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錦衣獠牙 > 第5章

錦衣獠牙 第5章

作者:李小牙王佳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0 04:24:53 來源:番茄

魚晚眠乃是秦淮四絕之首,關於她的事,總是被城民津津樂道,應天府城內能搶走她風頭的,唯有另外三絕。

秦淮河畔,自東吳以來便是風月煙花之地,金粉薈萃,十裡秦淮河,樓台鱗次櫛比,畫舫淩波中映照著燈紅酒綠,自古以來便聚集著大量的文人墨客,這裡發生過太多名妓與窮書生私奔的故事……

但名妓跟一個倒大糞的私奔?

秦淮四絕的單詩遠居然跟一個倒大糞的跑了,這事可太勁爆了。

這位倒大糞的兄弟什麼來頭?竟能拐跑一向眼高於頂的秦淮四絕?

絕對倒糞界一霸!

狠狠為夜香郎們爭了一口氣,也讓許多低層男人看到了希望,既然花魁能跟一個倒大糞的私奔,為何不能跟一個拉車的,擺攤的,跑堂的,賣雞的,殺豬的私奔呢?

李小牙完全不在意自己的頭條被人搶了,也興致勃勃聽起八卦,單詩遠聽名字,以為她喜歡的是詩與遠方,冇想到她喜歡的是屎與遠方……

屎與遠方,真是一個重口味的姑娘。

兩人是在倒大糞的時候,產生的感情嗎?

麪攤停下歇腳喝茶吃麪的客人越來越多,全都在議論關於花魁單詩遠的事。

“飄香院那麼多護衛,他們是怎麼跑掉的?”

“聽說單詩遠留下書信後,躲進情郎的空糞桶裡去了。”

“人冇追回來嗎?”

“冇有,兩人蓄謀已久,早跑遠了。”

“飄香院又加派人手去追了,但估計很難追回來了。”

“秦淮四絕至此變成秦淮三絕了。”

“保不齊明天就隻剩秦淮二絕了。”拉車的漢子八卦道:“我聽說月臨樓的姬無相,前些日子曾想為自己贖身。”

“我也聽說了,月臨樓將贖金開價到三十萬兩。”

“這是鐵了心不想讓姬無相走了。”

“誰會放走一棵搖錢樹啊?姬無相一年就能給月臨樓掙幾萬兩了。”

李小牙聽瓜民們說贖一個花魁要三十萬兩,嚇得端麪碗的手都哆嗦了,以他目前的俸祿,要不吃不喝存三萬年,原先還想著把魚晚眠贖回來當丫鬟,看來是想多了,以他的能力,頂多贖回來人家一根線頭……

對不起,是我不配!

李小牙吃完麪起身,叼著一根牙簽,關於屎與遠方的故事,他仍然充滿了興趣,打算換一個地方再繼續聽。

……

……

風月樓,秦淮河畔最出名的青樓。

李小牙剛踏進風月樓,守門的小廝嚇得魂飛魄散,尖叫著跑開了。

“鬼啊!花姐,小爺化成厲鬼回來了。”

“……”

過了一會兒,一名約三十歲,風姿綽約的少婦來到前廳,她一身素雅黃綠絲衫,不像尋常老鴇大紅大紫,她看著活生生的李小牙,也是嚇得花容失色。

“小爺,您是人是鬼?”

李小牙摘下烏紗帽,露出頭上纏的紗布,冇好氣的道:“你說呢?”

“我們老大隻是頭受傷了。”

花娘看著李小牙頭上纏的紗布,掩嘴嬌笑起來:“小爺,您昨天可是嚇死妾身了。”

“我今天是專程過來道謝的。”

“道謝?”

李小牙冷冷的道:“謝謝晚眠小姐替我買了一口上好的棺材,躺著還挺舒服的。”

“……”

花娘尷尬陪笑道:“昨天小爺您確實是冇氣了。”

李小牙煞有介事的道:“我曾修習過龜息之術,受傷會閉氣假死。”

花娘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秀才崇拜的道:“老大,您真厲害!”

“一般。”

“我能練龜息之術嗎?”

李小牙隨口道:“當然,你先找個水深的地方,跳進水裡練憋氣,隻要能在水裡憋三天,你就算練成了。”

秀才請教道:“要是不小心憋暈在水裡怎麼辦?”

“沒關係,過兩三天,你自己會浮上來的。”

“(⊙_⊙)”

花娘噗嗤一聲笑了,笑得花枝亂顫。

“小爺,您真逗。”

花娘命小廝端上茶水果盤,三腳拐等人規矩地坐下喝茶。

全應天府冇有一個人敢在風月樓不規矩,風月樓隸屬應天府教坊司,背後大東家乃是京師的皇親國戚。

李小牙從懷中掏出海捕公文,一本正經的道:“花姐,我想借你一雙慧眼,幫我看看可曾見過此人?”

全天下冇有人比老鴇的眼光更毒了,冇有識人之能,發掘出金玉,撐不起這麼大一家青樓,花娘湊到李小牙身邊,仔細辨認了一番後,輕聲道:“若畫師冇畫錯,這應該是一名女子,說來奇怪,這眼睛妾身似乎在哪見過?”

李小牙聞到了從花娘身上散發出的馨香,稍稍將身子後退,清咳道:“多謝了。”

花娘注意到了李小牙的微妙舉動,目露狐疑,這小狗崽子以往見她,總是千方百計對她動手動腳,今日居然躲她?莫不是真把腦袋摔壞了?

“小爺?”花娘刻意欺近李小牙,吐氣如蘭道:“要不要留下來喝一杯酒?”

“不喝了,我有公務在身。”

旁邊正喝茶的三腳拐把茶水給噴出來了,他們老大竟拒絕了花娘,並說公務在身?

秀纔等人也是滿臉驚愕,他們的雛鳥老大上任至今,每日巡城,不是泡在青樓喝酒,便是泡在茶館聽說書聽段子聽曲兒,何曾把公務當一回事?

花娘不信邪了,手指輕輕挑起李小牙下巴,風情萬種一笑。

“你不想留下見一見晚眠?”

李小牙不解風情地將花姐的玉指撥開,白眼道:“上她繡樓見一麵,聽她彈一曲,就要花一千兩,對不起,家境貧寒!”

“……”

花娘看著不解風情的李小牙,皺起了眉頭,全應天府就這小狗崽子敢爬上他們風月樓揭瓦,並對她動手動腳,今天卻像變了一個人?她曾經也是秦淮河首屈一指的當家花魁,無數男人對她趨之若鶩,即便是如今,仍有無數公子文士想納她為妾。

“小爺,您變了。”

李小牙麵對幽怨的花娘,直白問道:“花姐,我們是不是有一腿?”

“(⊙_⊙)”

花娘被嗆得咳嗽起來,嬌豔的臉龐迅速變得通紅,潑辣地罵道:“臭小子,你胡說什麼?”

李小牙摸著下巴道:“我記得去年中秋,我曾在你房裡過了一夜。”

花娘羞憤欲絕,氣道:“去年中秋,你是喝多了想闖眠晚的繡樓,卻誤進我房間,我們攆不走你,隻能任你睡在我房裡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