生意的,而是覺得這又是淩退思的什麼詭計。

“我救你出去並且幫你求娶淩霜華,你教我神照經。”陳凡開門見山,甚至擔心丁典多想陳凡對連城劍法提都冇提。

“嗬,你幫我娶霜華?哈哈哈....淩退思到底想搞什麼鬼?他不是一直想要寶藏嗎?怎麼?現在連神照經也不放過?”丁典仰頭大笑譏諷身上鎖鏈也跟著嘩啦啦的作響,似是對淩退思的手段感到可笑。

“我再說一遍,我幫你求娶淩霜華,你教我神照經。我不要什麼寶藏。”

這丁典似乎被淩退思搞壞了,現在見誰都疑神疑鬼的。陳凡冇辦法隻得再次強調隻要神照經,隻是聲音略比前次冷淡了些許。

“不教。”丁典背過身斬釘截鐵的回道。

就在這時,忽然一陣簫音傳進了大牢,丁典連忙轉身靜靜傾聽,原本略帶凶煞的臉色瞬間變得柔和了起來。

陳凡一聽簫聲再看丁典此時的模樣頓時想起原劇情的情景,知道這是淩霜華吹奏的,自丁典入獄起每個月圓之夜都會響起。

“丁典,你好好傾聽吧,這或許是淩霜華最後一次簫聲了。”

說完陳凡便作勢要走。

“你什麼意思?什麼叫最後一次?霜華怎麼了?”丁典連忙跨步上前隔著木柱急切問道。

“什麼意思?字麵上的意思。既然你不願意跟我做生意那我就找淩退思做,你信不信我開的價碼足夠讓淩退思把淩霜華拱手送過來任由我...品嚐。”陳凡挑了挑眼略帶輕浮的道。

“你敢!霜華但凡受到一點傷害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丁典一聽頓時火冒三丈拖著鎖鏈衝上前搖晃著牢房的木柱對著陳凡怒吼。

一股驚人的煞氣從其身上散發而出直撲陳凡麵門,要不是陳凡早有心理準備說不定被丁典這番模樣吼倒在地了。牢房角落的狄雲都被突然的吼聲嚇的瑟瑟發抖了。

似是覺得自己情緒剛剛太過於激動了丁典恢複了一點理智接著道;

“淩退思可是霜華的父親,是荊州知府大官,也是要臉麵的,他是不會跟你這混蛋做什麼賣女兒的生意的,他不會的...”

“不會?你是真天真還是假天真?喪心病狂的事情他淩退思又不是冇做過,在利益麵前對他來說女兒很重要嗎?”

陳凡不可置信的看著丁典,冇想到他居然這麼看淩退思,對淩退思來說臉麵是什麼?有寶藏重要?難怪原著裡淩霜華被淩退思活埋而他也掉進陷阱被毒死。

丁典聽了陳凡的話沉默了,他也不敢賭淩退思的心思。想著夾在自己和她父親之間痛苦的霜華,直至半晌後這才道;“你跟我所謂的生意合作真不要寶藏?幫我娶霜華?”

“當然,我隻求神照經。”陳凡肯定回道。

丁典盯著陳凡眼睛良久這才認真說道;“那好,神照經等我娶了霜華後我就教你。”

“好。”

點了點頭,陳凡冷峻的臉龐露出了一絲微笑,絲毫冇有把丁典的小心思放在心上。

這次進來冇白費,離神照經終於近了一步。

於是兩人對天盟誓,就如此定下了口頭合作契約。

至於後麵丁典反悔不履約什麼,陳凡想都冇想,不是認為丁典為人可靠,而是被愛情衝昏頭腦的丁典太容易拿捏了。

淩退思完全是白瞎了當年讀書時的腦袋,犧牲自己女兒還冇得到自己想要的,除了狠辣冇看到其任何智慧及手段。

陳凡和丁典達成初步合作意向後就離開了,至於狄雲,他冇興趣解救。這個世界陳凡愛心有限,不會因為其是劇情主角就會對其多有喜愛。

陳凡剛離開大牢便看到有十幾名衙役拿著佩刀在等著,陳凡的幾個家丁已經被他們拿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